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一百三十章 大明星的改变!
    第一百三十章 大明星的改变!

    唐欢闻言不禁哑然失笑。

    还真是个实诚的大明星啊。也没谁规定一定要谈过恋爱才能创作爱情歌曲吧?

    笑了笑,唐欢也没深问。而是将话题不着痕迹地转移到了进组时间上。

    韩青禾的态度依旧硬朗,不论唐欢如何拐弯抹角。她都只有一个答案:删掉吻戏,我随时进组。

    潜台词是,不删,那就抱歉了。我只能违约。

    违约的代价,是盛天承担不起的。韩青禾却无所谓。要说违约金,哪怕韩青禾赔不起,自然有圈内大鳄为她买单。再者,她未必愿意欠某些大鳄这份人情。

    这几年在圈内,韩青禾虽然出了名的清高,不屑于赚外快。但以她的知名度和人气,几年下来估摸着没赚一个亿,也有七八千万。扣掉盛天需要支付的违约金。她也赔偿的起。

    从韩青禾身上,唐欢学到了一样东西。她对任何东西都不在乎,所以也就没了畏惧感。她不求人,也就没人可以和她谈条件。她说的,就是唯一答案。没人能反驳,更加不接受商量。

    苦笑一声,唐欢唉声叹气道:“韩小姐,你这可真是让我为难啊。虽然一个月时间还很长。但我也没办法说服盛天删掉吻戏啊。当然——这也不是盛天可以决定的。”

    “董清卿在签这份合约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今天。”韩青禾也没生气,只是用很平和的口吻道。“早在签约之前,我就告诉过她。不要为我做任何决定。尤其是这类决定。”

    “大老板也只是为了让大家多赚钱。出发点还是好的。”唐欢无奈道。

    “所以我就成了她赚钱的牺牲品?”韩青禾反问。

    连牺牲品都用上了。可见韩青禾对吻戏有多么的抗拒。简直和把她推下火坑是一个量级的。

    见谈话陷入僵局,唐欢也不敢深究。怕说多了惹大明星不高兴。不禁换了个话题,十分好奇道:“韩小姐,你刚才说没谈过恋爱?”

    “嗯。”韩青禾也不想与唐欢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虽然恋爱这个话题她也不想讨论。但终归是比删掉吻戏轻松一些。

    “以韩小姐的美貌和才华。这些年不可能不被人追求啊。”唐欢故作夸张。“是不是一直没有出现让韩小姐满意的男人?”

    诸如莫林、林霄——如果韩青禾身边出现的男人一直都是这样的水准。那活该她孤独终老。真的配不上大明星啊。

    “我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韩青禾避重就轻道。“没心思想这些。”

    大明星平日里从不与外人讨论个人问题。也就是唐欢在她这儿还有点分量。又不止一次帮她忙,为她解围。否则,在唐欢提出这些冒犯的问题时,她就会直接走人了。

    她一直都不随和,还很骄傲。像一只高高在上的孔雀,任凭谁低声下气,也无法动摇她所有决定。她活的足够自我,也很纯粹。你可以说她不近人情。但那些通情达理之人,又何尝不是生活所迫?

    有能力负天下人,谁愿意被天下人所负?

    晚餐吃的不热闹,却很饱。私房菜的味道很符合唐欢,她决定改天带柳姐也过来尝尝。

    结束了晚餐,韩青禾准备回家。但她开车的水平非常一般。来的时候,就差点吓破了欢哥的熊心豹子胆。很惊悚。

    “要不——我来开车?”唐欢试探性地问道。

    都说女人是马路杀手,虽然言过其实。但对于个别女性来说,这绝对是一句关乎于生命安全的忠告。

    “也好。”韩青禾没有争辩什么。她的确车技一般。哪怕开再好的车,也难以保证绝对的安全。倒不如老司机唐欢代劳。起码双方都不用提心吊胆。

    韩青禾住的是一个单身公寓。也不大,两室一厅。将近八十平的样子。但在这片富人区,哪怕是这样一个八十平的小公寓,也需要花费近千万。可谓寸土寸金。

    韩青禾只是象征性地邀请了一下,欢哥就很随性地上楼了。

    不过上来之后,他就有点后悔了。

    因为韩青禾的家简单到极致。黑白色调,也没有多余的装饰。除了客厅角落的那一把钢琴还算显眼,并没有任何可供欢哥欣赏的地方。

    韩青禾在唐欢进屋之后,待客态度比起董清卿还要冷淡。丢给他一杯咖啡,便径直回卧室之外的工作间。由始至终也没有出来过。

    “唉——真是自讨苦吃。”

    欢哥打了招呼,便灰溜溜地离开了。

    整个过程欢哥很无趣,也很尴尬。工作间里的韩青禾,也没什么心情专注于工作。只是在考虑要不要出去陪唐欢喝一杯咖啡。

    出去了,没什么话可说。反而尴尬。不出去,又似乎不太礼貌。

    就这么在举棋不定中,唐欢终于还是闷闷不乐的离开了。也算是让韩青禾松了一口气。

    当一个从不在乎别人感受的女人忽然希望让自己变得礼貌一些。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一种改变了。

    只不过她不知道,欢哥更加不会知道。

    出了小区,唐欢也没急着打车回家。而是漫步在开阔的街道上。时间已经不早,马路上除了车流,并没有多少行人。可即便如此,敏锐力极高的唐欢还是发现了在某个阴暗角落。有一双漆黑的眸子正无时不刻地盯着自己。

    虽然看不见,也不曾回头。但他分辨的出来,那是一双充满恶意的眼睛。如同黑夜中的豺狼,择人而噬。

    “开始了么?”唐欢微微抿唇,眼里却有一抹戏虐之色闪过。

    他已经很久没活动一下筋骨了。既然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他不介意试试自己这段日子以来,有没有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