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霸主 > 880食物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地中海沿岸已经差不多忘记了战争,那么最惨烈的战争地区,就是在莫斯科附近了。

    德军推进的速度在这里被减缓了下来,可苏军的伤亡同样正在成倍的提高。

    一天如果只阵亡1000人,大家都会觉得这个一个战斗并不激烈的一天。

    克里斯还有他的战友老爹以及天线,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战斗着,并且顽强的活着。

    好消息是,古德里安将军的装甲部队已经抵达了梁赞附近,莫斯科已经彻底被三面包围了。

    如果算上火炮封锁的区域,苏军想要增援或者从莫斯科地区撤退,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行。

    三个人此时此刻正围成一团坐在一起,享受着一顿丰盛的午餐。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许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午餐了。

    他们占领了一个苏军控制的地区,然后发现这里囤积了一些吃的东西许多土豆还有一些蔬菜。

    当然了,仅仅只有这些东西还不够,所以他们又打开了自己珍藏了许久的罐头,倒出了里面的油水还有淀粉肉。

    这绝对是一次难得的大餐,因为一个步兵连已经开到了他们的前方,占领了一片阵地,所以他们可以放心的吃自己的食物。

    而他们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他们要分给这个步兵连一些土豆,显然他们也愿意这么做。

    毕竟,在这种时候吃上一顿美味,对他们接下来的战斗很有帮助。

    “好吃!虽然这罐头的味道不怎么样,可我还是觉得好吃。”希瑞克一边吃着自己的罐头,一边感动的都快要哭了。

    煮烂的蔬菜叶子还有土豆掺和在一起,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只要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对于前线士兵来说就是天堂了。

    “呼!我们可能有3天都没有煮上热乎的东西吃了。”老爹巴克也是一脸的满足感。

    他们在战斗的时候都是吃压缩军粮度日,那东西干瘪坚硬的就好像是石头一样。

    除了能够充饥之外,压缩饼干之类的东西简直就和垃圾没有什么分别。要么没有什么味道,要么就咸的让人恶心。

    “听说打下莫斯科来,我们就可以回二线去休整了,到时候每天都有热乎的饭菜吃,还能洗澡。”老爹看了一眼胳膊上依旧缠着绷带的希瑞克,还有已经看不出受伤的克里斯说道。

    克里斯没有说话,从苏联人留下来的煮锅里捞出了一大块土豆还有菜叶,也不管烫不烫,就塞进了嘴里。

    这下,希瑞克和老爹都不说话了,他们发现克里斯吃的最多,趁他们说话的功夫,占尽了他们的便宜。

    三个人就这么狼吞虎咽,丝毫不理会身边不远处,还趴着一个苏联士兵的尸体。

    那个苏联士兵脑袋上留了一个窟窿,是克里斯一枪打穿的。他们能完好的占领这里,也多亏了这一枪。

    显然这个苏军士兵是打算和冲上来的德军同归于尽的,从尸体旁边滚落的两枚手榴弹就可以看得出来。

    “慢点儿!慢点吃!不行再煮一锅。”看着墙角边堆放的土豆麻袋,老爹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劝说道。

    可是克里斯还有希瑞克依旧不依不饶,继续狼吞虎咽着锅里的食物。他们一方面是饿了,一方面是早就养成了习惯。

    没有人在战场上花费半个小时去吃饭,因为那实在是太奢侈了,没有人知道敌人的反击在什么时候开始,也没有人知道炮弹什么时候会落下。

    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敌人发起了反击,那剩下的饭菜就吃不到肚子里了,只能暴殄天物的倒掉。

    更可气的是吃到一半的时候,敌人开始炮击了火炮扬起的灰尘能立刻毁掉食物,让人哭笑不得。

    所以,只要上过战场的人都会养成用最快速度吃饭的好习惯,当然了,吃饭的时候聊天也是好习惯之一。

    难得一次休闲的时光,如果不拿出来调侃一下,怎么对得起这么奢侈的午饭呢?

    等到煮锅里的东西都不见了,勺子也能触碰到锅底了,老爹把用刺刀削好的土豆又倒进了锅里。

    克里斯没有废话,直接掏出了自己的酒精块,刚才用的是老爹随身携带的燃料,现在该用他的了。

    希瑞克也很配合,把刚才用水壶里的水简单清洗过的菜叶子也丢进了锅里。

    倒上一些水,撒上一些盐,大家又开始等待起来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幸福的,幸福的等待着美好时刻的到来。

    “突突!突突!”远处,mg-42机枪那独特的声音开始咆哮起来,不是他们所在的方位,而是更远一些的地方。

    这显示一场激烈的搏杀又开始了,有些人来不及吃这顿午饭,就要死在这些废墟之中了。

    希瑞克看着眼前翻腾的煮锅,看着里面变得粘稠的食物,并没有心思去关心远处的战斗。

    “这群苏联人疯了么?这个时间开始反击?”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咽下了嘴里最后一点儿食物的克里斯终于舍得开口了。

    他身边的老爹气的直翻白眼,刚才那一锅食物他抢的最少:“现在说话了?下午的时候你负责写报告。”

    克里斯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牙齿的上面还挂着一根菜叶子,显示着他刚才吃东西的凶猛。

    很远很远的地方,德军的火炮加入到了这场战地演奏当中,雨点一样的炮弹落下来,交织成了一曲丧歌。

    “150毫米口径的火炮……看来今天轮到列车炮阵地休息了。”听到那熟悉的弹道尖啸,还有爆炸的浑厚响声,希瑞克轻松的就分辨出了己方火炮的口径。

    如果他仔细听一听,甚至可以听得出开火火炮的数量。这是他的业余爱好,也是许多士兵的业余爱好。

    只不过现在他可没有时间去分辨这些火炮的响动,因为锅里的食物快要好了。

    此时此刻,食物才是他们最美好的精神寄托,至于脚下的这座莫斯科让它和斯大林一起,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