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11章 不争便是夺
    “老奶奶,你好淘气!”

    秦月靠在秦海珍身上撒娇,手中拿着一个平板电脑,只要滑动就能切换各个摄像头连接的画面,看到一群跟着车子跑动的人。

    其实只要侧头,秦月也能看到他们,只是她很难为情,这群男人真的是......他们扎堆的跑在一起,对着这边的车子又喊又叫,幸好马路中间隔着栅栏,否则他们一定会贴着车子跑,弄不好会把一两个的腿压折,真是一群发了疯的公……狗!

    不对不对,不能这么比喻!

    这不是拐弯抹角的把自己也骂了!

    自己可是他们的目标!

    “嘿嘿,我的小宝贝,你才淘气呢,说说吧,怎么把那小子带回来了?”

    “谁?”

    “别装蒜,你知道我在说谁啊。”

    “哦......他真的是恰巧来这个地方,在汉东火车站偶遇的,而他是爷爷的医生,我也不好不招待他啊。”

    秦海珍侧头看了秦月一会,才叹了口气道:

    “月儿,你是我们正统血脉的独苗,按照家族传统,你的堂兄弟们并没有继承家族主人的权力,而且他们也没这个能力。秦家传到你这一代,实在是如履薄冰,你可万万不能马虎啊!你未来的丈夫,一定是能够帮助你开创秦氏基业,并且愿意唯你马首是瞻的男人!我并不想强迫你,你爷爷也不想,所以当年才会选择了诸多的四门弟子,让他们去世界各地磨练成材,并且每半年回来一次跟你相处增进关系!他们的信仰是娶到你,而你的信仰应该是带领他们中的一人振兴我秦家!”

    秦月脸上的笑容已经换上愁容。

    “老奶奶,我从没马虎过。”

    “那就好,这个齐浩从他言谈举止看,似乎是个有趣的男人,可我知道他的身世,虽然有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神奇医术,可他还是太普通了。他的背后没有家族背景,他本身没有一个固定的事业。我还听说他竟然去参加高考了,要做医生吗?一个准备在医院呆一辈子的人,又会有什么出息?”

    “老奶奶......做医生是他的信仰,我听他说过,这也没什么不好。”

    “这是很好,我崇敬这样有信仰的人,可他不能拿着这样的信仰,去做你的男人。”

    “我又没要和他怎样。”

    秦月的脸色变得很别扭。

    “不用骗我,你是我带到十岁的,这些年每一次的所谓相亲会我都陪在你身边,你在家族里看似对人和善,可却一直压着那股女王范,一个女人在喜爱的男人面前怎么还会那么高傲呢?何况又是你这种聪明的女人!就比如你是一个可以百变的动物,在狼群中,你一直扮演者老虎的角色,这群狼如何能够靠近你?而你如今遇到了一只小绵羊,别说老虎,你连狼都不去做,直接变成了一只小母羊,这只原本不可能进入狼群的小公羊,就这样到了你身边,还把你弄得心力交瘁,忘不掉他!哼,这就是一种爱了,秦月......好好想想你自己的心吧,你是什么时候在他面前变成小母羊的?”

    秦月的心蹦蹦乱跳,脸红到了脖颈。

    老奶奶的比喻真是让她好羞涩,可她说的偏偏又这样正确。

    是啊!齐浩凭什么能这么靠近自己?真的不是他多优秀,而是自己放下了身段让他靠近的!

    而为什么在以前,她没有对其他男人这样过呢?

    可以说秦海珍的一番话,算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让秦月不得不去面对这个很现实的问题,不是说她已经爱上齐浩了,只是她确实给了这个男人太多的差异性对待。

    他到底有什么好的?

    秦月想不明白,低下头去切换视屏镜头,看不到他的身影,侧头去看,那边竟然也没他的人?

    啊?他去了什么地方?怎么没有跟着车子跑?跑丢了?

    ……

    “哈哈,真的不认识我?哎,都说秦家是大家族,怎么你们却没有大家族子弟的觉悟呢?消息真是不灵通。”

    大王山庄的门前,齐浩正跟两个带着眼睛的看门保镖说话,他们一个叫王锡,一个叫王铁。

    “这里是秦家的私人领地,先生如果说不清楚来历那我就要请你下山了!”

    王铁很是严肃。

    “好吧,我说我说,我叫齐浩,是跟随你们家大小姐上山的,是你家家主秦天风的主治医师!对了,那个王猛你们认识吧?是我兄弟!”

    秦安觉得既然这里是大王山庄,那么庄子上的人或许姓王的居多。

    那么王猛既然能跟在秦天风身边,一定不简单,在王家也应该有一些地位。

    果然,王锡,王铁两个人听了齐浩的话,愣了下之后一脸的兴奋。

    王铁道:“原来您就是齐先生,哈哈!我们当然知道您了!王猛的辈分比我们大,我们都管他叫叔叔,之前跟他打过电话,听说过您。”

    就这样话题打开,齐浩开始跟两个小伙子攀谈起来,并且只用了一会就与他们很是热络。

    这对于齐浩来说不难,给他们看了手相算的很准,而且还说出了他们身体上的一些小毛病,并且对症下药,保证以后这些小毛病全都会消失。

    两个小伙子都很高兴。

    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齐浩终于直奔正题。

    “你们家族有没有烟花礼炮什么的?今天可是你家大小姐回门的日子,老太太没安排你们放个烟花礼炮?”

    两位王家小哥一听愣住了。

    “这个老夫人没有安排。”

    “哎,所以说你们哥俩个笨,怪不得只能在这看门!如果这种小事都需要老夫人安排你们才去做,那老妇人这脑袋一天天的可要累死了,她哪里会想的那么全面呀?”

    王家小哥对视一眼,思索了一会儿,王锡疑惑道:

    “可这里是山区……”

    “门前这里不是有一片小广场吗?我们三个大活人看着,还会着火?”

    两人思索了一会点点头,觉得齐浩说的挺对。

    “你们可能害怕担责任,不敢出风头,这样吧,有什么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嗯……去拿些烟花出来,就在你们门前的小广场上摆放。等一会儿老夫人的车还有那些参加跑步比赛的人上来之后,咱们就放烟花,热烈欢迎秦大小姐回家!我敢打赌,秦月也就是你们的大小姐看了一定高兴!这可是为你们王家子弟加分的事!”

    两个家伙终于被齐浩彻底洗脑,觉得齐浩的想法很有思想。

    商议一下,决定按照齐浩所说的去做。

    在他们要走开的时候,王铁忽然回头问道

    “齐先生,你是怎么了上来的呀?”

    “老夫人开车送了一段,但是我比较喜欢看风景,所以就自己走来了,后边的队伍跑得慢,都是因为老妇人的车开的慢,他们还想看你们大小姐呢,哈哈!”

    齐浩说谎都不打草稿,他当然是跑来的,但速度其实并没有很快,只是用了比正常的长跑运动员快上一些罢了。

    二老夫人的车开的确实慢,晃晃悠悠故意调戏那一群二愣子青年。

    齐浩可不打算被调理,这种被动的讨好有什么用?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秦月就一双眼睛,能去看谁呀?

    所以他才跑上来,准备一切,打算给秦月一个惊喜。

    女人喜欢浪漫的东西。

    而这山林,黄昏,忽然生气的烟火其实很浪漫,胜过千言万语。

    齐浩等王家两兄弟将需要的东西搬出来后就和他们一起去摆弄,弄好了就嘴巴叼了根草,等在山上路的尽头,看着下面。

    人群大概还有五百米吧,越来越近了,扎成一堆,真是难看啊,就这群小子也想很自己抢女人?

    “哼!垃圾!”

    齐浩很是高调的歪着脑袋嘲讽了他们,声音却是轻的只有自己能听到。

    ......

    秦月仔仔细细找了好多遍,终于找到了一段齐浩的录像。

    这小子原来是跑到前边去了,跑的那么快。

    哼!狡猾的家伙,他就知道在人群里也不会被自己注意,所以根本不像是其他人那般在这里跟着车跑。

    哎,难道四门弟子中就没有聪明的?

    不对,他们里面聪明人不少,可是他们太在乎了,所以放不下。

    那齐浩对自己不在乎吗?

    也不是,他的境界更高一些,怎么形容呢?

    “不争便是夺!这小子看来是先上山腰了,还真是与众不同,怪不得你对他另眼相看。”

    秦海珍自然知道秦月在哪里左看右看的在找谁,于是她也注意到齐浩是不在人群里的,细细一想,便明白了齐浩的心态。

    “不争便是夺?”

    秦月的双眼明亮,觉得老奶奶的概括非常形象。

    “太子胤礽两立两废,胤禛最有心计,不像其他皇子那样明目张胆的争夺皇位,而是不动声色的偷偷进行。他的这种伪装,不仅骗过了父皇,也蒙蔽了其他皇子。他们都以为胤禛不想当皇帝,放松了对他的警惕。胤禛竭尽孝心,友爱兄弟搏取了父皇的好感。康熙六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722的12月20日,康熙帝在北郊畅春园病死,胤禛继承了皇位,从此做了雍正皇帝!这个齐浩,他如果对你不感兴趣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不会参加这次比赛,从他看你的目光中我也能感受到到那种赤裸的占有欲!可在这种时刻他偏偏能够放下,第一个到达大王山庄,表现出一种不争的姿态,其实却是要谋划更大的事情,有心计啊!月儿,你说他提早,到底是要干嘛呢?”

    秦月放下了平板电脑,双手交错来回揉搓,似乎毫不在意的道:

    “这里又不是大马路,而是我秦家的基业所在,他一个外人还能干点啥?”

    “哎,你啊!表现的毫不在意,可你都激动的开始搓手了,一定是在心中充满了期待吧?”

    “我没有!”

    秦月的双手停滞,侧头瞪老奶奶。

    “恩,你没有......哎,真是懊恼,我这一群的小伙子,难道真就被这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小村医给比下去了?还让我的小宝贝月儿如此心神不稳。”

    “你好讨厌!我都说了没有!”

    “恩,我知道知道,你没有惦记他。”

    看到老奶奶淡定的样子,秦月羞愧了,竟然不好意思在便捷。

    “好了好了,别不好意思,老奶奶知道月儿没有想着他。”

    秦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