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无双 > 第 4 章
    刺客对这场刺杀志在必得。

    在剑尖几乎触碰到对方眉心的瞬间,他就已经开始想象剑锋刺入对方颅骨的感觉了。

    这把剑能摧金断玉,颅骨再坚硬,也硬不过宝剑加上真气涤荡的无坚不摧。

    刺客原是不屑亲自出手,对付眼前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痨鬼,但上面下了死命令,如果这病痨鬼不死,死的就是他。

    如无意外,下一刻,此人眉间就会多一把入骨的剑,届时鲜血顺着伤口流淌下来,一条血线悬于鼻间,此人脸色苍白,想必常年多病,不过这样一来,尸体与鲜血相得映彰,会更加赏心悦目才是。

    刺客愉悦地想道,因为这样的场景,他委实见过太多,只因这姓崔的容貌不俗,才令他对接下来产生几分期待。

    但他的志在必得,却被一只手,全盘打乱了。

    刺客微微睁大眼,看着这只不知从何处伸出来的手。

    这是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甲修得整齐,骨相完好,皮肉均匀,换作平日,刺客大概要将这只手剁下来,用特殊方子保存新鲜,欣赏上个三五日再丢弃。

    但现在,他却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情,因为这只手已化为催命的阎罗,两指若拈花提笔,举重若轻,铮的一下,长剑微荡,原可切金碎玉的剑锋,便已断为两截!

    刺客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但他反应极快,常年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人,早已练就闻知危险的敏锐嗅觉,当下生生往后腾挪,避开了随之而来的一掌。

    但这只是刚开始,对方一身白衣翻腾,紧追不舍,单凭一双手,居然就与刺客手中断剑打了个不相上下,两人身影交错,快得几乎令人看不清招式,但周身真气激荡,许多人被刮倒在地,纷纷惊叫四散。

    原本被挤得水泄不通的庭院,几乎瞬间就跑光了人,剩下几个道童,也都躲在柱子后面,崔观主似乎吓傻了,依旧跌坐在蒲垫上一动不动。

    只一照面,刺客就知道,他绝对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过,刺客咬咬牙,下了一个决定。

    他将断剑朝对方掷去,用上了十成功力,起码能拖住对方几个呼吸的工夫,为自己争取时间。

    这点时间来不及让自己逃跑,所以刺客选择回身扑向铺垫上的人。

    他去势极快,几乎化为一道黑影,须臾即至。

    崔观主微微睁大眼,双手按住地上,似乎想起身,但撑了一下,身体因恐惧过甚,没能往旁边躲开,而这时刺客的掌风已经到了面前!

    “你这叛徒,今日定要你不得好死!”

    不知是受掌风一激,还是被这句疾言厉色的话吓住,崔观主的脸色又白了几分,还咳嗽出声。

    眼看他就要立毙当场,刺客的身形生生一顿,整个人静止不动,面部狰狞扭曲。

    刺客慢慢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口不知何时多出来的一截断剑,那沾血闪烁的反光仿佛无形嘲讽,令他死不瞑目。

    轻轻一脚撩起,刺客的尸体就被掀到旁边过道,但凤霄看着地上残留的血迹,最终还是往旁边绕开,来到惊魂未定的崔观主面前。

    “你就是崔不去?”

    他居高临下,背光而立,看着对方,眼神如同审视犯人。

    道童总算反应过来,撞撞跌跌跑出来。

    崔不去咳嗽几声,借着道童的搀扶起身站定,整整衣袍,与对方平视。

    “在下正是崔不去,多谢这位高人相救,敢问尊姓大名?”

    凤霄往前几步,上了台阶,脱离头顶日晕笼罩,俊美真容展露。

    崔不去云游四海,见过的人也许比他吃过的盐还要多,但凤霄依旧令他微微失神了一瞬。

    但对方目光锐利,几乎化为实质,在他身上烧出两个洞来,崔不去又不是死人,哪里会感觉不到。

    “敢问阁下,是否崔某说话有失礼之处?如是,还望海涵,救命大恩,崔某实在不胜感激。”

    凤霄:“他为何要杀你?”

    崔不去摇头:“我不认识他。”

    凤霄:“但他临死前,说你是叛徒。”

    崔不去道:“我的确与他素未谋面,也不知他为何要这么说,也许他认错人了。”

    凤霄微哂:“六工城不止紫霞观一个道观,也不止你一个道士,怎么他不认错别人,偏偏认错你?”

    崔不去的脸色也淡下来:“那阁下应该去问他才是,崔某又如何知道?”

    凤霄冷冷道:“死人是没法问的,只能问活人了,来人!”

    他一声既出,外头立时涌入七八个人,将院子围住。

    其中二人上前,一左一右就将崔不去和院中的道童都拿住。

    没有任何挣扎反抗,不费吹灰之力。

    崔不去怒道:“你们是什么人,这样不分缘由胡乱抓人,难道大隋就没有王法了吗!”

    “你说得不错,只要我觉得谁可疑,就可以抓谁。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

    凤霄上前一步,捏住崔不去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来。

    “我只说一遍,你最好记住了,我叫凤霄,来自解剑府。”

    ……

    隋帝杨坚登基后,置三师三公,设三省六部,制法定律,大赦天下。

    除此之外,他有感于中原与突厥、高句丽等国战火渐燃,为布谋涉密,故设解剑府,与六部并立,直接听命于皇帝一人。虽职责隐秘,少有人知,但解剑府权力极大,三位府主的地位亦等同六部尚书,情势危急时甚至有先斩后奏之权。

    解剑府内有解剑石,乃隋帝亲手所置,入府之人,无分官职高低,身份尊卑,甚至连皇子在内,亦不得佩剑入内,可见解剑府之特殊。

    此次于阗使者入贡中原,意义非凡,朝廷生怕有人从中作梗,特命解剑府精锐前来护送使者进京,凤霄这才亲自出马,却没想到还是来晚一步,于阗使者在六工城外就被杀了,与他一道失踪的,还有一个女人,以及一份礼单。

    劫杀者拿走礼单,想必也带走了礼单上的某样东西。

    于阗多美玉,珍宝多半也与玉有关,凤霄身在解剑府,熟知天下奇事,对于阗的镇国之宝,天池玉胆也有所耳闻,他猜测那一件失踪的珍宝,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池玉胆了。

    但这样一来,案子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凶手见财起意,筹划已久,可能真是突厥人干的,但也可能是借突厥人之手来混淆视线。

    派去于阗的人暂时还未有回音,凤霄就将目光放在了六工城,放在了在两个月间声名鹊起的崔观主身上。

    “请问,解剑府是江湖上什么门派?我无权无势,平日里也不和江湖人往来,又是什么时候得罪的你们?”

    崔不去被带回秋山别院,对方没有对他严刑拷打,也没有锁住他——当然也没必要锁,崔不去是完完全全不会武功的一个普通人。

    他与凤霄二人,面对面坐着,身前还摆着一壶热气腾腾的茶,这老友叙旧般的氛围,跟刚才的剑拔弩张截然不同,崔不去甚至有点恍惚,仿佛刚才的刺杀被救,质问抓人,都是一场梦境而已。

    凤霄懒懒道:“身为方丈洲琉璃宫的弟子,你会不知道解剑府是什么?”

    他从袖中摸出一枚小巧玲珑,两个指节大小的玉牌,抛到崔不去面前。

    “这是从你枕头下面搜到的,我想崔观主应该不会再装傻了吧?”

    方丈洲琉璃宫,这是一个孤立海外,遗世独立的门派,此中弟子不参与江湖恩怨,多以叙事记载武林传闻出名,据说也收留了不少无法在中原立足,流亡海外之士。最重要的是,琉璃宫弟子熟知天下大事,崔不去既然是琉璃宫的人,解剑府的存在再隐秘,他也不可能没有听过。

    崔不去叹道:“实不相瞒,我的确听过解剑府,但我一介布衣,向来不跟官府打交道,装装糊涂就能少点麻烦。而且,你误会了,我不是琉璃宫弟子,我有位长辈,乃是琉璃宫客卿,师从春秋纵横家,对我曾有数年的教导之恩。为了方便我前去探望,那位长辈才送了我这枚玉牌。”

    凤霄挑眉:“这么说,你是纵横家弟子?你一个道士,去学些口舌争辩之才,不觉得对不起你们祖师爷?”

    崔不去表情坦然:“那有什么法子?道士也要吃饭的,我若口舌不灵便一些,紫霞观哪有今日?”

    凤霄:“秦妙语是你什么人?”

    崔不去莫名其妙:“那是谁?”

    凤霄:“于阗使者被劫杀,他的爱妾秦氏妙语失踪,秦氏出嫁前是六工城人士,最爱到玉佛寺和紫霞观进香,你在两个月前突然来到紫霞观,一手将它扶持起来,以你的能耐,去任何一个大道观都没有问题,为什么偏偏选了紫霞观?”

    他咄咄逼人,身体随着话语往前倾,蓦地贴近崔不去,气息扑面而来,令崔不去微微皱眉,想要后退,却被人一把按住肩膀。

    “梅花冷香。”鼻尖凑近对方脖颈,凤霄低声道,“这香气跟尉迟金乌马车里的一样,你跟他小妾是什么关系,还是说,你男扮女装,劫杀了他?”

    崔不去气笑了:“我这个样子,就算扮成女人,怕也无人相信吧?还不如阁下穿女装来得明艳动人!至于你说的梅花香,今日的香客信众众多,我也不知与多少人面对面说过话,沾上点香气又有何奇怪的?”

    凤霄盯住他。

    虽然对方竭力撇清关系,故作无辜,凤霄暂时找不到任何证据,但崔不去反应太过镇定,这本身就是最大的疑点了。

    崔不去在来到紫霞观之前,做什么,来自哪里,为什么又会与方丈洲琉璃宫扯上关系,全都一团模糊,令人捉摸不透。

    “看来崔观主是执意不肯坦白了?”

    凤霄推开他,任凭对方猝不及防,往后一歪。

    他自己则起身拍手掸衣,像是生怕崔不去身上的尘埃脏了自己。

    “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间屋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