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霸主 > 968一直到死
    第一医院的外墙上,已经是斑驳的弹孔了,时间仅仅只过了两个小时,德军进攻的步兵团,就推进到了第一医院附近。

    在党卫军外籍兵团的消耗之下,苏军损失瞬间提高,然后整条防线就因为弹药告罄崩溃了。

    “给每一个伤员手榴弹!让他们尽可能的杀伤德军!这是上面的命令,必须执行!”一名军官在第一医院的地下室内,对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他的命令让所有的基层指挥官都愣了一下,让伤员抱着手榴弹去自杀,这个命令也确实有一些过分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坚持的了整个防线都已经千疮百孔,不用一些极端的方法,根本就坚守不住了。

    或者说,即便是用这种极端的办法,其实他们也已经坚守不住了。这里每一个士兵都很顽强,可顽强不过对方的钢铁。

    “让能战斗的士兵收缩阵地!在医院还有桥头堡附近建立起新的防御阵地!速度必须要快!德军的进攻速度超过我们的准备!”这名指挥官随后下达了一个更正常一些的命令。

    超过3000名苏军被压缩在谢通河狭窄的防线内,这里的情况非常危急,很容易就会因为某一条防线被击穿形成局部被包围的局面。

    “德军的自行高射炮是我们最大的敌人,那东西比突击火炮还要让人绝望。”一个军官头上缠着绷带,开口诉苦道:“我们需要反坦克武器……”

    苏军的反坦克武器不是没有,而是已经都被转移到了谢通河对岸地区。

    因为这些反坦克火炮都是宝贝,所以苏军损失不起,只能优先把这些武器装备撤出战斗。

    结果导致了现在的局面,阵地还没有丢失,或者说还没有完全丢失,重型武器就都被抢先一步调走了。

    “没有重型反坦克武器!所有的部队都没有了!你们只能靠燃烧瓶,或者手榴弹去解决问题!”军官冷冷的回答道:“之前也是这样安排的,不是么?”

    那名军官喉结动了动,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没有说话:他真的很想说,之前他手里有1500多名士兵,现在只剩下400多人,不就是因为用手榴弹反坦克结果才损失惨重的么?

    之前人多,损失一些也就算了,现在每一个人都很宝贵,再以无用的理由损失战士,阵地就有可能守不住了……

    “按照以往的命令,战斗打到现在这个地步,就应该允许撤退了才对……”另一个苏军指挥官开口问道:“是不是上面的人把我们给忘了?”

    为首的苏军将领心中冷笑,上面人当然不会无缘无语的忘记他们,只是因为这一次,上面的人是不允许撤退的……

    丢掉第一医院,是赫鲁晓夫不愿意接受的局面。所以他给科涅夫下达的死命令,就是死守第一医院,不惜任何代价。

    下这个命令的原因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其他的街区即便是丢了,发动反击也有可能夺回来,唯独这个三角地带,是无论如何也夺不回来的。

    一旦让德国部队沿河布置好了防线,那也就等于说这片地区完全成了德军安全的桥头堡,德军可以利用这里,把自己的控制区扩大到周围。

    即便苏军反击,最多也只能打到河畔,就再没有进攻的任何可能了苏军可没有能力,顶着德军凶猛的火力,强行渡河作战。

    “撤退是不被允许的,我们只能在这里,为祖国战斗到最后。”为首的指挥官开口说道:“我也和你们一样,只能站在这里,一直到德国人打到我门外……”

    他一边说一边按住了腰间挎着的手枪,开口坚定的继续说道:“我会用这支手枪,结束自己的生命!转告给所有士兵,我与他们一样!”

    围墙外面,一名苏军士兵探出头去,看见了正在撞倒街对面废墟边矮墙的德军坦克。

    那是一辆装甲加厚了的4号坦克,修长的75毫米口径坦克炮指着苏军的方向,有股耀武扬威的感觉。

    还没有来得及缩回自己的脑袋,这名士兵就被德军的子弹击中,仰面躺倒在地。

    他身边的苏联士兵七手八脚的想要把他扶起来,结果发现他的钢盔上有个窟窿,鲜血已经灌满了整个钢盔内部。

    另一个苏军士兵只能无奈的,探出自己的脑袋去再看一次。这一次他聪明了,只一瞬间就缩了回来,开口对身边的军官汇报道:“好多德军士兵,有坦克……”

    医院外墙的后面,有一个苏军士兵用泥土还有各种东西堆砌起来的反斜坡。

    在这个反斜坡上,苏军建立一条防御阵地。本来他们打算花力气好好的修建这个防线的,可是时间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草草组建起来的防线,根本无法抵挡住德军的攻击,德军的火箭筒还有坦克炮直射过来的榴弹,很快就把医院的外墙轰塌了一截。

    后面的苏军损失惨重,可是又拿装备精良的德军士兵无可奈何。他们只能无助的守在剩余的院墙后面,等待德军接下来的进攻。

    “呯!”透过一道墙壁上的缝隙,一名苏军抢手打出了一发子弹,他也顾不上看自己究竟有没有打中目标,就赶紧从缝隙边缩了回来。

    就在他的身后,一发迫击炮弹落了下来,把这名苏军士兵,还有周围的几个人,一起掀飞了出去。

    弹片如同暴风雨一样席卷了周围的每一块角落,爆炸还没平息下来,第二枚迫击炮炮弹就跟着落了下来。

    医院主体建筑物内的苏军预备队被拉了出来,开始填补防线上的各种各样的漏洞。

    对面的德军还没有开始进攻,这边的苏军就已经损失了超过100人。而这样的战斗,在莫斯科周围几乎每一个地方都在进行着。

    “科涅夫同志……我的防线崩溃了……最多还有一个小时,这里就要被德军占领了。”抓着电话,苏军的指挥官带着哭腔对话筒陈诉道:“我会坚守在这里,一直到死!苏维埃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