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花家满楼 > 005
    第五章

    等花祁年拎着两坛子好酒回去的时候,就感觉到小楼里多了个人,阿福见到花祁年,就放下手里正在打磨的木雕。

    花祁年点了下头,扔了一壶酒给阿福,就拎着剩下的上楼了。

    阿福满脸喜色,摸了下酒放在身边,这才继续摆置手中的木雕,他早得了花祁年的命令,除非花满楼有危险,并不干涉花满楼的事情,所以不管是陆小凤还是刚才的小姑娘,他都不会管的。

    楼里多的是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穿着粉色的衣裙,看起来玉雪可爱,见到花祁年就惊呼一声,像只花蝴蝶似得围着花祁年转了一圈笑道,“这位大哥哥好生漂亮。”

    若是寻常男子听到这样的称赞,怕是要恼怒了,花祁年却是挑眉直接绕过她把酒坛子扔到桌子上,陆小凤赶紧小心护着,生怕给砸坏了,打开闻了一下赞叹道,“好酒!”

    花祁年坐在花满楼的身边,说道,“这又是谁?”

    “我叫雪儿。”小姑娘不等陆小凤回答,脆生生地说道,“来求陆大侠和花大侠帮忙的。”

    “不帮。”花祁年毫不犹豫地说道。

    雪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道,“可是陆大侠和花大侠已经答应了。”

    花满楼温言道,“在小楼住了许久,我也想出去走走了。”

    花祁年却瞪了陆小凤一眼,陆小凤说道,“这次可不是我惹来的麻烦,是七童先答应下来的。这小姑娘也说了实话,求我们去帮忙而已。”说到最后陆小凤忍不住帮着小姑娘说了几句。

    “哦。”花祁年却看向那叫雪儿的小姑娘,他本就长得极好,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清俊绝伦,“如果求助的人没有,这个忙也就不用帮了。”

    雪儿看着花祁年的模样,只觉得动弹不得,瞪大了眼睛脸色惨白一身冷汗,他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的。

    花满楼手轻轻覆在花祁年的手背上,就听花祁年轻笑出声,“我开玩笑的,既然哥哥想走这一趟,我陪着哥哥去就是了。”

    这话一出,雪儿只觉得浑身一软,忍不住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陆小凤看着满是同情,上前把人扶起来说道,“多大的人了,还欺负小孩子。”

    花祁年笑了下,“总要让人知道,有些玩笑是不能开的。”

    言下之意就是他刚进来的时候雪儿说的那句话,花祁年可不似花满楼那般,他本就小心眼又记仇。

    花满楼也没阻着,他最是知道花祁年,起码在他面前花祁年绝对不会真的动杀意杀人,不过是吓上一吓罢了。

    雪儿此时再不敢像刚才那样放肆,她知道陆小凤和花满楼是好人、君子,可是花祁年绝非善类。

    “阿福、阿福让人送点下酒菜来。”花祁年阻了陆小凤想要喝酒的行为,喊道,“要周生家的。”

    阿福应了一声,就去置办了。

    听到周生家的三个字,陆小凤也不急了,那家的卤味可是一绝,特别是耳丝等小菜,下酒最是可口。

    陆小凤看雪儿怯生生站在一旁,引着她在靠自己的位置坐下,说道,“别怕,我这位兄弟刀子嘴豆腐心。”

    雪儿偷偷看了花祁年一眼,恨不得对陆小凤翻个白眼,什么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真的想要杀了她的。

    花祁年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让你姐上来。”

    “我姐姐不见了。”上官雪儿说道,“不过我表姐却在不远处的客栈呢。”

    花祁年却没有在纠结这件事,“把人叫来。”

    上官雪儿咬了下唇说道,“我知道了。”说完又看了眼陆小凤和花满楼,“你们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陆小凤说道,“放心吧。”

    上官雪儿这才离开。

    陆小凤本想追问,正巧阿福把下酒菜端了来,陆小凤眼睛一亮,就着菜喝了几杯酒,这才问道,“你怎么知道她还有姐姐?”

    花祁年说道,“我不仅知道她有姐姐,我还知道她表姐和她姐姐其实长得一模一样。”

    陆小凤皱眉,端着酒杯却没有喝,花满楼问道,“可是其中有什么纠葛?”

    花满楼没有问花祁年如何得知这些的,只是听八童的语气,这里面还真有些龌龊之事。

    若是问话的是陆小凤,他还要卖卖关子,却是花满楼,说道,“不过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戏码罢了,七童若是觉得无聊,我们去看看也好,保准比那唱戏的还热闹。”

    花满楼眉头微皱,花祁年不再开玩笑说道,“其实我会知道也是凑巧,本想着井水不犯河水,却不曾想他们偏偏要找到七童这里来,开始那上官飞燕我不过是怀疑罢了,如今又来个上官雪儿,却已确定下来。”

    陆小凤说道,“说说。”

    “那丹凤公主可是貌美如花,你可别因人家美貌就心软了。”花祁年提醒了一句,不等陆小凤再问就说了起来,有阿福在旁人休想靠近,所以他自然不怕,“七童可知金鹏王朝?”

    “就是五十年前因为太过富庶引来了灭国之患的金鹏王朝吗?”花满楼问道。

    “恩。”花祁年会知道这些,自然是仗着知道剧情的缘故,不过有些事情却不能说的太过清楚,免得没办法交代,“金鹏王为复国,就将财富分了四份,交给了内务府总管严立本、大将军严独鹤、皇亲上官木、上官瑾保管,随金鹏王前往中原避难。”

    陆小凤喝了口酒,也被吸引住了,花祁年给花满楼夹了点菜,自己端着酒却没有喝,冷笑道,“只是钱财动人,其中三人直接带着财富跑了,只剩下了上官瑾,后来上官瑾也死了,金鹏国的那些财富就下落不明了。”

    “背信弃义。”陆小凤最是看不上这样的人。

    花满楼问道,“那昨日和今日之人,都是金鹏国的?”

    “恩。”花祁年单手撑着侧脸,晃了晃酒杯,他倒是决定要走这一趟,不过是先给陆小凤和花满楼提个醒,想来那个提醒陆小凤的女子必定会再次出现的,老乡见老乡?这样的剧情可不是花祁年喜欢的,最好期待那个女子对自己没有威胁,对花满楼也没有企图,否则就只能送她回老家了,“今日的小姑娘应是上官雪儿,上官丹凤的表妹,上官丹凤就是金鹏王的女儿,不过上官丹凤早就死了。”

    “什么?”陆小凤皱眉,却没有怀疑花祁年信口开河,而是想到花祁年刚才的话。

    花满楼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你说上官雪儿的表姐和姐姐长得一模一样。”

    “是啊。”花祁年有些哀怨道,“人家表姐妹都一模一样,我们亲兄弟却长得不像。”

    花满楼闻言说道,“我倒是觉得八童这般,很好。”

    花祁年笑了下,手指戳了戳花满楼的手背,“我也喜欢七童的模样。”

    陆小凤嘴角抽了下,“我们在谈正事。”

    花祁年耸耸肩,把杯中的酒喝下,接着说道,“昨日那女子是上官飞燕,就是上官雪儿的姐姐。”

    陆小凤沉声说道,“莫非一会来的上官丹凤就是上官飞燕假扮的?那上官雪儿知情吗?”

    花祁年仔细想了下剧情,想到上官雪儿和陆小凤说话时候的神态语气,“多半是不知情的。”

    陆小凤和花满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花祁年说道,“其实那些人的主要目的,是请陆小凤的,为的就是查出金鹏王朝的财产。”

    陆小凤正色道,“又是我连累了你们。”

    花满楼却是一笑,说道,“是我自己同意的。”

    “反正走一趟就是了。”花祁年毫不在乎,不过接着说道,“不过真的金鹏王早就死了,冒牌的公主冒牌的金鹏王,好一场大戏。”

    陆小凤一脸无奈,只觉得心口堵得慌,“八童,你这么一脸无所谓的说出最大的秘密真的好吗?”就好像看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本,却被人提前告知了结局,很憋屈的好不好!

    “重要的是享受过程,而不是结果。”花祁年才不承认自己恶趣味的,一脸严肃地表示道,“不过光我们怕是不行,严立本、严独鹤、上官瑾武功都不差,再加上一个‘青衣楼’很难对付的。”

    陆小凤只觉得心惊,若是真的涉及这些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怕是他们的情况就危险了。

    花祁年眼神闪了闪,轻描淡写地说道,“对了,我查‘青衣楼’的时候,还顺带查到了点好玩的事情。”

    陆小凤问道,“什么事?”

    花满楼却说道,“你可是和‘青衣楼’有什么纷争?”

    花祁年说道,“七童放心吧,不过是些许小事,知根知底我才放心,而且我开始查的根本不是‘青衣楼’而是霍休。”

    花满楼这才点头不再说什么,花祁年说道,“若说最地主的就是我们江南花家了,而珠宝最多的是关中阎家,但是最富有的却是霍休。”

    “确实如此。”花满楼虽然不过问家中的事情,可是这些还是知道的,“我听家中长辈提过,霍休是五十年前忽然出现的,成为了天下首富。”

    五十年。

    若是没有花祁年说金鹏王朝的事情,恐怕谁也不会联想上去。可是如今陆小凤却已猜到,怕是霍休就是那消失的三个人之一了。

    “他太有钱又太过神秘了。”花祁年说道,“我挺好奇的,而且那么多的钱财怎么可能无故出现,我查了很久才在偶然的机会得知了金鹏王朝的事情,自然就查到了其它的事情。”这算是解释为什么他对金鹏王朝这些知道甚多,而且花祁年未免被人揭穿,确实从很早的时候,就安排人查这些了,就算陆小凤再去查,也不会怀疑他,不过是先后顺序罢了。

    “霍休利用女儿上官飞燕杀了第十三代的大金鹏王和真正的公主上官丹凤,又让其勾引了关中珠宝阎家当家也就是严立本的管家霍天青。”花祁年最厌恶的就是上官飞燕了,“还弄了个‘青衣楼’,所图的不过是剩下的四分之三宝藏而已。”

    陆小凤吸了口冷气,“你如何确定金鹏王是假的?”

    “金鹏王国每个大臣的右臂都有相同的纹身图案,而每代金鹏王都有六根脚趾。”花祁年毫不犹豫地说道,“上官木早死了,而霍休其实是上官瑾,也就等于其实他手里有一半的金鹏王朝财富。”

    陆小凤在感叹花祁年情报的同时,心中也有些担心,看了花满楼和花祁年一眼,这么多秘辛绝非花家人手能查到的,可是他当花祁年是朋友是兄弟,自然不愿意去探查花祁年的秘密,却又忍不住操心。

    花祁年像是看出陆小凤的疑惑,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花满楼也说道,“无碍的。”

    既然两兄弟这样说,陆小凤也收了心思说道,“那行,不过这事情怕是要请帮手了。”

    花祁年摸了摸下巴说道,“我早想见识见识西门吹雪了。”西门吹的不是雪是寂寞!不知为何花祁年想到这句装逼的话,就笑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