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 > 第 22 章
    白衣人有些惊奇。

    在他看来,以佛耳的武功和杀意,今夜就算杀不了凤霄,最起码也能绊住他,谁知突厥第一高手竟如此虚有其表,连一个时辰都不到,凤霄就得以脱身并追上来。

    “凤郎君武功之高,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凤霄道:“是你根本就没想走远吧,今夜来的这些人里,就数你的来历成谜,难道阁下不想介绍一下自己,就这么无名来去吗?”

    白衣人:“名字不过称谓,百十年后,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凤郎君何必执着?”

    凤霄哂道:“越是说这种话的人,就越是在意自己的名声,你一身白衣无尘,内里必然是个挑剔之极的人,对人对己皆是如此,又怎会像你表现出来的洒脱?”

    白衣人笑道:“我对凤郎君如何评价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给崔道长下了剧毒,将他拘在身边,生不如死,为何他还盼着你来救他?难道这世上真有喜欢被虐待的人?”

    崔不去冷冷道:“我不喜欢被虐待,但我知道,落在他手里,比落在你手里要好些。”

    白衣人诧异:“我除了带走你时用了点手段,其它时候何尝不是以礼相待?”

    崔不去:“他做事,自有他的目的和分寸,你却不将任何人的性命放在眼里。”

    “去去啊,难得听你在外人面前夸我,我这心里头,真是受宠若惊——”

    受字出口时,凤霄就已身形一晃,朝他们飘过来。

    白衣人反应极快,当下抓着崔不去疾退,甚至隐隐将崔不去往前推了推,打算随时用他来挡住凤霄的攻势。

    谁知凤霄压根就不打他的要害,反而将手伸向戴在他脑袋上的幂离。

    白衣人一惊,想要抓住幂离已是不及,头顶一空,顿时冷风灌顶,冰凉萦绕。

    崔不去咳嗽两声,不掩诧异。

    凤霄更是笑道:“原来这年头和尚也这么不老实,不好好待在庙里敲木鱼,还跑来抢玉胆,你家住持是哪位?等我好好与他说道说道!”

    月色在白衣人那颗光滑锃亮的脑袋上微微反光,凤霄忍不住想起鸡蛋,还是剥了壳的那种。

    正巧崔不去又咳嗽起来,凤霄错眼一看,对方仿佛也在借咳嗽掩饰笑意,不禁觉得这病痨鬼跟自己还是挺有默契的。

    白衣人被揭开幂离的瞬间,脸上闪过恼怒之色,但很快冷静下来。

    “小僧居无定所,闲云野鹤罢了,法号贱名,不足挂齿。”

    凤霄哦了一声:“原来是个野僧,那就不能自称和尚,谁知道你是不是假借和尚身份逃过徭役,看来本座得带你回去好好讯问才行!”

    他说罢就伸手来抓白衣人,后者十足警惕,在他刚刚开口说话时就已飘身后退,一退十来步。

    凤霄却紧追不舍,一跃而起,大有抓不到人不罢休的架势。

    白衣人微微皱眉,他不怵与凤霄交手,却不想浪费时间,更不想暴露武功,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来历,便在对方攻来之际,将崔不去往身前一推,直接推向凤霄,他自己则转身跃起,意图离开。

    谁知一道黑影从天而降,长剑铮然作响,划破长空,朝他迎面袭来。

    今夜月色明亮,云淡星稀,足以让白衣人看清对方的面孔。

    赫然是方才被高宁劫持走,又去而复返的裴惊蛰!

    一个凤霄已是难对付,再加上一个裴惊蛰,哪怕后者武功不足为惧,但苍蝇在耳边嗡嗡乱绕,也是够让人心烦的了,白衣人知道今晚注定无功而返,便不再恋栈,当即旋身避开剑光,直接借力踩住一根树枝,斜斜往屋顶飘去,裴惊蛰再要去追,对方已是走远了。

    “别追了。”凤霄道。

    裴惊蛰从树上落下,惭愧道:“属下不力,没能将高宁擒住。”

    凤霄:“他的武功远胜于你,你能从他手中逃脱,已经是省了我去救你的工夫,我还得谢谢你才是。”

    裴惊蛰一时竟弄不清郎君这话到底是贬损还是夸奖,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道:“多,多谢郎君赞誉,属下愧不敢当?”

    崔不去:“他在嘲讽你,你以为他在夸你?”

    裴惊蛰:……

    凤霄:“抱歉,这孩子有点傻,让你见笑了。”

    崔不去:“习惯了。”

    裴惊蛰好容易忍住嘴角抽搐,询问道:“郎君,方才那和尚,可需要我去查查他的身份?”

    凤霄望向崔不去:“崔道长应该知道罢。”

    崔不去:“我的确猜了一个人,但不知是不是。”

    凤霄:“说说。”

    崔不去:“玉秀和尚。”

    那是谁?

    裴惊蛰有点茫然,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也没搜出江湖上何时出了这一号人物。

    崔不去道:“此人师承天台宗智者禅师,极少在江湖上走动,是以不算江湖中人,他一般都待在贵人身边,退居幕后,出谋划策。”

    听见贵人二字,裴惊蛰隐隐察觉了什么,但又不好问出口。

    凤霄已道:“晋王。”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崔不去:“不错。”

    晋王杨广,当今天子第二子,与太子杨勇,同为独孤皇后所出,却比太子更加活泼外向。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对比不会撒娇耍痴的长子,自然是杨广更加讨父母欢心,这在朝中上下并不是什么秘密。

    裴惊蛰甚至听到风声,天子志在伐陈,统一南北,正物色统帅人选,皇后有意让晋王为副帅,跟随正帅出征,这一笔天大的军功若到手,满朝文武谁还敢说晋王只是自小被帝后溺爱的顽蛮小儿?只怕到时候晋王功劳煊赫,还要更甚于太子殿下。

    身为这样一位贵人的谋士,玉秀和尚自然是前程似锦,混迹江湖,不如以后被封个国师当当。

    裴惊蛰倒抽一口凉气。

    他自然不是害怕玉秀,而是忌惮玉秀背后的人。

    “晋王的人,他不知道解剑府吗?为何会来蹚这趟浑水?”

    凤霄:“那自然是因为他也想要玉胆。”

    裴惊蛰:“为晋……为他家主人拿的?”

    凤霄嗯了一声:“这次玉胆失窃,解剑府任务失败,失职在先,谁能先找到玉胆,谁就是帝后眼里的功臣,晋王想插一脚,并不奇怪。就连崔道长身后的左月局,不也忍不住下手了吗?”

    崔不去:“听不懂。”

    凤霄:“你装傻装得太敷衍了。”

    崔不去:“那我下次装认真一点。”

    说罢,他露出微微惊诧的表情:“你在说什么?什么左月局,我听不明白。”

    凤霄点点头:“语气欠佳,表情到位了。”

    裴惊蛰:……

    咕的一声,打断这尴尬的沉默。

    崔不去坦然道:“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