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12章 传世之玉
    满天的烟花不经意间升起,惊动了整座山海镇。

    谁这么大胆子?竟在山上放烟花?

    并不是说不能放,但按照惯例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放这些东西啊?

    即将开到山顶的车内,秦海珍秦月全都愣住。

    还是秦月先反应过来,忍不住在嘴角带了笑。

    秦海珍却没笑,皱眉道:

    “还是个如此有心机的,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老奶奶你说什么?”

    “你还装糊涂?一定是齐浩这小子先跑到这里准备了烟花,他上山的时候身无长物,行礼都在我车上,所以这烟花是从大王山庄里拿的吧?能够说服那里的门卫,当然是搬出了你爷爷和他的关系,弄不好还提到了王猛!这样王家看门的傻小子才会任由他拆迁!哼,真是心机狗!”

    听到齐浩被骂,秦月竟然挺开心。

    谁让他撩拨自己,就该被骂。

    而且他也真的是一只心机狗,人家都在跟着车跑,他却先跑到山顶安排放烟花,而这样做……自己其实挺满意的。

    侧头看去,车已经停了,烟火却还在燃放。

    能够看到广场上站立的男人,而那男人却没有看这边的车,而是抬起头看星空。

    他在干嘛呢?

    难道不应该关注一下自己是否为了这烟花而笑?

    难道不是想博自己一笑吗?

    弥漫四周的星点光辉确实已经被烟花的光芒冲散了一些。

    齐浩也搞不懂到底有什么样的凶事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发生在山海镇。

    只希望自己用萤火之光驱凶,能够起到一些效果吧。

    这个时候秦家四门的少年们全都反应过来,弄明白了齐浩在做的事情。

    而当秦月从车上走下来,他们也注意到秦月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齐浩身上。

    这一下所有人对齐浩的敌意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他们觉得这个人太狡猾了,他竟然曲线救国,直接不跟他们争抢在秦月面前表现的机会,而是提前到达了终点,准备这样的一幕。

    他们觉得齐浩胜之不武,没有按照他们的规则一起来,所以敌视仇恨他,决定在以后的关卡挑战中,有机会一定要让齐浩难看。

    却不知齐浩也是这种想法。

    塞前的淘汰赛就这样结束了,总是会有一个被淘汰的,那人无论如何不甘心,却也只能打包离去,他的驻地是非洲,如果没被秦月看重可能前半生就在那边了,他很不甘心,竟然冲到秦月面前跪在地上求一次机会。

    人们对他都很鄙视,觉得他从跪下那一刻,应该就已被秦月彻底拉入黑名单了。

    事实也却是如此,秦月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去进入大王山庄,那人是四门里秦家子弟,有秦氏秦门家长过来对他打了一个嘴巴,也是觉得他的做法丢人。

    失败者再无人理会,游戏毕竟才刚刚开始,众人全都跟随老太太和秦月进入山庄大院,接受第一关的考验。

    ......

    大王山庄挺大,四周有高墙,高墙内围绕着七八十座古朴的宅院,从上到下差不多有那么数百人住在这山庄里,也算是一个小村。

    秦家居住的这座山不矮,海拔最高的地方差不多是八百米,而这座山靠西的一边倾斜,靠东的一面却是绝壁,下方就是大海。

    所以秦家这些山上建筑都是修建在西山坡,很是巧妙,从外面看其实这里还是山,而进入山中,在公路和一座座山庄的连贯下,这里俨然成为一座山城。

    所谓的山庄可不只有十二座,估计百座不止,那么一座山庄里住了数百人,意味着这座山上很可能也是住了几万人的,都是秦氏四姓五门的近亲吗?

    这个大家族发展了几百年,还能够笼络住这些血脉真是不容易。

    这也是为什么诸多大家族都比较古老的原因。

    现代思想更加自由,没那么多束缚,每一个人都是个体,家族观念单薄,大多普通人喜欢自己去闯世界,闯到哪里就扎根哪里,一两代之后也就脱离了家族,甚至是同一个爷爷的兄弟之间也没了联系,此生再不会有交集,或许只有到死了的时候,远方才会送来消息,然后感慨一下,自己叔叔的儿子竟已离去。

    大家族当然就不会这样,每一个子孙出生后就被灌输家族观念,长大后也不能想去哪里就去哪,必须要在家族的规划下发展,个人利益永远大不过家族利益,家族才能长久发展下去,并越来越壮大。

    齐浩看着满园景色,捉摸着这些事情,那个叫秦生的管家终于公布了第一关卡的题目。

    ......

    山海镇的山无名,而这座山所在的连环山脉却是有名的,为十三峰。

    之所以叫了这个名字,自然是因为这一片的山脉足有十三个峰头,那么秦家所在的一峰其实是最矮最小的,距离此处千米,有异峰凸起,高一千四百米,在峰顶可以看到整座山海镇轮廓。

    山风吹开树影,林木间有三个人,很是怪异。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帅气青年正坐在一张摇椅上,这里可算是荒郊野外了,山上没有人烟,也不知道这摇椅是从何处而来。

    在青年身边盘坐着一个如同乞丐穿着的老人,他带着一个小圆黑墨镜,手中拿着二胡,正在拉着一曲二泉映月,那姿态倒是很像艺术作品里的瞎子阿炳。

    更为古怪的是,在另一侧的歪脖树上,正吊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穿着皮质的短裤胸衣,身体其他的地方都是赤裸的。

    她一头长发,五官很是秀气,看上去也就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模样。

    她的身材异常完美,身高差不多一米六七,有着一双笔直而修长的玉腿,胸围腰围很是挺翘,腰部却纤细。

    原本她的皮肤应该是雪白的,然而此刻上面有着诸多的伤痕,有的地方甚至已经翻开成为口子,鲜血还在缓缓滴落着。

    这些伤口一看就是黑色西服男子所为,因为这时他的右手上端着一杯红酒,而左手却拿着一个长鞭。

    很是优雅的喝了一口酒,男子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忽然轻声开口道:“瞎子,你说这一次我们能不能拿到那东西啊?”

    “少爷,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为此我们集结了足有三百人,虽然秦家在南方势大,但此次却未必会失败!”

    “哎,瞎子啊,你终究还是怕了!哼,什么叫未必会失败?我们一定要胜利!否则主人那里没办法交代!那东西据说已经在七大家族保存了百年,此次我们拿秦家先来动手,如果失败,以后又如何对付其他的六家?我们在南方谋划了这么久,就是要拿到七家的传世之玉,只有拿到了七块玉,才能找到那封印之地,才能唤醒主人家族的古代魔神!那样我们的家族才能真正的昌盛起来,你知晓吗?”

    帅气的青年说话间起身,将红酒放在椅子上,然后拿着皮鞭走向被吊起的女人。

    看不出如何用力,那一鞭子已经抽到了女人的身上,一道血痕划过,之后就在上面透出了血珠,可见这一下的力气十足。

    那女人发出一声轻吟,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却并没有叫出第二声。

    帅气青年连续又是抽动几次,之后将鞭子扔到一边,仰头哈哈大笑,如若疯魔。

    如果是齐浩在此处,他就能够感受到,在这三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强烈的灵怨气息,而其中竟然是被掉在树上的女人灵怨气息最强,已经是达到四品恶灵的境界!

    那所谓的少爷和瞎子,却只是三品邪灵灵噬者。

    ......

    秦月有些紧张,这种场面她并不是没经历过,只是此时在人群里有一个齐浩。

    她就站在院子当中,亭亭玉立。

    而男人们则围成了一圈,距离她二十米。

    在以她为圆点,半径二十米的大圆圈内,放置了许多的物品。

    这一关的题目简单到让人无奈,就是从这些物品中人选一件作为送给秦月的礼物。

    只要秦月接受,那就算过关。

    所以这一关的选择权是完全交给秦月的。

    秦月是总裁,未来家族的主人,而在场的青年们都是才俊,就算不能成为秦月的男人,那也是以后家族的栋梁之才。

    所以按照常规来讲,秦月可能不会拒绝任何人的礼物。

    然而让秦月收下礼物留在比赛现场绝不是最终目的。

    在数百个物件当中,选出秦月最喜欢的,才算是真正的胜利。

    这就太难了!

    看看现场的东西,简直让人迷糊。

    香蕉,苹果,火腿肠;

    木鱼,乌龟,灰太狼;

    铁锅,象棋,泡泡糖;

    丝袜,胸罩,小木房;

    鲜花,红酒,一只羊;

    兔子,小狗,红高粱......

    这些东西对于选择困难症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秦月真是服了自己的老奶奶,就这些玩意她看过一遍之后都不知道到底想要什么,何况是别人选了?

    目光很自然的落在齐浩的身上,秦月终于在心里忍不住又升起了一丝期待。

    齐浩和自己之间不算是陌生了,但如果说多了解是不可能的,也就见过那么几次,相处的时间也还短,齐浩不可能知道她想要什么,那么他到底会如何选择呢?

    鲜花?女人都爱鲜花,可这却是最俗气的,不动脑筋,自然就不能让自己去关注。

    丝袜?太流氓了!

    灰太狼玩具?倒是很有新意,可也很幼稚,如果选择了就是一个赌注,赌自己会不会喜欢。如果是齐浩拿来自己可能还挺高兴,可这却也没什么意思,因为自己对齐浩的期待显然更高。

    啊......这个齐浩可真倒霉,自己已经对他有了期待啊,那么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东西,被人拿来可能也就满意了,他拿来可是不会满意的。

    嘿嘿,活该!

    秦月很是幸灾乐祸,这时有人给她拿了一个凳子,她就端庄的坐在上面,管家秦生宣布游戏开始,大家就站在原地选择礼物,觉得选好了就走上前拿起送给秦月,如果秦月接受,那么就过关,不接受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