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 > 第 15 章
    就在凤霄与崔不去正在琳琅阁等着天池玉胆出现时,六工城内的春香坊却迎来一位奇怪的客人。

    说奇怪,是因为对方剃着光头,手握佛珠,说他是和尚,明明穿着常服,说他不是和尚,又一脸古井无波,不像进来消遣娱乐,更像是进来给人传经布道的。

    坊主薛娘子迎来送往这么多年,也是头一回看见这么奇怪的客人,听说对方不顾门禁,非要闯进来,她只得随意拢了个发髻,打着呵欠,在护院的陪伴下走出去。

    两边一打照面,薛娘子愣了一下,火气生生压下去几分,改而换上一张笑脸。

    “这位郎君,我们春香坊白日里是不待客的,您若有意,不妨等酉时之后再来。”

    长孙菩提道:“听说芸芸小娘子一舞动半城,我特地过来看她。”

    薛娘子掩嘴一笑:“芸芸小娘子,只怕此刻还懒起画娥眉呢!”

    若春香坊的熟客在此,看见向来泼辣性急的薛娘子对个不懂规矩的人如此客气,只怕是要吓掉下巴,但对薛娘子而言,哪怕是她阅人无数,长孙菩提的英俊,也已足够她消了起床气,换上一副笑脸相迎。

    长孙菩提微微皱眉:“但我只是路过六工城,晚上就要走了,不能让我见她一面吗?”

    他拿出一个锦袋,递给薛娘子。

    薛娘子接过打开,登时愣了一下。

    袋子里头全是圆滚滚沉甸甸的南海金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长孙菩提英俊的脸加上这一袋金珠,别说要芸芸小娘子作陪了,就算是要薛娘子亲身上阵,她都不会有二话。

    “郎君快里边请,我这就去叫芸芸!”

    长孙菩提微微点头,目光不着痕迹地从前屋扫过,一道轻盈的身影一闪而过,很快又消失在视线之中。

    如果想要掩人耳目,当然是夜晚过来最好,那时候春香坊人来人往,衣香鬓影,最容易遮掩行踪。

    但夜晚同时也是对方最容易蛰伏潜藏的时候,乔仙与长孙商量之后,都认为白天过来,反其道而行,最容易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说不定还能引蛇出洞。

    春香坊楼阁重重,曲廊回绕,暗香隐隐,果真有深闺藏娇的感觉,长孙走在薛娘子后面,想到的却是这样的地形极易藏人,便是武功高手过来找人,只要对方屏息静默,借着周围花鸟鱼虫的动静遮掩,还真未必能找到。

    “这里便是芸芸的住处,你自个儿上去吧,她可能还未起床。”薛娘子笑道。

    这位芸芸小娘子虽然既卖艺也卖身,但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只不过长孙实在阔绰,出手就是一袋金珠,莫说一个芸芸了,就是十个芸芸都已足够。

    薛娘子说罢,转身就走了,长孙敲了两下,门很快被打开,一名少女看见他站在门口。

    长孙菩提道:“我来找芸芸。”

    少女微怒:“你这人好不懂规矩,娘子白日里不待客的,快快离开,否则我就叫人了。”

    长孙:“是薛娘子带我过来的。”

    少女愣了一下,怒色随即化为悲哀,但一闪即逝,她平静道:“那郎君请进吧,劳烦您在前厅稍坐,芸芸娘子还未起身,我这就去叫醒她。”

    长孙点头:“有劳了。”

    这里必然是花费了心思装点打扮的,长孙环顾四周,看见窗前摆了一盏腊梅,他正想着春日里哪来的梅花,上前一看,才知是绢花,只是捏得极好,上色均匀,深浅有致,以假乱真。

    “好看吗?”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婉转动听。

    “好看。”长孙菩提回过头,“这是你自己做的?”

    芸芸笑而不语,一头青丝仅仅是随意挽起,单衣之外穿了件外裳,松松垮垮,别有慵懒风情。

    “好看就好,何必管出处?郎君为何白日里闯进来,薛娘子竟也不阻拦?”

    长孙菩提言简意赅:“一袋金珠。”

    芸芸却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她自失一笑:“难怪薛娘子也肯为你破例。”

    说罢她主动握住长孙的手,依偎上来。

    甭管这位芸芸小娘子的舞姿多么倾国倾城,许多因此一掷千金的人,说到底还是为了她这个人,软玉温香固然别处也能轻易得到,但人人趋之若鹜的本质,必然是那份独占的虚荣感。

    芸芸也很明白这一点,并未像其他乐坊魁首那样拿腔作势。

    但长孙菩提却推开了她的手。

    “我想看你跳舞。”

    芸芸噗嗤一笑:“郎君莫不是害羞,想先赏舞乐?也成,不过这会儿没有乐伶伴曲,只能让我的侍女先进来弹琵琶了。”

    长孙菩提道:“我非是害羞,也没有故作清高,只是单纯想看你跳一支舞。”

    他面色平淡,连笑容也无,说出来的话却反倒更可信些。

    “这支金钗,你还记得吗?”长孙从袖中拿出一支钗子递给他。

    芸芸先是面露迷惑,而后神色慢慢有了变化,似回忆起什么。

    “你是不是,东边巷头那个……”

    长孙点点头:“八年前,一个少年流落街头,饥寒交迫,差点就死了,是你给了他一支金钗,让他去典当,度过难关。后来他得了钱,就把这支金钗赎回来,一直带在身边,今日特来交还,还你一段善始善终。”

    芸芸盯着金钗看了半晌,泪水渐渐漫上眼眶,最终滴落在长孙菩提的手心。

    “八年了,你已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却老了。”

    长孙道:“你若愿意,我可以为你赎身。”

    芸芸拭去眼泪,摇头笑道:“我喜欢这样的日子,万众瞩目,纸醉金迷,你不必为我操心,这支金钗,也留给你做个念想吧,你想看什么舞,我给你跳。”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芸芸小娘子对长孙菩提的态度,终于多了几分亲近,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疏远客气。

    长孙深深地看她一眼,将金钗重新放入袖中。

    “那就跳一曲醉东风吧。”

    ……

    琳琅阁内,几乎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安静的场面一时沸腾起来,不少人伸长了脖子望向侍女手中那块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的玉石。

    无须琳琅阁的人介绍,哪怕对玉石毫无研究的人,也能知道这是块宝贝。

    “天池玉胆,是这样的?”裴惊蛰忍不住出声。

    他们都推测过,天池玉胆很可能会出现在琳琅阁拍卖上,但谁都没有想过竟会以如此光明正大的方式,如果解剑府这时候出面将玉石拿走,对方费尽心思谋划的一切不就落空了吗?

    “这会不会是假的?”他随即又想到这个可能性。

    琳琅阁既然已经将这东西拿出来,现在再要让他们收回去,显然是来不及了,不管真假,都得先拿到手才能鉴别。

    “由于此物来历不明,琳琅阁不敢下定论,故而起拍价相比其它宝物稍低,暂定为五贯,有意益价的贵客还请自行加价。”

    中年人话音方落,就有人喊出六贯的价格,价格层层叠加,不一会儿就已经加到了五十贯,但场面依旧热火朝天,加价声此起彼伏,眼看一时片刻是不可能结束了,就连之前按兵不动的林雍,也加入了竞拍行列,直接喊出一百贯的价格,但随即又有人将价格抬上去。

    “郎君,那我们——”裴惊蛰忍不住问凤霄。

    这样一块宝玉,就算不是天池玉胆,应该也会引得无数人争相抢夺,更何况天池玉胆失窃的消息早已暗中传开来,不少消息灵通的人自然得了风声,才会使得这块宝玉远比之前所有物品都令人眼热。

    凤霄道:“再等等。”

    这一等,就等到了价格喊上三千两白银的时候,眼看加价的人依旧蠢蠢欲动,裴惊蛰在凤霄授意下,直接就喊出五千两白银,加上十颗南海金珠的价格。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许多人循声朝裴惊蛰他们这里望来。

    崔不去将大氅往下巴处拢了拢,身体微微侧坐,避开了许多不必要的视线。

    凤霄还故意凑过来:“又不是小娘子,为何如此害羞,连看都看不得了?”

    崔不去冷冷道:“你这么出风头,我怕跟你待在一起,晚上睡觉连脑袋没了都不知道。”

    凤霄哈哈一笑,伸手揽上他的腰,暧昧道:“那你可以与我同床共枕啊,我保你高枕无忧!”

    熟料崔不去忽然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了凤霄一个大耳刮子,其速度之快,就连凤霄这样的武功高手,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生生挨上半下,才往后避开。

    “你这厚颜无耻的登徒子,占了我妹妹就算了,竟然连我都不放过,贫道都躲到六工城来,都还躲不开你,难道这世上就没有王法了吗?!”

    众目睽睽之下,崔不去声色俱厉,凛然不可侵犯,一张脸更是气得发白,令人想到雪中劲竹,摧而不折。

    凤霄:……

    他没想到崔不去一路隐忍不发,却是在这里等着自己,万众瞩目之下,所有人看凤霄的眼神都变了。

    凤霄心想,这真是阴沟里翻船,头一回,玩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