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25章 登山观日
    李闫璐按照齐浩的命令,平躺在了床上。

    齐浩当然对她没兴趣,就算想要出轨也是去找楚项花,李闫璐这种级别的美女,进不了齐浩的眼。

    何况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大半夜随便带男人回家,内心之浮躁欲望过重,以前不知道有过几个男人,勾搭不起齐浩的激情。

    标准由人来执行,总是不公平的。

    几日前楚项花也是大半夜带着齐浩回家,齐浩却只觉香艳,不认为楚项花是彻头彻尾的坏女人,只能说他无法免俗,楚项花在他心中多少已是有些地位。

    将纱布一层层从李闫璐的头上揭开,李闫璐开始还能忍着,之后就痛的呻吟,身体不停的扭动起来,看上去很痛苦。

    终于,将所有纱布撤下,齐浩也是吓了一跳。

    这张脸可真恐怖,被毁的很严重,灯光下看着如同鬼魅。

    真的有些难搞,不过对于自己来说倒也不算是太难。

    “治疗周期两个月,每天需要外敷药两次,不服药的时候就带着我研制的特殊面膜,不过如今面膜还没弄好,需要回去汉东我在购买材料制造。所有的药费,面膜材料费都你自己出,治疗费每天一百,两个月就是六千,你需要跟我去汉东,住在我家,每个月房租就两千吧,一共八千块,同意不?”

    八千块?

    如果能够将自己一张脸修复好,李闫璐愿意倾尽所有!

    “好好好!不过......去汉东,我需要请示家里。”

    “那是你自己的事。”

    说话间,齐浩调配完了一贴药。

    他已经是三品灵医,体内灵力充沛,九阳真气纯度提高了不少,可以制作的药物效果自然更好些。

    这种药名冰肌散,把许多药材制成粉,融入九阳真气后炼制而成,具有促进皮肉融合的强力效果,也是异世界女人的美容圣品,冰肌露洗面奶可是那边网上同类产品销量第一的好东西。

    走到床边,齐浩弄了个小碗,温水把药搅合成泥状,这才用棉签将之涂抹在李闫璐脸上。

    疼痛是难免的,李闫璐的叫声更大了一些,齐浩听她叫的夸张,虽然觉得有些吵闹,但嘴角却升起邪魅的笑。

    门外,

    秦月大总裁已经趴着听了半天,甚至用上了助听器。

    从她的听力角度,能听到的也只是李闫璐的叫喊。

    “疼......啊......能轻点吗?啊......受不了......”

    秦月当然没有笨到觉得里面的两个人在搞事情,但李闫璐的叫声真是太暧昧了,让秦月觉得她有诱惑齐浩的嫌疑。

    虽然和这女人没见过几次,但作为家主,秦月手上有所有子弟的详细资料。

    之前李闫璐在北方经营着几家舞厅的场子,说好听一点是女经理,实质就是妈妈桑。

    这些场子不算是家族内部产业,毕竟有些灰色,不过它们的存在也有意义,这么大的集团不可能完全白,水至清则无鱼,想要路路畅通没点灰色的东西根本不行。

    那么既然是做这种活计的女人,如何能够清纯?

    秦月终于是听不下去了,冷着脸转身离开,李霸环正在门外守候,秦月到她身边的时候冷冷的道:

    “看着点你家这位姐妹,治好后就让她回北方吧,没事不要再回来,我不喜欢她的作风......你小时候就长得好看,因此不被她们待见,之后我会和你家长说,既然已经做了我的贴身护卫,该给你的面子是要有的,这些年你在外面不容易,终于炼成归来,该有的硬气也要有,约束兄弟姐妹的行为也应该成为你的责任。”

    说完这番话秦月擦身而过,李霸环看着秦月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哎,这大小姐绝不是看上去那么好相处,如今她这番话,是在表达对李闫璐的态度,何尝又不是在警告自己呢?

    如果不是自己在家族女保镖中确实算出类拔萃的,估计也要被她赶出国去继续流浪吧?

    李霸环打了冷颤,再次决定要远离齐浩保平安,好不容易过上了安稳的日子,她可不想再出去做一叶浮萍了。

    无论如何她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而这样年级的女人谁不想嫁人过日子呢?

    心里盘算着,李霸环快速跟上秦月脚步,走着走着又回头去看,心中又在猜测,这齐浩不会真把李闫璐如何吧?都毁了容的女人他还有兴趣?

    嗯......容貌是毁了,可遮挡了脸,李闫璐的身材倒还不错,知人知面不知心,谁晓得齐浩是个什么口味?

    男人这东西,根本是没进化完的动物,大多是半人半兽啊!

    ……

    齐浩没成兽,所以李闫璐在首次治疗后,终究还是回了她自己家去住。

    晚饭过后,秦月在休息的地方收到李霸环的汇报。

    “她在齐浩房里待了五十分钟,我去问过治疗情况,齐浩为她敷了药,第一次用药量较大,每隔二十分钟更换一次新药服抹,三次后才算结束,所以持续了五十分钟,仅此而已。”

    “嗯......他是爷爷的主治医师,要尊重,以后就不要直呼其名了,就叫......齐先生吧。”

    “是!”

    李霸环撅着嘴退下,心里越发觉得秦月如同个妒妇,不过对于这位齐先生的命运却参悟不透,他难道还真的能最终入主秦家成为秦月的男人?那可是太难想象了,估计秦家的老头子老太太们要疯掉吧?

    秦月也弄不清自己的真实想法,只觉得心思复杂,有些思虑过多精神憔悴,晚上没事也就早早躺上床,明天是周日,既然这次的相亲会无疾而终,那么明天她也要回去汉东了。

    这次的事件对家族来说实在是损失,秦海珍忙碌着家里的事情,她也要着手让在外面的家族子弟回来审查,官方的人也要参与进来,似乎以后其他六大家族也要进行相关审查,七大家族都会被这件事牵动,确实让人心烦。

    不知什么时候入睡,也不知什么时候就醒了。

    秦月朦胧的睁开双眼,房间里并不太黑,今夜星光璀璨,房间里挺亮的。

    “谁!”

    秦月感受到床前的身影,吓得要叫出来,可一只温暖的大手已经捂住了她的嘴,让她没能叫出声。

    “别叫,是我!”

    齐浩?

    秦月好震惊,不知齐浩是怎么钻入自己房里的。

    “嘿嘿,你可别误会,我不是来做采花贼的,只是要找你还债!”

    说话间齐浩放开了秦月的嘴。

    秦月翻身坐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着,很是整齐。

    她晚上仓促睡着,连衣服都没脱,也就没了那么多害怕。

    “什么债?”

    “你上次和我打赌,忘记了?欠我一次日出,早就听说山海镇的日出最是壮美,咱们这就出门去山顶吧?”

    “现在几点?“

    “快四点了,日出时间估计四点半就开始,走吧?”

    秦月很无语,呆愣了一会才起床,头脑变得清晰了许多。

    “好吧,既然曾经答应过你,也因该实现承诺,可你是怎么偷偷进来的?”

    “跳窗啊。”

    “跳窗?没被人发现?”

    “看到那洪铁了,在你窗外附近巡逻呢,我弄出点声响把他弄走,这才跳进来。”

    秦月听得脸发黑,洪铁的身手号称不错,却竟然笨到这样,能被齐浩给耍了,这保镖做的也是真菜。

    起身开灯去卫生间梳洗了下,秦月这才走出,晚饭时对齐浩的各种不满竟全消失了,面对齐浩还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心里有鬼,不为其他,就是因为偷偷的亲了假面那么一下。

    秦月在爱情方面没什么经验,才会有这样的患得患失。

    两人直接出门,洪铁和李霸环都在了,后者还一脸的慵懒,明显没睡醒,洪铁红铁的脸却红的如同西红柿,眼睛瞪得如同保龄球,眼底都是血丝。

    “小姐......我感到有人进屋了,找了李霸环来,正想敲门。”

    秦月无奈的摇了摇头,总算还没有笨死!

    “算了,是我让齐先生过来的,他第一次来山海镇,想要看看日出,而我也许久没看了,所以才相约上山,你们......就远处跟着好了,我还要和齐先生说点公事。”

    那红铁依然在对齐浩瞪眼,却被李霸环推到一边,之后代表洪铁应是。

    一路上山无话,越是到山顶,看到的破损处越多。

    秦月多少有些遗憾,这是她出生的地方,小时候经常四处跑着玩,一些房屋都有过百年历史了,今日却残毁,这次的就经历对秦家来说也算浩劫,死了那么多家族子弟,真是损失惨重。

    为什么就没个消停?

    自己坐上家主了,就要经历这许多的乱事,也真是累。

    虽然天还没亮,但山顶四处却有许多人,官兵们早就撤退了,汉东的一些驱魔人却没走,正在秦家人的带领下集中审讯诸多秦家子弟。

    驱魔人也有些区分灵噬者的手法,似乎是做血液测试,要比齐浩用九阳真气测试的方法麻烦,但看着更加科学。

    因为这样,所以四处都亮着灯,也有些工人正上夜班修复着破损的建筑,齐浩与秦月到达山顶悬崖边的时候,那里也在挖地基,要围着悬崖修建一座高墙,增加监控手段,保护山顶秦家祖宅的安宁。

    秦月带着齐浩穿越了一片小林,终于到了悬崖边。

    这边有诸多各式模样的大石,横七竖八的堆叠在一起。

    秦月轻车熟路的穿过石堆,找了一小片空地。

    距离悬崖已经不过十米,小空地旁的一块大石足有三米多高,八米多的围度。

    “这块石头叫观海石,年代久远,而在上面看日出最是壮美,你上去吧。”

    “我上去?你呢?”

    “我小的时候经常爬上去看,现在没那么多兴趣了,你自己爬上去就好。”

    齐浩发现秦月有些拘谨,侧头看了看石头,一下就明白了。

    这石头三米多高,四壁光滑,想要上去还真需要爬。

    小的时候秦月作为小孩可以淘气的爬石头,如今成了总裁淑女,穿着紧身的裤子,如何在自己面前爬来爬去?那可是体型尽展,估计她是害羞。

    哼,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既然来看日出当然要她全程伴身。

    想到此处,齐浩开始琢磨,要如何把这小妞弄上大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