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18章 小窗口
    这座房子一共五层,都属于李霸环叔叔的所有。

    齐浩带着李霸环直接上了楼顶,抱着她轻手轻脚的跳到楼下阳台,很快到了第三层。

    李霸环被齐浩抱在坏里震撼于他的臂力。

    他一手抱着自己,只是用双脚作为支撑点,用一只手去出力却也能如此灵活且不发出一点声音,他的身体中到底蕴含了多少力气?真是难以想象。

    这样的人是武者吗?怎么感觉像是科幻片里的异种人一般?或者说是超人?

    对,假面侠现在全国闻名,人们就是把他作为超级英雄来看的。

    或者他的一身衣服是高级产品?如同钢铁侠蜘蛛侠那般?

    李霸环借助月色研究了下,发现这套衣服没什么奇特的,应该不是由高科技材料加工制作而成。

    不等想太多,齐浩已经带着李霸环到了阳台的窗边。

    窗帘是拉着的,可角落里有空隙,齐浩先看了一眼,之后就让李霸环蹲过去看。

    李霸环只是看了一眼双眉就立了起来,之后全身颤栗。

    此时的李闫璐模样非常凄惨,她就穿了一个紫色的三角短裤,上身是紫色的小背心。

    此时被五花大绑的放在地上,口中明显塞了东西,用透明胶带不知道包裹了几层。

    王渊手中拿了一把刀,他在一下下的割开李闫璐脸上的肉,割一刀后就会弯下腰去,将里面透出的血用嘴巴吸干,现在李闫璐的脸已经是毁了,竟然都被划出了一块块方格子,每一个格子都差不多有一厘米边长。

    这意味着她的脸上足足已经被划了差不多八九十刀的纵横,因为没划一刀王渊都会吸干透出来的血液,所以这时候那些血痕组成的方格子是清晰可见的。

    从刀口的深度来看估计三毫米差不多,王渊似乎刻意的不想去划太深,因为这样可以慢慢折磨李闫璐,不会让她失血过多晕过去。

    怎么会这样呢?王渊小的时候是很老实的一个孩子,怎么离开家族这些年会变得如此残暴?就算他有这方面的兴趣,也不至于回归家族来虐秦氏家门的人啊?是谁给他胆子这样做?一旦败露那他就是死罪啊!一定会被家族收拾的生不如死!

    可李闫璐都被玩成这样了,这意味着事情一定会暴露,谁看到她的脸都会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灾难。

    那么......最终王渊难道还想杀人灭口吗?

    齐浩一直在准备着。

    他的手中已经用餐巾纸制好了一道定身符。

    齐浩现在随身总是带着餐巾纸,这东西可以作为制造符咒的材料。

    阳台与房间间隔着有一道门,一面墙,一扇窗。

    这扇窗子下面是关闭的,最上方却有一个口子开着,大概刚好能让人钻过去。

    齐浩给李霸环做了手势,意思是他先进去,让李霸环等待。

    李霸环点头的同时抬头看向那扇小窗。

    想要从那里进去吗?这可不容易,窗口太小了,如果要钻进去必然要浪费很多时间,制造出响声,里面发现可就糟糕了。

    齐浩已经退到了阳台的围栏附近,翻身一跃双脚竟然是贴在了那围栏上,之后身体竖直站立起来。

    李霸环看的咋舌。

    假面的手可是没东西搀扶的,而那阳台围栏上端的宽度只有差不多十公分,这男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就不怕掉下去?

    他到底要干嘛呢?站在阳台围栏距离那扇小窗就更远了,伸手够不到,如何爬上去?

    正琢磨着,假面猛然双腿弯曲向下蹲,之后......他竟然飞身跳了起来,如同空中飞人一般起来好高,双手已经落在那打开的窗口上,接着他双臂并拢,身体竟然倾斜,以那长方形的小窗口斜对角为最宽界面线,嗖的一下整个身体飞身而入,瞬间消失,不发出一点声息。

    李霸环张大了嘴巴,整个人石化,小虎牙滴落了一滴口水到她嘴唇上,之后滑落脖颈进入胸口沟渠,湿润的感觉都让她毫无反应。

    怎么会这样?

    这么小的窗口单单爬进去是不难的,可这样跳进去而不制造出一点声响?这是不可能的!

    李霸环一直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就说帝星大厦吧,下面几层外面装修的是光闪闪的玻璃墙壁,上面则有空调外机装饰木墙,在上方有阳台。

    虽然它非常高,但李霸环也有自信空手直接从楼下爬上楼顶,当然在下方玻璃层她需要用一些小手段,那就是打碎那些玻璃,制造出可以攀登踩踏的点。

    可及时身手已经灵活有力到这种地步,李霸环也还是确定,就刚刚齐浩做出的那种动作,她绝没办法模仿,真的是有些可怕了。

    因为毫无声息,所以当齐浩穿越了窗口,竖直下落到地面,单手支撑倒立在窗帘后面的时候,王渊竟也没发现进来人了,看了那窗帘飞起,还以为是有风吹入。

    他刚才已经检查过窗帘后面,知道那里只有上方一个小的通风窗开着,因为没有听到异常的声音,只是看窗帘飘起,所以王渊才没想太多。

    看了一眼后重新低头去吸李闫璐脖子上的血,他不想浪费了,如果这些血滑落滴在地上,那就变得有些脏。

    可他的嘴唇刚碰触到李闫璐光洁的脖子上,就赶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之后无法动作。

    齐浩用定身符控制住王渊后丝毫不敢大意,快速以针穿刺脉搏,之后注入九阳真气。

    灵怨藏在王渊的脑海里,齐浩瞬间找到后却无法断定它是什么类型的灵怨。

    无所谓了,打开针包,一百零八根紫火银针快速聚集成为紫炎刺,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了王渊太阳穴,银针快速飞逝散开后又瞬间回归重组成为紫炎刺,王怨的头骨上已经被刺穿出现了许多小小的洞。

    齐浩算是一个执着的人,坚持着自己的理想。

    可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如今不做灵怨狩猎者不行了,他必须要在不杀人的情况下快速控制住王渊,及时让他成为废人也在所不惜。

    定身符失效,王怨张开嘴巴想要怒吼,齐浩早有准备,将放在一边的毛巾拿过来塞入他张开的嘴巴里,让他没叫出声。

    脑系统已经被紫炎刺破坏,此人就算驱灵后也会彻底成为傻子,这是齐浩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可事急从权,也只能放弃原则这样做了,否则他很难很快制服他,最终暴漏自己。让自己置身险地,这种傻事可不能去做。

    然而破坏了他的脑子也只是让他损失了一些智慧,灵怨存在依然会让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具有强悍攻击力。

    齐浩第二张定身符出手。

    第一张符起效时间大概八秒,那么第二张对同一个灵怨使用会变得时间更短,估计六秒不到。

    齐浩一根手指直接插入他太阳穴上被紫炎刺弄出的伤口,开始吸附灵怨,然后快速用紫炎刺又在王渊身上弄出了几个损伤处。

    紫炎刺遇血分散的能力强于普通冷兵器太多,普通刀剑这样去刺根本对灵怨者无法造成太重的伤害。

    在定身符第二次失效的时候,齐浩终于是完全占据了主动,出手第三张定身符,快速从一边解开李闫璐身上的绳索,用它们去捆绑王渊,松绑李闫璐时齐浩也顺便将她打晕,这对于她来说其实是一种暂时的解脱。

    第三张定身符很快失效,在使用定身符已不会有什么效果。

    齐浩也没必要去做这种事了,因为偷袭成功下手迅速,王渊已经被完全控制,灵怨气息正快速流逝进入齐浩体内。

    “噗通”一声响,房间的窗帘被扯下来,好不容易爬进来的李霸环掉落到窗帘中,滚到齐浩脚边。

    如同是被刺激到的猫一般,李霸环在窗帘里手舞足蹈一番,终于从窗帘中解脱出来,一脸红晕。

    妈的!

    她爬上来的时候一直轻手轻脚,可是最终屁股却卡在了窗框上,这才导致她在用力之后身体失去平衡,直接掉落下来。

    她的屁股难道比齐浩还宽吗?

    女人只是看着肥大好不?其实跟男人比还是秀气的!

    李霸环绝不承认自己的屁股比齐浩一个大男人还壮硕,分析了一会后找到原因。

    齐浩人家是如同火箭一样飞身穿过窗框的,力量大阻力小,而自己是爬进去的,身体不够平直,弯曲之后自然就形成障碍,屁股上盆骨相对与身体其他地方较宽,自然也就卡主了。

    哎,真是丢人。

    终于找回状态,发现王渊已经被齐浩捆绑住,急忙就去检查李闫璐的伤势。

    虽然从小到如今李霸环都被这些堂姐妹们欺负,但她依然记得小时候叔叔婶婶对她是不错的,因此看到李闫璐的残模样她也有些着急。

    “怎么会这样呢......这可怎么办?”

    “把灯关了,然后将窗帘弄好,我需要一些时间驱魔,这小子被妖魔占据了身体,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这个女人的伤势......回头你可以去找那叫做齐浩的小子,他不是医生吗,或许能够治疗。”

    “治疗?你是说能治好吗?这刀口挺深的,估计无论怎样都会留下疤痕吧?”

    李霸环说话间快速关灯,然后去把窗帘重新挂起来。

    “这我怎么知道,还要看那小子的医术,他不是很厉害吗?”

    李霸环这句话其实是一种怀疑的试探,她有一种感觉,觉得齐浩和假面似乎有着某种联系,弄不好齐浩就是假面。

    听假面如此说,李霸环认为自己还是想太多了,假面身高明显比齐浩差了许多,而且齐浩今天喝了好多酒,一身酒气醉倒睡觉呢,现在的假面身上可是毫无酒气,怎么会是齐浩?

    有功夫还是琢磨琢磨到底什么是妖魔吧。

    李霸环猛然间想起了一点事,那是在西欧的一个小国,她奉命要去干掉一个商业竞争对手。

    那小子的保镖很邪门,自己打了他四枪,一颗爆头,三颗子弹穿过心脏处,可是他还是行动自如。

    虽然成功完成任务杀死了目标,但她差点就被这诡异的保镖给抓住。

    当时他的形象......就如同野兽一般,似乎没了心智,和现在被齐浩控制住的王渊脸上有着一样的狰狞面目。

    难道说他也是被妖魔附体了?而这个世界是真的存在妖魔这种东西?

    李霸环撇撇嘴,她宁可相信有狼人,吸血鬼,都不相信什么妖魔。

    太虚幻了,真的无法让人接受相信。

    半个小时后,齐浩完成了灵怨的吸收,王渊彻底成为废人。

    “好了,我还要去找其他灵怨,你最好去找你们李家说话有力度的聪明人,告诉他这一切,是时候去准备这一仗了,否则秦家这一劫必然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