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六十七章 一打十!
    第六十七章 一打十!

    这是钱桂芳初次与唐欢打交道,对其的了解也十分浅薄。可柳茗竹是知道唐欢本事的。

    他连东皇娱乐的太子爷都敢打,还有什么是他畏惧的?

    只不过,这里终究是夜城。而非白城。或多或少的,柳茗竹担心唐欢也陷进去,惹下太大的麻烦。

    “不如我们还是报警吧?”柳茗竹低声说道,眼圈儿微红。家逢巨变,她再坚强也有点吃不消。

    尤其是父亲被绑架,如今生死未卜。甚至连背后是谁在搞鬼都不清楚。如何不忐忑,不揪心?

    唐欢轻声说道:“柳姐你放心,我会妥当处理。至于报警——”他轻轻摇头,耐心解释道。“对方既然敢搞事,肯定也不怕咱们报警。甚至,谁知道他们是否蛇鼠一窝呢?”

    擅闯民宅打砸绑票,什么地痞这么大胆子?显然是背后有人指使。而且来头不小。

    唐欢此次前来夜城,本就是担心此事发生。没想到,这陈子坤是一点耐心都没有。回家第二天就直接动手。看来白城一行,是真的触怒了这位小少爷,也令他失去理智。

    柳茗竹听完唐欢的解释,只是小声劝说道:“能把父亲接回来就算了。尽量不要惹事。”

    “我会妥善处理。”唐欢露出一抹宽慰的笑容,揉了揉柳茗竹有些发冷的手心。“你先送阿姨去医院。等接到了叔叔,我就去医院找你。”

    “嗯。”柳茗竹轻轻颔首,也只能听从唐欢的安排。

    这样的大事件,她没能力去处理。若非有唐欢在,她真不知如何是好。

    亲戚?

    那些所谓的亲戚真没一个靠得住。平日里吆五喝六,到了关键时刻,谁都不肯站出来。

    要知道,父亲可是他们的亲弟弟、亲哥哥啊!

    目送柳茗竹母女上了计程车,站在马路边的唐欢点了一支烟,眼中闪过一抹暴戾之色。

    在大伯家,面对那不太顺耳的抨击与嘲讽,他只能挤兑两句,始终要顾及所谓的亲属关系,所以施展不开。

    这一次——他面对的是陈子坤那地头蛇。一个轻易就使用不法手段进行打击报复的家伙。

    这才是唐欢擅长的领域。打嘴炮,只是唐欢的业余爱好而已!

    他拦了一辆计程车,直奔陈家。

    唐欢是没什么钱,但他要了解一个人,一个家庭。有至少一百种方式。而且获得的信息,比许多专业机构还要快,还要准。

    很快,唐欢出现在陈家别墅门口。

    和大伯家住的别墅区不同,陈家的别墅,是独立的,大门口甚至还有保镖巡逻。一看就是大家大户。

    “你是谁?”

    当唐欢靠近大门时,一个体格彪悍的保镖走上前来,拦住了唐欢的去路。

    “我找你们家小少爷。”唐欢并没有敷衍性的流露出笑容。脸色说不出的冷漠。

    “少爷今晚不见客,请回。”保镖的眼神也很冷厉。显然有着防备之心。

    “我一定要见他。”唐欢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

    “小子你是不是找抽?”那保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去推唐欢。却被唐欢轻易扣住了手腕,随后一扯。伴随咔嚓一声轻响。保镖手臂脱臼,痛得惨叫一声。蹲在地上站不起来。

    另一名保镖见状,飞速往别墅内逃窜。

    唐欢也紧随其后,跟着保镖畅通无阻地进了别墅。

    这回,唐欢没经过任何人的允许,直接来到了别墅大厅。

    大厅内灯火通明。几个西装笔挺的壮汉分列两侧。一对父子则正在沙发上闲聊。看起来气氛还算轻松。

    这对父子,正是陈子坤与其父。

    他们显然没料到唐欢这么快就找上门。不由得满脸警惕之心地站起身来,冷冷扫视唐欢:“你跑来做什么?”

    “我不来,你那点龌龊事儿不是白做了?”唐欢反问道。随手点了一支烟,格外随意地坐在了父子对面。

    仿佛这不是陈家,而是唐家。

    陈子坤冷笑道:“你小子还真有出息,都跑来见丈母娘了?”

    “不要跟我说这些废话。”唐欢微微摇头,目光平静道。“给你一个机会,把柳叔放了。我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哟。你还要给我机会啊?”陈子坤微微眯起眸子,满脸的阴狠毒辣。“在白城你牛叉。到了夜城,可就没你说话的份了!”

    唐欢皮笑肉不笑地看了陈子坤一眼,不疾不徐地说道:“好了。机会你没有把握。那么,就用我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吧。”

    说罢,他拿出手机,打通了一个号码。

    不到三分钟,四名精壮青年毫无阻碍地出现在陈家客厅。目光冰冷得仿佛机器人。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感,更是令陈家那几名西装笔挺的保镖心跳如雷。

    这几个人——怎么有那么强的气场?

    其中一个干了不少违法乱纪勾当的保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几个年轻人,手上绝对沾满了鲜血!

    “还请了帮手?”陈子坤冷笑道。“你信不信,我三分钟可以叫一百个兄弟把你打成废人?”

    “叫两百个废物也没用。”

    领头的青年斜睨了陈子坤一眼,又有些无奈的望向唐欢:“前辈,这么小的事儿,不用叫我们出手吧?传出去很丢人的…”

    “老庄一直嫌你们丢他的人。”唐欢淡淡道。“不差这一回。”

    那青年翻了个白眼:“回头我要喝死那老家伙!”

    说罢,他大手一挥,朝身边的兄弟说道:“找人!”

    那几个保镖想拦人,却被这几个青年当场打翻在地。出手之辛辣,不是断手断脚,就是当场晕厥过去。

    他们的手段,也充分证明了青年说的那句狂妄之言:叫来两百个废物也是白搭。

    这帮家伙,真是能一打十的恐怖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