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烧的慌!
    第三百六十九章 烧的慌!

    武道强者,是孤独的。

    包括欢哥在内。

    他曾以为虎爷是强者,又错误判断了很多人。

    不是欢哥没有眼力劲,而是真正的强者,并非靠肉眼就能分辨的。只有在真正出手的那一刻,才能准确判断。

    自从脱离了曾经的世界,唐欢还没有遇到过一个真正的强者。这让他感到沮丧,也分外的孤独。

    阎王似乎也有同样的心思。

    在渐渐判断出唐欢的综合实力之后,他很希望尽早与唐欢一较高下。

    唐欢和阎王都知道。当武道境界达到一定位置之后,再想往上提升。已经不是靠平日的训练就能做到的了。而是需要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通过焦灼且惊险的对抗,在恶战中寻求突破。

    日常的训练,只能保证不会逆水行舟。想要进步,难如登天。

    这就像大明星写歌一样,整天闭门造车,顶多也就是保持同一水平。想要提高,必须有外来的刺激。

    欢哥的新戏我爱大明星,就是这样的外因。

    酒吧的音乐放缓,唐欢与龙香二人,也拢共喝光了四瓶红酒。唐欢没少喝,龙香也喝了许多。

    她见识过阎王躲避子弹的能力。当场就被吓傻了。

    这哪里还是正常人可以拥有的能力?根本就是变态!是妖怪!

    所以她屈服了。

    “童书记那件事,真是令尊干的?”唐欢微微眯起眸子,眼神有些凝重。

    所有人都是如此猜测的。

    可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唐欢不愿轻下判断。

    不为别的,只因龙祖是龙香的父亲。

    “我也没有真凭实据。”龙香轻轻摇头,遂又苦笑一声。“可当我要去扛这件事的时候,他并没有反对。”

    这,还不能证明这件事,就是龙祖在幕后操作吗?

    “理由呢?”唐欢摇摇头,皱眉道。“我听很多人说,童书记就是令尊的背后靠山。”

    “绝对不止童书记一人。”龙香在此事上有绝对的发言权。“父亲在京城,也有靠山。”

    唐欢微微点头:“这么说来,他要暗杀童书记,并没有逻辑上的毛病?”

    “可以这么理解。”龙香抿唇说道。“事实上,童书记和他在早些年,准确一点说,在他入狱之前,的确有些交情。后来他入狱,双方似乎就谈崩了。这一次他这么做,也的确有报复的嫌疑。”

    傅爷与童书记,交情也是很深的。

    早些年的龙祖与童书记,同样有着密切的往来。

    这也就无愧童书记白城土皇帝之名了。是真正意义上的黑白两道通吃。谁都得给他面子。

    现如今,童书记风雨飘摇,被市长一派压得有些喘不过气。而积怨已久的龙祖实施这次暗杀,听起来的确合情合理。也有落井下石的嫌疑。

    可真是如此吗?

    唐欢不敢妄下定语。

    他始终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不是表面看的那么简单。

    “不管如何,这件事你绝对不能抗。”唐欢摇摇头,不去纠结那些暂时没有答案的难题。掷地有声道。“你敢去,我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他说得铿锵有力,半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龙香却是陷入了纠结之中:“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他不顾你的死活,你又何必眷念这份情谊?”唐欢抿唇说道。“我不在乎他是否派人暗杀我。但他如果连你都不放过——”

    “我也就没有任何顾虑了。”唐欢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算是唐欢就龙祖一事上,最后一次与龙香交谈。

    意图很明显,若是将来有一天,自己真的与龙祖短兵相见,不要怪我。若非逼不得已,我不会动手。

    而一旦动手——唐欢势必不留活口。

    龙香终究是江湖儿女,她分得清谁是谁非,也明白唐欢的处境。

    她不怪唐欢。相反,她更不愿意唐欢卷进去。

    这次斗争,真的太骇人听闻了。所牵扯的范围之广,人物之多。根本不是龙香或是唐欢所能想象的。

    酒过三巡。二人心思有些复杂地散了。

    临走前,龙香忽然挨着唐欢坐下,轻轻捉住了唐欢那布满老茧的手掌,柔声说道:“香姐闯进你的世界,本来想帮你,给你提供更多更好的选择。可现在看来,香姐非但没帮上你,反而害了你。”

    “胡说八道。”唐欢一本正经道。“这几年经常熬夜工作,我一度怀疑自己在那方面的能力出现了障碍。是香姐奉献自己,给了我答案。三十分钟,我很满意的结果。香姐呢?”

    龙香面庞微微泛红,咬唇瞪了唐欢一眼:“略长了些。磨得哇有些烧的慌。”

    “下次改进。”

    ……

    未来的日子,唐欢与龙香的接触多了。也随时等待着阎王送惊喜。

    和很多俗事相比,他更渴望与阎王一战。

    这是每一个强者都渴望的。

    唐欢虽说已经回归平凡生活,但在武道上的追求,从未停下脚步。

    工作是乏味的,年关将至,其他部门忙着善后做总结。唐欢却抱着茶杯在公司各部门串门,看热闹。闲的像个无业游民。

    就连大老板都发话了,让他少串门少得瑟,免得引起民愤。

    对此,欢哥耸肩表态:“谁让他们工作效率低?怪我咯?”

    这天下午,唐欢开完高层会议,本想约柳姐去柳家餐厅搓一顿。不料宋秘书一通电话打过来。竟是约他一同前往医院探望童书记。

    “宋姐,你没搞错吧?”唐欢当场就尴尬了。“我可是打过他儿子,还当面和他顶撞过。平时要是见着了,我都得绕道走。你居然让我去医院探望他?这不是猫哭耗子嘛——”

    “童书记点名要见你。”宋如玉抿唇说道。“而且,我也有些事儿要告诉你。过来再说。”

    宋如玉很忙,说罢便挂断了电话。随即朝办公桌背后的市长大人汇报道:“通知了,他会过来。”

    “嗯。”

    市长大人很威严的点点头,语速不疾不徐道:“我知道你和唐欢交情深。但有些高度保密的事儿。你最好不要提。说多了,容易走漏消息。”

    “是,市长。”

    宋如玉点头,心情一方面是放松了许多。另一方面,却愈发的愁云缭绕。

    官场之道,真是一条难行的天梯,永远没有尽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