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09章 山海镇上山海阵
    齐浩身边的事开始顺利.

    秦月的医疗产业一炮而红,三天内报名的女人就达到5万,效果出奇,竟带动了家族的股票飞涨,泡沫资本一下就多出好几亿。

    山鸡凉皮卖的不错,因为他的生意好,小吃街上竟爆发了一场免费试吃的大战,也是让齐浩始料未及,又帮山鸡制定了一些特色服务项目,稳住了销售业绩。

    谭晶与小老板有了进展,小老板开始每天向齐浩的公寓送饭,一日三餐随叫随到,价格便宜分量自然也充足。

    付敏的主播事业有了飞跃,直播间出现了一位大哥,一次性消费了十万,可是让齐浩乐开了花,等他发现这个土豪账户名称叫“白胖”时,一下就明白了,这很可能是燕环的哥哥燕白。付敏自然早有感悟,所以屌得很,人家“白胖”刷礼物时她连一句谢谢都不会说,也是让齐浩看的无语,不过能赚到钱总是好的。

    断剑四女稳定而低调的发育着,真的成了大主播,粉丝人数稳定增加,每天来看直播的人已经达到两千,每天可以收到礼物差不多都有两千多,这样下来她们一个月也可以给齐浩弄来过万收入,加上其它的主播,齐浩在直播行业的路算是走开了,第一个月入账就有十好几万,不过去掉花销却也一分钱不挣,还是欠着人家庄雄夫妇一百万,遗憾的是土豪“成魔”一直没出现过,可以弥补的事件为安然的加入。

    楚翘完成了考试项目,有信心顺利通过。

    燕环与楚翘不在一个科,考试的时间竟然不一样,楚翘考完后燕环终于返回学校也去参加考试。

    楚红并没来找齐浩,楚红家人也似乎失踪了一般,再没来找过齐浩的麻烦。

    而这一天已经周五,秦月要在晚上动身返回祖籍镇去了,齐浩收拾了自己的包裹,特意去超市买了拉杆箱,新的内衣内裤洗簌用品。

    秦月晚上在王侯,李霸环,洪铁的陪伴下到了高铁站时,齐浩就与她们来了个不期而遇。

    “你要去哪?”

    “山海镇,听说那里临海,小镇就在山顶,登上小镇后可以看到最美的海上日出,我一直想去的。”

    “可你不知道那里是私人产业吗?”

    “知道啊,所以我打算偷偷的上山,低调发展!你们要去哪里?”

    秦月看着齐浩一脸屌丝的模样,已经是哭笑不得。

    在心中秦月却在思量,会是一个巧合吗?

    可如果不是巧合,齐浩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今天在这个时间做这一班火车回祖籍山海镇?他监视了自己?这绝对是不可能的,自己身边不应该有任何监听设备,王侯每天都要检查许多次。

    或许......也好!

    齐浩不是不平凡吗?那就借助这次机会好好看看他的底子,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秦月有了主意也就不在胡思乱想,坐上高铁一路无话,下了火车后却在出站口等着。

    齐浩没买到一等座,所以是坐了普通的座位,他害怕秦月提前走了,一头汗的跑出站口终于是乐了,秦月明显是在等他,而在出站口对面的停车位上,停放着两辆商务车应该是来接秦月的。

    “走吧,山海镇是我秦家的祖籍镇,小镇分两部分,山下村镇的两万多人大概都是秦家远亲,姓秦的居多,修建在山上的小村和山庄则是我秦家数百年基业的盘踞地,整座山已经是私人财产,没有我带着你,你是上不去山顶的。”

    “我艹,这么牛,整座山都是你家的?”

    “别......说脏话。”

    来接秦月的两个司机,王侯,李霸环,洪铁这些人都有些懵逼。

    第一辆车的司机拉开车门让秦月进去,齐浩竟然紧随着就走进去了,一点也不客气,而且旁若无人。

    秦月竟然也是一声不吭,任由齐浩跟着她坐在了身边。

    几个懵逼的人对视一眼,李霸环急忙上第一辆车坐在前排,其他人则去坐第二辆车。

    秦月这时的内心其实有些紧张,带齐浩回来很不明智,等于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啊。

    不过齐浩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倒是可以缓解人们对他的敌意,他是秦天风的主治医师,秦天风在齐浩的治疗下如今还好好的活着,祖籍镇的大佬们都知道这事,那么齐浩也算是一个贵客了,跟随自己上山也没什么。

    那司机看上去差不多五十岁,叫秦生,一看就与秦月很熟悉,虽然对齐浩的身份很感兴趣,但他却并没有去探寻,一边开车一边满脸带笑的道:

    “大小姐也是太忙,这一走又是半年,家中的老祖宗们都很想念。”

    “恩,我也是想念他们才借此机会回来看看,等见到老奶奶的时候要跟她说说,以后大不了我常常抽时间回来看她,这半年一次的聚会还是免了吧,搞了几年越弄越没意思,好像这一次有几个都没回来吧?”

    “是的小姐,有几位少爷在外忙着做事业,他们可能是觉得与小姐已经很熟悉了,不需要在增进了解,因此忙着打拼才是关键,哈哈。”

    齐浩一听有些生气,那几位少爷是谁?竟然没回来?还与秦月很熟悉?

    这时秦生又道:

    “今年的形势也不同往年,老祖宗们搞了十二道关卡,从山脚开始就参加选拔,虽然不算是彻底的淘汰制,但如果不能过关,要么小姐开口说话可以将之留下,要么就要立刻返回驻地,等待下一次聚会才能返回,已经回来的四门少爷们知道这个规则后都是很有干劲呢。”

    “十二道关卡,这要搞到猴年马月?我先上山吗?”

    “不用,老祖宗就在山下的土菜馆等着你呢,与诸多少爷共进晚餐后直接上山,每关一道题目,通过就陪同老祖宗和小姐您一同继续向山上走,不通过就回返,晚上走到哪里就在哪休息,反正沿途都有山庄,休息后明天起来继续走,明天日落前总能上去山顶的。”

    车子很快离开火车站,走上一条两边种植了各种作物的公路。

    秦月与司机秦生又聊了一会,才发现身边的男人太安静了。

    这不应该是齐浩的性格,齐浩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大多还是聒噪的,他在干嘛?

    侧头看去,只见齐浩正看着窗外,一脸的肃穆。

    ……

    七大家族果然是不简单啊!

    齐浩只是被这里的地势风水震撼了。

    这一条路其实并不长,只有差不多三公里,那么路的尽头就是一片山,山脚下自然就是山海镇的外围。

    齐浩隐隐能够听到海浪和山风的声音。

    海与山相伴,浪风吹林间,林木吸海气,山海聚波澜!

    这种地形拥有帝王气质,可吸收漫天星辰之光辉,福泽后代子孙之昌盛。

    看来秦家的老祖宗在选择祖籍地的时候也是煞费苦心。

    车子继续向前走,距离山海镇越来越近,齐浩注意到公路是倾斜向下的,就是说山海镇是在一个缓坡的盆地里。

    齐浩趴在玻璃窗上向前看,已经能够看到那座小镇的外观。

    房屋错落纵横,隐隐看去有天象四卦之形态。

    啊......

    齐浩研究过这个世界的历史,天象四卦并无记载,而在另一世界此阵法却是很常见的。

    东门以天地之气镇本源,西门以星罗密布之人脉佑子嗣,南门以引星之法护前程,北门以神灵图腾避灾祸。

    那么山海镇的位置,

    东边就是大海,为天地之气;

    西边是山脚下的村镇,住了秦家的血脉,这是星罗密布的人脉;

    南边可以隐隐看到山中泛起的水光之色,想来应该有一条湖,或许是引海倒灌弄得人工湖,湖水映衬星光,为引星;

    北边应该是有一些图腾挂件,木龙石狮等驱邪之物。

    所以这山海镇实则是一座类似于天象四卦的山海阵啊,保护着秦家的基业能够一直繁荣下去。

    天道难测,不过用人意顺应了天道,倒却是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只是......

    如今已是黄昏,夜空中的星星还看不到,南方为何有一颗白矮星若隐若现呢?

    这颗是天狼星?

    属于八十八星座里的大犬星座。

    按理来说这个季节这个时候用肉眼是看不到天狼星的,那么既然看到了自然是因为星空中的光线折射,这种折射的概念与地球上折射一词相似,却也不同,要知道天狼星距离地球可是非常遥远的,能够在非观测时出现在视线中,必然是在宇宙中有极大异常的事情发生才可能,或许路线中有某一颗镜面星球形成,或许是某刻星球爆裂失去寿命,在宇宙中烟消云散消失无踪!

    宇宙气息变幻,这地球人间界自然也会出现某种异常。

    齐浩开启通灵眼可以察觉,天狼星的星点挥洒出的暗淡光线是笼罩在山海镇周边的,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这里的风水,呈现出的脉象趋凶,不是什么好兆头。

    “喂,看什么呢?”

    秦月终于忍不住主动去跟齐浩说话了。

    “我看看这天,会不会下雨。”

    “今天没雨。”

    秦月有些气闷,这齐浩完全是在搪塞自己,他伸头探脑的明明是四处观看,怎么是看天?

    要说沿途风景也没什么可看的啊,不就是一些庄家植物吗?难道比自己还有趣?

    因为齐浩的忽视让秦月不满,这一路上她也不再说话,撅着小嘴,乃至于见到老奶奶的时候嘴巴都没收回来。

    “呦呦呦,我的小宝贝,这是谁惹到你了?怎么还撅着嘴巴?”

    秦家的这位老祖宗今年已经足足一百岁了,叫秦海珍,是秦天风的姑姑,也是如今秦家年龄的最长者。

    因为生活无忧又注意保养锻炼,老太太一百岁看着还很建康,脸上的皱纹都比普通七十岁的老太太少,看样子活到一百二三十岁没问题。而且她身材较小,穿的衣服紧身而挺拔,显然都拥有塑造形体的功能,竟然是一个前凸后翘肚子上没赘肉的小老太太,真真的妖孽一个。

    “老奶奶,谁也没惹我,就是工作压力比较大。”

    秦月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是因为齐浩不搭理她生气,那可是丢人了。

    老太太活了一百年,自然不是吃干饭的,目光一扫就落到了齐浩的身上,微微愣住,然后皱眉。

    “咦,这个后生是谁啊?我怎么看着不熟悉?”

    “老奶奶,他不是我们秦家的子弟,是爷爷的那个医生,这次刚好到附近玩的,我就请他来做客呢。”

    说到此处秦月的心情终于变好了,暗道自己还是聪明的,这个理由说出来感觉越发的恰当,估计不会引人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