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03章 进击的齐浩
    齐浩觉得作为一个老爷们儿,看看娘们儿的大腿无可厚非,性情的表现,天经地义。

    可这女人原本双腿并拢那样乖乖的站立,却忽然做了个小劈叉的动作,接着一个慢悠悠的下蹲,下蹲时还用手在她大腿上轻轻的抚过。

    这动作就太夸张,太诱惑了!

    这是什么地方?

    秦月的家啊,秦月就在敞开式的一楼厨房冰箱前呢,她的女保镖竟然公然诱惑自己……

    真是要死了!

    齐浩几乎是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幸好这时没喝水,不然估计全会喷出来。

    李霸环看到齐浩的反应掩嘴轻笑,这时秦月已经返回,她急忙重新并拢了双腿,还是一副沉默模样,就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霸环小时候就是个非常安静的人,站在一个地方可以一动不动一句话不说,家长觉得她适合做保镖,因此从小就在训练,很是辛苦……”

    秦月递给齐浩一杯奶茶,自己拿的是矿泉水。

    齐浩真想捏着齐月的耳朵告诉她,她的这个保镖可是一点儿都不安静,最少在她安静的外表下一定有一颗骚动的狂野内心。

    “霸环,先回去休息吧,齐浩刚好过来,我和他说说爷爷的事。”

    霸环点头离去,她就住在隔壁房间,隔壁不仅仅住了她一个人,而是秦月保镖组的一部分人。

    虽然对齐浩有些好奇,虽然刚刚霸环也淘气了下,但她却不会过多去干预秦月的事,这是秦月的忌讳。

    每个人都知道,这位小公主还没渡过叛逆期,她在工作上表现出的天赋和能力只能说她适合做一个集团总裁,却不能说她算是成熟了。

    霸环离开后秦月狠狠瞪了一下齐浩,没好气的道:

    “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别给我打马虎眼,你一定是来找我的。”

    齐浩当然不能说实话,干脆就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就说自己是随便跑进来的,不知道秦月的家在这个小区。

    秦月也拿他没办法,只能真的说起爷爷的事,询问更多治疗细节。

    说完这些事也就无话可说,秦月就想送客,齐浩好不容易登堂入室,怎么可能轻易离开,于是赖着不走。

    “小姐姐,你看都快10点半多了,这么晚我自己回去害怕啊。”

    秦月真是受不了齐浩撒娇,又是好气,又觉得好笑,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做的滚刀肉?

    “要不我请两个保镖送你回去?”

    “那多麻烦,他们是负责保护你的,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样吧,我委屈一下,看你这房间也够大,你随便给我安排个地方住就行,卫生间厕所我都不介意!”

    “齐浩!别得寸进尺,你还想住我家里呀?”

    在秦月的认知中,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

    自己的家就连保镖都很少住,她喜欢一个人拥有家的空间,怎么可能会让齐浩住进来。

    “你别着急拒绝,不如这样,我们打赌!上次打赌让你赔我看日出,结果你跑了,没有履行承诺,这次我们再来打个赌如何,如果我赢了让我在这里住,如果输了我就走。”

    “你这人猴精猴精的,我凭什么跟你打赌?”

    “唉,别着急,先听听我要跟你赌什么,看看会不会感兴趣。”

    秦月用手摆弄着遥控器,她家的电视那可不是普通的电视,完全的多维度仿真投影,全球最高科技,距离远处就仿佛在看一个真实的远景画面,一片大海中一只鱼正游来游去,磁性的男中音说道:“它们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见鬼!

    秦月觉得那两个字听上去特别的敏感,怎么正在演动物世界?

    急忙关闭电视,秦月咬上了嘴唇。

    齐浩这狡猾的家伙,他说的所谓赌注一定会非常勾引人,让自己忍不住就要跟他赌,然后多半也是输的!

    所以这是一个圈套,千万不能上当,最好的办法就是根本不答应他,不听他的赌注是什么。

    可.......秦月最后还是失败了,内心里一个q版小秦月懊恼的低头。

    她控制不了好奇心,想要听听古灵精怪的齐浩到底会跟她说出怎样一个赌注,让她心甘情愿的掉入圈套里。

    心里一番纠结,秦月一句话没处说来,只是任由齐浩道:

    “这几天我一直在琢磨如何赚钱,你知不知道,我认识了一个乞丐,他说能给我六千万,使用五年,不需要任何利息,你说这话好不好玩?”

    “什么?”

    秦月真的是很意外,之后又淡定,觉得那乞丐一定是个骗子,所以这件事不需要太过介意,控制了下情绪,秦月道:

    “你是要跟我赌这个乞丐是否能给你六千万?,可这件事能立刻知道结果吗?”

    “不不不,我自然不是要跟你赌这个。”

    “那你为什么要提起这件事?”

    “我是想乞丐都有本事弄来六千万,像是你这样的大集团,想要弄来六千万也很容易吧?”

    这句话真是触动了秦月。

    秦月被绑架之后的这些天一直很忙碌,主要忙的就是资金。

    她原本是要跟香港客户合作的,可是那个客户与秦天宝串通想要害她,如今已经跑回了香港,合作取消,资金也就没了。

    这是好几亿的缺口,并不是秦氏帝星集团拿不出几个亿,而是秦月目前操作的能源项目根本不被家族其他人看好,没人愿意支持她。

    因此秦月只能自己去想办法弄钱,把这个项目从集团业务中单独拿出来,希望做大之后再代入集团业务,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的掌握集团更多的事业,拥有更多的自由。

    那没了合资,秦月就要自己想办法去弄这些钱,利用诸多业务关系,秦月东挪西凑到一些,如今还是差了六千万。

    她倒也不是弄不来这六千万,随便开开口,最少有一百个男人愿意为她出这些钱,只是秦月却不想和这些人开口,不想欠下这个人情。

    所以她现在真的是在为六千万发愁。

    好意外,怎么齐浩现在跟她聊得就是六千万?难道他知道自己的事?

    这也不可能啊,公司的投资计划,资金状态都算是机密,不是公司内部人员根本不会知道,就算会被传出去一些消息齐浩也不会知道,他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圈子。

    那么他忽然提到六千万难道是个偶然?

    秦月皱眉看着齐浩,开口道:“所以你要跟我打什么赌?”

    “我出个点子,也可以帮你弄来六千万,你信不信?”

    “哎,齐浩啊齐浩......好吧,这个赌我应了,说说你的点子,我看看它到底值不值六千万。”

    秦月没办法不应赌,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可能输。

    就算齐浩有些本事,他又怎么可能就用一个点子让自己弄到六千万,如果钱这么好弄那所有人都可以去搞事业了。

    所以秦月只能应赌,然后等待着齐浩给她一个答案。

    齐浩微微一笑,他当然知道秦月如今的麻烦,这都是深渊的功劳。

    而这个所谓六千万的点子,其实是齐浩偶然间想到的。

    它并不适合自己,但却十分适合帝星集团。

    ......

    二十分钟后,秦月傻眼,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喂,我之前跑了步身上全是汗,洗个澡你不介意吧?我去......你这浴室也太大了!三百六十度远距离冲水淋浴啊,这也是高科技吧?太舒服了我靠!我真是爱上了这个浴室。”

    就在之前秦月洗过澡的浴室里,齐浩的声音不停的传出。

    秦月懊恼揉着额头,她这个浴室安装了两年,还从没有其他任何一个活着的东西在里面洗过澡,除了自己之外,啊......真是醉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这算是打赌输给了齐浩吗?

    齐浩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得?

    怎么就这么聪明?

    只是遇到了一个可能患有乳腺癌的女主持人邱丹,竟然就想出了一条这样的办法可以弄来钱,这真的太让她不能接受了。

    可反复思量,齐浩的方法似乎是真的可行,而且之后带来的价值可能不止六千万。

    啊,他的脑袋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真想打开看看。

    秦月就坐在沙发上想着齐浩刚刚给她出的那个注意,越想越觉得靠谱,越想越觉得可以操作,而越是这样,她就越看不透齐浩,这人不就是个农民吗?怎么会有有种远见?

    “月月,帮我拿个浴巾来,洗好了。”

    “浴巾......”

    秦月愣了下,之后暴怒的跳起来!

    “齐浩,你让我给你拿浴巾?”

    “你不拿谁拿?总不至于去找你的保镖吧?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在你家洗了澡,那可是不太好。”

    “你......”

    “快点拿吧,不然我自己出去喽,或者用你的?额......这个浴巾还湿着,是不是你之前用过的?”

    秦月下班的时候是洗过澡的,所以浴室里是有一条她用过的浴巾,扔在那里。

    明天自然会有专职阿姨过来打扫收拾,这位阿姨算是秦月的乳母,小的时候照看过秦月,如今也住在这个小区,绝对衷心而可靠。

    秦月已经要气死,可她还是只能去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浴巾,跑到浴室门前,将门推开一条缝后把浴巾扔进去。

    之后气鼓鼓的离开浴室坐回到沙发上。

    真是太气人了,她竟然被齐浩牵着鼻子走,哎,如果不是齐浩提出的一个搞钱的方法确实很让秦月满意,秦月如今一定要立刻把齐浩打出去。

    正在心里发狠,忽然齐浩的声音已经近在耳边。

    “喂,你这小脸鼓鼓的,怎么跟被情郎甩了的小姑娘一般,哪里有一点女强人女总裁的气势?我看你那帮手下啊,都被你平时的样子欺骗了!你根本就是一个假御姐,这内心很萝莉嘛!”

    秦月侧头看去,眼睛立刻就直了,因为齐浩就只是在腰上围着浴巾,此时是赤裸着上身的。

    “你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洗澡的目的就是为了放松,我洗完澡从来都不穿衣服,能围着一条毛巾还是因为在你家。小月,别紧张,我是男人,光膀子不很正常,在大街上你难道没看过那些光膀子的老爷们?而且我们又不是陌生的关系,已经这么熟悉,也不存在失礼不失礼的问题。”

    “谁和你熟悉啊?齐浩!你的脸皮真是太厚了!”

    秦月气的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她又不吃亏,因为齐浩的身材很养眼。

    ......

    月隐去,夜更升,云散落,沐雨成林。

    时间就一点点的过去,终于到了后半夜的两点多。

    秦月给齐浩安排了一楼的客房,自己则住在二楼的房间辗转反侧。

    她到底为什么要妥协了呢?留一个男人在自己家里住宿,真的只是因为一个赌注吗?

    秦月知道答案是否定的,那是因为这个男人......是齐浩。

    一种奇怪的思绪,真是想不明白,齐浩在她面前似乎没正经过,而他的身份地位也没什么让人看中的,自己怎么就对他有了这种特别的情绪呢?

    雨越下越大,大到秦月的心思终于被惊扰。

    她起身走到窗前想要把窗户关闭,就在这时,窗外的阳台上却出现了一个身影,吓了秦月一跳。

    “小姐别害怕,是我!”

    霸环?她大半夜的不睡觉,跳到自己这边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