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油腔滑调!
    第三百五十九章 油腔滑调!

    这算什么?

    挑衅么?

    唐欢深深看了童书记一眼,沉默了片刻之后问道:“童书记心中不是已经有了主意吗?”

    童书记闻言却是摇头说道:“人在官场,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

    略一停顿,童书记掷地有声道:“不是我想逼死你,我就一定能这么做。还得看大家怎么说,怎么表态。你说呢?”

    这番话,算是童书记表明了姿态。

    是的。

    童书记憎恶唐欢。不仅因为他殴打了童公子。还因为这段时间,唐欢一直不够安分守己。屡屡做些令人不痛快的事儿。

    他就像是一颗*,随时都会引爆,并将许多不能为外人道的事儿捅出去。

    这种人,留不得。

    必须越快解决越好。

    只是——正如童书记所言,他是这么想的。可不代表他能这么做。

    首先一点,童书记有宋秘书撑腰。而且特地关照过。否则,岂能如此顺利地安排进这安全屋?

    要知道,这一处安全屋的待遇可是最高的。以往都是关押一些犯罪官员,或是高度机密的人物。

    凭唐欢的身份,他岂有资格入住此处的安全屋?

    完全是宋秘书在背后操作。主要也是怕童书记一方的人在其他地方刁难唐欢。

    而除此之外,京城也有人打过招呼。让他在处理唐欢一事上,稍微克制一些。

    打人是不对,但该罚的罚,绝对不能太过分。

    怎么样才算过分?

    这是一个不太好拿捏的尺度。哪怕是围观多年的童书记,也不好轻易下结论。

    所以他来见唐欢。

    此人的大名,童书记听过不止一次。但见面,还是头一次。

    也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罢了。看起来有些城府,有些傲气。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竟能将白城和京城,都搅的风声鹤唳?

    看起来真没什么可靠性啊。

    唐欢,也实在不像有如此大手笔之人。

    “既然童书记如此纠结,要不直接放了我吧?”唐欢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反正您也不敢曝光太多东西,是不是?”

    “你在激我?”童书记微微抬眸,目光平静地凝视唐欢。

    若是搁在其他人身上,哪怕是萧唐这级别的厅级官员,被土皇帝童书记这么一瞪。只怕也会当场发毛。不寒而栗。

    可唐欢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虽说他现在身陷囹圄,可这并不意味他会忌惮童书记。

    相反,他就是要惹怒童书记。

    他越生气,越想针对自己。就越会自乱阵脚,曝出一些东西来。

    唐欢这个人,对童书记而言本就是横空跳出来的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也并不在他的计划之中。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

    现如今的童书记可是和市长大人一派暗暗掰手腕呢。岂能多生事端?

    但不修理唐欢一顿,又怎能咽下这口气?

    究竟是为了远大的前程憋住这口气呢。还是匹夫一怒,血溅一地?

    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从古至今都在推敲琢磨,但谁也给不出一个最佳答案。

    “对。”唐欢坐直了腰板,神情从容道。“我就是在激你。如何?”

    欢哥胆大妄为之极,令人心惊肉跳。

    土皇帝童书记那是连市长大人也绝不会轻易冒犯的老鲨鱼。暗地里,双方的确不对盘,扳倒童书记,也的确是市长大人的政治任务。可不到最后关头,市长大人不会轻易露出獠牙,与之对簿公堂。

    可眼下,唐欢却是肆无忌惮地叫板了。摆明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势。

    童书记的眼神渐现阴寒,沉默了片刻,他续上一支烟,不急不缓地说道:“我向你保证,只要我还在位置上一天。你在白城,就别想有任何发挥空间。我不管你背后有谁撑腰,但在这一亩三分地,我说了算。”

    “所以呢?”唐欢微微眯起眸子。“放完狠话,然后放我出去?”

    唐欢这肆无忌惮的模样,委实让童书记大动肝火。可他又能怎么样?

    宋秘书保他。

    京城同样有大佬保全他。

    真要动,也不是不行。可那会得罪太多人,也极不利于自己未来的计划。他不怕得罪那群人,至少以童书记的综合实力来说。哪怕与市委书记掰手腕,他也未必就会一败涂地。

    不动,是因为他不想将底牌过早的亮出来。而他的手段,也绝不会浪费在唐欢这个无名小辈身上。

    “你在这好好待着吧。”童书记缓缓站起身来。径直离开了安全屋。

    唐欢也没起身相送,只是颇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怂货。”

    ……

    一夜无话。

    一大早就有专门送来早餐。西餐和中餐都有。一看就不是安全屋的标准配备。肯定是宋姐打过招呼的。否则这和五星级酒店的早餐待遇有什么区别?

    喝了杯牛奶,吃了碗炒面。还沾着沙拉酱吃了两片面包一个煎蛋。吃饱喝足,唐欢叼着烟,在安全屋的走廊溜达。

    无聊是无聊了点,但他也知道用不了几天,自己就能离开了。

    差不多午餐时间,唐欢抱着餐盒直奔龙香房间。

    二人又是一阵腻歪,住的欢哥都乐不思蜀,不想出去了。

    免费提供吃喝住,还有香姐陪同。

    最关键的是,不用工作,不用伺候人——这日子,美滋滋。

    可好日子终有尽头啊。

    进安全屋的第三天傍晚,宋秘书亲自来接他。连带着还透露了龙香也将于明早离开安全屋。

    车厢内,宋姐驾车送唐欢回家。穿着很正经的套装,却透着一股诱人的知性美感。

    “该问的都问了。该给的压力也给了。没必要继续留着她。”宋如玉言简意赅道。“不过这次放她走,以后还是会随时请她回来问话。”

    说罢,宋如玉回头看了唐欢一眼:“你可别怪宋姐心思恶毒。”

    唐欢一愣。随即苦笑道:“宋姐这是说的什么话。您是为政府做事。我哪敢随意评价?”

    宋如玉闻言却是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看,你也说你是不敢随意评价。其实内心深处,还是不喜欢宋姐这么做。是不是?”

    唐欢哑然失笑,不敢接茬。

    “准备五万现金。这是你打人的罚款。”宋如玉抿唇道。“还有,以后不要再这么冲动。你浪费了宝贵资源,却并没有换来什么回报。”

    “童书记什么也没做?”唐欢遗憾地问道。

    “多少有点。”宋如玉轻轻摇头。“只是和你的付出相比,太少了。不值当。”

    “值当。”唐欢一本正经道。“为宋姐做任何事儿,哪怕没有任何回报,都是值当的。”

    宋如玉微微一笑,红唇微张道:“臭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