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21章 这个女人有点妖
    大势已去,可以形容现在的战局。

    灵噬者发现老大偷走了传世古玉,全都兴奋欢呼,可这时他们想要撤已经很难,仓促间有不少人被打死。

    灵噬者中弹即使爆头也不会轻易死去,可多次中弹血流空也活不成。

    与全副武装的正规军正面交锋不是他们的强项,占不到多少便宜。

    现场自始至终都很混乱,有几十个特种兵原本看守在悬崖,刚刚的状况是第七科的人和敌人缠斗在一起,士兵们的武器就无法使用,害怕伤到自己人。

    这时反应过来,他们把阵地构建的靠前了一点,任何敌人接近悬崖都会马上开枪射击,不给敌人留下与自己人缠斗的机会。

    战斗变得更加激烈而急促,一方逃,一放守,短兵相接后更多人死亡。

    齐浩看的皱眉,心中犹豫要不要出去帮帮忙呢?

    还是算了吧,正面战场上他还没有秒杀这些二三品灵噬者的能力,就是说出去也不能改变现有战局,最多救一两人。

    如自己离去导致秦月发生危险,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秦月,齐浩无意间侧头看一眼,吓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只见秦月正在给自己的手机号码打电话。

    鸡腿!

    刚要阻拦,秦月已将电话放下,没打通。

    额......

    自己手机没电关机了?

    好险好险,这要是电话忽然响起,岂不是露了馅。

    “假面,我有一个朋友还在下面的山庄里睡觉,他昨晚喝了好多酒,我怕他听不到警铃,弄不好还在下面的房子里,我想你...... 去帮我看看好吗?”

    “朋友,谁?”

    “就是那齐浩......你知道,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就只是我爷爷的医生。”

    秦月忽然紧张起来,想着万一假面是和胡江一样的人,那齐浩岂不是危险?

    于是她解释了下后又道:“算了,我打电话让其他人去找他,你还是留在这里保护我吧。”

    齐浩感受到了秦月对自己的关切,内心很是幸福。

    小婆娘,虽然晚了点,但终归还是想到了你老公。

    看秦月又要打电话,齐浩急忙伸手把她的电话抢夺。

    “好了,在等半个小时,这边的战局就差不多结束,到时候你愿意干嘛就去干嘛,现在不要乱搞事情。”

    “喂,这怎么是乱搞事情,齐浩是我爷爷的医生,他不能出事的。”

    “你要真关心人家,我这都把你带过来半天了,你怎么才想起来说?哼,刚才打的最激烈,如果要死那小子早就死了,如果没死现在也不会有事,你没发现那些妖魔在向山顶撤退吗?下边已经没人。他们的退路是山顶的悬崖,所以不会在折返回去。”

    秦月被齐浩说的脸色微红,刚才她确实没想起齐浩,情况太混乱了,当然是先考虑家人,如今和假面侠躲了一会心情变得平静,这才想起齐浩。

    “你还给我手机!”

    秦月不在躺着了,从床上坐起来瞪视齐浩。

    齐浩的心情有些矛盾,这小妮子想着齐浩,如今却似乎讨厌了假面,这是好事吧?

    说来也怪,难道自己处于真身的时候魅力这么大?

    假面侠好歹也救过秦月两次,上一次她还感激涕零呢,怎么如今却这么不乖?

    啊......

    估计是因为假面侠身份隐秘,总是装神弄鬼吧,所以倒没有齐浩那么接地气。

    而且齐浩在秦月心中是弱者,这时候她要关心的当然是弱者。

    算了,自己又不是精神分裂,只要她知道关爱齐浩就可以,假面侠反正到最后是要消失的。

    忽然,齐浩想起了一直被带在身上的东西,于是拿出来丢给秦月。

    秦月原本正瞪着假面,被他扔东西砸过来吓一跳,身体闪躲却没躲开,那东西撞到她胸脯后弹落到床上。

    秦月低头看去后一下愣住。

    “这是......”

    “手链,不认得了?你被逃犯绑架那次,把这手链的小珠子一颗颗的仍在地上,也幸好我眼神够用,应该是一颗不差的捡了回来,顺着这些标记找到了你。在汉东那天路过个首饰店,就给它修好了,一直没给你,今天差点又忘记......如果不是重要的东西,那就扔了吧。”

    齐浩说完这番话,猛然发现秦月竟已是泪眼婆娑。

    “喂,干嘛?感动了?”

    “这是我妈妈送给我的,也是她最重要的遗物......原本以为再也找不到了,你......谢谢你!”

    秦月激动的热泪盈眶,扑上来抱住齐浩,脸贴上了面具。

    齐浩完全傻了......

    刚才还觉得秦月关心齐浩挺好的,如今这女人在干嘛?

    套尼玛胸脯是不是不要了?

    这都完全贴上了!

    男女有别不知道吗?

    你如此热情,有没有考虑过齐浩的感受?

    齐浩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只觉得高兴也不对,不高兴却也是有毛病。

    麻蛋,难道说秦月终究内心是更喜欢假面侠的?

    之所以刚刚生气,只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如同胡江一样的人,是某人的走狗罢了,所以压制住了真心,表现的很不乖巧不友善。

    其实在内心里她怎么可能对假面侠不感兴趣呢?

    救了她两次的神秘男人,又是如此潇洒俊逸身手不凡!

    哪个女人不崇拜英雄,不希望自己是公主拥有一位超级英雄一样的白马王子?

    靠,可别搞到最后假面给自己带了绿帽子,那可是......挺有趣的......

    齐浩内心辗转反侧,终究还是把秦月抱住,哎,美人投怀送抱,无论如何没理由不接着。

    就在他打算稍微主动点,最少用冰魄面具蹭蹭秦月的脸时,秦月忽热开口:

    “你这样抱着我,你的主人会不会知道?他是我的追求者吗?”

    “恩,算是吧。”

    “那我们距离如此近,你说如果被你的主人知道,他会不会气死?”

    “可能吧?”

    秦月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齐浩的面具,皱着眉头。

    “我能看看你的真容吗?”

    “不能。”

    “好吧......再次为之前对你脾气不好道歉,你毕竟是我的守护者,上一次在悬崖边,你很帅,就好像来自星星的外星人。”

    “我不是外星人,就是有些能力而已......”

    “不用解释!原本以为已经站在人类顶端,现在看来人类世界其实还要复杂许多,刚刚王侯给我发微信了,几张照片,那些敌人连子弹都打不死,就好像.......生化人?丧尸?”

    “与电影里演的丧尸不同,它们被爆头也不会轻易死。”

    “你知道这些事情,说明你和他们一样?”

    “不,我们是驱魔人,他们是妖魔。”

    “能给我说说这些事吗?”

    “嗯......具体我也不知道,我的师傅交给了我一些驱魔的本领,我也就成了驱魔人,但还没怎么遇到过妖魔,如同今天这种场面,也是第一次遇到。”

    齐浩搞不清楚秦月的心思,这会如此近距离的贴近说话,他竟然异常紧张,因为这个秦月实在是太温柔了,作为齐浩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一种秦月。

    忽然间,齐浩觉得一股凉意透过冰魄,之后却烫的自己发麻。

    秦月在齐浩说话的时候竟猛然去亲吻了他的脸颊!

    冰魄是特制物品,虽然整个面具看上去都是封闭的,但齐浩却能正常呼吸,用眼睛可以看到东西,意思是说,面具完全与脸融合,有着与脸部一样的感官。

    所以秦月这一吻,齐浩可以感受到,并且很真切。

    事情怎么会这样?秦月献吻啊......说出去谁会信?原来这女人也是个妖精!

    不同!跟异世界的秦月完全不同!

    奶奶的,自己了解她许多东西,却并不能完全懂得这个秦月的心。

    她看上去如同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九天神女,那她的内心呢,到底是什么样的?

    秦月这时脸很红,眼睛盈盈闪烁,看上去好美。

    “嘿嘿,真想看看面具下你的表情......你应该对我有些了解吧?估计你经常暗中跟着我,所以是不是想不到我会亲你?哎,这是你的荣幸,十岁之后我从来没有主动亲过任何人,而十岁之前我也只是亲过老奶奶,妈妈......这样说下来,你是我人生里第一个主动去亲的男性,虽然隔着面具。这对我来说也挺不容易的,如果不隔着面具,我可能做不出这种事......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是真心想让我好的,跟那胡江不一样,他是个完完全全的傀儡,只为他背后的主子卖命。假面,这一吻没有特别的含义,你拯救了我两次,我送你一个吻,就是这样......”

    “救你两次,一个吻就想还清?”

    “你......”

    “还要一个,在嘴巴处,反正有面具,不是吗?”

    “你好贪心!而且第一次你救我的时候,你是吻过我的,所以我们两清!”

    秦月说完这番话,努力用双手推着齐浩的胸,从他怀里逃离,坐到了床边。

    之前的行为对于秦月来说其实也是一种意外。

    她怎么就会去吻了他呢?

    真的是感激吧?救了自己两次,还带回了母亲的遗物,所以她激动了。

    不对不对!

    这一次那个奇怪的,用铁链把她自己吊起来的女人......如果不是假面及时赶到,自己很可能又一次陷入危机。

    也就是说假面救了她三次?

    秦月的心思紧张起来,希望假面不要想起,因为她实在无法去吻他的嘴巴,即使隔着面具。

    哎,害羞,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难道她其实是个闷骚的女人?

    想到‘骚’这个字,秦月更自责了。

    刚才她甚至都趴在他的身上,主动的投怀送抱,怎么能这样?

    她守护了二十三年的清纯,竟然一瞬间崩塌……她还是秦月吗?

    难道......她是喜欢这个男人的?

    可齐浩呢?她喜欢齐浩吗?

    或许有些喜欢吧,但是她绝对不会去主动亲吻齐浩。

    因为齐浩活在她的现实里,他是个有些本领的男人,却依然不够格站在自己身边,成为自己未来的丈夫,所以她只能对他有好感,不会去做出这种事。

    而假面不同啊,他活在自己的梦幻里,如同一个童话。

    既然是梦幻,她就会在一瞬间将他虚构,才这么大胆趴在他怀里,亲吻了他的脸。

    啊,全身都发烫,这种感觉是舒服还是难受呢?纠结。

    比秦月还纠结的自然就是假面。

    套他玛,终于是自己给自己带上了绿帽子啊,这种心情,无法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