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第四十三章 这话听着别扭!
    第四十三章 这话听着别扭!

    结束了这顿复杂的晚餐。唐欢本想蹭车回家。柳茗竹却直接让他开,她却躲在后车厢打电话。

    很显然,柳茗竹出来独立多年,依旧是个顾家的好女人。陈子坤突然从老家杀过来,她岂能不担心在老家的父母?

    通话时间不长,却让柳茗竹放宽了心。

    还好,陈家并没去找柳家麻烦。

    “看见柳姐出丑,是不是很高兴?”柳茗竹略微幽怨地白了唐欢一眼。

    这件事她本是默默承受。如今突然在唐欢面前摊开,她的自尊多少有些受创。也会怕唐欢因此而看不起自己。

    这,已经不是普通上下级关系会有的心态了。哪怕是普通朋友之间,也不会如此纠结。

    但唐欢终究是个男人,他的心思不可能细腻到这种程度。

    “高兴什么?”唐欢专心驾车,他的确没什么钱,但豪车却没少开。所以上手就很熟练,展现出来的车技甚至比柳茗竹这个车主还要高超的多。

    “说起来,如果真要找到高兴的地方。那就是柳姐你太厉害了。一百万的欠款都能还清。而且是无条件为家里还债。”唐欢单手驾车,竖起大拇指。

    “你家里有事儿,难道会不闻不问吗?”柳茗竹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哄人都哄的另辟蹊径。

    唐欢咧嘴一笑。没家人的他一时间无法理解柳茗竹的情感,故而说了这番不靠谱的话。耸肩道:“我就是特别敬佩柳姐。并且为我之前对你的误解而道歉。”

    “误解?”柳茗竹微微有些慌。

    唐欢误解自己什么?水性杨花?和陈子坤有复杂关系?

    她的手心微微渗出汗珠。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是啊。这几个月来,柳姐你除了基本生活开销。连化妆品都不舍得买——”唐欢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是个抠门的女人呢。”

    柳茗竹闻言,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啐道:“你就那么喜欢大手大脚的女人吗?真要说到抠门,某人成天去超时买廉价水果,岂不是比我更抠门?”

    唐欢立刻板着脸说道:“男人省吃俭用,那叫会过日子。女人就是用来疼的!该花就得花,不该花也要花!”

    柳茗竹笑的花枝招展,轻轻戳了唐欢额头一下:“就你那点薪水,还不够你自己花吧?”

    欢哥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一本正经道:“柳姐,你再这么不通人情,这天就没法聊了。”

    柳茗竹妩媚一笑,反问道:“那你先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儿吧?”

    “什么怎回事儿?”唐欢剑眉入鬓,丰神俊朗道。“我今儿力挽狂澜,获得了广泛的好评,还需要此刻再赘述吗?”

    “我是说,你怎么能一通电话,就把那些警方人员全部叫来?”柳茗竹纳闷极了。

    上次陷害陈处长,她就以为会出大事情。可没想到也是当晚就离开了派出所。最终还解决了模特大赛一事。

    从这两件事来判断,唐欢和警方关系匪浅啊。

    “欢欢,老实交代。你该不会是警方卧底吧?”柳茗竹发散思维道。

    卧底——

    这柳姐还真能瞎掰。不禁苦笑道:“我的亲姐,我真要是卧底,那也是去犯罪集团那卧底啊。跑盛天来卧什么底?你真以为咱们执法机关闲的蛋疼啊?”

    柳茗竹嗔道:“谁是你亲姐?别乱攀亲戚!”

    唐欢嘿嘿一笑,刚要点根烟。却知道柳茗竹对香烟不太感冒。索性往嘴里塞了两颗口香糖。一边咀嚼一边道:“柳姐,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在警队有人,而且是关系贼硬的那种。以后你甭管是作奸犯科还是杀人放火,只要我帮你打声招呼。那就跟过家家似的。保你无忧。”

    “呸。又不正经。”柳茗竹白了唐欢一眼,她想深究。但见唐欢似乎不愿多聊。索性也就尊重了唐欢的隐私。

    二人驱车回家,柳茗竹先去浴室洗澡。因为这房子是二居室,且没有独立浴室。欢哥只能在客厅无聊的看电视,等待柳茗竹出来再去洗澡。

    有不方便的地方,但也有实惠之处。不过这实惠不能细说,主要还是太猥琐了,不符合欢哥高大威猛的形象…

    好不容易等柳茗竹洗完澡出来,欢哥刚一起身,又忍不住坐了下来。一双贼眼偷偷瞄向柳茗竹。倒抽几口劲风,恨不得用鼻子吸掉柳姐那本就单薄的睡衣。

    “小混蛋,又乱瞄!”

    柳茗竹咬唇嗔道。

    今晚她穿的睡衣大概是史上最单薄的。也最性感。

    睡衣上边堪堪遮掩半只白兔,虽然因为与异性同居关系,柳姐穿了内衣,却仍然露出大片白嫩的肌肤。

    下边更是不得了。

    估摸着柳姐一坐,就容易露出春色来。所以欢哥很殷勤的邀请柳姐一起看电视。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好看?”柳茗竹这般说,却还是没驳唐欢的面子。

    只是落座时,她很谨慎的掩住了裙摆。没能让欢哥一饱眼福。

    可即便如此,挨着香喷喷的柳姐看电视,连晚间新闻都忽然变得热血起来,贼刺激。

    “你真的不会瞧不起柳姐吗?”

    看了没两分钟,柳茗竹忽然出声问道。

    “为什么呢?”唐欢喝了口热茶,扭头问道。“还因为陈子坤那事儿?”

    “如果搁在古代,以媒妁之约的话,我的确是他的未婚妻。”柳茗竹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那不扯淡嘛。”唐欢微笑道。“欠债还钱就是了。还真要强买强卖啊?”

    摇摇头,唐欢也知道这事儿估摸着一直是柳茗竹的心结。他一股热血涌上来,主动捉住柳茗竹娇嫩的手心。

    后者稍微挣扎了一下,终是没有持续反抗。

    “柳姐。那孙子什么尿性,咱们今儿也算是彻底见识到了。和我唐欢比,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唐欢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再者说,该还的,咱们已经还清了。还有什么可纠结的?最后——他可还关在派出所呢。什么时候能出来都难说。”

    柳茗竹另外一个担忧,怕是陈子坤回老家之后报复。

    这也是唐欢没放他走,让曹琦带去派出所的目的。

    曹琦那女人性子是暴躁,但在审讯方面极有一手。危言耸听什么的,欢哥就见识过。想必拿来唬一唬陈子坤。谅那小子也不敢乱来。

    真要不放心,唐欢还可以让齐白给当地的同事打个电话关照一下。他陈家在当地再有势力,恐怕也硬不过白城警队传奇的关系吧?

    人家可是要做一哥的男人呢!

    柳茗竹轻叹一声,忽然感慨道:“怎么什么事儿到你这儿,都变得那么容易解决呢?这事儿纠缠了我十年。我本以为还清了钱就没事了。没想到他还是找来了…”

    也许是感受到了柳姐柔软的一面。又或者欢哥本就是保护欲爆棚的男人。他紧了紧柳茗竹娇嫩的手心,一脸认真道:“甭管柳姐遇到什么难题,我唐欢肯定帮你摆平。”

    “你弄疼我了…”柳茗竹峨眉微蹙。挣了挣手心。

    “这话听着怪别扭的。”欢哥笑的有点猥琐,遂又端正态度道。“那我帮柳姐揉揉。”

    “去死,小混蛋!”

    柳茗竹涨红了俏脸,抽身回了闺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