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小意思!
    第三百九十八章 小意思!

    自古以来,豪门之争都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亲们人彼此伤害,却为那些冷眼旁观的有心者想尽一切办法利用。

    到头来,即便赢了。也不过是惨败罢了。真正得实惠的,仍然是那些外来者。

    唐欢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也没有一个现成的豪门为他提供争夺的场所。但这些年来,他还真是亲眼目睹了一些豪门恶斗。

    其下场之悲壮,无不令人惋惜。

    古代君王,就极为忌讳祸起萧墙。现如今的豪门大家,又何尝不是想尽办法规避?

    只可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多少豪门被内部消耗拖垮。又有多少豪门,被内斗拉扯得分崩离析,悲惨落幕?

    唐欢虽然见过不少,却没有亲身处理的经验。

    他知道此刻的董心怡必然极其难受、心痛。可他唯一能做的,不过是说几句腰不酸腿不痛的宽慰话语。

    权当聊胜于无吧。

    董心怡微微收敛了心神,稳住了激荡的情绪。苦涩道:“唐先生,让您见笑了。”

    唐欢摇摇头,鼓励道:“董小姐今晚的表现大大出乎我的预料。您的成长,也完全令人意想不到。”

    “成长?”董心怡自嘲道。“也许在母亲,在舅舅眼里。我今晚的表现,就是一个大逆不道的逆子吧?”

    “每个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这是人类的天性。也没人可以抗拒唾手可得的利益。哪怕这其中必将承担风险。”唐欢看起来很高深莫测的模样,侃侃而谈道。“董小姐掌握着在他们看来本不该属于您的庞大财富。他们嫉妒,他们眼红。他们想要占为己有。并且以为可以轻松从你手中夺走。可董小姐的应对以及姿态,都令他们大失所望,同样惊怒交加。”

    “董小姐。相比较外患。内忧才是真正需要董小姐全力以赴的难题。攘外必先安内啊。”唐欢说了一句某位大佬的话语。

    董心怡微微点头。

    今晚,她意识到了家族矛盾究竟严重到什么地步了。

    强迫自己嫁给白家?

    以此来胁迫自己,甚至架空自己?

    为了争夺掌控权,甚至不惜引狼入室,宁可与外来的野蛮人分蛋糕,也不肯将这父亲留下的基业,在自己手中步步为营?

    这是何其诛心?又是何等的冷血?

    董心怡自问接管大业以来,既没有亏待哥哥,也从没有惰于工作。每天仅仅只睡五六个小时,便是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工作量。

    她已经很努力去维持大局了。

    有任何难题,她都没有主动向家人求助。都是靠消磨自己的精力来解决。

    为什么家人不肯信任自己?

    还是在他们看来,相比较家族企业的辉煌,将现有的财富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更为重要?

    董心怡轻叹一声,低声说道:“唐先生,这条路比我想象中还要难走。”

    唐欢摇摇头,反问道:“虽然你我都没有经历过你父亲的时代。但我可以保证,令尊当年走的那条路,才是真正的满目荆棘。可你曾见他推过半步?”

    董心怡微微一愣。随即颇为振奋道:“唐先生说的没错。和父亲所面临的困境,我这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

    略一停顿,董心怡又是意味深长地说道:“更何况,我还有唐先生这样一位阅历丰富的老师教导。”

    唐欢忙摇头说道:“董小姐言重了。我就是一个娱乐圈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可没资格当你的老师。”

    “有没有资格,是凭本事,和知名度没有任何关系。”董心怡微微一笑。“更何况,唐先生能让堂堂大明星韩青禾言听计从。这足以证明您的实力了。”

    唐欢苦笑不迭,无奈道:“董小姐这番话若是让韩小姐听见。只怕我连饭碗都要保不住了。”

    “我一定替唐先生保密。”董心怡眨了眨眼睛。恢复了单纯模样。

    唐欢在纠结了一番之后,还是问出了董心怡紧急找自己过来的原因。

    按道理,于丽忽然提亲,董心怡是肯定不可能预先知晓的。

    也就是说,董心怡请自己过来,也并非为了此事。

    那又是为何呢?

    董心怡略微迟疑了一下,美丽清纯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古怪之色,缓缓说道:“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之前我给姐姐打电话,她忙于工作。我也不好打扰她——”

    唐欢心中微微一动。

    即便于丽等人与你关系很紧张,大老板董清卿也的确抽不出空来。可也犯不着找我吧?

    唐欢隐隐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可很快,董心怡的回答却是让他放松了不少。

    “唐先生是否还记得,我曾经说过在你身上能找到父亲的味道?”董心怡表情微妙道。

    唐欢苦笑一声道:“虽然我很不想承认我的年纪有那么大,但董小姐的确说过。”

    “这些年来,不管父亲有多忙,总会在我生日的当天放下手中的一切。送我礼物,陪我切生日蛋糕。”董心怡低声说道。“大哥忙于享乐。母亲也经常因为工作,而脱不开身。唯独父亲从来没有缺席过。哪怕因此错过了大生意,也在所不惜。”

    这其实是很可笑的。

    最有资格有理由缺席的董雄年年到场。反而那两个没那么有资格的母子,却并不关心董心怡的生日。

    今年,董雄不在了。

    家里人竟是谁也没想起来,今晚是董心怡的生日。

    “我陪董小姐过生日,切蛋糕。”

    唐欢心中颇有些凄凉。

    这就是豪门?

    看得到亲情,可更多的,是尔虞我诈,是为了利益不顾血脉的狰狞。

    吹了蜡烛,切了生日蛋糕。

    唐欢从兜里掏出一串手链送给董心怡:“不是什么贵重东西,还请董小姐不要嫌弃。”

    董心怡接过来一看,还真有些被唐欢的出手吓到了。

    “这串手链,可不是普通礼物啊。”董心怡复杂地看了唐欢一眼。“如果我没看走眼。这串手链市价在千万以上?”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欢哥淡泊一笑:“小意思。”

    心中却疼得险些滴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