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霸主 > 947扭曲的生活
    “莫斯科被包围之前,我们就希望可以提高城市内的储备药物总量,可实际上数量一直在减少。”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赫鲁晓夫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

    “现在士兵们每天都要阵亡上千人,许多士兵其实是可以抢救回来的。可惜我们没有药品,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医院里……”为首的苏联将军很是遗憾的补上了一句。

    “我才不在乎他们的死活!他们都应该为苏联战死在这里!他们都应该战死在那里!”赫鲁晓夫拍打着自己的桌子,对提供建议的官员喊道。

    他的叫喊让整个会场都没有了声音,大家都只能闭嘴看着赫鲁晓夫,等着他说出更过分的话来。

    果然,赫鲁晓夫已经歇斯底里了,他拍打着桌子,吼叫道:“这些事情去找科涅夫说!我只关心地下通道的进展!我们会在地下继续战斗,消灭敌人!”

    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地下通道根本不可能拯救莫斯科,这个事情谁都非常清楚。

    能拯救他们的,就只有还苟延残喘存在着的那条地上的通道而已。只是几个小时之内,这条通道就会消失了。

    “你的夫人已经送出去了?”离开会议室的时候,那个管理医疗方面的官员凑到另一名官员身边问道。

    那个官员看了看两边,压低了声音回答道:“是啊,一个星期之前就送出去了……”

    因为之前允许平民离开莫斯科,所以很多官员都把自己的家眷送到了弗拉基米尔甚至更远的地方。

    虽然有命令不允许官员的家属撤退,可这种事在混乱的莫斯科根本就没有人会去追究。

    大家都心照不宣,你送你的我送我的。纠察这件事情的官员也同流合污,用同样的渠道把自己的亲人送出越来越如同地狱的莫斯科。

    甚至有很多基层的官员,不顾被追查出来的风险,自己都跑掉了。很多基层工作如今都已经瘫痪,让莫斯科的乱局更加明显。

    “家里多储备一些饮用水吧,也许我们明天就只能冒险去河边打水吃了。”那名官员开口给了一些忠告。

    投桃报李,医疗主管也小声说道:“下午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找我,我给你批一些药品,这时候总是能有些用处的。”

    “谢谢!希望我们都能平安无事。”听到这个,那个官员很是感动的道谢。

    一名苏联的将领从他们两个身边走了过去,咳嗽了一声,装作没有听到。

    他们两个人立即闭上了嘴巴,然后一前一后走出了赫鲁晓夫的地下防空掩体指挥部。

    在大门口,那名将军停下了脚步,对跟上来的两个人说道:“我也需要一些药物,能给我一些么?”

    “大概要多少?”主管医疗的官员有些为难的问了一句。他的权力虽然很大,但是中饱私囊的事情,干多了终究让人忌讳。

    “我需要1000人使用的数量……近卫第5步兵师现在还有1000人躺在病床上等着药品呢……”那名将军冷冷的说道。

    听到了这里,主管医疗的官员明显松了一口气。公事就是公事,出了差错赫鲁晓夫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虽然数量有些多,但是还在他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所以他点了点头,同意道:“好吧,我下午的时候就批复这些药品。”

    ……

    “这是什么?”躺在病床上的德国士兵,看了看被放在了床头的一个看上去很美观的罐头。

    “今天上午的营养餐。没有被送回到后方的伤员,每一个人都有一份。”年轻漂亮的小护士脸上挂着微笑,开口回答道。

    她没有理由不微笑,因为她昨天晚上值班的时候,和那个住在军官伤病区的帅气上校发生了一段不可描述的事情,这让她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很好。

    这就是战争,人们在战争里变得难以被琢磨。一夜情这种紧张刺激的事情,也只是灾祸一样的战争中,微不足道的调剂品罢了。

    而且,在医护部门工作,虽然工作强度很大,却也算是一个高福利的地方。

    每天她都有特殊工作补给津贴,直接分发到她父母的手里,工作中的福利也很不错,比如说今天,她就可以和伤员们一起吃特殊供给的营养食品。

    一般的伤员是不会对女护士动手动脚的,因为一方面他们负伤在身,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另一方面他们也感谢护士,认为是护士还有医生拯救了他们的生命。

    当然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护士搞不好都和集团军群司令部里面的高级军官有过一点儿故事,招惹这样的女人很容易惹上麻烦。

    这可是战争时期,搞不好真的得罪了某个高级军官,被抽调到莫斯科城内一线阵地上去,再一打两个礼拜等不到轮换……估计回来的可能性也就不大了。

    伤员听着远处炮兵阵地仿佛是计时器一样的一声一声的炮击,用手拿起了床头的罐头来。

    这是一玻璃的桃罐头,里面的水果很是诱人。为了让这些伤员感受到家的温暖,罐头子上还贴着一张带着笑话的广告纸。

    上面的笑话其实并不好笑,但是这份心思却很让伤兵们感动。他们本来就属于倒霉的那批人,有了这份感动心里就舒服了许多。

    毕竟,能够拿到这些罐头的伤员,都是无法被第一时间送回到大后方养伤的“倒霉蛋”。

    “我来帮你打开。”护士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帮忙拧开了罐头盖子。

    伤兵赶紧开口道谢:“谢谢,您的照顾真的是无微不至……很高兴能够遇到您,索菲亚护士小姐。”

    道谢的时候,他是有那么一点点自卑的,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士兵,家里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

    更因为,躺在床上的他,已经没有了一只脚,左边小腿最下方就是脚踝,那只左脚已经不见了踪影伤口上面缠着纱布,最末端的地方,还有血偶尔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