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23章 假如没有抗生素
    秦玉山的脸色一下涨红起来。

    “重新做手术?你是什么人?怎么敢说这样的话?”

    “我有这样的医术,有救死扶伤的信仰,为什么不能说这样的话?秦月,准备房间和手术设备。”

    秦月几乎没什么犹豫,立刻让人准备。

    “小姐,人现在这种状态,移动一下也随时可能会死过去的。”

    秦玉山觉得齐浩不可理喻。

    秦月看着一脸平静的齐浩,眼神有些迷离。

    这男人总是这样,平时吊儿郎当,当他一要做正经事,身上总有一股奇特的魅力,似乎藐视天下一般,似乎一切都游刃有余。

    听听他说的话……还真是能耍帅!有医术有信仰,所以无所畏惧。

    自己也是奇葩,作为帝星集团总裁,不能说生性多疑吧,但从来不会轻易听信任何人的话。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会在一些关键时刻选择相信齐浩,也不知这种信任感来自哪里。

    “你叫秦玉山吧?去准备,按照他说的去做,他是齐浩,爷爷的治疗医生。那时候你们都说爷爷活不过一星期,可在他的治疗下如今爷爷还活着,并且一天比一天建康,在医术上他是我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

    秦玉山傻眼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位给家主治病的医生,竟然这么年轻?

    没什么可说的了,人家确实厉害啊,事实摆在那里,能把病入膏肓的秦天风救活,秦玉山一直觉得是匪夷所思的事。

    真是搞不懂,这么年轻的医生从哪里学来的回天之术呢?

    十分钟后,小黑已经昏死过去,而齐浩的手术也开始了。

    在一个空房子里,齐浩主刀,秦玉山作为助手,陪同的还有另外的两位医生和一位麻醉师。

    “我来调配麻醉药物,麻醉过程也由我来进行,你们要做的只是帮我递送手术设备就好。”

    啥?

    要自己麻醉自己手术?有这么厉害吗?

    房间中的几人全都没经历过这种情况,可他们无法提出异议,因为他们无计可施。

    麻醉药物调配好后,齐浩一边用非常熟练的手法开胸,剪断肋骨后查看心脏的伤口,

    两颗子弹已经被取出,心脏上边缘有缝合线,做的很精致,可这样不足以救了心脏的命。

    这是一颗年轻的心脏,与秦天风已经衰竭的心脏不同,它还有生机,只要挺过这一关就能活下去。

    在开胸的过程中齐浩同步麻醉,在全身六处不同的地方放了留置针,麻醉不同的身体部位;

    同时在胸内用紫火银针,穿刺各个穴位,偷偷用九阳真气护住心脉;

    加大输血量后同时也加大药物的注射;

    寻找包心外血管的出血口,进行深层次的修复缝合......

    秦玉山那些人已经完全看傻......

    这尼玛的是哪国的手术方法?

    开胸后给内脏用针?一边手术一边麻醉?那样快的给药量和输血量身体能受得了吗?而且他在缝什么呢?看不到血管只是模糊的血肉,他在......缝肉?还是说他不需要看就能找到附着在肌肉血水中的破损血管?

    齐浩忙活了一阵,终于有自信可以救活这颗心脏,之后就简单了,心脏的健全功能恢复,其他地方的出血点也就容易止住。

    之前秦玉山确实给小黑做了取弹和内脏的修复手术,只是他的手法和眼力根本没办法完全的实现伤口缝合。

    小黑的体内一直还存在着内出血的状况,因此才会濒临死亡,自己这样处理后内出血完全终止,这种修复术不是这个世界的医学可以理解的。

    “擦汗!”

    轻声吐出两字,秦玉山急忙过来给齐浩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齐......医生,您这种手术方式我从未见过。”

    “没见过并不等于不能操作,现代医学开始发展后就是东方学西方,西方建立规则。一些治疗方法被确认对病情有效,也就成为了行为规范。在所谓专家的传授下,其他人走的也是老路。世界医学的发展就如同一颗被固定形状磨具养大的树,因为形状固定了,所以当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树呈现在你眼前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奇怪,觉得难以理解,觉得不可能!这其实没什么,同样是开胸手术,我走的套路跟你们的守则不同罢了,因为我的医术是一脉单传,属于上古手法,扁鹊只是我老祖宗的挂名弟子,他老人家不爱名气,一生都居一小镇,所以医术没有传世,也没有名气,嘿嘿。”

    齐浩一番胡说,说的秦玉山直翻白眼,一脑袋黑线。

    齐浩的说辞真是无稽之谈,可他的手法却是诡异,真让人看不透也想不明白。

    不过仔细想想,齐浩的这番话真的引人深思,秦玉山听得很明白。

    其实医学的发展在人类史上是很缓慢而崎岖的。

    1928年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首先发现了世界上第一种抗生素,也就是青霉素,之所以能够发现是因为他在试验中发生了一些过失,完全是一件很巧合的事。

    之后几十年,青霉素开始广泛应用于医学治疗,接着人们又成功研制出其他的抗生素类药物,被世界各国认为是治病的神药。

    可短短不过一百年的时间,如今的抗生素已经在很多国家被限制使用。

    长期使用下来后的临床表现证明,抗生素是一把双刃剑。

    它通过作用于细菌达到目的,但总有一些细菌没杀死,并产生耐药基因,在后代里累积,临床耐药性越来越高。人类一旦感染,会逐步走向无药可医的境地。

    现在南方许多三甲医院里,已经在门诊开始停用抗生素类的滴注剂药物,小孩非特殊病症,更是完全禁止使用抗生素的,如果放在五十年前,这一定无法被医学界理解。

    医生们会认为这东西如此好用,可以减缓治疗各种病症,怎么就不让用了呢?

    那么如果当年弗莱明没有发现青霉素,如今的医学可能也不会如同今天这般。

    诸如军团病、莱姆病、魏勒氏病、高致病性大肠杆菌这些东西在差不多百年前无法被控制。传染病会导致世界人口增长速度缓慢,现在的地球估计也就二三十亿的数目。环境会更好,科技不会那么发达,发生在1939年的二次世界大战未必会打的起来,因为欧洲不一定能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全球流感中成功解脱出来,德国法西斯就不会发展的那么壮大......既然世界没有按照已经发生的轨迹去发展,那么医学当然也不会是如今这幅样子,会成为齐浩所说的另一种没有模具规划的医学术。

    秦玉山正胡乱想着,忽然听耳边的齐浩道:“好了,常规术后用药按时按量给他使用,护理方法也和常规术后相同,给他安排专门的医护,所有异常状况都要立刻通知到我,秦玉山医生,我的手术完成了,请叫人把这位病人转移到看护病房,并且立刻清理这间临时手术室,重新准备各种器械设备,我想外面的人弄不好也能用得上。”

    “做完了?”

    秦玉山吓了一大跳,不去想其他事情看向用于手术的临时手术床,果然士兵的胸口已被缝合。

    这动作......也太娴熟点了吧?自己注意力不集中一小会,他就完成了手术!

    就算这位年轻的医生有祖传的医术,他的手术为什么能做的这么熟练?

    难道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已经开始给病人开刀了?这怎么可能?

    发现齐浩离开,秦玉山急忙让人搬运小黑离开,换个房间护理,收拾整理手术室,之后追随齐浩而去。

    齐浩这时已经把其他十四个帐篷内的病人全部检查了一遍。

    “身体残疾的没办法了,2,6,8,13四个帐篷里的人伤的没那么严重,我已经进行了处理,可以马上送下山去送进重症监护室,7号的状况不太妙,搬进手术室。11号严密监控状况,如果出现心率大幅度波动就也送入手术室……”

    齐浩忙碌起来,手术室就是他的战场。

    在灵医的职业规范里,首先要做的就是良医,医术好坏并不是判断一个医生能否应该得到尊重的标准,拥有良德才是必须要具备的品德。

    那么治病救人,让不该早死的人继续活下去,就是所谓之良!

    ……

    一直忙活到晚饭的时候,齐浩终于忙完了对所有急症患者的治疗。

    十五个被一群医生认为可能活不过今晚的病人,全部脱离危险期,进入治后的观察阶段。

    秦玉山已经是把齐浩看成了神仙,真的是太神了,大医院那些所谓的大专家能有齐浩这种水平吗?

    他之医术并不是完全脱离的现代医学,然而他能做出来的那些精细修复治疗,虽然理论上是可以操作的,但秦玉山从来没在临床上见过有人能够做到,真的太厉害了。

    秦月开始的时候没有跟着齐浩,家族负责人要去见官方陈述案情,并且做善后。

    这件事的定性官方与秦月是一致的,宣称只是有恐怖分子捣乱,快速被赶到的武警官兵击毙,没有任何伤亡。

    那个军官模样的男人很客气的对亲月道:“特案特例,这个案子已经交给国安的特别部门,以后你们不需要管了。放心,不会有任何不良消息扩散出去,广电总局会对关于这次事件的消息进行处理,以便于维护社会的稳定。”

    秦月听他这么说自然高兴,忙完了对外的事,秦月就被老奶奶叫去参加家族会议,说的是关于古玉的问题。

    那位负责看守古玉的老爷爷她也没怎么见过,因为他一直就守在塔里。

    如今秦月虽然还没有继承家主,但毕竟是继承人,老家主秦天风不管事,所以守塔的老爷爷秦海深没有继续隐瞒,将那所谓传世古玉的秘密告诉了秦月,他说这个故事,颠覆了秦月的世界观,让秦月简直无法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