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16章 泥足深陷
    醉酒这种事并不理智,但人生不醉一次,真的就是种遗憾,尤其是对于男人来说。

    李霸环终于抢下齐浩手中的酒瓶,恨不得一瓶子砸在齐浩脑袋上。

    能不恨吗,齐浩那一下真的很用力,估计都他妈肿了,李霸环忍不住还自己揉了几下,因为这个耽搁了一小会,齐浩又接连喝了两杯酒,总共三两下肚。

    三两96度的白酒,那绝不是开玩笑。

    啊......这是什么感觉?

    站在大厅中,齐浩转了一个圈,只觉得天旋地转,人们竟然已经出现虚影。

    这就喝多了?

    齐浩闭上眼睛,心中猛然生出一股怒气。

    把自己的老婆当成什么了?

    到底是让秦月去挑选这些人,还是让这些人到秦月面前争宠献魅?

    情绪在酒精的刺激下变得蠢蠢欲动。

    齐浩有些想打人的冲动,目标当然是小老太太。

    不过四处看看,距离他最近的只有李霸环。

    这是个身材完美,拥有一身结实肌肉的女人。

    女性肌肉与男人总的来说是不一样的,女人的骨骼较小,因为内分泌系统与男性的差异皮肤较为光滑,所以她们的肌肉无论如何看上去都不如男人那么暴力,还有一丝柔美。

    而这种柔美却是巾帼之美,超越普通女性真正的柔,犹如一副钢铁雕刻的画像,仿佛是用精致金属雕琢的花朵。

    “哟呵,这是谁家的小娘子,怎么就这么大?快来让哥哥摸一下!”

    齐浩嬉笑出手,可脚步已经虚浮,根本摸不到人。

    秦月正懊恼的坐在床上。

    她原本是躺着的,看到李霸环竟然给齐浩喝高度酒,一下就坐起来了。

    只是看瓶子秦月就认出了那种酒是什么,96度啊,喝多是会死人的!

    这个李霸环什么意思?齐浩是她能碰的男人吗?

    秦月的小姐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差点就下了床,不过却因为齐浩的动作而停滞。

    tmd!

    这小子还真是本性鄙陋,上次趁机摸了李霸环的屁股,这次又明目张胆的袭胸?难道她的身体就那么让他爱不释手?

    就算是李霸环的肌肉更结实,可自己身上的肉也是健身房里练出的一身流线,美感手感白皙细腻和弹性的程度绝对比李霸环强了好几个档次啊!

    因为生气,也因为齐浩还有能力去干这种坏事,说明他还死不了,秦月终于是没下床,就在床上生闷气。

    齐浩去扑李霸环没碰到,脚步不稳跌倒在地上,头撞击到了桌角。

    这一下很疼,疼痛快速触发了齐浩的灵医体质,九阳真气自行流转,竟将齐浩体内的酒精融合,让九阳真气变得更加精纯,并使齐浩清醒许多。

    咦?

    怎么回事?烈酒竟然能够提纯九阳真气吗?

    清醒之后的齐浩其实有些迷糊,不过他确定自己的九阳真气确实提高了一点。

    虽然不多但也比之前吸收植物内的灵气要有效一些。

    这真是意外收获,在另外一个世界齐浩不是烟酒不占的人,却被秦月管的很死,所以没发现这个小问题,当然异世界里到处都是灵怨,灵医们可能也不会在意高度酒带来的这点灵力提升。

    醉意还没有完全醒,酒多喝依然会醉,如今看来喝烈酒最少可以作为修炼的一种辅助手段。

    齐浩来不及去想太多,这时灵医体质被激活,九阳真气处于一种自我防御的快速代谢状态,齐浩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灵力也更加强盛,所以就感受到了那一股股淡淡的灵怨气息。

    这让齐浩一时之间毛骨悚然。

    怎么回事?这房子里怎会有灵噬者?

    作为二品灵医境界,同境界的灵噬者距离百米之内逃不过他的感知,三品灵噬者则不一定,有的灵怨天生气息淡,不进入战斗状态不容易感知。

    这是正常的情况,还有一种特殊情况,高品灵怨者的血液滴入水中,用这种水去洗澡,那么所有灵怨者的气息将都会被掩盖,更加不容易被发现。

    齐浩之前就一点没感觉出来。

    抬起头,目光落在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男子的身上。

    看着和正常人没区别,也是这次参加相亲会的四门弟子之一。

    他并没有四处走动,只是与跟在他身边的侍女郎说话,两个人似乎以前就认识。

    “王渊,这几年在香港做珠宝生意,做的怎么样?”

    “还行吧,李闫璐,其实你比咱们的大小姐还漂亮呢,我小时候就觉得你好看,可惜四门的男子十岁就要被送走参加军训,到十六岁第一次反家,我可是一直都没见到你。”

    “呵呵,就知道瞎说,十岁之前那么早熟吗?知道喜欢女孩了?不过看你如此会说话,难道真的还是童男子?我怎么觉得你是情场高手?之前老祖宗让碰过女人的子弟全离开,你不会没说实话吧?”

    “当然说了实话,可能我天生就是个泡妞高手吧,所以虽然没搞过女人,但却知道女人爱听什么。怎么样?说你比大小姐漂亮,说我喜欢你,你难道不高兴吗?”

    叫做李闫璐的姑娘脸色微红,似乎挺高兴的,毕竟王渊是个真正的帅哥,而且看上去成熟而稳重,那么被他夸奖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他们的声音很轻,可齐浩距离十米远却依然能清晰的听到,同时他确定,这个王源一定是灵噬者,而且从他的神态体相看上去还像是爆发期的。

    除了他之外,这个房子里齐浩能够感受到最少有十个人都是灵噬者!

    闭上眼睛,大脑急速运转。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些归家的弟子是提前被人使用了灵毒培养成灵噬者的?

    成为了爆发期灵噬者后就会彻底失去本性,变成披着人皮的另一种生物。

    他们的信仰是世间罪恶,是没有法度,是肆意妄为,

    这些人之前都在不同的地方,有的如同王渊一样在香港,也有在美洲,在澳洲,在欧洲,在非洲各个地方的。

    是谁费尽心机的播种灵毒,然后等待今天这个机会让他们一起返回秦家?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杀人?如此谋划不可能只是为了杀人吧?

    难道秦家有什么他们想要的东西?对,这个可能很大。

    齐浩琢磨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步履蹒跚的站立起来,看上去依然还是那副醉酒的神色,但其实酒已经醒了。

    秦海珍这时到了山庄另一个房子里,视频系统连接了大屏幕,她也在关注着齐浩。

    “终归是年轻了些,有些小聪明,这种大场合却应付不下来。我说让他们必须要喝酒,必须要喝醉,却没限定时间,其实完全可以和侍女郎们搪塞的,有些人就做的很好,他们也在喝酒,但喝的很慢,所以不会轻易醉倒,而齐浩却如此的贪杯,那可是高度白酒,这次一定是在咱家小月月面前丢大人了,嘿嘿。”

    在小老太太身边照顾的是两个四十几岁的妇人,她们都是老太太丫鬟家里的孩子,对老太太很是衷心。

    如今这个年代丫鬟不流行了,大户人家都把丫鬟改成了佣人。

    在外雇佣的佣人算是一种职业,如同秦家这种规模的大家族,佣人都是家养的,自然就跟古时候的丫鬟女仆一样,以主人的喜好而马首是瞻。

    两个妇人听主人说齐浩的不是,立刻也随声附和,说大小姐也是有些任性了,竟带着一个外人来参加四门相亲会,这多半会引起人们的不满吧?

    这时的齐浩似乎更醉,开始四处乱走。

    见到人就要跟人家喝。

    四门的青年们也是终于找到了对付齐浩的机会,纷纷上来给齐浩敬酒,拿着的都是高度酒,看来是想要把齐浩灌死过去。

    齐浩距离这些人更近,就能更明显的感觉到谁是灵噬者,此时房间里男男女女夹杂一起足有一百四五十人,齐浩简直惊呆了,除了男人,一些侍女郎竟然也是灵噬者。

    想想这也正常,看来每一年的相亲会,一些在外面磨练修行的女儿家也会返回,就如同李霸环。

    所以一些女孩在外面也被种了灵毒!

    秦家的这座山是完全的私人领地,四周的防守非常严密,摄像头遍布整座山,只要在监控室内安排上得力的人手,就算没有护卫,任何外人进入也能被发现。

    想要进入秦家领地一定很难,从这里想偷出去什么东西应该更难。

    这就意味着敌人运筹帷幄了许久,如今把人聚集过来,一定是要行动的吧?就算这次不行动,那么或许下一次聚会,大下一次的聚会也终究会对秦家造成威胁。

    这可是自己老婆的娘家,齐浩自然不可能不管。

    正琢磨着,忽然身边出现了一个有些严厉的女人声音。

    “都让开!”

    正在围着齐浩敬酒的一群人微微愣了下,回转头看去,只见大小姐秦月就站在那里,一脸的杀气,一身的冰冷。

    有几个醉酒的没看出门道,还想借助酒劲去调戏一下秦月,却被各自家族的好友兄弟拉走,终究是给秦月让出一条道,让她走到齐浩身边。

    齐浩这时候虽然有醉意,但其实已经没有刚刚喝了三杯高度酒那时候迷糊,头脑心思完全清醒,九阳真气远转吸收着酒气。

    他不敢大意,一直在想着应对眼前局势的办法。

    看到秦月忽然出现,齐浩真是懊恼了,暗道这个地方是险地,看来还是要把她先弄走才行。

    于是秦月借助假醉的模样,直接过去抱住了秦月。

    “媳妇......你咋来了?哈哈哈,公司加班,我和同事喝酒呢!”

    秦月翻了个白眼,原来天下的男人喝多了都是一个鸟样,就知道胡说八道。

    奶奶的这个题目......

    哎,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秦月扫视了四周,所有还在这个房间里的男人,他们还都能站立,看着自己时眼神中都很复杂,有敬畏,有躲闪,有仰慕,有情色,种种不同。

    而齐浩?

    他应该是真的喝多了,他刚才看着自己时眼神里有的只是醉意,没有其他的情绪。

    一个正常的人喝醉酒不就应该是这样吗?颠三倒四乱七八糟。怎么还会如同其他人那般笔挺站立?

    哼,也就只有一个齐浩才是够直爽,够爷们,真性情!

    秦月这心眼歪的已经丧良心,之前因为醉酒被抬下去的可是有十几个人呢,她都已经把他们忘在脑后,就觉得齐浩一个人是英雄。

    “好了,他已经喝多,不能再喝,你们继续吧……我刚好换个地方睡觉,他是客人,我来安排。”

    说话间,秦月就用她的身体,几乎是半扛着齐浩离场,惊吓了一屋子的人。

    老太太秦海珍在监视器里看的眼睛都直了,这......连家主继承人的身份都不顾及了?也要护着他?自己的宝贝孙女难道已经泥足深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