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两百八十七章 心疼唐欢!
    第两百八十七章 心疼唐欢!

    所谓的慈善晚宴,尤其是官方举办的。那就不存在所谓的投标拍卖了。基本都是有人牵头,然后陆续跟风捐款。

    当然,捐款者都会有个花名册。这也算是一笔隐形的投资了。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政府方面什么都不出,直接就要大家掏钱,而且多多益善。就算人家嘴上不说,心里也不舒服吧?

    只要有个花名册,那就算是我捐多少钱,你们都会记在心里。这就给了众多捐款者较大的信心。

    陆续的,从小额的百万到大额的上千万。甚至有人以集团的名义捐了一个亿。

    而一旦有人开头,后面几个重要捐款者,全都是一亿起跳。董浩更疯狂,直接砸出两个亿。获得全场最高。不愧董家首富之名。

    捐款过程很惊心动魄,但没发生任何意外。甚至,大大超出了市长大人十个亿的预期。粗一统计,竟是高达十五亿八千万。掐头去零的话,接近十六亿了。

    宋秘书再度上台。

    这一次,她端着一杯香槟,面露笑容。除了感谢在座诸位的慷慨,也代替灾区人民向众人表达了感谢。她更是承诺,这笔钱会由市政府牵头,不走任何其他程序,直接送往灾区机构。

    也等同告诉大家,这笔善款不会被任何部门克扣。每一分钱,都会花在刀刃上。

    大家捐款是善举,自然不希望被平白无故地这儿克扣那儿克扣。听多了,肯定心里憋屈。觉得被某些有关部门当了冤大头。

    宋如玉一番话,令现场发出会心一笑。

    捐款结束,主桌的那帮官员四下敬酒,表示感谢。而作为献唱嘉宾的韩青禾,也十分隆重的上台表演。

    台下欢呼声大起,莫说是普通群众,就连这群各界名流,也有不少人是这位上档次的大明星粉丝。可谓是雅俗共赏,老少皆宜。

    唐欢在外面抽了两根烟,便一直在吃菜喝酒。虽说菜肴并不怎么好吃,但酒还是不错的。市价三百多的红酒。算是市政府下血本了。

    宋秘书作为政府代表,她每桌都敬。而且绝不含糊,都是小杯的白酒。助理劝她不用这么认真。意思一下就差不多了。可她却是莞尔一笑道:“人家几千万上亿的捐款,我要是这么一小杯酒都不肯喝。岂不是很不给面子?”

    真要三十桌喝下来,起码也是一斤半的量了。对一个女人而言,真不算少。

    很快,宋秘书来到了唐欢这桌。

    她先是敬众人,然后表达了感谢。最后,她下意识地来到唐欢跟前,眼神清亮道:“饭菜还合胃口吗?”

    “挺好。”唐欢挠挠头,有些臊得慌。“本来还想捐一点的。但动辄千万上亿。我也实在不好意思丢人现眼。只好作罢。”

    宋如玉莞尔一笑,抿唇道:“我相信你迟早会功成名就。”

    说罢,她竟是坐在了唐欢旁边。

    桌上那些人识趣,均是起身去找老友攀谈。心中对唐欢却是重新下了定论。此人不简单。能获得宋秘书如此厚待。

    唐欢苦笑一声,无奈道:“宋姐,你以公开身份坐在我身边,我压力很大啊。”

    “你害怕?”宋如玉眯眼说道。“还是——有人找你谈过什么?”

    唐欢闻言,微微一愣道:“宋姐,你想说什么?”

    “还想瞒着宋姐吗?”宋如玉缓缓说道。“事发当晚,你见过我母亲了?”

    唐欢哑然失笑,摇头说道:“是有这么回事儿。我可能喝的有点多,宋姐要是不提醒,都都要忘记了。”

    宋如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我甚至不用过脑子,就知道她和你谈过什么。”

    “为什么?”唐欢随口一问。也没什么深层含义。

    “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我了解她,就像她了解我一样。”宋如玉说罢,话锋又是一转。“或许,她并不了解我。只是想当然的以为她了解我。”

    唐欢被绕的有些头晕。斜眼看了宋姐一眼。她喝的有点多。虽然眼神很清澈,但那白皙的皮肤,却微微泛起红晕。很好看。却不敢多看。

    上次生日宴,是事出有因。

    虽然在场众人都不敢声张,也被梁家和宋家联手压了下来。但总有好事者会私下讨论。讨论的多了,消息难免会走漏。

    今晚这样的场合,唐欢必须保持足够的距离。哪怕是笑容,也有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意味。

    宋如玉能感受到,心中却有些伤感。

    曾经的她们,因为一些意见的不统一,而有些疏远。

    现在,却是来到了临界点。

    因为家族,因为身份。

    她是注定会一飞冲天的宋家独女。

    而他,只是个靠生命和鲜血,打拼出一点小小事迹的年轻人。既无背景,也没有所谓的大好前途。

    贾青说的没错。他实在配不上一切都很美好的宋姐。

    远离她,也许对所有人都是好事儿。

    宋如玉猜得到母亲会和唐欢聊什么。但她一直很好奇,唐欢究竟会怎样回应?

    是像所有普通人那样,被迫接受,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之心呢。还是——

    “你是怎么回答她的?”宋如玉终于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这个疑问如鲠在喉,她已经为此事连续两晚没睡好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得到怎样的答案才会满意,才能睡得好。

    她甚至有些紧张,不敢去追根问底。

    因为唐欢,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善良。有时候的他,残酷得近乎冷血。会让自己极其的不舒服,不自在。

    “宋姐你都不知道令堂和我谈过什么,就直接问我如何回答。好像有点用力过猛了吧?”唐欢无奈地笑了笑。

    “她让你离我远点。”宋如玉眯眼问道。“最起码有这句话。对吗?”

    唐欢微微一愣。然后点头:“有。”

    “那你如何回答的?”宋如玉追问道。眼神有些闪烁。双手紧紧扣在了一起。

    唐欢笑了笑,忽然一本正经道:“我回答她两个字。”

    “哪两个字?”宋如玉深深问道。

    “做梦。”唐欢咧嘴一笑。“然后阿姨气急败坏的骂了我一顿,让我好自为之。”

    宋如玉笑了。

    又有些心疼唐欢。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而已。而母亲,却是这世上最幸福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

    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唐欢?

    又怎么可能如此欺辱唐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