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同居!
    第四百八十八章 同居!

    办公室内。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当然,这份凝重只限于唐欢一人。

    反观宋秘书,却依旧十分平静地凝视着唐欢。

    她那抹了淡淡口红的唇角,微微泛起一抹弧度。

    虽然年纪大了。却依旧清澈的美眸中,也含有暖意。

    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莞尔问道:“你就这么怕宋姐被人杀了?”

    “当然怕!”唐欢忽然提高了音量。“谁敢伤宋姐半根汗毛。我灭了他全家!”

    “你这是犯法,是极端主义。”宋秘书的口吻微微变得严肃起来。“就算我被人杀害。自有法律制裁。轮不到你动私刑。”

    唐欢深吸一口冷气,仿佛脑海中浮现了宋姐被杀害的画面。一时间,他体内杀意磅礴,难以遏制道:“在来到白城之前,我本就是个双手沾满鲜血之人。未来,我也不介意为宋姐变成杀人狂魔。”

    宋秘书笑了笑。笑得既温暖,又温柔:“这么关心宋姐?”

    唐欢闻言,却是微微一愣。

    旋即,他重重点头道:“任何人都不能在我眼前伤害宋姐!”

    看起来很热血,很沸腾的一段对话。却弥漫出浓浓的情愫。

    这对男女,年龄相差极大。

    彼此之间的阻隔,也可谓是丛山峻岭。

    可他们谁都没有放弃。

    她为他放弃了更远大的前途。甚至随时面临被牵连的危机。

    而他为她,宁可与整个四九城的豪门贵族为敌。也绝不肯后退半步。

    他们从没有说过半句动人的情话。可彼此的心,却早早依偎在一起。任谁也难以分开。

    宋秘书轻轻一叹,柔声道:“执拗不过你。你想怎样就怎样吧。不过宋姐提前和你打招呼。就算你二十四小时跟着,也不能打扰宋姐工作。”

    唐欢点头:“我明白。”

    话锋一转,唐欢眯眼问道:“宋姐。你应该能猜到是谁要杀你。对吗?”

    宋秘书也没隐瞒,点头道:“龙祖的事儿,我算负责人之一。他能有今天,我也的确出了很大力。”

    “他要杀你。就是想遏制你继续为难他?”唐欢问道。

    “差不多。”宋秘书点头道。“不过龙祖太大胆了。竟敢公然买凶杀人。”

    “谁知道呢?”唐欢抿唇道。“只要他不说,杀手不出卖他。谁知道是他要杀害宋姐?”

    这就是杀手在这个时代诞生的最大土壤。

    在这个讲证据,讲法律的时代。只要杀手守口如瓶。只要雇主不脑残到自己说出去。谁都可以大胆地买凶杀人。而不怕曝光。

    社会真的那么光明么?

    不知道是哪位伟人说过。当你觉得这个世界足够光明磊落之时。在相同的世界里,足够黑暗堕落的事件,也在相继发生。

    唐欢决定在未来的一周内,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宋姐。就算是睡觉,唐欢也不可能让自己进入深度睡眠。

    他当过暗杀者。

    他对暗杀者的心理有足够的认知。

    他相信血魔不会在所有人都以为会出状况的环境之下动手。

    相反,当所有人都放松警惕,以为不会出事的时候。才是真正动手的时机。

    傅爷的死,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到了傅爷自家的医院,到了部下如云,完全密封的场合。

    唐欢就这么来去自如,成功将傅爷击毙在手术台上。

    谁能想到,那个穿着白衣大褂,拿着手术刀的男人。并不是医生,而是刽子手?

    唐欢向董清卿请了一周的假期。也通知了柳姐,他未来一周要出差。去很远的城市。

    此事,与唐欢有过露水情的董清卿自然要帮忙包庇。

    “是真有事还是去跟哪个美女幽会?还得去一周?”临走前,大老板还忍不住幽怨质问。

    唐欢却一脸严肃道:“事关生死,容不得半点马虎。”

    董清卿闻言,立刻收拾了玩笑之心。轻轻抓住唐欢的手臂:“那你也万事小心。盛天可不能没有你。”

    接近一年的光阴。

    唐欢对盛天的作用性已经毋庸置疑了。

    就连素来强势自立的董清卿,也对唐欢产生了依赖心理。

    依赖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智。薄弱一个人的坚定。

    但女人为男人做出这样的改变,岂非本就是一种幸福?

    董清卿依旧保持自己的坚强,却也无法失去唐欢的重要性了。

    唐欢打扮低调地进入宋姐在机关大院的房子。

    先是在宋姐房间的窗户处做了一些小机关。主要是防止血魔从窗外闯入。避开他的重点防线。

    眼看时间差不多到了晚七点。

    唐欢打开房门,宋姐刚好回家。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站在门口的宋姐莞尔一笑。拎着两袋食物进屋。

    回到家中的宋姐,褪去了秘书长的外壳。更像一个温婉的居家女人。

    她手艺并不精湛,却也能做上一桌晚餐。

    宋家从小娇生惯养虽然没养成她刁蛮任性的性格。可在生活技能上,也委实学习的不多。

    就连做饭,也是近几年才慢慢接触。从小到大吃机关食堂的宋姐,真的没有学做饭的必要。

    “连吃食堂都不行吗?”宋姐拎着食物走进厨房。“那你这段时间可要品尝一下宋姐的黑暗厨艺了。”

    “投毒也是杀人手法之一。”唐欢的神经颇为紧绷。却并不是因为血魔随时可能出现。

    而是,从今晚开始,他将于宋姐连续七天朝夕相处。同住一屋。

    这还没怎么样,唐欢就有点小忐忑了。

    “最关键是,宋姐能吃食堂。我天天吃——会被人骂吃软饭的。”唐欢用开玩笑的方式缓解尴尬。

    却没想到令双方陷入了更大的尴尬。

    宋秘书轻轻看了唐欢一眼,温润如玉的面庞上,却是掠过一抹笑容:“我也没想到,会跟一个和我外甥侄子差不多大的男人同处一屋。”

    虽然这一次的同处一屋,是情有可原。

    可未来,在那可以期许的将来。

    他们是否也会水到渠成的同处一屋呢?

    她是高高在上的政府官员,是政治豪门的指定继承人。

    未来,她的前途一片光明。

    而他,却仍在为前路挣扎。是否能功成名就,谁也不知道。

    “好歹是个男人。”唐欢笑了笑。“要是个女人,宋家还不得气疯了?”

    宋秘书愣了愣,随即抬起那纤细的手臂,虚空在唐欢脑门上敲了敲:“油嘴滑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