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霸主 > 969医院血战
    “将军同志!将军同志!不好了,德国人已经攻破了院墙了!”一名连长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指着外面对还抓着电话的将军喊道。

    因为局势已经很混乱了,所以高阶的军官也顾不上这边了,所以前来报信的,是一个可怜兮兮的连长。

    他的脸上满是血污,衣服上也都是尘土实际上他是从院墙外面一口气跑到地下室里来的。

    “祖国万岁!”挂掉了电话,从腰间抽出了手枪,这名将军看着冲进来的连长,开口命令道:“去战斗!战斗到最后一刻!”

    医院主体建筑物的窗口,一名苏军士兵刚刚探出了脑袋就被德军扫过来的子弹打中了脑袋,挂在了窗台上再也没有了声响。

    第二个从这个窗口里探出头来的苏军士兵,开枪打倒了一个站在坦克旁边开火的德军士兵。

    然后,他还没有来得及缩回自己的脑袋,就也被子弹打中脖子,挣扎着倒在了房间里面。

    他后面的苏军士兵赶紧上前,七手八脚的扶起这名动脉被打穿的战友,想要把他从死神的手里抢救过来。

    可惜的是,下一秒钟,一枚德军的铁拳火箭弹,就飞进了这扇窗户,在医院的房间里爆炸开来。

    屋子里面,大概有十个苏军士兵,在爆炸形成的弹片洗礼下,全部都倒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地的尸体。

    同样的,医院的二楼,苏军的机枪火力点也被德军的自行高射炮给重点照顾了。

    机枪探出窗口刚刚开火打了几秒钟,博福斯40毫米口径高射炮的声音就响彻了云霄。

    密集的高射炮弹击穿了医院厚实的外墙,在上面留下了一片看上去阴森恐怖的窟窿。

    炮弹击碎了砖块,在房间里形成了散射。就好像是散弹枪一样,碎裂的石块在房间里飞散,击穿脆弱的肉体,将苏军士兵变成尸体。

    在高射炮疯狂的一阵扫射之后,二楼的窗子再也看不见原来的模样,那里的苏军机枪阵地,也彻底消失,不见踪影。

    德军士兵在各种新式还有老式的武器掩护下,快速的接近了第一医院主体建筑物。

    刚刚被铁拳清理过了的房间外面,冲过了苏军枪林弹雨的德军士兵们背靠在墙壁上喘息。

    然后,一个端着冲锋枪的德军士兵,就从铁拳火箭弹飞进去的那个窗口,纵身一跃跳进了建筑物内。

    剩下的德军紧跟着也跳了进去,一个接着一个的井然有序。进入到了屋子内的德军士兵,将自己的武器都对准了房间的门口。

    在院墙和医院主体建筑物之间,躺着德军还有苏军士兵的尸体。看上去行云流水的德军进攻,其实伤亡也是惨重的。

    仅仅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就至少有30名德国党卫军的士兵阵亡,负伤的也差不多有30个人。

    “给我弹药!给我弹药!”医院的走廊里,绝望的苏联守军呼喊的声音在回荡,不少房间里驻守的苏军,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子弹了。

    他们不得不用手榴弹或者是刺刀防守,所以伤亡比起德军来也就更多了。

    冲进屋子里的德军靠在门边,准备好了之后,就一拥而上,冲出了屋子。

    “突突!突突!”医院的走廊里突然就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一听声音就是德军的冲锋枪mp-38的声音。

    “是德国人!德国人冲进来了!”走廊里,一个苏联士兵临死之前,就喊出了这么一句警告战友的话来。

    下一秒钟,他就被子弹打穿了胸膛,不甘的倒在了墙角边,成为了一具尸体。

    德军士兵依靠凶猛的火力冲进了走廊,然后开始清理走廊里的苏联士兵。

    他们的脚下,躺满了来不及救治,已经死去的苏军士兵的尸体,还有一些人甚至没有死,只是因为伤势太重,根本无法动弹罢了。

    “轰!”一名苏联士兵拉响了自己手里的手榴弹,爆炸在走廊里回响,德军的进攻一下子被压制了下去。

    至少三个德军士兵被手榴弹炸死,好几个都被炸伤,躺在苏联士兵的尸体上,大声的呻吟着。

    其他房间里的苏军士兵冲了出来,对着德军士兵所在的方向猛烈的开火。

    剩下的德军只能躲避,有些人撤回到了出发的房间里,有些人躲避到了对面的房间之中。

    躲避到房间对面的德军,发现自己的面前站满了苏联士兵,于是更激烈的战斗在走廊对面的房间里展开。

    这些都已经没有了弹药的苏军士兵猛扑上来,手里捏着武器的德军拼命的开火。

    子弹横扫在人群之中,苏联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最终三个德军士兵被手无寸铁的苏联士兵杀死,他们死的时候还是满心的不甘。

    毕竟因为距离实在太近了,也因为他们必须要更换自己的弹药,结果装备着冲锋枪的德军士兵,怎么可能被这些只有刺刀的苏军杀掉呢?

    真实的战斗就是这么的血腥,有的时候即便是赤手空拳,也要在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

    只可惜发现自己对面房间里有人的德军,在枪声平息之后,就丢了一枚手榴弹到对面的房间里。

    他们喊了两句德语,没有听到自己人的呼喊。所以他们丢手榴弹丢的理直气壮,没有丝毫的犹豫。

    “轰!”随着一声爆炸,隔壁的房间里再没有了嘈杂的声音。几名德军冒险冲了过去,占领了一地尸体的走廊对面的房间。

    越来越多的德军进入到第一医院主体建筑的第一层,苏联士兵也越战越少。

    听着外面嘈杂的喊声,站在地下室内的苏联指挥官拎着自己的手枪,面无表情的等待着属于他自己的最后荣光。

    “将军同志!将军同志!德军快要打到楼梯口了!到楼上去吧!那里还能再坚持一会儿……”一名营长抱着一挺波波沙冲锋枪闯了进来,开口苦苦劝说道。

    就在这名营长的目光中,这名将军举起了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