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 > 第 23 章
    六工城并未实行宵禁,仅仅是在夜间关闭城门,不允许随意进出,但边陲小县不似京城不夜天,这样深的夜,这样寒冷的天,除了更夫,极少有正经人三更半夜还在街上晃荡,更不要说找吃的。

    三人溜达了大半天,终于摸入一家食肆的后厨,从后面进去,裴惊蛰将守夜的厨娘仆役点穴放倒,又找来柴禾烧灶,从柜子里翻出面条鸡蛋,下了三碗鸡蛋面——这自然不是因为凤霄突然转性对崔不去好起来,而是因为他自己也饿了。

    崔不去也不客气,他从来就不知客气二字怎么写,更何况是面对给自己下过毒的人,见裴惊蛰将面条端上来,直接将最满的那碗拿过来,埋头便吃。

    凤霄啧啧一声:“阿崔,你读过孔融让梨的故事吗?”

    崔不去头也不抬:“你是我兄长吗?”

    但他很快就得意不起来了,一口面条在嘴里嚼了几下,好容易咽下去,眉头皱得死紧。

    “怎么这么淡?没放盐吗?面条为何如此硬?你刚下锅就捞起来吗?”

    裴惊蛰还挺委屈:“这是我头一回下厨。”

    言下之意,能入口已经很不错了。

    凤霄幸灾乐祸:“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挑了汤最多,面最少的一碗?他能将鸡卵煮熟就不错了,将就着吃罢!”

    方才玉秀和尚将崔不去掳来,看似脚程不快,实则已经离秋山别院一处东南,一处西北,正好对角,崔不去也熬不到回别院再吃东西,是以三人才在附近兜兜转转,找了大半天吃的。

    裴惊蛰满腹疑问,连鸡蛋都顾不上吃,就忍不住询问:“郎君,那玉胆真的碎了?”

    凤霄:“碎了啊,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

    裴惊蛰:“可,万一那玉胆是真的?”

    凤霄放下碗,慢条斯理道:“抢玉胆的人,很可能有两拨。”

    裴惊蛰一愣:“您如何得知?”

    崔不去冷冷道:“你的脑袋就与你的厨艺一样一言难尽。于阗使者被杀,凶手除了潜逃入城埋伏下来,别无他法,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城中内应帮忙。”

    裴惊蛰被这样说,凤霄非但不帮他出头,反倒还面露赞同:“若有城中内应帮忙,我们想要找出真正的玉胆,就更加难上加难,先前我曾以为凶手与琳琅阁温凉勾结,想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但温凉被抓,疑似玉胆的玉石依旧被拿出来拍卖,可见背后之人,可能想用假的来引开我们的注意,再趁机将真的运走,但今日拍卖之后,留守城中各处的解剑府鹰骑,并非发现玉胆踪迹,所以只有另外一种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裴惊蛰顺着思路往下想,不自觉问道。

    崔不去实在是吃不下那碗面了,连带碗里的鸡蛋,他也是一脸嫌弃地啃完,正好接上凤霄的话。

    “杀人抢玉胆的两拨人,很可能已经闹翻了,玉胆被其中一拨人拿走,另外一拨人想用假玉胆把对方引出来,再抢走真正的玉胆。”

    裴惊蛰不解:“那已经抢走玉胆的人又怎会上当?”

    崔不去道:“我听说汉时,有不少西域小国携带本国珍宝朝贡中原,为了防止真品被盗,有时会准备一件相似的赝品,一道送上去。”

    裴惊蛰明白了,崔不去的意思,是说这次于阗王送来的玉胆可能有两个,一真一假,赝品虽然是赝品,但肯定也是美玉,否则不可能以假乱真,很可能只有尉迟金乌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为假,尉迟一死,凶手带走玉胆,两拨人一人一个,自然都怀疑自己手中是假的,对方拿的才是真的。

    这个猜测略有些复杂,但裴惊蛰仔细想想,又觉得无从辩驳,等三五日之后于阗王新派的使者一到,他们自然能够得知真相是否如同凤霄崔不去二人所猜测的那样。

    但眼下,还得先将玉胆找到。

    思及此,裴惊蛰道:“崔道长的意思是,不管哪种可能性,疑似玉胆的美玉既然已经在琳琅阁现世,对方就肯定会派人来看看后续结果如何?”

    崔不去点点头,觉得他还不算笨到家。

    “今晚到场的人之中,必定少不了与凶手有关联的人,说不定,就是凶手之一。”

    裴惊蛰开始回忆:“若我没有记错,今夜前来抢玉的一共有六人,云海十三楼的杀手一开始便走了,可以忽略不计。除了那和尚之外,有突厥高手佛耳,高句丽人高宁,那黄衣女子,还有一个……”

    对于最后一个人,崔不去的印象却十分模糊,只记得对方穿着黑衣,半身隐在黑暗中,连是男是女都辨认不清,依稀记得在佛耳动手时,对方就已经没了踪影。

    凤霄拿出三人用的六根筷子放在一起,又一根根往外挪。

    “佛耳意在杀我,不为玉胆而来,虽然暂时还不知他为何要杀我,不过暂且可以将他放一放。”

    “高宁与玉秀,都是为了玉胆而来,并不存在试探之意,应该也不是他们。”

    “至于那个叫冰弦的女子……”

    凤霄望向崔不去。

    崔不去果然知道对方的来历,他道:“江湖上有一个叫合欢宗的门派,从前以双修采补为增进功力之法,冰弦就是本代宗主的弟子,据说颇受器重,将来可能会接过宗主的衣钵。”

    他发现凤霄听见合欢宗之名时,脸上表情出现了一点变化,虽然极其细微,却被崔不去捕捉到。

    “看来凤二府主与合欢宗有些渊源?”

    “不瞒你说,其实我表弟的媳妇的表姑的大舅的姑妈,也是合欢宗弟子,我听见这门派的名字,心里就有些亲切呢。”凤霄笑吟吟道。

    崔不去面无表情:“原来你表弟的媳妇的表姑的大舅的姑妈喜欢采补男人来增长功力?”

    凤霄:“那可不,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进了合欢宗,说不定正好就如鱼得水了。”

    裴惊蛰嘴角抽搐,不想再听他们信口胡扯下去,忙将话题拉回来。

    “如此说来,冰弦和另外一个神秘人的嫌疑,应该是最大的?”

    崔不去道:“玉胆虽然对江湖人有用处,冰弦也有足够的动机,但如果她是凶手之一,过来确认玉胆真假,就没有必要现身并报上姓名,完全可以隐在暗处,来去无踪。”

    裴惊蛰想想也有道理,他看见凤霄将倒数第二根筷子也拈出去,剩下最后一根,便知道凤霄也完全赞同崔不去的分析。

    唯一最为可疑的,就是那个男女不辨的黑衣人。

    凤霄起身道:“那人离开时,我已密令鹰骑跟踪过去,待我们回别院,应该就能有消息回来了。”

    裴惊蛰这才知道凤霄还留了这么一手。

    但他忽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

    “但郎君,玉胆已经被弄碎了,如果那个玉胆是真的,我们岂不是……”

    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兼且无法回去向天子复命了?

    凤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崔不去道:“我建议你下回出来时带个聪明点的,免得时时需要多费口舌。”

    凤霄笑道:“有我这个聪明人在,再聪明的人不也如同萤火之光?”

    崔不去:“既然如此,凤郎君还要我作甚,不如放了我自由。”

    凤霄:“那可不行,你虽不像我如日月之光耀眼夺目,但在我身边受我熏陶,起码也是灿烂星辉了。阿崔,你若肯来解剑府,别说四府主了,就算你真看上我,要让我暖床,本座也是无所不应的。”

    他甚至抓起崔不去的手,含情脉脉道。

    崔不去被他恶心得够呛,手背到手臂瞬间汗毛竖起,忙不迭用力甩开,如同沾了肮脏之物。

    “不管那个碎掉的玉胆是真是假,追回来的那个玉胆,就一定是真的!”

    听见这句话,裴惊蛰灵光一闪,陡然明白过来。

    他不由暗道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能被凤霄看入眼的人,必然在某方面拥有常人难及的能耐。

    三人回到秋山别院,跟踪黑衣人而去的鹰骑果然回来的。

    “属下无能,跟到一半时,似乎被对方发现行踪,只得先退回来,但属下看他消失的方向,应该是通往卢宅后院。”

    本城姓卢的人不少,但出名的,能称为宅第的也就那么一座,正是那个据说与范阳卢氏有远亲关系的豪富之家,卢家。

    说来也巧,今日一早凤霄与崔不去他们,还在食肆偶遇卢家女郎与其表兄。

    两人听见鹰骑汇报,也都不约而同对视一眼。

    凤霄:“阿崔,她家表兄,姓甚名谁来着?”

    崔不去:“苏醒。”

    凤霄:“从对方身材来看,倒更像是卢氏。走,看看去。”

    这三更半夜大冷天的,他说罢竟就要起身去搜查卢宅。

    崔不去冷冷道:“凤郎君,我刚才吃了您属下做的半生不熟鸡蛋面,现在有些腹痛,又想吐血了,您能不能行行好,可怜可怜我?”

    一番求饶的话偏生被他说出千刀万戟的语气来,裴惊蛰只觉迎面嗖嗖冷箭,不由往旁边退了半步,不想被卷入战场。

    凤霄不以为意:“哪有那么娇气,你连奈何香都挺过来了,何况区区鸡蛋面?惊蛰,去厨下看看,拿两块点心来,给崔道长垫垫肚子,然后咱们就去卢宅。”

    崔不去依旧冷冷道:“我要吐血了。”

    凤霄只当他随口胡说,还回头调侃:“那你吐一个我瞧瞧。”

    谁知崔不去还真张开口,朝他吐来。

    两人离得近,凤霄这一避没能避开,但闻腥臭之气扑鼻而来,崔不去吐的居然不是血,而是刚才吃下的鸡蛋面。

    这简直比血还要令爱洁的凤二府主难受。

    他当即就花容失色,淡定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