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六十二章 你怀了?
    第六十二章 你怀了?

    柳茗竹生气道:“我妈刚才说那六十万是什么意思?”

    她是真的生气了。

    搁在别人身上,谁要敢当着她的面带父亲去打麻将。直接翻脸都有可能。

    也就是她无比信任唐欢,才没有阻止。甚至拿出两千块的私房钱,怕唐欢钱不够。

    可没想到——这一晚上,他们居然欠了六十万的巨款?

    柳茗竹差点气晕过去。刹那间惊出了满身的冷汗。

    一种绝望的情绪,从心底蔓延开来。脸色煞白一片,令人心碎。

    咔嚓。

    没等唐欢做任何回应,卧室突然被人推开。

    钱桂芳拽着不情不愿的柳钢走进卧室。直奔唐欢而去:“小唐,这钱是你昨晚打麻将赢的?”

    唐欢也有点懵。点点头,问道:“怎么了阿姨?”

    钱桂芳确定之后,立刻将手中的银行卡递交给唐欢:“小唐。这笔钱我们不能要。”

    “什么钱?”

    柳茗竹虽然还裹着被子,却已经坐了起来。一双妙目迷茫地望向唐欢,又落在了母亲手中的那张银行卡上。

    “你还不知道啊?”柳钢立刻言简意赅地说道。“昨晚小唐打通宵麻将,一口气赢了六十万!”

    柳茗竹闻言,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打麻将赢了六十万?那得打多大?

    柳茗竹第一个反应不是兴奋,反而埋怨的看了唐欢一眼:“我爸让你打这么大的?”

    “我自己要求的。”唐欢笑了笑,满脸轻松道。“有机会赢一笔钱也不错。”

    “输了呢?”柳茗竹坐在床上,却有点老佛爷的气势。

    “怎么会输?”柳钢跳出来为唐欢站台。“就小唐那技术,就算世界赌王过来,怕也压制不住他的发挥。”

    “你少说两句!”钱桂芳拉扯了一下柳钢的胳膊。然后把银行卡放在桌上,拽着柳钢离开了房间。

    二老一走,唐欢便嬉皮笑脸的坐在了床边,打趣道:“柳姐是担心我输了,欠一屁股债被人砍吗?”

    柳茗竹皱眉道:“你怎么这么没轻重?”

    “我有把握赢才打的。”唐欢笑了笑,遂又一脸认真道。“而且,你爸已经答应我了。一辈子不再碰麻将。”

    “啊?”柳茗竹闻言,不可思议道。“你赢了六十万,他只会越大越凶吧?”

    “你还是不了解我们男人啊。”唐欢点上一支烟,耐心解释了他的用意。但并没有透露他每个月回夜城打一场麻将的信息。

    末了,唐欢认真道:“男人心里憋屈,才会找东西麻痹自己。一旦生活有了希望,就可以重振雄风。我相信叔叔会重振旗鼓,干出一番事业。”

    “可这笔钱是你靠本事赢来的。他不能拿。”柳茗竹态度和钱桂芳一样坚决。

    她和唐欢什么关系?

    上下级?合租关系?

    哪怕多少有那么一丝微妙的关系。却无法接受那六十万巨款。

    “我愿意给。”唐欢突然板着脸说道。“柳姐,你还跟我客气起来了?”

    柳茗竹心中一暖,口吻也稍稍变得柔和起来:“你经济也不宽松。现在又没了工作,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我爸毕竟年纪大了。拿那么多钱出去创业,天知道他会赔进去多少?”

    “赔光了也无所谓。”唐欢咧嘴笑道。“谁让他是柳姐老爸?”

    柳茗竹一双美眸中渐渐泛起雾气。

    她很感动,也很欣慰。

    唐欢一通宵赢了六十万,却分文不取。反而劝服父亲戒掉麻将,去做对自己对家庭更有意义的事儿。

    他图个什么?不就是图个让自己安心吗?

    事实上,不论在白城还是夜城。以柳茗竹的姿色和气质,大把人愿意在她身上花六十万,甚至更多。

    但柳茗竹从来没给任何人机会。

    而唐欢的言行举止,却是击碎了柳茗竹内心的最后防线。望向唐欢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柔情起来。

    “小混蛋,干嘛对姐这么好?是不是图谋不轨?”柳茗竹嗔道。口吻中却满是温柔。哪有半点质疑的意思?

    唐欢搓搓手,满脸坏笑道:“柳姐,我有点累了。”

    “那就回房睡觉去。”柳茗竹瞪了唐欢一眼。

    “在这儿睡成不?”唐欢咧嘴笑道。摆明了要给柳茗竹出难题。

    柳茗竹斜睨了唐欢一眼:“想的美!”

    戳了一下唐欢的脑门,眉眼间满是风情。将其轰赶出去。

    昨晚母女俩等到凌晨三点才睡下。爷俩不到八点就回家。实际上都没睡好觉。可这笔巨款却是让钱桂芳魂不守舍,再无困意。柳茗竹也简单收拾了一下,便陪母亲在餐厅吃早餐。

    吃着热气腾腾的豆浆小笼包,钱桂芳患得患失的看了柳茗竹一眼:“钱还给小唐了吗?”

    柳茗竹轻笑一声:“妈,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贪财了?”

    “胡说八道。”钱桂芳颇难为情道。“人家辛苦赢来的钱,咱们怎么能拿?”

    略一停顿,她又忍不住深问了一句:“你和这小唐不是才认识三个月吗?这么急着带回来。已经确定关系了吗?”

    “什么确定关系啊?”柳茗竹白了母亲一眼。“他最近把工作辞了。而我也正好请假。本来想着出去散散心,他却偏要来咱们家拜访。”

    “跟妈还保密?”钱桂芳瞪了女儿一眼。“他都直接进你房间了,你俩能没点事儿?”

    女儿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在钱桂芳的记忆中,她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早就急得老两口上蹿下跳。在亲戚面前更是抬不起头来。

    只要女儿喜欢,对方也是个本分人。她一点儿也不介意女儿闪婚。最好一年内结婚生子,让自己抱上外孙。

    柳茗竹听着却大为冤枉。

    这唐欢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当着自己父母的面就闯了进来。要知道,在白城的合租屋里。唐欢可都没进过自己的卧室啊。

    可转念一想,柳茗竹旋即明白了唐欢的用意。心中亦是愈发感动。

    唐欢这么做,就是做给父母看的。而原因,也是为了让父母更理所当然的收下这笔巨款。可谓用心良苦。

    柳茗竹掏出银行卡,递给母亲道:“爸有和你说过这笔钱怎么用吗?”

    “他说用来创业的。”钱桂芳撇嘴道。“你爸那人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真让他拿了这笔钱,肯定连班都不上了,天天钻麻将馆。”

    在钱桂芳眼里,这笔钱可能非但不能让家庭环境好转,反而会越发危险。

    “老爸答应唐欢了。永远不再上麻将桌。”柳茗竹抿唇说道。

    “你们又不会留在夜城,谁管得住他?”钱桂芳说道。

    “所以钱放在您手上。他要是用来打麻将,您大可一分钱不给。”柳茗竹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唐欢也说了。只要父亲再上麻将桌,他随时把钱收回去。”

    钱桂芳听着频频点头,觉得这主意很好。

    可回过神来之后,钱桂芳突然抓住女儿的嫩手:“闺女,你该不会有了他的孩子吧?这小唐看起来也不像有钱人,怎么对咱们家这么大方?这么上心?”

    柳茗竹羞得俏脸通红,嗔道:“妈你胡说什么呢?我跟他什么都没发生过!”

    心中却仿佛抹了蜜糖。

    这小混蛋就是对我好,不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