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 > 第 19 章
    乔仙坐在茶寮中,看着碗中琥珀色微微荡漾,倒映出晚霞的茶汤发呆。

    渐渐的,晚霞消失,摊主点上烛火,过来询问乔仙要不要来一碗热腾腾的汤面。

    乔仙拒绝了。

    她喝不惯苦中带咸的茶汤,在左月局时,人人都知道,尊使身边的乔仙最爱喝的是酸梅汤。

    但这边陲之地,寒意未退的时节,寻不见酸梅汤的影子。

    就在乔仙第五次举起茶碗,微微抿一口茶汤,又皱着眉头放下,终于等到了长孙菩提的出现。

    遥遥的,对方从春香坊出来,对方似与乔仙早就约定好了,不紧不慢正好朝茶寮的方向走来。

    “你迟了半个时辰。”待长孙坐下,乔仙就道。

    长孙:“是你早了。”

    乔仙:“打听到了什么?”

    长孙难得迟疑片刻,才道:“她身上的香,是一个叫妙娘子的女人调的,对方熟谙各种香方,总能调出与众不同的熏香,芸芸之所以能在春香坊脱颖而出,也少不了熏香的功劳。”

    若是崔不去或凤霄在此,听见妙娘子,立时就会想起那个失踪了的于阗使者之妾秦氏妙语,但他们并不在这里,长孙和乔仙二人也无从得知案件内情。

    不过即便如此,长孙与乔仙,也大概能猜出崔不去让他们循着梅花冷香来调查的用意了。

    “这个妙娘子,应该与尊使要找的人有关。”乔仙道,“但你与她厮磨了大半日,就查出这么点线索?”

    长孙菩提看着她没说话,那意思是“你自己又查到什么”。

    乔仙道:“我本欲跟踪她的侍女,谁知在外头看见那侍女对你的芸芸小娘子露出不满嫉妒的神色,便将计就计,假装受伤误入春香坊的江湖人,求她救治,装装可怜让她放下戒心,套点话罢了。”

    她身上有种清冷出尘的美,若换了男儿身,清冷出尘就成了高冷禁欲,一样会令女人疯狂,而且看久了,就会发现乔仙似乎有点雌雄莫辨。

    头一回,长孙菩提的目光在她脸上多停留了片刻,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到底是男是女?”

    乔仙淡淡道:“你修佛修了那么久,难道不知色即是空,一切表相皆为虚妄?”

    长孙默然,将手上佛珠转了一圈,低低道了声阿弥陀佛。

    “你说得对,是我着相了,佛法还没修到家。”

    乔仙诧异:“你与那芸芸小娘子,难道什么也没发生?”

    长孙平淡无波:“我问了话,按住她的晕穴,就离开了。”

    她醒来之后,也许会记得长孙菩提,却不会记得自己是怎么昏睡过去的,只当春宵一度,春梦无痕。

    从此天各一方,再不相见。

    长孙菩提微微晃神,很快又被手上佛珠的触感拉回来。

    “你查到什么?”他罕见地主动开口询问。

    乔仙:“我从那侍女口中问出妙娘子的下落,她说芸芸在外面偷偷买了一座私宅,原本是准备给自己赎身之后住的,妙娘子帮助芸芸在春香坊站稳脚跟,她也投桃报李,请妙娘子在那私宅暂住栖身,我也想看看,那妙娘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长孙菩提以表情询问:天黑了,怎么还不动身?

    乔仙不答,叫来店家,让他上两碗汤面。

    “时辰还早,吃了汤面,再走也不迟。”

    长孙菩提点点头。

    他其实并不擅长套话当细作,若是让他选择,他宁肯提着刀剑去与敌人拼杀,方才虽然芸芸小娘子十分配合,但从春香坊走出来时,长孙菩提紧抿的唇角依旧泄露了他的紧张。

    直至此刻,方才稍稍放松。

    乔仙看了他片刻,忽然道:“左月局的人,比起解剑府,还是少了。”

    若尊使座下能有一个智勇双全的人物,这次也许就不必尊使亲自出马设局布阵了。

    “与其看着尊使动辄卧病在床十天半个月,我倒宁愿他多奔波些,病反而少了。”长孙难得说了一个长句。

    乔仙皱眉:“但他在凤霄手下,一定不好过。”

    说话间,面已送上,二人不再说话,默默吃面喝汤。

    汤面是再普通不过的素面,面粉不如京城的好,汤底自然也是井水煮开的白水,上面撒点野菜葱花,半点荤腥都不见,这便是市井人家的一顿饱食了。

    这样的面,比起长孙与乔仙以往吃的,自然滋味要差许多,但饥肠辘辘加上天气寒冷,一碗热汤下肚,却足够让胃变得暖呼呼,暖意足以蔓延全身,将疲惫一扫而空。

    乔仙与长孙此刻心里却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件事。

    要是尊使在这里就好了,也不知他现在能不能喝上一碗热汤面?

    ……

    崔不去自然没有热汤面喝,非但没有,他还得站在屋外经受寒风,压抑咳嗽的欲望。

    但他的心情却很不错。

    因为在他面前的凤霄正陷入以一对五的僵局。

    “将屋内的玉石拿来。”他听见凤霄对裴惊蛰道。

    裴惊蛰愣了一下,不知凤霄想做什么,但还是转身入内,很快捧来玉石。

    今夜月色不错,玉石在裴惊蛰手中越发光彩焕发,晶莹剔透的玉心中,还能看见丝丝绿意流淌。

    不管是不是天池玉胆,毫无疑问,这都是一块质地上佳的美玉。

    在场之人看着玉石,眼中异彩连连。

    凤霄环胸而立,好整以暇道:“你们都是为了玉石而来的?”

    五名不速之客中,除了黄衣女子刚才自陈是想借玉石一观之外,其余四人,都默不吭声,并未表明身份来意。

    尴尬的寂静中,谁也不肯先开口,似乎在比谁的耐性好。

    凤霄不着急,崔不去更不着急,微微焦虑的只有裴惊蛰一人。

    他知道自己修养不够,不肯给凤霄丢脸,默默深吸了口气,努力捺下心头躁动。

    又是黄衣女子当先打破安静:“奴家第一个出现,也不想与解剑府为敌,我一个弱女子,在这冷风里吹了大半夜,还请凤郎君可怜可怜我,借我看一看,我也好回去有个交代。”

    她盈盈浅笑,本因长相平平而令人毫无印象的脸,却因声音动听,让在场之人不由往她那里看了一眼。

    崔不去不着痕迹扫了一圈,发现在场之中,只有两个人没看黄衣女子,一是那个戴着幂离,男女莫辨的白衣人,还有一个,则是那突厥人。

    突厥人的注意力,自始至终,都在凤霄身上。

    只有心无旁骛的高手,才不会被任何外部因素所干扰。

    至于半身隐没在阴影中的黑衣人……

    对方侧着身体,远远站着,左手虚握着右手手腕,不时抚一两下。

    崔不去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凤霄并未去观察其他人,他的眼睛一直都看着黄衣女子,好像这院中的来客,只有她一个。

    看见对方笑,他也跟着笑:“冲着你这样有礼,我也该将玉石先借给你瞧瞧,不过我连你芳名住址都不知道,万一你拿了就跑,我以后要去哪里寻你?”

    黄衣女子福身道:“奴奴冰弦。”

    凤霄挑眉:“姓冰?这姓氏倒是少见。”

    冰弦:“姓氏名字,不过加诸在外的称呼罢了,譬如凤郎君您,便是不叫这个名字,也一样风华绝代,无人可比。不是吗?”

    凤霄哈哈一笑:“比起那几个无礼之人,还是你说话最得我心!你这样善解人意,不如来我解剑府,我保管怜香惜玉,绝不让你大半夜还坐在屋顶上吃冷风!”

    冰弦莞尔,正想说点什么,就见凤霄忽然抄过裴惊蛰手中的玉胆,朝她抛过来。

    “既然看你最顺眼,玉就先借给你看了!”

    冰弦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凤霄说扔就扔,当下想也不想,纤纤足尖一点,身体若轻鸿过空,扑向玉石!

    但她快,还有人比她更快。

    那头戴幂离的白衣人,还有眉间深痕的灰衣人,也都几乎同时将手抓向玉石。

    突厥人却看也不看玉石一眼,手中长刀蓦地出鞘,刀气澎湃若山崩海啸,霎时铺天盖地涌向凤霄。

    刀气之盛,连带站在他身后的崔不去,也只觉飓风袭来,身体便不由自主往后疾退,眼看就要重重撞上墙壁,衣襟被人猛地一扯,他眼睛一花,发现已被凤霄抱在怀里。

    但突厥人身形已至,刀气从头顶席卷而来,崔不去感觉自己发髻一松,头发随即披散下来。

    如凤霄这般境界的高手,一定知道刚才突厥人那一刀先发制人,至少也会打掉他束发的玉笄,为了自己发型不乱,便临时拉来崔不去挡一挡。

    崔不去不用揽镜,也知道自己现在披头散发形同疯子,他一股恶气涌上心头,当即大骂:“姓凤的你他娘的混账王八卵子!”

    下一刻,他就发现突厥人间接帮他报仇了,因为凤霄已经与对方激战起来,无暇分身顾及与崔不去斗嘴。

    而那块玉石刚刚被灰衣人碰到,他还未来得及高兴自己比旁人快一步时,就发现玉石在他手中忽然四分五裂,化为齑粉消散在空中。

    抢玉石的三人都彻底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