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参考一下?
    第三百五十八章 参考一下?

    漫长的对视之后,龙香情绪激荡地邀请唐欢进屋。眼神却颇为复杂。

    她不知道唐欢是如何进来这守卫森严的安全屋。但单凭她敢进来,就足以令龙香这些日子的付出有所回报了。

    要知道,她进安全屋足有一周时间。连父亲也不曾探望过。唯独唐欢,敢冒大不讳见自己。

    有这份心,足以。

    房间格局和唐欢那边无异。标准的一厅一室,有单独淋浴室和厨房。不过厨房只是摆设,既没有接通天然气,也不能生火。吃的,都是安全屋方面提供的。主要也是担心被关进来的人思想负担太大。想不开。

    “你来干什么?”龙香虽然感动,却并不赞同唐欢的行径。

    她现在是落难之人,被多方高度关注着。但凡和自己沾边,都有可能惹祸上身。

    虽说她一点儿也不怀疑唐欢的自身能力。但现在的他毕竟只是在一家娱乐公司工作。社会资源和人脉,远不足以承受这次大事件。

    龙祖更加不希望他牵扯进来。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想了你呗。”唐欢大喇喇拽着龙香的手,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桌上有一瓶红酒,已经喝了过半。应该是龙香睡不着,所以独饮。

    龙香听唐欢这般说,心中软软的。哪里还有地下大姐大的风范?

    “喝酒也不叫上我?”唐欢端起龙香那没喝完的红酒,抿了一口道。“味道还不错。”

    龙香坐在他身边,仍是不踏实:“你想搞什么?”

    “什么也不搞。”唐欢点上一支烟,一只手却很奔放地搂住了龙香纤细的腰肢。“我啊。也被人关进来了。这不在隔壁躺的无聊,过来串个门嘛。”

    关进来了?

    龙香不可思议地望了唐欢一眼。问其原因。唐欢一五一十地说了。倒是没将宋姐那层关系说出来。也没必要。

    龙香自己就够糟心了。哪有心思管白城官场的斗争?

    “胡闹。”龙祖震惊道。“你怎么敢打童书记的儿子?”

    “打都已经打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唐欢大喇喇笑道。“不过也好,本来想见一面还难如登天。现在嘛。倒是天天能过来串门了。”

    “就因为他调戏韩小姐。你就打他?”龙香明显不信。她了解唐欢,这个男人绝非如此粗暴,更不是不计后果的莽夫。

    这一点,从唐欢暗杀傅爷的手段就能判断出来。

    就连父亲,也给了他一个极高的评价:深谙人心。

    若没有必要的理由,他岂会如此冲动?

    “不说这些了。”唐欢很邪恶地捏了捏香姐那软嫩的腰肢,坏笑道。“咱们好不容凑一起,要不——”

    龙香闻言,娇躯有些滚烫。却是白了唐欢一眼:“这是什么地方?哪能胡来?”

    “有床有被,怎么不行?”唐欢一本正经道。“最重要的是,咱们你情我愿,狼狈为奸——”

    龙香听不下去了。摆手打断唐欢。

    搁在其他场合,龙香断然不会拒绝。可此时此刻,她既没有这番心思,更没有良好的环境。

    唐欢见怂恿不成,只得轻叹一声道:“那等咱们出去再约吧。”

    叹气归叹气,却无半点遗憾。

    他来,就是要搅和龙香低落的心情。乐观起来,打起精神来的龙香,才能让他安心。

    答应外面的西装青年十分钟,唐欢却足足在屋子里厮混了近一个钟头。期间欢哥没少占便宜。逗得香姐俏脸绯红,媚眼如丝。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小混蛋。

    这就是食髓知味啊。

    对待其他女人,欢哥很克制,可面对浑身上下无处没品尝过的香姐。欢哥真的很难把持。

    这女人,绝对是妖精。上下都是宝啊。 等咱以后当了大领导,就给她一百张免死金牌,决不能受此委屈——

    咚咚。

    房门被人敲响,打断了欢哥那正要伸进龙香领口的肮脏小手。满脸不耐烦道:“有事儿?”

    门外的西装青年压低声音道:“唐先生,领导来视察。请您立刻回去。”

    领导来视察?

    三更半夜的,哪个领导这么想不开?

    “快回去。”龙香妩媚一笑,被唐欢这么一折腾,她心境恢复,的确舒适了许多。“没准是咱们宋秘书来查岗了。我可不想被她挟私报复。”

    唐欢被这当头棒喝吓得不轻,忙灰头土脸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差不多十分钟之后,正打算宽衣就寝的欢哥被一阵沉闷的敲门声叫起来。

    拉开门一看。

    是个其貌不扬,个子也不高的老头儿。可一身的气场,却是连唐欢也能隐隐感受到。

    再看跟随在老头儿身后的那帮部下,更是战战兢兢,十分恭敬。

    来头不小啊?

    “你是?”唐欢还算客气地问道。

    “我姓童,在市委工作。”老头儿气定神闲的回答。随即看了唐欢一眼。“我能进去坐坐吗?”

    姓童?在市委工作?

    那不正是童书记么?

    好啊,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唐欢也不虚,转身让开身子,邀请道:“童书记请进。”

    唐欢这不卑不亢的姿态,倒也让童书记颇为意外。

    打了儿子,还敢在老子面前如此淡定。这小子心理素质还真够坚挺。

    他就不怕自己挟私报复,将他往死了整么?

    跟随童书记而来的部下全在门外守候。童书记进屋之后,唐欢也下意识地合上了房门。与之对立而坐。

    一时间,狭小的客厅内,气氛极其微妙。童书记就这般不动声色的打量唐欢。唐欢也是饶有兴致的端详这位位高权重的官场大亨。

    扎根数十载的白城土皇帝啊。

    原来就是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

    在唐欢的印象中,不论是谁,哪怕是宋秘书提及童书记,都会多少带着一份敬畏。可见此人在白城官场有多么深远的影响力。

    而此刻,他却十分平稳地坐在自己面前。纹丝不动。

    “喝茶?”

    良久之后,唐欢主动开腔。询问道。

    “我睡眠不好,夜里不喝茶。”童书记摇摇头,却是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漫不经心道。“在我来见你之前,很多人要我逼死你,也有很多人要我放了你。我很为难,不如你帮我参考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