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花家满楼 > 003
    第三章

    晚上的时候,花祁年是和花满楼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他们两个小的时候就睡在一个屋中,到六岁的时候才分开的,可是后来花满楼眼睛出了问题,花祁年就又搬了回去,哪怕花府有他的院子,花祁年也没有搬进去的意思。

    最后花夫人无奈,在花满楼院子里又收拾了一间屋子,到底花祁年去睡了没有,花夫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去管了,毕竟对于这两个孩子,花夫人都是满心的疼爱的。

    如今除非花祁年出门办事,或者回来得太晚,两个人都是同床而眠的,若是真有一天分开了,怕是两个人还不习惯。

    花满楼并不爱用熏香,只是因为常年与花为伴,自然带着淡淡的花香,若是旁的男子这般,难免会让人觉得怪异,可是在花满楼身上,却只会让人觉得合适。

    花祁年侧身枕着自己的胳膊,看着花满楼的侧脸,其实他心里明白,哪怕今日他隔离了花满楼和上官飞燕,怕是也脱不开金鹏王朝的事情,最终总会殊途同归。

    想了一会,花祁年就闭眼睡了,反正不管如何,他都是要陪着花满楼的。

    等身边的人睡熟了,花满楼才伸手熟练地帮着花祁年整理了下被子,黑暗和白天对他其实没有什么区别的,也不知道这次八童出去遇到了什么事情,总是显得心事重重的。

    花满楼又想到今日花祁年对那上官飞燕的态度,如果说这世上谁最了解花祁年,非花满楼莫属了,花祁年像是早已知道上官飞燕这个人,而且对这个人心存戒心,听上官飞燕的声音,也不过十六七的模样,就是不知哪里让花祁年如此戒备了。

    只是花祁年不愿意说,花满楼怎么舍得让其为难,他本就是温柔的性子,再加上花祁年常年在外奔波,为的就是想要找到能医治他双眼的名医良药。

    花满楼其实并不在意眼盲之事,可是家人在意,八童在意,有这么多人替他难受伤心在意着,他如何舍得辜负亲人的心意,自然要过的比谁都好比谁都开心。

    天微微亮,花满楼就已醒了,只是没等他起身,就被花祁年的胳膊压在了身上,“七童,再睡会。”花祁年闭着眼睛,因为困意而声音沙哑。

    花满楼永远知道怎么能让花祁年起来,温言道,“小楼右拐角的地方来了对老夫妻,做的酥饼和小馄饨味道极好,若是再晚些怕是就要卖完收摊了。”

    花祁年停了一会,先睁开了右眼,又睁开了左眼,翻身压倒了花满楼的身上,脸埋进他脖颈间,“好困。”

    “要再睡会吗?”花满楼到底心疼,也没反抗伸手轻轻拍了拍花祁年的后背,“让阿福去买来也是可以的。”

    “不要。”花祁年却已经起身了,催促道,“凉了味道就变了。”

    花满楼轻笑出声,也配合着起身,花祁年已经去衣柜拿了两身衣服,把花满楼的那套放在他手边,花满楼的衣服大多是纯色的以舒适为主,君子端方温润如玉,而花祁年正好相反,他的衣服华贵,哪怕是浅色的上面也会有精致的花纹。

    等两个梳洗完了,就一并下楼去吃早饭了。

    却不曾想上官飞燕就守在小楼门外,见到二人就露出怯生生的笑容,说道,“打扰两位公子了,只是我实在害怕这才……”

    “阿福。”花祁年冷声说道,“不是让你给这位姑娘安排休息的地方了吗?”

    阿福在花祁年开口的那一瞬间出现在了几人身边,上官飞燕心中一惊,她都没发现这人是怎么出现的,“回少主的话,属下把其安排在西彭镖局,在丑时三刻,此女离开镖局至小楼门口。”

    上官飞燕脸色大变。

    就是花满楼也微微皱了皱眉头,阿福此话有几个意思,其一,人被安排在西彭镖局,那是与花家时常合作的镖局,如昨日那等凶客绝不是镖局中人对手,保护上官飞燕安全是足够了。其二,为了安全,阿福也安排人暗中保护。其三,在镖局众多人手中,上官飞燕竟然能偷偷溜出来,并且守在小楼门口,也就意味着上官飞燕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甚至身手在昨日被阿福所抓凶客之上。

    那为何会被人追的行急匆匆,惊慌失措就值得推敲了。

    上官飞燕眼珠子转了下,解释道,“小女子武功……”

    “既然你有自保能力。”花祁年打断了上官飞燕的话,说道,“那就不需人保护了,你也辛苦一夜,就一并用了早饭离开吧。”

    这辛苦一夜带着浓浓的讽刺,特别是花祁年容貌俊美邪气,就好想能看透人心。

    花满楼也没有反对,只是说道,“姑娘请吧。”

    “阿福,去和西彭镖局那边打声招呼,多赔点银子。”花祁年和花满楼朝着早饭的摊子走去,花满楼是真的看不见上官飞燕,而花祁年是直接视她于无物,这对自负美貌的上官飞燕来说是最大的侮辱。

    可哪怕如此,上官飞燕也咬牙跟在二人身后,声音里带着几分娇憨,“我不知公子还另外安排了人,只是追杀我那些人着实厉害,我怕连累了镖局的众人这才如此的。”

    “咦,好香。”没走多远,就到了花满楼所说的那家小摊,摊主是对老夫妻,老汉在一旁烙饼,老婆婆正在煮馄饨,那酥饼颜色焦黄,有的上面撒着芝麻有的是葱花,馄饨每个也都是圆滚滚的,看着格外有食欲。

    上官飞燕只当没听见花祁年的赞叹,接着解释道,“我自幼就习了轻功,若非如此也逃不开……”

    “大叔,这酥饼是什么馅?”花祁年先示意花满楼找了地方坐下,自己到了摊主那里问道,他倒是格外放心,既然七童答应不与那上官飞燕亲近,就绝对不会亲近,再加上今早的这些事情,想来七童心中会有戒心,也不枉他安排了这一场,还多亏了上官飞燕肯配合。

    摊主哈哈笑了下,他是认识花满楼的,因为这段时间他时常来用早饭,也曾言家中有一弟最喜吃这些东西,今日看了花满楼和花祁年一并前来,就知花祁年正是花满楼口中的弟弟了,哪怕花祁年穿得富贵,摊主也没有惧怕,“这酥饼有甜的、有肉的还有葱花的,就看客人喜欢什么口味了。”

    花祁年不喜葱花,葱姜蒜这类的东西他只吃其味,却绝不沾其物,“给我四个肉的,四个甜的,那甜的两两分开,再来三碗馄饨,其中一碗汤中不要虾米。”

    “好。”摊主一口应了下来。

    花祁年这才走到花满楼的身边坐下,丝毫不在意这小摊不仅临街还桌椅简陋雍容自在仿若坐在高阁之上。

    因为起的早,摊位上倒是还没有多少人,他们的吃食很快就弄好了,花祁年也不坐等东西上桌,而是帮着老婆婆给端了上来,没有虾米的那碗馄炖被放在花满楼的面前,四个肉的两个甜的酥饼也放在花满楼面前,两个单独放的甜的放在上官飞燕面前,顺便还给放了一碗馄饨,花祁年把托盘送回去,这才重新落座吃了起来。

    上官飞燕却有些犹豫,这东西经了花祁年的手,而且花祁年看她不顺,此时她也意识到昨晚的事情,怕是有花祁年安排的陷阱在内,花祁年会不会在东西里下毒?

    每个酥饼都用油纸包着,用手拿着吃也方便,花满楼先喝了两口馄饨汤,这才拿了个肉的酥饼吃了起来,他的优雅是融入骨子里的,哪怕是用手拿着吃也不会让人觉得粗鲁。

    花祁年也拿了个甜的吃了起来,还挑眉看了看上官飞燕,眼神满满的挑衅,弄的上官飞燕哪怕腹中饥饿,却越发的不敢动手。

    “呵。”花祁年冷笑了一声,也不再管她而是专心吃起了自己的东西,摊主夫妻的手艺确实不错,酥饼焦香,馄饨更是鲜美,连着两个酥饼一碗馄饨下肚,花祁年也没觉得腻,反而又加了碗馄饨,那老婆婆喜欢花满楼兄弟,还特意多给了几个,弄的花祁年笑得眉眼弯弯的,格外良善。

    花满楼虽然不会心中不满,却也有些不适,他最是了解八童,虽然性格有些跳脱,却绝不会行卑劣之事,说道,“这位姑娘放心吧,这饭食里绝不会有旁物。”

    花祁年又吃了颗小馄饨,“理她作甚,愿意饿着就饿着,等凉了喂街边的野狗,反而不会浪费。”

    言下之意,让上官飞燕吃了才是浪费,在他眼中那一等一的美女竟还不如野狗有地位。

    上官飞燕脸色变了变才弱弱地说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

    这样干脆利索的认错反而比花言巧语的辩解更能引起花满楼的好感。毕竟在江湖之中,一女子小心行事并无大错。

    花祁年眼神闪了闪,也不搭理那上官飞燕,这女子好生厉害,短短时间就已摸清花满楼的性格,言语应对无一不是投其所好。

    这种感觉就像是好不容易养大的翠玉白菜被一群宵小觊觎,气的花祁年多吃了一个酥饼和一碗馄炖,等回去后就瘫在了榻上,拉着花满楼的手让他帮着揉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