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和死有什么分别?
    第四百五十四章 和死有什么分别?

    唐欢早在多年前,便见识过绝世强者的威力。他很清楚,每一名绝世强者,都必定有专属于自己的绝学。就好比唐欢的杀人十三刀。就是他经历了上百场生死决战之后,总结出来的实战技巧。

    而时至今日,也无人可以逼出他全部十三刀。

    今晚,可以么?

    当陈正那雄浑如惊涛骇浪地攻势席卷而来之时。唐欢身形一闪,避开了陈正这骇人地一次攻击。

    只一瞬间,陈正的攻击落空之后,他没有丝毫地停滞。仿佛是预判到了唐欢的躲闪方位,再度攻击而至。

    他的经验太老道了。

    他更加清楚自己这致命的一击,唐欢绝不敢正面对抗。

    他实践了太多次,有太多强者,正是因为不敢正面承受这一击。这才命丧黄泉,成了他铁骨之下的亡灵。

    他本以为,唐欢年轻气盛,至少会尝试着硬接自己这一招。

    可惜啊——

    唐欢想挑战十大天王,想亲手打败这些成名多年的老一辈强者。作为成名已久的陈正,又何尝不想见识一下年轻强者的风采?

    他本以为,唐欢会给自己一个惊喜。哪怕最后输了,也输得堂堂正正,不留遗憾。

    可唐欢呢?

    他一开始就躲闪了。就很没志气地往后退缩。

    就这点胆魄,何以挑战十大强者?

    陈正的绝学名为九指连环。一环扣一环。第一环并非最强,却足够先声夺人。而接下来的第二环攻势,则是真正的致命一击!

    陈正以老道的经验预判了唐欢的躲闪方位。第二波攻势疯狂而至。这一次,唐欢已然将身体的极限发挥出来。再想躲避,难如登天!

    就好像有人在躲避暗器的时候往后弯腰。一次,就已经下腰到了极致。而第二次暗器再次袭击而来。还如何弯腰?

    弯不下去了!

    这就是陈正的绝学。

    除了攻势之狠辣刁钻之外,更掌控了人类的心理。

    真正的武道大师,哪个又不是深谙人性哲学?

    陈正便是如此。

    他既强大,对人性的拿捏,也极有火候。

    可是,唐欢真的如他所料,就那么的不堪一击,那么的没有胆魄么?

    当陈正的第二环攻势袭击而来之后,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轻敌!

    一个被誉为军部战神,一个猎龙者首领。他会如此的不堪一击么?

    陈正攻击而来之时。唐欢那平静冷漠的脸庞之上,却是掠过一抹嘲讽之色。薄唇微张:“你的绝学,就是拿捏人性吗?”

    铿!

    鱼肠从天而降,裹挟一道锋利地气息。强硬地挡住了陈正的这一次攻击。

    随即,他始终微微垂下的左手猛然上扬。

    嗡!

    明明是一只肉手,却散发出刀锋般的冷肃之意。

    刹那间,一道白光闪现。直取陈正咽喉!

    唐欢左手尚且还有一段距离,陈正便嗅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经验告诉他,唐欢的左手,很危险。绝对不能让其靠近!

    一时间,陈正双手一叠,以最高规模的待遇,来迎接唐欢的左手刀!

    铿!

    仿佛是刀锋,又仿佛就是唐欢的手掌切在了陈正的铁骨之上。竟是碰撞出激烈的火光。

    “唔——”

    两只手臂仿佛触电,陈正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了几步。双臂更是一阵发麻。

    他心中骇然,难以想象唐欢仅凭一只手,就震退了自己的双臂。

    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那只手,又到底有什么蹊跷?

    为什么自己什么也看不到,却锋利地仿佛尚方宝剑?

    “这是什么?”陈正咬牙问道。“你在变魔术吗?”

    是的。

    唐欢就像是在变魔术一般,以难以想象的手段,震慑住了陈正。

    只是一瞬间,陈正的心中,就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怒火。

    他绝世强者的威严被挑衅了。

    被一个他并不如何看得起的年轻人。

    他本以为,自己会以碾压的姿态完虐唐欢。可没想到,却被唐欢这突然施展出来的奇招,给击退了。

    说到底,陈正的愤怒,来自于对未知的恐惧。

    他不了解唐欢的这一招,他也在短时间内,想象不到自己的绝学有哪种方式可以克制唐欢。

    这,才是真正让陈正的心理防线出现决堤的原因。

    他迷茫了!

    绝世强者的迷茫!

    ……

    “姑姑,你说那个陈正,就是老一辈的十大天王之一吗?”

    别墅内,这对姑侄就这么坐在壁炉旁取暖。地面是雪白色的地毯,看起来庄重极了。也纯粹极了。

    映衬得淘淘那如陶瓷般的小脸蛋格外娇嫩。

    “嗯。”秦素提着酒壶,抿了一口。

    她眼神有些微醺。看起来并不平静。

    是的。

    她平静不起来。她也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对待某件事了。

    这一次,她亲手将唐欢推到了这个位置。她甚至布下了一个对唐欢来说,异常艰难地局。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是因为她和唐欢有仇。而是因为——她想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年轻人。

    而唐欢的身上,恰好有这份气质。

    没有任何道理。也不需要太多阴谋诡计。

    某一天,在某个人的生日宴上。秦素见到了唐欢,并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看到了大哥的影子。

    一样的猖狂,一样的无所畏惧。

    他们是同一类人吗?

    秦素暂时还不能下判断。

    至少,他如果只是无脑的猖狂和无所畏惧。那就不配和大哥比。

    但如果——他能过了今晚这道坎,秦素才会认可他。才会觉得他有资格去追寻大哥的路。

    “十大天王有多强?”淘淘又忍不住问道。“秦伯伯当年也是十大天王吗?”

    “是。”秦素微微点头,随即又忍不住摇头。“但秦伯伯不喜欢,也不屑和那群老家伙为伍。”

    “秦伯伯永远都是那么的一骑绝尘!”淘淘竖起大拇指。

    她没见过秦伯伯。对这个秦伯伯的所有了解,都出自秦素之口。

    但就连姑姑都如此敬重的秦伯伯,淘淘当然要五体投地。顺便拍一下马屁,维持自己乖巧懂事的姿势。

    “姑姑。”

    淘淘蜷缩在秦素的怀中,小声问道:“那你说唐欢能打败陈正吗?如果输了,他会死吗?”

    秦素闻言,目光忽然变得清冷:“一个人若是输了,和死有什么分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