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 > 第 18 章
    这样流光溢彩的宝物,一件已是难得,又上哪里去找第二件?

    崔不去伸出手,覆于玉石之上,丝丝凉意从掌心传来。

    在场三人都没见过真正的天池玉胆,自然也无从鉴定。

    凤霄:“琳琅阁那边怎么说?”

    裴惊蛰道:“我已问过琳琅阁的人,他们说这次拍卖的宝物,全都是大掌柜温凉一手操办,我又去审问温凉,他说这件东西,是昨日一名灰衣老仆送来的,装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木盒中,自称传家之宝,因家道中落,奉主人之命前来典当,而且指明的是死当,本来这种来历不明之物,琳琅阁是不肯收,因为有可能是哪户人家被仆从偷盗出来的贼赃,容易坏了琳琅阁的名声,但因为正好赶上一年一度的拍卖,温凉思忖再三,觉得即便是贼赃,拿出来拍卖,若正好此物主人在场识之,也方便物归原主,所以拍板作主,将这块玉石拿出来。”

    崔不去:“如果不拿出来拍卖,此物会作何处置?”

    裴惊蛰:“按照琳琅阁的规矩,会先放置一年,若没有主人寻来,便也会作拍卖处理,现在只是提前了一年。”

    崔不去:“于阗那边是否还会派人过来?”

    裴惊蛰看了看凤霄,见他点头,便对崔不去道:“有,于阗王新派的使者业已上路,我们派人在且末接应,但也要三五日之后才能抵达六工城。”

    也就是说这三五日之内,没有人能够证明他们眼前这块玉石,就是真正的天池玉胆。

    崔不去摩挲玉石,缓缓道:“今日你拍下这玉石的时候,起码有十个人盯着你看了许久,其中三个面露不满之意,两个眼中有杀机。”

    这都注意到了?裴惊蛰有点惊奇,忍不住问:“都有谁?”

    崔不去还真就说出来了:“皱眉不满的三人,分别是金环帮少帮主冷都;于阗富商周佩;安陆张家的张映水;面露杀机的二人,一个是身穿黑衣的突厥人,另一个年纪二十五六,一身灰衣,头戴笠帽,面目寻常,这两个人,我从未见过,也没看过他们出手,暂时无法判定身份。”

    “突厥人?”裴惊蛰一下子敏感起来。

    凤霄却露出有趣的神色:“不管这天池玉胆是真是假,我一得手,肯定会有不少人找上门来。”

    崔不去:“不错。”

    裴惊蛰一惊:“难道他们敢与解剑府作对?”

    崔不去讥讽一笑:“解剑府倚仗天子权威,令朝廷各部给三分面子,在江湖上又有何地位?这玉胆若真有伐筋吸髓,令人起死回生之效,又怎会不值得他们来抢?”

    裴惊蛰张了张嘴,有心反驳,却一时想不出半句话来。

    凤霄忽然轻笑。

    “天寒露重,在外面听了那么久,怎么不干脆进来喝杯热茶?”

    外面有人?

    裴惊蛰竖起耳朵,他身手也不错,可从刚才到现在,愣是没发现外面有动静。

    然而下一刻,一个轻轻浅浅,宛若春水的女声响起。

    “奴家就怕屋里人太多太挤,坐不下了。”

    果真有人!

    裴惊蛰腾地起身。

    凤霄随手拿起桌上装玉胆的盒子往房门的方向掷去。

    他当然不是为了把房门打穿一个洞,拿盒子去丢外面的人,但见盒子在撞上房门的那一刻立时往反方向弹开,房门也因此受力自动打开,其中巧劲力道,非武功高手无法做到。

    风顺着洞开的房门刮进来,一并进入三人视线的还有一名黄衣女子,对方坐在他们正对面屋子的屋檐上,双脚在半空悠悠晃荡,很是悠闲自在。

    她面目寻常,毫无令人惊艳之处,与在场的凤霄一比,更如云泥之别,但只要一开口,就不会令人错认。

    “深夜叨扰,奴家也很是过意不去,如果凤郎君愿意将玉石借我一看,我看完就走,绝不停留。”

    裴惊蛰跟在凤霄身后步出房门,立刻就发现在外面的不止一个黄衣女子,左、右房顶,右边树下分别还站着三个人。

    一个戴着白色幂离,一身白衣,从头白到脚,连男女都看不出来的神秘人。

    一个身形高大,发色微黄,一看就是异域之人的男人。

    以及一个面容冷峻,薄唇紧抿,眉间一道深痕,腰间挎着长剑的男人。

    这么多高手站在外面,自己却一直没有察觉,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如果一旦有了冲突,他根本帮不上凤霄的忙。

    裴惊蛰浑身汗毛一下子炸起。

    黄衣女子似乎看出他的紧张,轻笑道:“小郎君不用害怕,奴家孤身前来,与他们可不是一伙的。”

    崔不去低声咳嗽,也慢慢走到外面。

    对比屋外几人衣裳单薄如同置身盛夏的情景,崔不去将氅衣紧紧裹在身上,脸色几近与雪色同白,一看就是久病之躯,没几天好活的样子,更勿论脚步虚浮,没有半点武功。

    所有人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一圈,就不以为意地转开,再没放在心上。

    凤霄负手而立,闲庭信步,却全无半分紧张,反而像是对今晚期待已久,目光闪闪,兴致盎然。

    “还有两位,不如都出来了。”

    在场众人谁也不说话,像是在等他口中的那两个人出现。

    如此静默凝滞的氛围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道身影自角落阴影中缓缓步出,从身形判断,应该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但对方一半身体依旧隐没在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仿佛那里才是她的归处。

    裴惊蛰沉声道:“还有谁,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

    黄衣女子为他解惑:“那人已经走了,若我没有猜错,应该是云海十三楼的杀手。”

    听见云海十三楼的名头,凤霄与崔不去,都不约而同,神色微微一动。

    云海十三楼是江湖上新崛起的隐秘门派,以雇佣杀人为主业,这世上总有些人的存在,妨碍到了另外一些人,但对方又不方便亲自下手,又或者没有能力自己动手,故而云海十三楼应运而生。

    据说云海十三楼的生意很不错,但他们的胆子也因此越来越大,竟连朝廷官员都敢下手。上个月,刑部一位官员暴毙,解剑府暗中调查,发现对方死因蹊跷,或与谋杀有关,云海十三楼随之出现在解剑府二府主的桌案卷宗上。

    杀手干的毕竟是不见光的勾当,对方见凤霄是个硬茬子,今晚又有如此多高手在,自己恐怕占不了便宜,便提前走了,也在常理之中。

    只不过走了一个,还有五个。

    崔不去不着痕迹环顾一周,低低咳嗽了两声,掩下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不知今晚这场群英会,夹竹桃精要如何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