<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德猎 > 第201章 变异猪笼草(求订阅)
    随机双盲测试要做两个月,7月底结束。

    6月就是毕业季,汪卉和苗芳菲都顺利做完答辩,离开学校。

    其实两人的父母都劝说过,要不要考个研究生。

    尤其是苗家,很希望把苗芳菲送去镁国读商学院,但她不想,她好不容易才当上顺心大药房的股东,还要参与景区森林公园二期的建设,时间根本不够用,读书在她看来可以缓缓。

    汪卉就更不想读了,杨顺一直人手不足,汪芸忙的像陀螺,早就想把妹妹喊去做帮手了。

    这段时间准备事情太多,杨顺往山里一钻,搞研究,公司什么事都不管,连陈梅都被赶鸭子上架,学习大型药企的管理。

    但这样也好,实战比纸上谈兵来的快得多,吃过几次亏,大家就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了,公司在慢慢走上正轨。

    从五月底开始,杨顺没事就在葫芦口疯狂开挂。

    每天的宁静催生肯定是少不了的,这是唯一能大规模催生秋葵的方法,现在要批量生产,留给他备货的时间不多了。

    天天这么干,他逐渐感觉到瓶颈,货虽然能供应,但他不希望自己以后是个植物生产机器。

    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杨顺给钱飞飞打电话,祝钱晓佳节日快乐。

    两人聊到禁毒办的工作,钱飞飞说道:“金三角的剿灭情况很不妙,中缅老三方联军深陷丛林,被当地游击战打的很惨,损失很大,联军死伤了不少战士。”

    杨顺很惊讶:“游击战不是我们华夏军人的优势项目吗?”

    钱飞飞道:“金三角的地形十分复杂,当地农民和毒畈子一起坚守,你根本就分不清谁是平民,谁是敌人。而且,地点是在缅佃境内,我们华夏没法大规模出动军队,你懂吧?”

    明白了,这是华夏的外交政策,即使是三国联合军事演习,也不能动用军队压境,要知道,这场战役打了10个月,还是没能彻底剿灭游击队,可见这块硬骨头多么难咬。

    聊点开心的,杨顺和钱晓佳说了很多,聊狗狗,聊礼物,祝她节日快乐。

    等钱飞飞重新接过电话后,来到书房,低声说道:“我单位的门卫接到了恐吓子弹,估计是国际雇佣兵组织干的。我很担忧,现在都不敢让晓佳上学了,也不敢请老师来家里上课,还是我老婆在家自己教。”

    “卧槽!”

    杨顺骂出声来:“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十天前,你那时候已经和方洲子闹得沸沸扬扬了,你肯定也暴露了。”

    “呃……我说为什么身边的便衣人数增多了呢。”

    杨顺也很头疼,钱飞飞是无奈,两人又没有好办法,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了,两人还挺惜命。

    挂断电话后,杨顺想了很久,最终长叹一声:“还是逃不脱要去一趟雲南。”

    他将手头的事情整理好,再想办法悄悄溜过边境线,找机会进入缅佃丛林。

    走之前,他将箭术强化了一下,想了想,又在市内几个花草市场逛了一圈。

    以前杨顺连小白鼠都不敢杀,但毒畈子都威胁到他和亲友的生命安全了,他当然要拿起武器反击,不能犹豫的。

    这次进丛林,是和真枪实弹的缅佃游击队员对抗,是生死之战,他除了会带上小欧之外,能依靠的就是各种毒箭,这当然不够,他要找更多的猎人保命技能。

    还是在观博园,杨顺来到卖花草的陈伯店里,找到了他要的东西。

    陈伯的老婆拉着杨顺,一个劲夸他,说自从陈梅关门搬走后,总感觉做生意没意思,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少在这里装,你天天在我耳朵边叨逼叨的还少了?”

    陈伯端着一个框子,从库房里走出来,怼了一句老婆,老婆更是个悍娘们儿,和陈伯吵了一辈子的架,立刻还嘴。

    “闭嘴!我和我大侄子说话呢,娘们儿待一边去!”

    陈伯这次是沾了杨顺的光,将老婆赶到一边,像献宝一样,将筐子里的东西一样样给杨顺介绍。

    他的好基友老王也闻讯过来看热闹,忍不住笑了:“哟,这都是些什么呀?”

    “这是我所有的热带植物种子,红皮米蕉,迷你菠萝,矮椰子。上周我去了趟海楠,我一样少买了一点,幼苗也带了几株,火车上温度不好控制,太难运输。我跟你分一点,你回去赶紧种下去,咱们这地方不是三亚,这些幼苗怕是不好活。”

    陈伯将小花盆也准备好了,一个个在框里摆好,杨顺也是这方面的好手,很快就处理好。

    陈伯又进去一趟,出来后,在杨顺面前摊开手掌:“看,这个就是你要的猪笼草种子。”

    充满裂纹的掌心有几颗絮状物小籽儿,长1厘米,宽1毫米,风一吹就可以飘走。

    杨顺顽皮心起,张张嘴,酝酿着打喷嚏的姿势,陈伯连忙握紧拳头,急道:“这个小顺猴子,别跟我玩这一套把戏!”

    杨顺嘿嘿笑着,纯粹是逗着玩呢:“猪笼草的种子我在学校里见过,我还和同学在温室里种活过几株,就那么回事儿。”

    陈伯不知道真假,指着一盆猪笼草的幼小植株:“也是这种品种?”

    杨顺还真没种过猪笼草,他只不过是想给自己留条可以解释的后路,连连点头:“就是最常见,最好养的那种,应该和您的这个品种差不多,您这不还没长出来嘛。”

    猪笼草有几十种,每一种的笼子颜色形状大小都不同,这盆幼苗还没有挂猪笼,杨顺胡诌一句,陈伯就当笑话听了。

    “行了,还有捕蝇草的种子,拿走拿走,这些你都拿走。”

    “我给您钱……”

    “给什么钱?给什么钱?瞧不起你陈伯是吧?滚滚滚,赶紧滚!屁大点事,给什么钱?”

    “唉唉唉,我走我走,谢了啊陈伯!”

    杨顺哭笑不得,老街坊们太热情了,真把他当后辈子侄看待的,以前天天相处还没觉得什么,搬走后,还怪想他们的,陈梅就经常在家里唠叨。

    老王推着杨顺走,非要带他去自己店里,说有好东西给他。

    谁知进了店,老王眨着小眼睛,嘿嘿嘿笑着:“老陈他不是不要钱啊,只是有些话说不出口,我懂他,我帮他说。”

    “不要钱,他要什么?”

    “你陈伯,不是原来那个陈伯了。”

    “我晨……啊,您说那个呀……”

    杨顺拍着额头,明白了,陈伯估计是年纪大了,那方面出现了问题。

    老王连连点头,挑眉弄眼:“你不是在弄那个药物测试吗,给他来一点儿。”

    杨顺哭笑不得:“行,您让陈伯找个时间,去苗荣堂的总店一趟,找那个药剂师小夏,就说是我介绍的,让他给陈伯把把脉。有些中药不能随便吃的,假如身体有疾的话,让医生看看就好。嗯,苗荣堂看我的面子,免费的。”

    老王羡慕的很,又结结巴巴道:“那个我……我能不能也……也看看?”

    “行,您也免费。我先走啦~”

    “唉唉,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我车停在门口,回见!”

    这俩老小子,杨顺好笑,当年两人在他家对骂,相互占便宜,一条街都知道两人骂了一辈子,但好基友也是一辈子,唉,年龄大了不饶人,是该喝喝强人汤补身体了。

    杨顺带着十几粒猪笼草的细种子,还有一小包捕蝇草种子,直接回景区,来到葫芦口。

    他先将红皮米蕉,迷你菠萝,矮椰子这些种在葫芦口,找了个阳光最多的地方,让它们自生自灭。

    接着背上一点补给品,在山林间跳跃,在自己领地最偏远的隐蔽地方,准备种猪笼草和捕蝇草。

    首先是挖坑,倒上泥煤和珍珠岩的混合基质土,从赤玉土(火山灰土壤)袋子里取出一些撒匀,椰壳木屑粉也取了一些,将种子埋在土里,用水袋将泥土湿透。

    这种不易成活,存活期极短的热带植物种子,在能量灌注下,细胞分裂速度加快了数百倍,种子迅速变成幼芽,大量吸收外界能量,顽强地破土而出。

    幼芽生根,不断扩大加深,枝叶迅速发育,新叶不断生长,抽丝,成笼,半分钟时间不到,硕大的猪笼草已经成熟,红绿渐变的几十个大猪笼散发着甜蜜的气味。

    捕蝇草也一样,宽阔的叶面,粗壮的茎杆,直接就是成熟体。

    这些不够,杨顺就在这里住下了,连续三天,每天就在这里催生。

    终于,捕蝇草还没变化时,有一株猪笼草格外与众不同,体型比普通的大数倍不说,体内一些关键物质也产生了变异,气味都变化了。

    杨顺找到一个最大的猪笼,将一只小白鼠放进去。

    只用了一个小时,他亲眼看见小白鼠被笼子消化干净,连最硬的骨头都没有留下,没有任何残渣!

    “我滴个乖乖……这比强酸强碱还要厉害啊……”

    杨顺瞬间想起《绝命毒师》里面的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戴上防护手套,小心翼翼将液体装进玻璃,塑料桶,铁桶等容器中,这个要想办法带回去研究。

    感谢“龍皓辰”的万赏,感谢其他朋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