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霸主 > 950火场
    当侥幸逃过一劫的苏联士兵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自己身后已经成为一片火海的地方,他们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人类的勇气怎么能够面对如此可怕的武器?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脑海中都冒出了一个疑问。

    苏军的士兵们已经绝望了,他们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烧成灰烬,来的时候的道路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他们无法回头,只能继续向前走去,可他们脸上被火熏烤的漆黑,仿佛黑色的鬼魂在游荡。

    空气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烤肉的味道,因为这里的空气已经因为炙烤变得稀薄。

    热浪滔天让每一个士兵都不敢轻易喘气,而焦糊的味道也根本不可能传播的这么快。

    “快离开这里……德国人是魔鬼!”一个士兵抱着自己的武器,低声对自己身边的同伴说道。

    几乎不用去确认就可以确定,那些被烈火笼罩起来的士兵,还有那些军官,都已经死了。

    不会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活下来,大多数人都会因为窒息死去,剩下的人被烧死在原地。

    “一个军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了……”负责约束前方部队的一个苏军团长看着远处燃烧的地方,呢喃着说道。

    出发之前,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军长还有师长,还清楚的知道这里只要有数万人。

    现在好了,除了阻隔在火焰那一边的人之外,剩下的士兵可能最多只有一个不满员的步兵师了。

    气氛很是低沉,他们一点儿没有逃出升天的喜悦,经过一些守在路边目瞪口呆的友军,这些苏联士兵一步一步向着莫斯科的市区走去。

    附近都是通过封锁线挤进来的部队,大家都有一些失魂落魄。现在他们可以说是被包围了,未来的命运究竟如何,谁也不清楚。

    “拿上这个!孩子!”一个老人递给了一名灰头土脸的苏军士兵一块黑面包,只有手指头的大小。

    已经饿了的士兵也不嫌弃面包上的尘土,道了一声谢谢之后就吞进了肚子里。

    更远的地方,有一个之前用来囤积物资的储备仓库,仓库里面现在已经空了下来。

    外围的粮食还有物资因为监管混乱的原因,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内被消耗干净。越靠近中间地区,管理也就越严格。

    苏军的坦克还有装甲车停靠在路边,有的已经被拆掉了不少零件。剩下的基本都是瘫痪掉的残骸,根本就无法使用了。

    维修坦克需要技术工人,技术工人修理需要工具还有备件。现在的莫斯科这些东西都很缺少,所以只能拆掉一些东西去维修另一些。

    高射炮还有t-34坦克是重点维修的装备,剩下的都要靠后一些。刚刚进入莫斯科包围圈的士兵们沿着公路走着,一直走到了仓库附近。

    “很遗憾!我们不能给你们食物,连水也没办法供应给各位。”迎接这些冲进莫斯科包围圈的士兵的军官,脸上写满了抱歉两个字。

    “自来水厂已经被德军炸毁了,现在我们的水也不多。”他苦笑着指了指远处的储水设备,解释了一句道。

    然后他指了指更远的地方,脸上依旧保持着略显尴尬的笑容介绍道:“至少你们可以休息,休息1天的时间!”

    至于一天之后他们会不会马上被分配到最前线去,那就不好说了。

    反正现在每条战线上都缺人手,没有人嫌弃自己的预备队太多。大家都在要人,所以很少有新兵能够休息两天不上战场的。

    在这样的大背景环境下,苏军新兵很快就会理解为什么老兵叫他们是“消耗品”。

    他们的的确确是消耗品,是每天都会被大量消耗掉的“物品”而已。

    “德国人投掷了燃烧弹……是的,一种不会熄灭的燃烧弹。”看到了迎接自己的军官,带队的苏联团长第一句话开口,说的就是他们见过的那种可怕的武器。

    他的话没有引起对方的兴趣,因为对方似乎知道了这种武器的存在:“这事情我们知道了,你们去休息就好。”

    每天他都要处理无数的事情,至于德国人又开发出了什么古怪的武器,他完全都没有心情去过问。

    闭上了自己的嘴巴,苏军军官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已经绝望的士兵走向了仓库的后面。

    那边有一片伪装起来的帐篷,看上去就和废墟差不多少。只不过那里确实是一片帐篷区,还有不少新兵在里面休息。

    最后大概有2万多人挤进了莫斯科包围圈,来自3个不同的近卫番号部队。这些部队根本就没有多少战斗力,现在连人数都不满编了。

    很快,这些本来就不应该被赋予近卫军部队番号的苏军补充兵部队就会被拆分,补充到真正的作战部队之中去。

    “你们,还有你们,休息的区域在这一带!不要走散了!先点名!点名!不要混乱!”维持营区秩序的苏军军官大声的命令,让这里更有秩序。

    被安排的苏联士兵似乎习惯了安排,跟着口令走到了自己被分配到的地方,然后就躺下去睡着了。

    他们挣扎了一天,通过了封锁区,看着无数的战友被烈火活活烧死,早就已经麻木不堪了。

    现在他们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其他的事情他们早就已经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那边有唱歌的……”一个早一天到了这里的士兵跑了过来,指了指远处正在唱歌的女兵,希望他身边的战友愿意爬起来陪他一起过去看看热闹。

    可惜的是,回答他的是战友那抑扬顿挫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到让那边的歌声都相形见绌。

    “他们就好像是一群会走路的尸体。”回到自己部队内的这名苏联士兵对自己的战友形容起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些新来的士兵:“嘿,鬼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经历了什么?”指了指远处那连绵不绝的黑烟,一名士兵哼道:“看看那边,你见过那么大的火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