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30章 谁都不是赢家
    “你怎么胆子这么大?想着玩这样的游戏?”

    楚翘偷偷给燕环发微信,询问心中疑惑。

    “昨天妇产科毕业班学姐学长们的散伙会玩的就是这游戏,听说可疯狂可刺激了。”

    “……”

    “而且齐浩不是刚好提到换菜吗?看秦月那不屑的模样,我就是要整治她!她这个家族继承人跟我们一起玩,压力一定很大的,嘿嘿!”

    “我们自己压力也好大啊!﹋o﹋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没事,和对手交战,就是要有玉石俱焚的信念!这是我们燕家的传统!”

    “好吧……(?人?)ヾ(°?°ヾ)你胸大你先说!”

    两姐妹微信偷偷说话,一致面对外敌的时候,倒没了那一丝微乎其微,两个人都还没能意识到的隔阂。

    这时山鸡已经战战兢兢的在嘴唇上夹了一片毛豆,齐浩一脸郁闷的靠近,用牙齿咬了毛豆的边缘,将它拉走后终究是没忍心吃到嘴巴里!

    “啊!好可惜!嘴唇都没碰上!”

    “不行不行!换菜不能吐啊!要吃掉,要不然太单纯无聊!”

    “是啊!要把菜吃了!那才刺激呢!”

    齐浩侧头看了眼起哄的女人们,一脸呆滞的道:

    “告诉我,你们到底是女人,还他妈是母狼?”

    女人们哈哈笑了,吃着花生瓜子,全都很开心。

    秦月从没参加过如此龌龊的游戏聚会,然而就在刚刚,当齐浩靠近山鸡,张开淡红光滑的唇,用雪白的牙齿咬到毛豆的一瞬间,秦月竟然心跳加速,脸色发红!

    天啊!这两张嘴唇距离也太近了吧?这要碰上……两个男人……真是尴尬了。

    不过齐浩的嘴巴真好看,看上去很性感,哎,暴殄天物啊,这要被个男人碰上了也是浪费。

    秦月想到此处自然鄙视自己,真不知道自己在乱琢磨啥。

    接下来是齐浩将扒开的基围虾送去山鸡嘴里,山鸡也小心翼翼的接过,之后大方的吃下去,还向众人摆出了胜利的手势。

    齐浩与山鸡是发小,没长大二笔的小时候,一块口香糖都两个人一起吃过,所以及时真碰上也没啥。

    如今成功交换了菜,看到山鸡的兴奋劲,齐浩也就放开了,哈哈傻笑,哥两个还端起啤酒喝了一杯。

    秦月看到他俩的模样,忍不住气笑了,侧头看了眼李霸环,见她正在傻傻的鼓掌,于是吐出两字:“二缺!”

    也不知道说的是齐浩,亦或是李霸环。

    楚翘的感受与秦月不同,山鸡齐浩都是她的发小,小的时候也在一起玩过,可她上大学后却和他们疏远了,仿佛进入了两个世界,再也没联系过,还和齐浩退了婚。

    大学三年,她一直觉得其实挺孤独的,和燕环关系是好,但是燕环的酒肉朋友很多,并不经常陪着她,燕环不在的时候她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她一直在找寻一些能够相处的朋友,可都没成功。

    或许她错了?

    她想要拥有的其实就在身后,同村的那些伙伴,曾经在存真年代打闹过得小哥哥们,才应该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怎么能三年不回清河村,然后和他们远离了呢?

    想到此处,楚翘原本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心酸,眼角竟然有了那么一滴的泪。

    她急忙抬手擦掉泪水,然后继续笑着,没人知道她此时的心思。

    游戏还要继续,按照顺序第二个抽的人是山鸡。

    董洁一下就紧张了,咬着嘴唇,脸色紧张。

    山鸡也紧张起来,看了眼董洁,然后笑道:“媳妇,你是啥来着?”

    “我是拍黄瓜!”

    “哈哈哈!”

    女人们全都笑出声。

    “阿弥托福保佑我,抽到拍黄瓜!”

    山鸡一声怪吼,从那小罐子里抽出的是酸菜鱼。

    “我艹!这是什么命啊!”

    山鸡差点哭了,葛飞就坐在山鸡旁边,而他正是酸菜鱼。

    又是上演了两个男人的亲亲戏码,看的女人们继续笑哈哈。

    接下来第三个抽的是葛飞,这小子一脑门的冷汗,抽之前拜了各路神灵,希望千万不要在抽到男人。

    齐浩和山鸡两个也手作合十状,一个劲的点头,那模样甚是有趣。

    今天下午秦月在公司已经派遣了好多人出去,接替在国外的一些家族成员返回汉东做审查,看看是否还有被妖魔侵袭的。

    这件事依然还是秘密,强大新闻主导能力控制了信息所有可能的传播途径,所以大众不会知道太多的事情,这件事秦月也是亲自与一位国安部的负责人沟通过得。

    总的来说,从祖籍镇回返汉东,秦月的心情是压抑的。

    家里死了那么多人,其中也有一两个与她要好的,童年一起长大的玩伴,她没办法参加他们的葬礼,要回到汉东稳定帝星集团的局势,防止有乱子发生。

    还好一切都正常,公司没有混乱,股票没有下跌,各项事业依然如故。

    她这才安心的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左思右想不知道应该去哪,直到李闫璐找来,这才想到齐浩。想到早上他们一起看日出时,那男人的豪言壮语。

    在家中傻笑了一会,秦月直接带上李霸环,李闫璐,让洪铁做司机,一路来到了齐浩的家。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而来到之后到了此时,她挺快乐的。

    卓在上的这些菜她都吃过,可从来没有这种家常的做法,色香味都不全。

    原本她觉得这顿饭会很无聊,可现在却笑的没心没肺。

    挺好的,与齐浩在一起的时候她总能忘掉苦闷,然后感受到不同的生活,她喜欢这样。

    终于葛飞抽到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毛豆!

    这一下,有两个正在吃东西的女人直接笑喷,秦月反映了一下,才意识到毛豆还是山鸡,是齐浩的这个发小的兄弟!

    哈哈!

    太有意思了,三个坏男人刚才还觉得兴奋呢,想要玩的很刺激,如今可好,三个人相互刺激了一下。

    这时齐浩站起来开始嘚瑟,不断地扭屁股。

    因为他逃过一劫,这一局是山鸡和葛飞换菜。

    秦月眯起眼睛,看着齐浩修长而健壮的腿,看着他那结实而圆润的屁股......

    之后,她微微低头,端起自己面前的那杯酒,慢慢的喝了一口,立刻觉得有些热了,抬手摸摸脸,挺烫的。

    嘿嘿,这酒精的作用可真快啊。

    游戏继续了下去。

    很奇妙,男人抽到的都是男人,而女人抽到的也都是女人。

    云裳与媚娘,两个妖艳的女人可是比男人刺激多了,换菜的时候直接来个热吻。

    看的齐浩,山鸡,葛飞直流口水,那色痞的模样好丑!

    基兰对上了赛琳娜,这两人也不客气,同样是热吻,弄得女人们都害了羞。

    媚娘抽到的是董洁,她们不算熟悉,所以点到为止,董洁倒有些不好意思,山鸡哀叹,自己的老婆被别的女人抢了。

    赛琳娜抽到了楚翘,付敏抽到的也是楚翘,董洁,谭晶两个人接下来抽到的还是楚翘。

    这把楚翘弄得脖子都紧张的青一块紫一块,只觉得不好意思,她怎么会这么倒霉,连续被抽中四次?

    接下来,燕环抽到的竟然是秦月。

    两个女人都翻了白眼,尴尬之处可想而知。

    齐浩看着高兴了,一个劲的鼓掌,弄得两个女人全都气鼓鼓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接下来楚翘抽到了媚娘,媚娘的妖艳那是浑然天成,看出了楚翘害羞,竟然在传递菜品的时候上前亲吻了她的嘴,弄得楚翘直去捶她的胸口,又引来一连串的笑声。

    接下来是李霸环,她就随便手放在罐子里一抽,然后把纸条扔在桌面上让大家看。

    这一看不要紧,女人们全都安静了,李霸环抽到的是齐浩!

    ......

    这时已经是六点三十分,天刚刚黑了下来。

    就在距离齐浩公寓三百米外,一个带着面具,带着手套,穿着鞋套的男人正钻进一户房里。

    这栋房子有三层,都是出租屋,一共十二间,每层有四间,住着共计十七人。

    其中单身男三人,单身女四人,夫妻十人。

    面具男进入的房间不算很小,二层,独门独户,里面的布置很柔和,一看就是独身女人的房间。

    男人很是安逸的四处看看,之后就拿起了放在桌面的一本言情小说,躺在了床上。

    窗外,立着一盏路灯,所以房间不开灯也有亮光,他就借着光安静的看书。

    没一会功夫房间的门有响动,他快速起身躲到门后,门打开,一个差不多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走了进来。

    猛然间女孩觉得头部被重物击打,之后失去直觉。

    再次醒来女孩的手脚已经被捆绑在四个床柱上,这让她的身体呈现大字形。

    而她嘴巴里也塞着东西,并且用胶布封死。

    她用力的抖动着身体,想要挣扎脱离舒服,却无法做到。

    男人就坐在床边,用带着手套的手拿着一把刀!

    这把刀是女孩平时用来做菜的,尖头小菜刀,很锋利,能切肉。

    女孩惊恐的看着男人,男人也看着她,然后慢慢的摘下了脸上的面罩。

    女孩借助路灯的光看去,更加觉得惊恐,这个男人三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向很平凡,而且非常陌生,根本不认识。

    “嗨,美女你好,你叫许芬芳吧?”

    “......”

    女孩自然无法说话,而男人则从她的眼神里确认了身份。

    “嘿嘿,知道我是来干嘛?啊......你不知道!我是来杀人的!今天一晚上我都会陪着你,我们来慢慢享受这个杀戮之夜吧!非常的美丽!”

    男人说到此处脸上有了疯狂的神色,叫做许芬芳的女人更惧怕了,最终竟然吓得晕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