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花家满楼 > 002
    第二章

    花满楼是一个很懂生活喜欢生活甚至享受的人,他喜欢坐在窗边,在夕阳下闻着花香,抚摸着花瓣。

    只是今日注定他不能安安静静地沐浴在夕阳下。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楼里的平静,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脚步匆忙的跑上了楼。

    花满楼并不认识这个少女,其实很多来楼里的人,他都是不认识的,所以只是平静地转了过去,态度温和的问道,“姑娘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后面有人在追我,我能不能在你这里躲一躲?”少女喘着气,神色慌乱地说道。

    “能。”

    “不能。”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少女面色一慌,猛地转身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年轻男子,那男子长得极其俊美,是一种极具侵略的美,此时凤眼还带着睡意,身上披着一件白色滚金边的外衣。

    花满楼脸上露出几分无奈,却没有生气只是说道,“可是搅了你的好梦?”

    花祁年扫了那少女一眼,朝着花满楼走去,说道,“我三天三夜都没休息了,才刚刚睡下。”只是平静的叙述,却让人感觉到了里面的委屈。

    花满楼有些心疼,说道,“先喝口热茶。”

    花祁年坐在了花满楼的身边,看着那个有些尴尬无措的少女,她很美,美到能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特别是那双眼灵动惑人,只是此时却有些惊慌失措。

    上官飞燕,花满楼爱的女人。却是一个为了金钱能放弃背叛所有人的骗子。就连她和花满楼的初遇,都是她精心设计谋划的,一个从开始就充满了欺骗的感情。

    花祁年没想到他刚回来就遇到了上官飞燕,不过这样也好,有他陪着总归不会让花满楼再感受那样的伤心和背叛的。

    “求你们救救我。”上官飞燕躲开了花祁年的目光,恳求道,“不要让那人抓住我。”

    花祁年刚想开口,就被花满楼轻轻握了下手,一杯温度适宜的花茶准确的放在了他手中,“你知我的。”

    这话是花满楼对花祁年说的。

    花祁年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是的,他知道花满楼,从很早就知道了,他们又是一起长大的,他陪着花满楼渡过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所以他此时不再开口。

    “放心吧。”花满楼笑了下,这才对着上官飞燕说道,“不会有事的。”

    上官飞燕还不知道这里坐着一个对她身份了若指掌的人,闻言眼珠子四处转动,有些慌张的踱步,像是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花祁年眼中露出嘲讽,却没有说话,端着花茶喝了口。

    花满楼温言道,“你已经不用再躲了,只要到了这里,你就已经安全了。”

    “真的?”上官飞燕的眼睛仿佛会说话般,口气天真,“追我的那个人不但凶得很,还带着刀,随时可能杀……”

    话没有说完,在花祁年的注视下,上官飞燕收了声,她总觉得这个人仿佛看透了一切。

    花满楼并不知道这些,反而笑着安抚道,“我保证他绝不会在我这里杀人的。”

    上官飞燕咽了咽口水,还想再问,就听见了一个脚步声,上来的那个人身材高大体魄健硕,单手拎着一个成年男人,可就算如此,他上楼的脚步很轻,进来后就把拎着的男人扔在地上,单膝跪下说道,“属下失职,请少主惩罚。”

    花祁年说道,“带走,碍眼。”

    上官飞燕,“……”

    花满楼却习以为常,只是说道,“阿福武功又精进了。”

    被叫阿福的大汉笑了下,说道,“七公子。”

    花满楼说道,“我那收了坛好酒,阿福你自己寻了喝去。”

    阿福恭声应了下来,见花满楼和花祁年没有别的吩咐,这才解下随身的包袱放在桌上,单手拎起地上的中年男子,问道,“少主,这位姑娘如何处置?”

    上官飞燕被眼前的变故弄得心慌,却不愿意放弃带着哭腔恳求道,“他还有同伙在外面,请两位公子收留我一晚。”

    “男女授受不亲。”花祁年解开了包袱,从里面拿出油纸包的各种吃食,这都是花满楼喜欢的,阿福正是因为去买这些,刚才不在楼下,这才被上官飞燕得了空,花祁年眼神闪了闪,怕不是被得了空,而是剧情自己的矫正吧。

    就像是年幼的他,做了万般的准备,可是花满楼依旧失明了一般。

    上官飞燕被花祁年的话噎了下,说道,“都是江湖儿女,自然不拘小节。”

    “不行。”花祁年一脸正经说道,“你不拘小节,可是我在意。”

    花满楼皱了皱眉,想了下说道,“确实有些不便,不如让阿福给这位姑娘找个地方安顿下吧。”

    阿福恭声应下,说道,“这位姑娘请。”

    上官飞燕还想说什么,却见花祁年对着她一笑,那笑容风流绮丽,却偏偏让她有一种寒意,心中一颤再也说不出留下的话,再看过去的时候,就见那人已经不再看她,而是捏了块点心往花满楼嘴边送去,声音也柔软了许多,“尝尝这个,是刘大娘家新出的。”

    花满楼微微低头启唇吃下点心,他早已习惯了花祁年的亲近,在刚失明的时候,甚至每顿饭都是花祁年喂的。

    阿福眼神一冷,若不是在花满楼面前,他恐怕就要动杀意了,上官飞燕咬唇强忍心中惧意说道,“谢谢两位公子。”

    花满楼咽下口中的糕点,刚想说话,另一块已经抵在了他唇边,若是再不知道花祁年的心思,他就不是瞎子而是傻子了,一个初次见面还不认识的人,一个从出生相伴至今的兄弟,不用想花满楼都知道自己会选择谁,所以顺了花祁年的意思不再开口,毕竟救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上官飞燕见此才不再多言,转身往下离开,阿福行礼后跟在上官飞燕的身后一并下了楼。

    花祁年这才不再给花满楼塞点心,而是自己选了吃了起来,花满楼端着茶喝了口,才问道,“八童,你不喜欢这位姑娘?”

    小楼从来不关门,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进来了,花满楼都会救,花祁年在的时候还会帮把手,从来没有这样明显的排斥。

    花祁年也没有隐瞒,会哭的孩子才有人疼,最主要的是花满楼一向温柔体贴,所以侧身抱住花满楼的腰,把脸枕在他腿上,姿势虽然别扭,可是花祁年却觉得舒服和安心,“恩,我讨厌眼中带着算计的人,七童不要和她接近。”

    上官飞燕眼中有没有算计?花祁年表示自己其实也不知道,毕竟上官飞燕最会演戏,可是他就是这样说了,因为他知道上官飞燕心中满是算计。

    花满楼有些失笑,轻轻抚了抚花祁年的发,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