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 > 第 20 章
    灰衣人发誓,他绝对没有对这块玉石做了什么不该做的,更不要说出手毁掉。

    但玉石缘何在他手中就碎成粉末了,他也实在解释不了。

    另外两人见状罢手,却都很有默契地一前一后,将他退路堵死。

    冰弦笑道:“阁下好大的脾性,得不到的东西就要彻底毁去,让别人也无法拿到。”

    戴幂离的白衣人没说话,但他的举动已经无声说明,不会轻易放走灰衣人。

    “我没对它做什么,是它自己碎的。”灰衣人冷冷道。

    “我们两个人四双眼睛都亲眼目睹,还会看错不成?”冰弦挑眉。

    崔不去靠着门低低咳嗽,刚才灰衣人一出手,他就看出对方来历了,但是这种时候出风头并非好事,他多病又无身手,在场之人都不将他放在眼里,他绝不会主动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更何况这些人里,未必就没有能看出灰衣人来历的。

    果不其然,戴幂离的白衣人忽然道:“你的剑法近似刀法,很像倭人那边盛传的苏我氏流派,但又有所改变,我听说高句丽多了一个叫高宁的后起之秀,师承倭人,又推陈出新,应该就是阁下吧。”

    他说话娓娓道来,别有一股温柔的味道,若放在平日里,定然令人如沐春风,在杀机重重的此刻,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冰弦忍不住看了白衣人一眼。

    她觉得对方能一语道破灰衣人来历,定也非泛泛之辈,但思来想去,竟没法跟江湖上哪号人物对上。

    难道对方不是江湖中人?

    冰弦微微蹙眉,今夜她虽冲着玉胆而来,却也没有必得之心,因为她知道解剑府不是易与之辈,自己肯定不可能轻易得手。

    更不必说今夜还有诸多高手在此,光是那个突厥人,就已足够让人头疼了。

    思及此,冰弦微微一笑,拢了拢鬓间碎发。

    “凤郎君这里的贵客太多,想必没空招呼奴家,奴家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叨扰。”

    说罢,她也不等凤霄回应,便一跃而起,身形轻盈若羽,跳上屋顶,几下便隐没在黑暗之中。

    被冰弦视为头号大敌的突厥人,此时内心却大为震惊。

    原因无它,凤霄的外表与身手全不相符,若因他过分俊美而小觑,便会因他出色的武功而惊诧。

    突厥人虽从未踏足中原,却有相当程度的自信,自己的武功哪怕放在中原武林,也罕有敌手,足可跻身超一流的宗师高手行列。

    自入中原之后,突厥男人也与几个人交过手,其中不乏一派掌门,一帮之主的绝顶高手,果然如他所料,偌大江湖,堪称他敌手的,寥寥无几。

    直至遇上凤霄。

    凤霄的武功路数不似佛耳那般大开大合,而是更加飘忽轻灵,挥袖掸露,拂衣振雪,在旁人看来,如拈花而笑,信步悠游,每个动作都充满美感。

    但对突厥男人而言,这些美感之中,无一不暗藏杀机,招招举重若轻,却又招招十面埋伏。

    他已收起一开始的轻慢,慎重对待眼前势均力敌的对手,哪怕玉石粉碎,也无法令他分心。

    两位绝世高手对战,绝对是难得一见的情景,连白衣人与那高句丽人高宁,也都暂时休兵,看得专心。

    崔不去咳嗽两声,忽地低声道:“这人不是为了玉胆来的,他想杀凤霄。”

    这话自然是说给身旁的裴惊蛰听的。

    裴惊蛰果然一惊:“何以见得?”

    崔不去哂道:“难道你没发现?他打从出现伊始,就只盯着凤霄一人,看也不看玉石,更未参与争抢吗?”

    裴惊蛰:“你知道此人是谁?”

    崔不去:“我从未见过他,但若没猜错,此人应该是佛耳,沙钵略可汗座下的第一高手,他曾得高人传授,武功集各家所长,入中原以来,从未有过败绩,堪称宗师级高手了。”

    裴惊蛰倒抽一口凉气,万万没想到这个平淡无奇的夜晚竟会引来如斯高手。

    “那他与郎君之间,谁更强一些?”

    崔不去:“我又不会武功,你问我?”

    裴惊蛰:……

    他看了一会儿,但见那二人于半空中衣袂翻飞,身影闪没不定,因为速度太快,以至于连裴惊蛰都有些瞧不出到底谁占了上风。

    裴惊蛰有些焦急,忍不住回身奔入屋中。

    不多时,他怀抱一物重新出现,朝凤霄高声道:“郎君,您的琴!”

    “拿来。”

    凤霄的声音传来,朗朗清风,不疾不徐,听不出半分挫败,裴惊蛰眼睛一亮,将手中之物抛向半空。

    只听得铮的一声,宛若金戈铁马,百万雄兵杀至,霎时周围空气肃穆凝滞,令人忍不住寒毛竖起,屏气凝神。

    江湖中人武器繁多,有刀有剑有枪戟,但佛耳还是头一回看见别人抱着琴当武器的,偏偏那具看上去很沉重的雕漆黑木琴,在凤霄手中如同毫无重量,温顺听话的小玩意儿,进可对敌,退可自保,琴声铮铮,扰人心神。

    “好琴!”白衣人不禁喝彩。

    高宁却毫无对方的闲逸,他眉头紧拧,不再去看凤霄与佛耳的战况,转而望向观战的裴惊蛰与崔不去。

    他身形一动,忽然朝裴惊蛰崔不去二人扑去,刀锋化为气海,扫向对方二人,就在裴惊蛰拉着崔不去后退时,他又陡然变换招数,另一只手屈指为爪,抓向裴惊蛰他们。

    裴惊蛰以为对方要抓崔不去当人质,连忙将崔不去往后一推,抽剑招架对方杀招,谁知高宁压根就醉翁之意不在崔不去,而在于裴惊蛰,当即回刀砍在裴惊蛰的剑上,他内力身后,刀风凌厉,裴惊蛰只觉手腕微麻,虎口剧痛,剑几乎脱手而出,高宁已经抓住裴惊蛰,将刀架在他脖子上。

    “将玉胆交出来,否则杀了你!”高宁沉声道。

    “玉胆方才早就被你毁了!”裴惊蛰怒道。

    高宁冷笑:“少糊弄我,那分明是假的!”

    他又对凤霄高声道:“那玉胆若是真的,你们岂会这么轻易就交出去,你若不将真正的玉胆给我,我就把他杀了!”

    虽然生死关头还有更重要的事,但裴惊蛰还是忍不住问:“凭什么是我?”

    按照常理来推测,不是不谙武功的崔不去更适合当人质么?

    高宁冷冷道:“莫以为我不知道,他既是凤霄姘头,又能跟着他出来闯荡江湖,身上必有一二保命功夫,反观你,身手不济,可有可无,不抓你,还能抓谁?”

    裴惊蛰:???

    他的自尊心因高宁这句话而严重受伤,更让他受伤的是,半空传来他家郎君一声轻笑。

    “你既然知道他可有可无,抓了他又有何用?倒不如抓我的姘头,也许我还会妥协呢!”

    话音方落,那冷眼旁观的白衣人忽然笑道:“是吗?那我试试。”

    他身形一动,就已到了崔不去身边。

    崔不去只觉肩膀一阵剧痛,人便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