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何苦来哉?
    第三百五十六章 何苦来哉?

    燕京。

    一座独栋别墅内。

    客厅的壁炉里烧着火炭。和许多富贵之家的地暖不同。这家人,在很多生活方式上,均不够现代化。

    可若是提及这家人,却是四九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甚至可以说,这家里,出了个建国以来的当世大枭雄。

    只不过十多年的风云变化,那位大枭雄病故,只留下几个女人苦苦支撑。而秦素,就是这秦家的家主。

    深冬时节,屋外大雪纷飞。年仅三十一岁的她,却身着素白长裙,半躺在太师椅上饮酒。

    手里拎着一壶烧刀子,细细品,慢慢咽。不知不觉,一壶酒便见底了。

    秦素大名,与宋如玉齐名。共列为京城四美。是个公认的了不起的奇女子。她创建西厢阁,打造了繁杂之极的情报网。就连许多京城官员有什么费解之处,都会前来西厢阁打听。

    而如此一个恐怖的情报驿站,却矗立于天子脚下,可见其手腕之通天。令人惊叹。

    喝过一壶烧刀子,秦素那绝美的脸庞上,渐渐有了些微醺。她很享受此刻的状态。惬意,闲散,不必为太多事儿操劳。就这般从容地躺着歇息,十分受用。

    可楼梯转角,那个吃着冰淇淋的小魔女淘淘,却是蹦蹦跳跳跑了过来。

    她趴在姑姑温暖的腿上,笑嘻嘻地说道:“姑姑,你说那家伙是不是比我还调皮捣蛋?连副部级领导的儿子都敢打。简直活腻了。”

    秦素慵懒地翻了下喷香的身子,轻轻拍了拍淘淘的小脑袋:“你知道副部级领导是个什么官儿么?”

    “当然知道咯。”淘淘一本正经道。“那可是从二品。在地方,也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小魔女从小跟在姑姑身边,虽说才七八岁的年龄。可其眼界之开阔,丝毫不弱于职场混迹多年的女强人。也许对很多事儿的理解不够深刻。但见世面之广,已远超绝大多数成年人。

    “那你说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姑姑气定神闲地问道。

    “皮痒呗。”淘淘嘟嘴道。“就跟姑姑平时教训我一样。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人家可比你强多了。”姑姑看了淘淘一眼。“他这一生,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立下了无比功勋。你除了糟蹋国家粮食。还干过什么正经事?”

    “不许姑姑这么说我。”淘淘板着小脸道。“我将来也会为国出力的。”

    “等你将来出了力,再去贬低别人吧。”秦素浅笑一声,拍了拍淘淘的脸蛋。“回屋睡觉。明早六点起床晨跑。”

    “哦。”淘淘有点小委屈。别人家七八岁的孩子,就说她那些同学。哪个不是八点半上课,八点才起床。唯独她六点就要起床,而且还得自己穿衣服。还得迎着风雪跑上半个钟头。吃过早餐,甚至还得自己搭车去上学。

    家里不穷啊。

    车库里百万级豪车起码十几辆。千万级的跑车,都有好几辆。姑姑不是有开车的爱好嘛。怎么就不派一辆送自己呢?

    后来,淘淘很淘气地发现了自己上下学,都有人暗中保护自己。她还为此嘲笑过姑姑。说她假模假式。

    对此,姑姑的回答却让淘淘有些毛骨悚然:“他们跟着你,只保证你活着到学校,活着回家。其他的,一概不管。”

    “万一我被人打了也不管?”淘淘很委屈。

    “你长的这么可爱,一般人不会舍得打你。真被人打了,只能说明一点。”姑姑眯眼说道。

    “说明说明?”淘淘天真的问道。

    “你欠揍。”

    淘淘临上楼前,看了眼姑姑手里的酒壶。砸吧嘴道:“姑姑,我什么时候能喝酒?”

    姑姑每晚都喝一壶。应该很好喝吧?

    “等你想喝的时候就能喝。”姑姑轻描淡写道。

    “我现在就想喝。”淘淘顶风作案。

    “真想喝?”姑姑眯眼扫视淘淘。

    “假想。我刚开了一瓶果汁还没喝完。”淘淘屁颠颠上楼洗澡去了。

    “记得刷牙。”

    秦素瞪了淘淘一眼。

    “哦。”

    淘淘一走。偌大的客厅便只剩秦素一人了。

    她在太师椅上躺了会,便缓缓站起身来。朝书房走去。

    书房内,一名身着旗袍的女子正在等她。

    只待秦素落座,那旗袍女子便详细地汇报道:“那几家都在运作了。想给白城施压,整死唐欢。”

    “嗯。”秦素点点头,问道。“这些日子,有人去西厢阁打听过他?”

    “不少。”旗袍女子点头。随即无奈道。“但他的身世背景,谁也查不出来。我们知道的东西,外面的人也都知道。”

    秦素笑了笑:“非得有大背景,才能干出大事儿来么?现在的人呐,太认死理。刻板的以为没背景就成不了事。狭隘。”

    旗袍女郎低声问道:“老板,您说他无端端打了童书记的儿子。是不是有什么背后的用意?”

    “他不是傻子,也不是疯子。没事怎么会打人?白城现在很僵,两边都按兵不动,不肯先出手。这家伙,应该是想帮宋如玉扇扇风。看能不能逼出童书记的破绽来。”秦素微微眯起眸子。

    粗中有细,胆大妄为。算是一头小老虎。

    “原来如此。”旗袍女子点头称是。“难怪总参那边也有消息放出去,要力保唐欢。我就纳闷了。白城的事儿,和总参有什么关系。估摸着,不仅是老庄出手了。连那位背景扎实的青龙,也暗中出力了。”

    秦素笑了笑:“看戏吧。我也想看看,这小子能玩出什么花样。”

    她心情不错,又开了一壶烧刀子,慢悠悠的品了一口,气定神闲道:“真想看看,他重回燕京时,会是怎样一副光景。这世道,太平太久了。没劲。”

    ……

    唐欢进的安全屋,和龙香是同一处。

    白城的官方指定安全屋有很多处。但他既然主动提出要住安全屋。官方肯定知道他作何打算。

    而最终去哪儿,也是官方来决定。

    这事儿上,宋秘书出力了。

    也隐隐猜到唐欢之所以殴打童公子的意图。心中有些感动,却更加担心他的处境。

    “傻子。”

    大院内,一身工作装的宋如玉置身冷风中,眼神幽幽地瞪了唐欢一眼:“何苦来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