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 > 第 16 章
    崔不去说罢,便捂嘴咳嗽起来。

    咳嗽一声接一声,越发厉害,他不得不弯下腰,后背咳得微微震颤起来,如同在风中苦苦坚持的霜竹。

    紫霞观在六工城这两个月名声鹊起,固然今日在场的并非个个都是本地人,但也有认识崔不去的,当下就大声道:“崔观主,你这是怎么了,可需要帮忙?”

    “光天化日之下竟还有这等肮脏不堪的龌龊事,崔观主,你快快下楼来,我们这就去报官!”也有人应和道。

    崔不去咳嗽几声,苦笑道:“这位是解剑府的凤郎君,奉命前来调查于阗使者一案,他非说我与案子有关,将我强扣下来,你们便是去找县令,也是无用的,多谢你们的好意,我方才只是……实在忍无可忍罢了!”

    他刚才咳得厉害,双目涌上生理性泪水,但没有人关心原因,所有人只看见崔不去面色虚弱,泪盈于睫的可怜模样。

    就连对凤霄抱有好感的林雍见状,也忍不住怀疑起来:难道凤霄表面上眼光高,实际癖好与众不同,不单男女通吃,竟还专挑奄奄一息的病鬼下手?

    这样一想,那凤霄对自己视而不见,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林雍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否也在凤霄面前装上一回西子捧心,但随后崔不去道出凤霄来历,却让他微微一震。林家与宫内搭上线,林雍的消息远较一般江湖人灵通,解剑府三个字意味着什么,自然也有所耳闻。自己先前不知凤霄身份,竟还对他怀有非分之想,此时回想起来,难免有些不自量力的滑稽感。

    琳琅阁拍卖被迫中断,饶是中年人机变无双,一时也有些愣住,不知如何反应,直到凤霄哈哈一笑。

    “都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却偏要两全其美,令妹玉雪可爱,你又如此聪明,将你们都收了又如何?以解剑府在天子面前的地位,区区小事,还不值得扯上王法!阿崔,你那妹子已经被我调|教好了,现在就剩你了。你若肯跟我,保管从今往后,让你吃香喝辣,绝不委屈!”

    他对崔不去露出邪笑,仿佛崔不去真有那么个妹子,已经被凤霄纳入房中,收为禁脔。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不就是破罐子破摔吗,谁又怕谁?崔不去冷笑一声:“可你这是正经喜欢人吗?我妹妹与我说,她和你在一起时,你总有些不可告人的嗜好,非但喜欢脱光了让她用鞭子抽你,还要抽得越疼越好,若是她抽得不够疼,你便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些事情,只怕你都不敢让外人知道吧!”

    满堂哗然。

    裴惊蛰:……

    他已经完全麻木了,面无表情看着这两个人互相诋毁,将对方的名声往死里糟蹋。

    林雍更是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

    他心道,没曾想凤霄仪表堂堂,私底下竟有那样的嗜好,反观自己,虽说断袖之癖不足为外人道,但起码在其它方面还是正常的……

    凤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反应已经够快,对自己也够狠,没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凭空居然冒出一个崔不去,比他还要狠。

    二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凤霄决定暂时休战,料理正事。

    他掸掸袖子,对中年人道:“此乃凤某私事,不劳各位关注,若有疑虑,可自行前往解剑府。今日拍卖还未结束,总不能如此草草了事吧?”

    中年人如梦初醒,忙道:“是,这块美玉花落谁家还未可知,请各位贵客入座!”

    崔不去重新坐下,神情悠然平静,他现在落入凤霄手中,虽然是意外,但也是他布下的一个局,自己既然也是局里的棋子,就不可能提前脱身,但能恶心一下凤霄也好。

    众人被方才的插曲干扰,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玉胆后续没有人再加价,自然而然就落入凤霄手中,在那之后还有几件珍宝面世,同样被人争相竞价,凤霄却没有再参与,只等拍卖结束,带着裴惊蛰与崔不去,就离开了琳琅阁,回到秋山别院。

    “崔观主这张嘴真是厉害,三言两语就坏了我们郎君的名声!”裴惊蛰回想刚才席上一幕,犹有些忿忿,他口舌不如凤霄灵便,当时那种场合,自然也想不出更厉害的话来反驳,若是当众对崔不去出手,反而更加落实了崔不去的话。

    “我身上还有你们下的奈何香,说两句话出出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方才没有当众吐血以示所言非虚,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

    崔不去面色平淡,没了刚才故意作出来的疾言厉色,收敛了一切气势的他坐在那里,平静如远山淡云。

    裴惊蛰大为不快:“那你倒是吐一口血给我看看!”

    话音方落,只见崔不去张口一咳,唇边鲜红流淌,衣服上立时多了斑斑痕迹。

    裴惊蛰:?!!

    他吓了一大跳,当即就一蹦三尺高,还差点冲上去看看崔不去有无大碍。

    凤霄轻飘飘的声音传来:“傻子,那是桑葚汁。”

    他定睛一看,那红色果然不是人血的暗红,而是红中带紫。

    裴惊蛰:……

    崔不去抬袖,淡定抹去唇边汁水,没有半点被揭穿的尴尬。

    “不小心呛了一下。”

    裴惊蛰眼角抽搐不已,他想起来了,之前琳琅阁内,侍女送来几样果饮,崔不去就要了桑葚汁,但刚才在席上喝的桑葚汁,对方能含在口中直到现在才吐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凤霄笑道:“去去啊,我现在是越看你越顺眼了,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解剑府吗,四府主虚席以待,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崔不去:“君子一言,你是君子吗?”

    凤霄:“好吧,就算我不是君子,小人一言,起码也能顶得上两匹马吧?还是说,你在左月局中的身份,其实远比我想象得还要高?”

    崔不去:“我已经说了,我从未听过左月局。”

    凤霄:“那我们就来说说这玉胆。”

    他让裴惊蛰将拍回来的玉胆放置在桌上。

    日光下,玉石流莹,光彩照人,他们几乎能从玉色辉映中窥见自己的倒影。

    “方才竞拍的,连我在内一共六人,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崔不去嗯了一声:“雁荡山庄,林雍。于阗富商,周佩。博陵崔氏,崔皓。高句丽人,高宁。安陆张家,张映水。”

    他似乎早就料到凤霄会有此一问,不必思考就一口气报出人名来历。

    凤霄:“那你觉得,其中谁最可疑?”

    裴惊蛰本以为崔不去会回答“我如何知道”之类的,谁料他这次却异常配合。

    “周佩,他父亲是突厥人,据说与沙钵略可汗座下第一高手佛耳,是堂兄弟。以及,那个高句丽武者,高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