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巫师 > 第193章 她是鬼
    此刻,华明明正一脸怒容盯着站在白衣女孩边上的两个女孩。

    相比起白衣女孩,这两个穿着就要显得暴露许多,一个穿着低胸吊带和牛仔短裤,一个穿着半透明lei丝短袖加上超短皮裤,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两个骗子,没有想到还能够让我再碰到你们。”

    华明明看着这两女孩,心中的那股邪火早就没了,剩下的就是愤怒。

    “你是谁,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

    那个画着浓浓的眼影打着厚厚粉底的吊带女孩一脸疑惑表情看着华明明。

    “对,我们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另外一个女孩也是跟着说道。

    “还不承认,你叫萱萱,她叫丹丹,哦对,这是假名,不过你们不承认没关系,跟我去酒吧那服务员就能给我作证。”

    “我们凭什么跟你去酒吧,谁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叫萱萱的女孩一脸冷笑,只是当她看到边上白衣女孩脸上表情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又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骗我消费了两千多,还骗走我三千块钱,真以为我不敢报警啊,我告诉你,我是这一次来参加你们这药材交流大会的嘉宾,是你们当地领导请来的贵客,你信不信我报警之后警察立刻就把你们抓起来?”

    听到萱萱这话,白衣女孩脸上有些着急之色,而萱萱和丹丹也是有些傻眼,她们以往骗人之后都没有被上当的人给逮住过,因为她们都是特意挑的那些过来玩的游客下手,所以根本就不清楚警察到底会不会真的抓自己。

    白衣女孩有些着急,嘴巴张了几下,但只有“啊、呀”之类的音节,没能具体说出一个字。

    “哟,这两个当酒托骗子,现在又来了一个装哑巴的。”华明明冷笑,“以为装哑巴就能博取同情了?你们这些骗子就算是哑巴了那也是活该的。”

    “混蛋你说什么呢?”

    叫萱萱的女孩听到华明明这话突然就如同发狂了一样,举起手就朝着华明明身上抓起。

    “哎呦,你干什么,别以为我就不打女人,我告诉你,你再不停手我就真的揍你了。”

    “住手!”

    说话的是方铭,女孩听到声音下意识的停手,而华明明则是趁机拉开了距离,看着自己手臂上被抓出来的几道血痕,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方铭,就是这两个骗子,这一次被我逮住了,竟然还敢袭击我。”

    方铭没有搭理华明明,而是目光看向了白衣女孩,问道:“这两人是你的朋友?”

    白衣女孩看到方铭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先是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你妹妹?”

    看到白衣女孩点头并且目光看向其中一个女孩,方铭心里有数了,那叫萱萱的应该是白衣女孩的妹妹,而华明明那话显然是也是碰触到了白衣女孩妹妹心中的敏感点,所以才会突然变得这么抓狂。

    白衣女孩是哑巴,这一点方铭早就看出来了。

    “姐,你们认识啊?”

    萱萱用打量的目光看向方铭,自己姐姐她最了解了,生活中根本没有什么朋友,而且眼前这男的明显和那个恶心的男人是一起的,都是外地的游客,更加不可能和自己姐姐认识?

    “没事,这是我朋友,不要着急,事情很好处理。”

    看到白衣女孩脸上的着急之色,方铭微微一笑示意对方放松,而一旁的华明明却是撇了撇嘴,因为此刻的他心里在咒骂着方铭。

    在他看来方铭分明是看上了人家姐姐,才故意做好人,只是没有想到方铭竟然这么重口,喜欢哑巴。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坏人的,放心。”

    说完这句话后,方铭目光看向了萱萱和丹丹两女孩,一直盯着,直到看到这两女孩眼神闪烁不敢和他对视后这才重重叹了一口气。

    “何必呢,你们还有你们的生活,曾经犯下了不可弥补的错,那就用一生好好的弥补,而不是用这种形式来挽留。”

    方铭说了一句让华明明摸不着边际的话语,他压根就没有听懂方铭这话的意思。

    教训这两女孩?

    可这口吻好像不是教训那么简单,而且这两女孩虽然当酒托,但也不算不可弥补的错?还有挽留又是什么意思?

    然而,萱萱和丹丹听到方铭的话后,面色骤变,两人就跟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拉着自己姐姐的手就要离开。

    “姐,我们走。”

    “能走到哪去?她根本就离不开这里,这一点你们不是不知道,否则的话你们又怎么会到这里来。”

    方铭的话让得萱萱和丹丹的身形顿住了,两人脸上表情变得极其沮丧,半响后,萱萱蹲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这……方铭,咱两和没动手打她一下,她要是敢讹诈我们也不怕。”

    萱萱的哭声很大,华明明怕引来其他人,别人还以为他们两个男的欺负几个女孩。

    然而,方铭回应他的只是一个噤声的眼神。

    “我……舍不得,我真的好舍不得我姐姐。”

    白衣女孩想要伸手拉起自己的妹妹,然而她却发现她也动不了了。

    “你也该醒了,何必如此执念,你这样留念,对你妹妹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方铭的声音在华明明听到很轻柔,然而落在白衣女孩的耳中不吝于当头棒喝,白衣女孩的神情先是由迷惘变得清明,到最后变成悲伤之色。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姐姐不是好好站在这里吗?你们把我搞糊涂了。”

    华明明目光看向方铭,然而方铭目光却是看向了那叫丹丹的女孩子,“我想,事情的全部经过你应该最清楚,说说吧。”

    虽然他的心中已经是有了结果,但具体的原因却是不知道。

    “主要……主要是宝宝她太思念她的姐姐了,舍不得她姐姐离开。”

    叫丹丹的女孩子开口了,正如华明明所预料的那样,萱萱不是那女孩的小名,宝宝才是她的小名。

    而从丹丹的话语中,方铭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而华明明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一双眼睛瞪的老大,嘴巴更是张开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因为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的离奇和恐怖。

    三年前,宝宝是一个酒托,而丹丹,就是宝宝的搭档,当目标有两人的时候,宝宝就会叫上丹丹,两人一起当酒托。

    两人靠着骗人去黑酒吧消费,一次少的有一两百,多的有上千的提成,收入很是不菲。

    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有一次行骗了之后,她和丹丹两人想着去吃个夜宵,结果在巷子里的时候被对方给抓住了,这几个男的是在外面混的,抓住了她和丹丹自然不会轻易绕过她们。

    也就是这时候,宝宝的姐姐正好来找她发现了情况不对劲,她冲上前就要保护自己妹妹,然而那群混混喝了酒,下手没轻没重,宝宝的姐姐为了保护自己妹妹,被那些混混给活生生的打死了。

    死了人,那些混混酒也醒了直接逃了,留下的只有被吓懵了的丹丹和抱着自己姐姐尸体哭的撕心裂肺的宝宝。

    “宝宝和她姐姐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姐妹两相依为命,其实宝宝当酒托赚的钱也没有乱花,全都存着,因为她说以后等钱存够了就带姐姐去医院治疗声带,宝宝查过资料的,说只要不是又聋又哑,是有可能医治好的,而宝宝的姐姐只是不能说话但可以听到。”

    听到这里的时候,华明明看着站在那里的白衣女孩,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宝宝的姐姐死了,那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白衣女孩又是谁?

    “你猜的没错,她是鬼。”

    方铭似乎是知道华明明心里在想什么,直接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是发现宝宝的姐姐又出现了吧,而且是每一个月出现一次,会在那水榭边上演唱,演唱完了后就会来到这里,这个曾经她被人打死的地方。”

    方铭的话语让得华明明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了,“这……这是她被打死的地方?”

    想到这里曾经死了人,而且死的那位现在还站在自己眼前,华明明几乎是头皮发麻,如果不是方铭还在边上给他一点安全感,他早就转身跑走了。

    丹丹有些疑惑的看向方铭,很显然是疑惑方铭怎么会知道这些的,但还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嗯,有一次我拉宝宝出来散心,可没有想到在水榭那又看到了宝宝的姐姐,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看花了眼,可宝宝说她也看到了。”

    看到了自己姐姐的宝宝非常激动,冲上前去,可她发现她姐姐根本就不理会她,就在那里吹巴乌,演奏完后就来到这巷子里,然后消失。

    第二天宝宝继续去那里等待,结果发现她姐姐没有出现,可她没有放弃,一个月的时间她终于是等到她姐姐第二次出现。

    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宝宝去询问过当地一些巫婆,因为她确定自己姐姐是死了的,从那些巫婆口中知道,如果人死后心中有执念放不下,那么鬼魂很有可能就会回来,回到生前的最常去的地方和记忆最深刻的地方。

    “宝宝说,她姐姐的执念就是放心不下她,所以如果她继续当酒托的话,她姐姐的鬼魂就永远不会走了。”

    “所以宝宝和我约定,每个月到这一天的时候,我们就去当酒托骗人,然后在这里等她姐姐的到来,这是第三十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