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05章 花落知多少
    在汉东,这种小巷子很多。

    有一些是平民区,也有一些就如同落花巷这样,是在城市规划的时候特意保留的居民巷。

    这边的房子可能都有百年,由政府出资修建了一次又一次,房子里住的是汉东市最古老的一批居民。

    有些老人不舍得搬出去,他们在这个巷子里住了一辈子,习惯了这里所有的一切。

    也有些人还是搬走了,或者他们已经死去,儿女们离开,房子就出租给别人。

    杨娇凤今年二十七岁。

    她是两年前从西北老家里逃出来的。

    20岁结的婚,嫁了一个30多岁的男人。

    开始的两年婚姻还算好,夫妻打打闹闹也正常。

    可是再过两年男人下手就重了,有那么几次打得杨娇凤甚至起不来床,就如同一个瘫子一样的躺在床上。

    这样的日子忍受了一段时期,终于有一天她忍受不下去了,所以放弃了一切,坐上火车周转了几个地方,最后落脚在汉东。

    她在一个服装厂里上班,一个月加加班可以拿到三千六七百块钱。

    去掉每个月花销,她还能存上两千块钱。

    在汉东两年,她已经存了差不多4万块。

    这样的日子过得还行,她很满足,只希望此生再无难,能够安安稳稳的把日子过下去。

    如果说还有什么非分之想……终究是男人。

    杨娇凤是个27岁的妇人,以前受得是男人的苦,可如今生活里没了男人她却也过的苦,这就是人生的矛盾,女人的矛盾。

    两个月前,杨娇凤下班回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她走在熟悉的小巷里,忽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影。

    杨娇凤有些害怕,可想要回家就必须走过去。

    她考虑了一会,鼓足勇气向前跑,路过那人身边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子的酒味。

    终于安全跑到了家门口,杨娇凤拍着胸脯回头去看,就见那人依然瘫软在巷子里,丝毫没动。

    按理说正常人绝不会去管这种闲事,可杨娇凤不太正常,她是一个逃婚的女人,她在这个城市孤苦无依,她的人生已经在发霉,她需要一些刺激。

    所以她竟然又返回去,拿出手机照射之后吓得叫出声。

    这男人不但是个酒鬼,还是个伤患,他的一半身体上都是血。

    不过除了这些,这个男人也是个帅哥,看上去似乎不算大,二十四五岁。

    鬼使神差,杨娇凤竟把这男人弄进了屋去。

    她原本想着或许自己可以帮帮他,找到男人的伤口给他包扎下。

    弄了一盆热水,杨娇凤脱了男人的上衣,擦去了他手臂上的血迹,终于在男人的肩膀处找到了伤口。

    “这是……什么东西弄伤的?”

    杨娇凤很是惊讶。

    “子弹!我用酒撒在上面,已经把弹头挖出来,可能流血太多了,有些头晕,你去给我弄点糖水喝,多放糖。”

    那男人忽然说话,差点没吓死杨娇凤。

    她想要跑,可是跑到门前又停下。

    这是一次人生的意外,也可能是生命里最刺激的事,她竟遇到了一个被子弹打伤的帅气男人?

    他是什么身份?警察?杀手?还是罪犯?

    在足足顾虑了五分钟之后,杨凤娇终于是没有逃出去,按照男人的吩咐,给他弄去了糖水。

    “你是什么人?”

    “胡江。”

    “我是说……你为什么会受伤?”

    “我是一只枪,去打别人自然也容易被人打伤,无所谓了……过来睡觉吧。”

    “哦……啊?”

    杨娇凤傻了,她的出租屋就一间,床也就一个,这男人却要在这睡觉?

    “怎么了?”

    “我……”

    “你是个单身女人吧?救了我,又给了我一张床,那么我就陪你一段时间,反正我也无处可去。”

    怎么能这样呢?杨娇凤觉得好疯狂。

    那一夜,这个受了伤的男人,在床上的表现更加疯狂,让杨娇凤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一天之后,这男人果然如同他说的那般,就住在了杨娇凤家,成为了她丈夫一样的男人。

    杨凤娇觉得一切都如同梦一般,这个捡回来的丈夫真的很优秀,他温柔体贴,做饭好吃,孔武有力,没有乱七八糟的朋友,而且很帅气!

    如果能和这个男人过一辈子,那其实也不错。

    可杨娇凤知道,梦终归是梦,总会醒来的。

    ……

    大雨已经下了许久,时间到了夜里两点,男人却还没回来,杨娇凤赤裸身体躺在被窝里,听着雨声,觉得好冷。

    忽然房门打开,杨娇凤快速跳起来,冲过去扑入男人怀里。

    “身上都湿了,冷。”

    “不!我就要抱着你,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嘿嘿,放心吧,只要我不死,就会回来,你挺好的,我也舍不得你。”

    这算是表白吗?

    杨娇凤很是兴奋,动情的亲吻了男人的唇,之后两个人翻滚着上了床,一场火热。

    足足二十多分钟,他们终于安静下来,相互拥抱着,杨娇凤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

    “明天别去上班了,这么晚睡,又这么累。”

    “讨厌,还不是你闹的!”

    杨娇凤幸福的撒娇。

    “我……”

    男人吐出一个字,忽然安静,侧头看向床边的那扇窗,只见在阴暗的雨幕中,确实有个黑影!

    ……

    落花巷的名字有二十年了,当年命名的时候是因为秋天花落了一地,这意味着此处秋夏的时候会有很多花。

    巷口,雨幕,樱花树下,胡江与遮盖了面具的男人相对而立。

    “你是……假面侠?”

    “看在你身后女人的份上,说出你背后的主子,我让你们离开,找一小城终老,很好的事。”

    “哼,你好自信。”

    “因为很强,说吧,你的主子是谁?不想废话了。”

    “我又何尝想废话?只是我们这种人,生来就是主人的手脚,已没了自己的灵魂,所以……我什么也不能说……我可以感受到你的强大,苦练十几年,入江湖八年,你可能是我遇到过的第一强敌!如果死在你的手中……希望不要伤害那女人,她很无辜,而且什么也不知道。”

    杨娇凤就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身体战栗,脸色苍白。

    “哎……讨厌你们这种人,没有是非观念,就只遵守主人的命令,没有灵魂的死士,那你就不该来找一个女人,因为你不配拥有感情!”

    没必要再说下去,狼既回头,又如何容情?

    虽然齐浩觉得有些惋惜,为那可怜而无辜的女人,为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然而他必须出手,只为自保。

    他原本还想审问下这个人,现在却没有了这种想法,对于一个早就出卖了灵魂的死士,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猛然间风起,这股风有些邪门,竟然吹起了落地的雨中碎花。

    胡江并没有眨眼,可飞花遮了他的眼,一瞬间那原本还在三米外的假面已经到了身前。

    胡江快速出手,手中多了一把三十公分的短剑,还没刺杀而出,他的手却已经被人抓住。

    怎么可能!

    胡江觉得异常震惊,自己的出手剑从四岁开始就在练,十六岁踏入江湖在非洲杀第一人,从此之后没失手过!

    可是今天他竟然连续两次失手,第一次是杀刚才那个住在秦月家的男人,第二次就是杀假面!

    不对!难道这两个是同人?

    胡江想到此处已经震撼的无法形容。

    他其实也是刚刚发现了齐浩的存在,前两年主人不让他太过靠近秦月,给秦月一定的自由空间。最近一段时间秦月被绑架了两次,他才重新被受命要跟紧秦月,没想到今天却发现一个陌生的男人住在了秦月的家里。

    这可是大事,按照以前的做法,他应该去废了这男人的手或脚,这是最安全的做法,秦月不可能嫁给一个残疾。

    所以胡江甚至还没来得及向主人禀报发现了齐浩的事情,刺杀失败后原本想着明天再联系主人,却没想遇到了最近很火的假面!

    怎么会这样呢?假面就是住进秦月家的陌生男人!

    胡江可以确定,他的两次出手剑都是对一个男人失效的,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他竟然感受不出来!

    “出手很快,可惜面对全力以赴的我,你不堪一击!”

    齐浩在话音落下,手中的紫炎刺已经进入了胡江的太阳穴,紫火银针遇血分散,直取胡江大脑,齐浩以紫炎刺为媒介传送九阳真气侵入脑中,浅尝则止,伤脑而不夺命,银针快速收回,紫炎刺分散为一百零八枚银针掉落,齐浩大手一挥将它们抓入手中,放入针包!

    “胡江!”

    杨娇凤看到自己的男人慢慢倾倒在地上,哭喊着跑了过来,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身体,然后向齐浩控诉。

    “凶手!你是凶手!”

    “你可以去报警,但这个男人的身上应该不会干净的,我也很希望知道他到底犯下过多少罪行……我并没有杀他,只是从此之后他将成为一个傻子,智商不足六岁,你若带着他,他可以成为你一生的男人;你若放弃他,他就只是颠沛流离的活着。别说我残忍,我给了你一个选择,也给了他一个机会,或许有一天,我会重新医好他也说不定,不过那要等我把他背后的人找出来才行!”

    齐浩说这段话的时候抬起头,发现了在不远处一个房顶上的身影。

    是她!

    有些懊恼,没想到她竟然跟了上来,不知道是否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呢?

    房顶上的女人原本正在偷看,目光与假面对视后就知道自己暴露了,急忙转身就跑。

    齐浩面具下的嘴角露出意思苦笑,这个女人是极其聪明的,既然被她看到了自己出手的过程,总不能不去理会。

    想到此处,齐浩不在管杨娇凤和胡江,跑入巷子直接踩踏着巷子两边的墙壁上了房顶,向那到婀娜的黑影追去。

    啊?这小妞的伸手真是不错,在房顶上蹦来蹦去如同飞檐走壁,只可惜啊,她终归是逃不出自己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