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19章 四品邪灵出世
    齐浩预想的不错,这次秦家的危机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是一次机遇。

    一夜时间,他共收了二十个灵怨,竟真的突破二品成就三品灵力之身。

    这其实挺不容易,之前刚刚从一品到二品,灵力是提升了,可身体的能力还没跟上,现在又到三品,齐浩知道自己回去后要好好的淬炼身体了,如今的身体想要吸收更多灵怨是吃不消的,容易被反噬。

    虽然身体能力跟不上,但因为灵力的提高,齐浩还是勉强解锁了封印在精神力中的三品灵医能力——灵印!

    灵印是一种与神符类似的异能,都只是对灵怨有效,神符需要以血画符,灵印只需用手指摆出印记形状就可召唤。

    与神符相比,灵印具有更强悍的攻防效果,分金,木,水,火,土五行。

    现在齐浩能用的也只是金印,只有当他的身体淬炼完毕,真正能够释放三品灵力的最强状态,才能使用全部的五行灵印之法。

    现在其实也不错,最少金印也可提高不错的战斗力。

    曾经做过八品灵医,齐浩对于现在低品的术法状态其实很看不上。

    在成为五品灵医之前,所有的术法在常人眼中都是不显露形态的。

    比如这金印,如果自己达到五品,抬手结法印,就能在手中结成金灿灿的光芒印记,攻防之间甚是威武。

    可现在只有三品状态,结成的法印估计也就自己能看到,或者在这个世界上有其他的高品灵医开启通灵眼可以看到,真的毫无威武气势可言。

    此时,天已微亮。

    眼前的灵噬者昏迷着,还算庆幸,这个人驱魔成功,弄不好可以恢复灵智。

    就算以后再也不能留在秦家,如果还保持着属于人类的智慧与三观,那最少还能在这个世界正常的生存下去,这也就算是万幸了。

    嗯......一夜时间自己似乎已经一对一解决了一半多的敌人了吧?

    不对,昨天在大厅里发现的灵怨者就有几十,那么一定还有不在大厅里自己没发现的。

    只希望第七科的人能快点到吧,而敌人也不会很快动手,这样......

    还没等齐浩的心思想太多,忽然之间整座秦家山镇铃音响彻,竟有些震耳欲聋!

    这是什么级别的警报?艹,死过去的人也能被叫醒吧?

    齐浩震得捂住了耳朵,跑到窗口拉开窗帘一看,只见所有的房子里都冲出来许多人,这时正在向山上跑。

    在向山上看,隐约可以看到那边有一座塔,人们跑去的方向正是那里。

    难道敌人想要夺取的东西就藏在高塔中?

    齐浩出门后就趁着混乱也向山上跑,只是跑了几十米又停下。

    这么多人已经去护塔,自己还是去找秦月吧,毕竟秦家的宝贝与自己可是没什么关系。

    有了这样的想法,齐浩又转身去到秦月的房间,刚一到就听秦月发出惊呼声,齐浩来不及细想直接从外面破窗飞入她的房间,将在床上颤抖着的秦月抱入怀中才四下看去,之后也是吓了一跳。

    就在秦月卧室的吊灯上,竟然用铁链悬挂着一个女人,她的全身到处是伤痕血液,看着很让人惊恐。

    “假......面?”

    秦月被齐浩抱入怀中,看到了那面具,心神终于安稳了一点,之后却是心情复杂。

    这个假面到底是谁?他是一直跟着自己的?怎么每次危险他都能出现呢?

    “恩,你的保镖呢?”

    齐浩话音落下,秦月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出现的一人正是洪铁,今天是他来值班保护秦月。

    “小姐!”

    洪铁看到假面愣了下,还以为是假面绑架了自己家小姐,冲上来就要动手。

    秦月急忙喊道:“假面是自己人,去查看这个吊着的女人,我醒来的时候她就吊在这里,跟鬼一样,吓死我了。”

    洪铁一听急忙停住脚步,齐浩的动作却比他快了许多,已经到他身边将秦月放在他身后,接着快步上前紫炎刺在手,向那吊着的女人胸口刺去。

    这是什么类别的灵噬者?

    齐浩感觉不出来,甚至感受不出她的灵怨气息强弱,这让齐浩不安。

    飞刺的这一下,对方没有躲闪,紫炎刺穿透了她心脏的位置,之后在她体内飞动,齐浩毫不吝啬开启了紫炎刺的驱灵能力。

    然而分散的紫火银针并没有成功在她体内四处飞散,只是运行了很短的距离,就被一股强大的能量包围,无法在前进丝毫。

    齐浩的脸一下就白了,这尼玛的……她是个四品恶灵?

    不至于这么倒霉吧?自己刚刚达到三品境界,就遇到了一个四品恶灵......累死也打不过她啊!

    齐浩急忙收回紫炎刺,转身返回秦月身边,抱上她对洪铁道:“快撤退,叫支援,不要和她单挑,这里没人是她对手!”

    话音落下齐浩已经从窗户跳出去跑远,这时也不想其它了,就希望找个地方躲起来,保护好秦月才是重中之重,至于秦家守护的东西是否会被抢夺,与他已毫无关系,他要守护的只是秦月一人。

    在齐浩离去后,那被紫炎刺伤到的女人就开始了咆哮,头发都根根竖立了,看上去真的成了魔鬼一般的东西。

    她歪着脑袋,眼睛中已经没有眼球,只有一片暗白。

    “好痛......从来没这么痛过,这个人......好厉害,我要杀了他!要杀了他!”

    她轻声自语了几句,之后双手从系着她的铁链上脱落,从上落下双脚平稳站在地上。

    这时铁链也脱落下来,女人抬手让铁链一圈圈缠绕在了她的一条手臂上。

    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发生,她身上的伤痕竟然快速自愈,这让她重新拥有了雪白肌肤。

    而她原本苍白的眼中也重新出现黑色眼珠,头发落下柔顺的搭在双肩,一下从一个不正常的疯魔女人,回归成为穿着暴露的美女。

    这时,跟随齐浩跑出房间的洪铁已经找不到秦月和齐浩的踪影,附近正有许多子弟向山上跑,洪铁就叫了几个认识的折返回去,那女人刚好走出。

    洪铁看到她后急忙阻止人们向前。

    “不对!这女人刚才全身都是伤!我还亲眼看到那个假面侠用一把刺刀扎进了她胸口,怎么如今却如同没事人一样?秦勇,你快去找人过来增员,这家伙很诡异,其他人不要随便上前!围而不攻!”

    洪铁有着对战的敏感性,这是多年来在外历练的结果。

    只是穿了皮质短裤胸衣的女人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她对其他人丝毫不感兴趣,四处看看也没发现齐浩的踪迹,微微皱眉,忽然迈开双脚极速狂奔。

    洪铁从附近拿起一块大石头向她砸去,石头飞到女人身侧,她忽然挥手,缠绕在手臂上的铁链飞出,一下就将那石头击打的粉碎。

    洪铁看傻了眼,石头可不是土石,而是一块正正经经的岩石,很是坚硬,竟然被她一铁链打碎?

    铁链足够坚硬是一方面,这女人的力气也有些夸张的大啊?

    因此洪铁更加不敢靠前,就在这时突兀的响起一阵枪声。

    洪铁惊讶的回头看,一群穿着黑色特装警服,带着防爆面具的人冲上来,这是武警官兵啊?他们什么时候上的山?

    “快!你们全都撤离到山下去,山海镇将被我们接管!”

    洪铁等人都有些懵,不知道该不该退。

    这时那诡异的女人已经跑的没影,子弹明明打在了她身上,许多人也看到她身体上飙血出来了,可一个中弹的伤者却没有倒下,依然行动急速,钻入附近林木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又是让人惊诧莫名。

    ......

    此时的齐浩并没有带着秦月下山,而是一路狂奔带着她躲入了山腰处一座山庄的空房间里。

    这座山庄也有些乱,不过人们并没有四处跑,而是许多人集中过来,齐浩发现秦家老祖宗似乎在这里,所以人们才跑过来充当护卫。

    刚刚躲避到房屋,秦月的电话就响了,她急忙拿起来接听。

    “小宝贝,我在虎啸山庄这边了,你在哪啊?刚才我们接到通知,说山海镇马上要被军队接管,让我们快点找地方躲避,我还想叫人找你呢,没成想山顶塔的警钟就响了,有人要抢夺传世古玉啊!他们刚才说看到什么……假面侠带着你进入虎啸山庄了?我怎么没找到你人?”

    “老奶奶,你放心,我是在山庄了,现在和假面侠一起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啊?山顶塔是秦家禁地,由你老爷爷秦海深掌管,守护着秦家的古玉,这些年来从没发生过事情,我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抢夺古玉?小的时候听爷爷提起过,咱家这块古玉到底是干吗用的?”

    “小宝贝啊,都说了是你老爷爷掌管的,秦家除了那古塔掌管者和家主,没人知道古玉是干吗用的,估计等你真正接任家主那天,你爷爷秦天风就告诉你了吧......行了行了,不说这些没意义的,你快来山庄中心处的宅子,我在这里呢。”

    “哦......”

    秦月放下电话,见假面正靠墙站立,应该是看着自己,竟是一身放松的状态。

    “你......我家老祖宗让我过去。”

    “她那边许多人了,咱们就在这里哪也不去,等部队彻底接管了山庄,等所有敌人全被清除后我才会放你离开!我的职责只是守护你,其他人,其他东西跟我没关系。”

    “你到底是谁?”

    秦月的声音变得有些冷,她原本一直对假面侠是心存感激的,可听了他这番话,秦月误会了。

    难道说假面侠其实不过与之前那个胡江一样?

    都是她的追求者安排的保镖?

    对啊,一定是这样!要不然这小子怎么可能在第一次见自己的时候,就知道她的手机密保?他一定早就将关于自己的各种事情摸清楚了!

    秦月内心一下好失落,原来传说中的假面侠,也不过是某个富家公子哥的走狗罢了?

    他拥有如此实力,那么他的主人是谁呢?

    其他六大家族中的某位少爷?还是......来自北方的古老家族?

    正琢磨着,忽听假面侠笑着道:

    “原来你的老爷爷竟然叫海参,哈哈,真是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