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15章 人生难得一回醉
    如果不是对齐浩在意,秦月又如何会在最后问出那样一个不咸不淡却又振聋发聩的问题呢?

    秦海珍原本以为秦月只是对齐浩感兴趣,如今看来没那么简单,她的思维意识已经根种了齐浩的影子,距离爱上也就一步之遥。

    这是秦海珍不愿看到的事情,齐浩的根底她也派人查过,看似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不知道他一身医术来自哪里就弄不懂这个人,他就是不可信任的,绝不能让一个不可信的人成为秦家的女婿。

    不知秦天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没有,但作为秦家的老祖宗,秦海珍自己就有权利也有能力操控秦家血脉的融入!

    对于齐浩,看来自己要想办法去应付一下了,最少要让他和秦月出现隔阂,之后无法修复。

    齐浩的事秦海珍能了解到的自然已经了解的差不多。

    比如他和燕家的女人租了个房子,里面还住了许多女人。

    只要利用这些女人制造些绯闻,把齐浩这小子打造成花心的男人,那么秦月就会对他失望从而失去兴趣吧?

    秦月这样高傲的女人怎么会容忍自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暧昧?

    话说话来,只要让齐浩与燕环有了交集,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自己去操劳吗?

    燕家的这个女儿虽然不会是家主继承人,但也是他们燕家上下的宝贝,据说燕家那几个隐世不出的老鬼都是对她很宝贝的,到时估计齐浩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还有楚家的那个女儿,虽然在家族的地位不高,却是北方大家族看中的媳妇,一样是齐浩碰不得的!而偏偏楚红与齐浩之间却有了交集的一吻,这件事发生在汉东,楚家又派人来做事,王侯已经把事情前后调查清楚,给了秦月汇报,当然也瞒不过秦海珍,所以这件事也是可以操作的。

    小老太太在心中想着如何算计齐浩,表面却依然慈祥微笑,看不出丝毫异常。

    第三个山庄很快到达,这个关卡也非常奇葩,刚开始就让每人要喝半斤五十三度的白酒。

    “今晚就住下了,我已经给你和这些小子安排了一个夜宴大厅,你应该也看出来了,这次我是动真格的,往年不淘汰人只是觉得你们还小,弄不好这个人今年你看不上,明年就看得上了。如今看来一切都是我想的太多,你没从他们中挑选出人来,反倒是因为需要选择的人太多让你无从选择,失去了兴趣......跟你熟悉的那几个小子是我没让他们回来,毕竟他们已经赢得了你的好感,没必要回来减分!那么这群娃娃我就帮你来裁员,最后能够留下几个终归也要看你的心意。”

    原来是这样……

    秦月还真有些意外,没想到老奶奶这次如此果断。

    这对于她来说算是好事,原本她也不可能选择那么多,早就该去掉一部分人。

    在老奶奶的带领下秦月进入一间大厅。

    这里的空间很大,装修的富丽堂皇。

    在中心处有一个挺大的圆床,圆床有一圈帷幔,拉上则隐,拉开床现。

    在圆床四周摆放了大大小小的桌子共计56张,桌上有各种各样的美酒,佳肴,很丰盛。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很多赌具。

    “月月,今晚你就睡在那大床上吧,帐子是双面绣,外面看不到你,你却能看到他们。”

    这句话秦海珍说的很轻,接下来大声道:

    “你们这群小子今晚就在这里参加夜宴,会有许多美女陪着你们畅饮娱乐,这是你们的狂欢夜,所有人都给我听好,我要你们不醉不归!哪个给我装假或者装醉,那就给我滚回你们自己家长的羽翼下待着,我未来的重孙女婿,必须要有将帅之才,如果这种小场面都应付不了,就真的没必要在继续走下去了。”

    小老太太说完话一群年轻人的脸色全都变得苍白。

    秦月撅起嘴巴,拉着小老太太的手轻声道:

    “喂,你倒是在这种环境下睡一个我看看?这么吵闹如何睡?”

    “哈哈,正所谓酒色财气皆为人生之惑,如果过不了这四关,那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成熟。这些小子久在外面,偶尔回来一次也是假装乖巧,到底是个什么品行我们也不清楚,在大床之上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平板电脑,这里也都是摄像头,你可以躺在床上看着他们的姿态。这很考验人的,想想吧,一群美女穿插其中,有酒有赌具,他们都要疲于应付,还要考虑到你!等酒精一上头,他们的各色姿态也就全都表现出来了,到时候你也就能够看到,到底谁的真性情能入了你的心。”

    “哎,你这个也不太公平,有些人酒量可能一般,有些人的酒量可是很好的。”

    “哼,我自然准备了各种各样的酒,这里最少有十种白酒超过八十度,全世界各国的高度白酒这里都有,如果喝不趴下他们,我小老太太就算白活一百岁。当然,我也不是要真的让他们不省人事,但如果不喝到九分醉,又如何能看到真性情?”

    “老奶奶,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这酒是必须喝了?”

    “嘿嘿,每一个人都会有专用的侍女郎,会监督他们的醉酒程度,老太太说不醉不归就是不醉不归,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看着秦海珍严肃的表情,秦月终于是相信了,老奶奶绝不是开玩笑。

    ......

    齐浩并没有如同秦月所愿,没去猜测秦月的心思,为什么要问了他那样一个不痛不痒的问题。

    他的心思就是这样,缜密的时候无法形容的细致,可神经大条的时候也很白痴。

    半斤的白酒喝下去对于他来说完全是小意思,在场的一些人却已经是受不了,加上之前被淘汰的,最终也就只有差不多六十人进入宴会大厅,随后跟进来的是六十个漂亮的侍女郎。

    这些女人也是四门子弟,各个貌美如花,让齐浩意外的是,其中竟然还有李霸环,而且还被安排的让她来陪着自己。

    齐浩不知这是不是一肚子坏水的小老太太在搞鬼,不过他却也明白了这一命题的意义,就是要看看人们在这种环境下,是否还能应对得体。

    如今也就才九点,之前上山的时候大家都吃过饭,不过因为老太太在场,所以大多数人都没吃饱。

    现在既然命题是让吃让喝,一些性情豪爽的也就不客气。

    而所谓性情豪爽的人毕竟还是少数,大多数人依然放不开,身边跟着一个俏女郎,场子中央的大床上却躺着秦家的家主继承人,很可能正通过安装在四处的摄像头观察着他们,谁不是如坐针毡?

    可喝了半斤的白酒,多数人还是上头的,即使想让自己保持平静,却也有些难以办到,何况那些侍女郎出现后还直接就跨上了他们的胳膊。

    齐浩皱眉看着紧贴在自己身上的李霸环,低声皱眉道:

    “不好吧?你们家大小姐此时一定在大床上盯着我呢,你却如此来勾引我,不怕她给你穿小鞋?”

    李霸环也是一脸的纠结,她当然知道自己很被动,可有什么办法呢?这都是老祖宗安排的,她的耳朵上还带着耳机,老祖宗不知道躲去了哪个角落里,还会随时给她下达命令……或许是齐浩入住秦月家里那天,刺客走了之后,齐浩抱着自己摸她屁股的事情也被当时跟在秦月身边的另外两个保镖看见了,这种事当然瞒不过手眼通天的老祖宗,所以她才会如此安排,这算是一种试探吗?

    试探齐浩是否对自己感兴趣?试探自己的心思是什么?试探秦月的反应?

    一石三鸟!

    哎,真是纠结!

    自己招谁惹谁了?

    她可是被害者,又不是她去勾搭齐浩的。

    只不过她是上过战场的女人,对于和男性身体接触这种事不敏感,所以那天没什么反应。

    但这不代表她看上了齐浩啊?

    这祖孙两个人干嘛都来找自己的麻烦?

    李霸环觉得很委屈,所以对齐浩也没什么好态度,拉着齐浩走到一个桌子旁,倒满了一小杯酒,酒的刻度为一两。

    “看来你喝的不太醉,那就继续吧,按照游戏规则,你必须要喝到人醉心亦醉,这是波兰精馏伏特加,英文名称spirytus rektyfikowany,被西方人称之为‘生命之水’,经过了反复70回以上的蒸馏,达到了96%的酒精度数,堪称世界上最高纯度的烈酒。我没喝过,不过据说只要喝上一口,嘴唇就会瞬间发麻、脱水,身体就会如同燃烧起了火焰,这一小杯酒也就相当于一口,干杯吧。”

    说话间李霸环把酒递给了齐浩,之后却为自己到了一杯普通的红酒,与他撞杯。

    齐浩真是傻了眼,没想到那小老太太竟然真的在刻意针对自己。

    套尼玛96度的白酒?

    这不是相当于酒精纯度了?

    这是要他命啊!

    就算他这具身体经过半年来的锤炼已经要比普通人各方面都强悍了,可也还是肉体凡胎!

    就算他对酒精的适应度非常好,平日里也能喝上个一两斤的白酒而没什么太多感觉,但却不等于他能耐受这么高度数的酒!

    老奶奶的大鸡腿……

    哼,不就是想要让自己喝多之后丑态毕露吗?

    这个缺心眼子的老太太,这有什么作用,看来她是太老了,根本已经忘记了年轻人之间的爱恋。

    如果秦月不喜欢自己,那一切都无所谓。

    如果她喜欢,那么就算自己是一坨牛粪,她这朵鲜花也是愿意插上来的,还义无反顾呢。

    好!

    既然是这样,那就顺了老太太的意思。

    人生难得一回醉,且看佳人为谁倾!

    大男人是要顶天立地的,如果害怕出丑在场面上连美酒都不敢去喝,那不活的很憋屈?

    想到此处齐浩微微一笑,伸手接过了那杯酒,一饮而尽。

    我去……好爽!

    这哪里是酒,分明就是燃火的汽油。

    齐浩喝下去后立刻觉得口干舌燥,这时拿出打火机在嘴巴边扫过,估计都能上演喷火绝技了。

    酒水下去肚子后半分钟,酒精的作用就已经有些上头,齐浩只觉得自己真的有了醉意。

    “哈哈!真是好酒!”

    说话间齐浩竟自己主动去倒酒。

    这一下看的李霸环愣住。

    “霸环,这酒不能喝太多,只让他醉了就好,可别喝死了过去,我那侄子还要仰仗他看病,如果真喝死了估计我的小宝贝也不会饶了我。”

    李霸环耳朵中的无线耳机传来秦海珍的声音,李霸环急忙去阻止。

    而齐浩这时已经倒了一杯酒,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在李霸环身体靠近想要抢夺酒杯的时候,他竟然一手抓在她的前胸处,而且还很用力,抓的李霸环横眉怒目,痛的差点叫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