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14章 谁胜谁负
    那张原本看上去毫无异常的白纸,竟然在中间破了一个小洞。

    咦?

    秦月愣住。

    自己还没太用力啊?平整的白纸怎么会破了?

    她急忙放下认真去查看。

    之前齐浩送了白纸之后,秦月看的不算仔细,因为其他人也开始送礼物了,而秦月的心里还在琢磨齐浩为什么会送这东西。

    那么一心难以二用,当然更不好三用。

    所以秦月从没想过这张白纸会被做手脚。

    可此刻再仔细查看,秦月终于发现,这张纸上有许多很是细微的小点。

    这些点似乎是用针刺上去的,因为太细小了,所以不容易被发现。

    从破洞的地方秦月开始去撕扯。

    因为很多地方都被刺了洞,所以这些地方很容易就被撕扯下来。

    没一会功夫,秦月终于将所有的细微小点处都撕开,呈现出的空洞处竟然是几个字:“弄坏是小狗”?

    秦月冷了一下,最后终于被气笑了。

    这时候小老太太也是愣住,良久后才道:

    “他走过去,拿起白纸,转了一大圈,大概一分钟的时间,之后才到了你的身边。难道就是在那一分钟,他用针刺下了这些字?这孩子的手可真巧啊,所有的小洞都不透,而且如此密集,让你稍微用力就能把这些地方用手裁剪下来,组成了这个五个字......哈哈,弄坏是小狗?真是够讨厌的,但是却能‘逗你一笑’,这也算是真正的礼物吧?秦月啊秦月,这个人我也看不透他了,他完全掌控了你的心思,甚至已经猜到你在了解他的计谋后,可能会迁怒与这张纸,于是才做了这个手脚!从前到后所有的计策,都是他在一瞬间想到的,真是太厉害了!好了,将那纸好好收起来吧,人家可是说了,弄坏了你就是小狗狗啊,还是一种发了情的小......狗狗,哈哈!”

    “你这老太太!真是讨厌!”

    秦月气的脸颊都鼓起来了,双腮通红,可眉眼间还是有隐藏不去的笑意。

    终究是再也舍不得去把这纸撕扯了,于是齐浩就干脆大大方方的将它折叠着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啊......齐浩啊齐浩,越是了解你,就越是看不透,这世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男人呢?

    “好了,别想那么多,有时间你还是思考一下他是如何在一分钟之内,如何在一百多人的注视下,用一根纤细的小针,刺出这五字虚点的吧,这一手可很厉害。”

    “他是医生,而且好像更擅长中医,我看过他带着的银针,长短粗细不一样,跟一般中医带着使用的针似乎也不同,应该是宝贝,所以他手上的针法很厉害也正常,就像厨师的刀工都很好,小偷的手法都很快一样。”

    这说法算是让老太太接受了,不过依然觉得齐浩很厉害。

    车子向上只是开了大概两百多米,第二个山庄就到了,人们依然是进入院子,然后秦生公布了第二关的题目。

    秦月已经吃了两次亏,准确的描述是被齐浩撩拨了两次,所以这一次她很小心谨慎,不再去刻意关注他。

    这种态度并不是说她不想对齐浩有更多期待。

    正所谓情趣。

    当一个男人追求一个女人太紧,如果这个女人一下就应了,那岂不是毫无情趣。

    所以秦月只是把自己端起来,她还没有让齐浩这样一个男人进入自己丈夫选拔人选范围的明确想法,但她不介意制造一些情趣,让自己无聊的生活多一些有意识的事。

    毕竟齐浩能给她带来这些东西,那么她当然也愿意让自己配合,所以此刻忽视他,才是最有意思的。

    就仿佛喂狗,并不是把骨头给它才好玩,而是把骨头放在手里,让狗在面前摇尾巴才更有快感。

    秦月坏坏的想着,之后有些心虚,可千万不能被齐浩知道自己把他比喻成了狗,那估计,他会咬人吧?自己如此白嫩可人,可不能被他轻易咬了去……

    第二关的题目很别致。

    秦月坐在老奶奶身边,喝着热茶,吃着浆果,手中拿着一个本子。

    “小姐的本子上有许多问题,这些问题你们每一个人都要如实回答,不要想耍赖,因为我们会核对你们的答案,如果耍赖说谎,那么就会从候选人中永远除名,所以后果自负吧。”

    秦生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的淡然,一群小子听后则是满脸紧张,有的脸色都苍白了。

    人们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题目,真心话大冒险啊?

    秦月很有兴致的翻看本子,脸色微红,瞪了老奶奶一眼。

    “这些问题都是谁想出来的?”

    “群策群力,我那几个老不死的兄弟姐妹,还有一群老不死的侄儿侄女们。”

    “为老不尊!”

    这时人们已经排队过来了,一个接着一个。

    秦月终于还是扫视了一下,发现齐浩差不多站在队伍的最后面。

    这估计是老太太安排的吧?让自己有时间去思考,挑选一下比较有难度的问题,然后找齐浩报仇,谁让他刚刚调戏自己。

    第一个青年男子走上来。

    王海川,王家的人,如今在美洲,似乎经营一系列的连锁快餐店,生意很简单,盘子却很大,年产值已经能做到一千多万,今年才二十七岁,长得很是帅气,人看着也聪明。

    秦月发现他的目光在探寻着自己的身体,觉得有些讨厌,于是在笔记本上挑选出了一个问题。

    “你有过几个女人?”

    在规定中,候选人在真正成为秦月的丈夫之前,并没有严格的要求一定要保持童子之身。

    男人嘛,如果没有点欲望,没有点激情,那也出息不了。

    然道理是这个道理,秦月不提也就罢了,现在把问题摆到台面上来,怎么回答?

    亲爱的秦月女士,我已经二十七岁了,在美洲那样的开放环境之下,不可能没吃过腥,因为我是个身心正常切非常建康的男人,所以我和六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其中三个美洲人,一个法国人,一个日本人,还有一个是华人。当然了,我和她们完全是逢场作戏,根本没有爱,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

    这就是事实,可打死王海川他也说不出口啊。

    但是不说怎么办?

    这些事不难查证,这次的游戏亏则可是说的很清楚,如果不说实话那就要直接取消候选人资格。

    王海川额头都冒汗了,过了足足一分钟才无奈的道:“有过......三个。”

    他终于没敢说实话,想着还是半真半假吧,希望能蒙混过关。

    不等秦月说话,小老太太冷声道:“哼,有过三个女人?你也是够花心的,王家小子吧?回去你们大王山庄住一晚吧,明天就离开山海镇,从哪来的回哪里去,我的小宝贝可不是普通女人,没有自制能力的家伙碰不得她!”

    王海川差点没哭出来,这怎么还带临时改变规则的?

    可老祖宗开口说话了,他也不敢反驳,只能潸然离去。

    第二个小伙子向前,那手都在颤抖。

    秦月自然注意到了,竟然是想要偷笑,却觉得不合时宜。

    不过她并没有心软,问的还是这个问题,你有过几个女人。

    “两......”

    “下去!”

    小老太太直接开口说话让他滚蛋,最后面的齐浩看到这一幕真是乐的心里开了花。

    自己在这方面可是根红苗正,在这一世界的身体基本上已经确定没有离开过,所以算是童子身,就算有高科技能检测也会知道他是真的童男!

    齐浩只希望快点到队伍的最前边,回答秦月这个问题,顺便告诉他自己可是抵御住了各种诱惑,就等着跟他来个小妹妹小弟弟大团圆,没成想前方老太太又发话了。

    “哼,好了好了!这些年想着你们这些小子能够长进些,所以每一次的比赛也没个淘汰的制度。可是你们呢?泡妞的手段真是一点没长进,拿不下你们大小姐的心,就在外面搞花花肠子……凡是与其他女人办过事的都出来吧!你们也老大不小了,老人家也不能让你们一个劲的牺牲青春时光,就这样吧,所有还不是童男子的小子全都出列,然后明日返回,今天晚上就去跟你们的家长见见面,这一走可能就要几年时间了,之后你们离开到了祖籍山海阵,要在驻地努力发展产业,建立功勋,等到五十岁的时候再退休回家,安养天年。”

    这是秦家的一个规定,凡是在外面开创事业的子弟都可以获得家族的支持,可是到了五十岁必须退休回家,然后由其他家族子弟去接任各自一滩的生意。

    这样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整合资源。

    家族既然为这些人提供了发展的机会,那么就不能让成长的利润外流出去,终归是要控制在家族的手中。

    这也是秦氏一族和四门共同利益所在,有着详细的规章制度,不容破坏。

    在秦海珍的命令下,终于是有二十多个人离场。

    这让留下来的小子们很是兴奋,大家都是竞争的关系,少了一个对手就是多了一份胜算。

    他们终于觉得耐住了寂寞是值得的。

    真心话大冒险游戏继续了下去,秦月也并没一直问同样的问题,因为老不死的们给她准备的问题很多。

    “你曾经偷看过女人洗澡吗?”

    “你有没有看过小簧片?”

    “你第一次打......那个什么机是几岁?”

    所有的问题都很尖锐,秦月问到最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暗道这群为老不尊的家伙真是太闲了,所以才能琢磨出这么许多无聊的问题。

    不过,经过一圈问话之后,倒是真的淘汰了许多人。

    有些答案不端庄的直接就被老太太开口pass。

    这让秦月觉得很不安,以前的相亲会都是友谊赛,根本不会pass任何人,那么这次如此认真,显然是老太太心急了,自己二十三岁,也确实到了出嫁的时候。

    秦月一边心有所思,一边问问题,终于到了最后的一个齐浩。

    原本已经觉得很无聊的大小姐一下就来了精神,看着齐浩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齐浩被她笑的发毛,暗道她手中的本本上不知道记录了多少问题,应该都被她看一遍了,那么她到底把如何尖端的问题留给了自己呢?

    如同‘你有过几个女人’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再问了吧?

    “齐浩,你真的很想娶我吗?”

    就在齐浩疑惑的时候,秦月的问题已经脱口而出。

    而这个问题,让全场震惊,鸦雀无声,就连小老太太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个问题可不在本子上啊,秦月竟然会问齐浩?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想了,你是我心里最完美的女人。”

    齐浩的回答已经是彻底惹怒了一院的四门子弟,这也太嚣张了吧?竟然敢大张旗鼓的说要去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这个给家主治病的医生到底是什么来路?

    “好啊,你这个答案算是过关了,不过我也额外告诉你一句话,你想娶我,除非太阳西边升,河水倒着流!没门!”

    秦月说完,竟然直接起身,她修长的大腿亭亭玉立,抖了抖似乎在院中的灯光下泛起了一片光芒,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一分钟后,在小老太太的车上,秦海珍郁闷的问道:

    “我原本以为你会问他什么复杂的问题,怎么却不问?你问的那是什么东东啊?”

    “老奶奶,我就是什么也不想不问,你猜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猜齐浩会不会现在绞尽脑汁,琢磨我的心思?他一定会以为我要问他很复杂的问题,就像您一样,可我就是不问,哈哈!”

    看着自己的傻孙女,秦海珍差一点气笑了。

    哎,这可一点也不高明,秦月终究还是输了半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