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02章 登堂入室
    “老公......这是哪?”

    女人醒来之后,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原本正在与齐浩理论的男人急忙跑过去,抱着他老婆差点掉了泪。

    “老婆!你没事吧老婆?你起来,咱们去告这恶人,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恶人?”

    猛然间头脑变得清醒,女人的脸色一下苍白,她想起了自己最近所做的事情。

    女人有两个孩子,大的一个已经十八岁,小的却只有两岁,是二胎政策开放之后生下的。

    那是某个午后,她坐在阳台上,抱着孩子晒太阳。

    原本正在逗弄着小孩,可忽然之间她就觉得头晕,似乎是昏睡了过去。

    渐渐地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孩子的哭声吵醒,醒来后她的脾气就异常暴躁。

    “哭哭哭!就知道哭!天天哭!”

    她几乎是怒吼出来的这几句话,然后抱着孩子进了卧室,翻箱倒柜最终找出了一根针。

    接下来可怕的事情发生,她把孩子放在床上,用针一下下的刺着孩子的后背。

    孩子因为疼哭的更凶,而她听了孩子的哭声后却兴奋起来。

    这种记忆并不是只有一次,女人发现自己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偷偷的折磨着自己的孩子。

    她的双眼中忽然出现了泪水,怎么会这样呢?自己怎么会这么做?

    女人觉得惊恐,她全身颤抖的躲入男人的怀中,一边哭泣一边开始讲述起来。

    当她把所有的事情全都讲过一遍之后,她的老公傻了,附近围观的人们傻了,秦月和李霸环都是难以相信。

    虎毒不食子啊,天下间会有母亲这样对待自己刚刚两岁的孩子吗?

    不应该有!

    这是否证明齐浩刚刚说的一起都是真的,他确实在给这个女人治病?

    齐浩发现秦月看向自己,眼中满是惊讶,脸上立刻出现得意的表情。

    嘿嘿,总算是洗清了冤屈。

    他走过去看着那女人,轻声道:

    “以前所有的经历不过是一场噩梦,你的孩子依然在,只是可能两年来留下了不少伤痕,而马虎的父亲却并未发现。回去吧,以后这种事不会发生了,去带你们的孩子好好看看病,幸好孩子还小,智商还在建立中,并不健全,所以这段痛苦的记忆对他的影响不会太大,只要你们以后建康的去教育就好!但请一定要记住我的话,所谓的建康教育不是溺爱,不要觉得你们亏欠了他就去溺爱,这最终对他倒是一种伤害。”

    秦月看着义正言辞说话的齐浩,所有复杂的心思慢慢平静了。

    齐浩身上的这种特质很迷人,他原本看上去就是一个不修边幅的,可当他正经起来说出的话却非常大气,说是有一种王者风范不过分。

    不对!这很过分,这样一个小痞子怎么可能有这种气度?

    秦月狠狠的批判了自己心中对齐浩的感觉,之后又觉得不爽,于是崛起了嘴巴。

    “您是医生吗?我真的不会再这样了?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伤害我的孩子?”

    那女人说话间竟然是跪倒在地上,泪水流的更加汹涌。

    “不要自责,我说了这是病!我已经用针灸的方法把你治好,额......现在你可以把扎在你心房处的针还给我了。”

    “针?”

    女人愣了一下。

    齐浩上前蹲下去,然后从女人的胸口拔出了一根根银针,收入针包里。

    这些针长度差不多两寸,刚刚只是露出一点点在外面,所以人们都没看到,最主要是刚刚齐浩用手遮盖了女人的胸部。

    大家见此立刻恍然,这男人还真的是在给女人治病啊……这是针灸吗?好厉害!针灸可以治疗心理疾病?

    齐浩使用这针摆成阵法困住灵怨的,以免它在灵噬者体内四处乱窜,现在倒是可以用来解释自己袭胸这件事了。

    收回所有的针后,齐浩直接走人,走的时候还没忘记拉上秦月一起跑。

    李霸环瞪大了眼睛,没想到齐浩竟然敢去拉秦月白净的手,那是谁都能碰触的东西吗?

    她原本想一飞脚过去把齐浩踹飞,可刚抬起脚就发现不对劲。

    怎么秦月......她也再跑?丝毫没有抗拒,似乎是任由齐浩把她拉走的。

    我去,这可是大新闻啊!

    四门里与秦月关系算是亲近的有那么几个,可他们谁能有这待遇?竟然拉到了秦月的手?

    有趣有趣!

    难道四门这许多年为了让家族子弟跟秦月培养感情组织的乡亲选拔大会成了一个笑话?秦月最终会看上别的男人?还是一个小村医?

    我艹!

    那这就真的有趣了!就算这小村医医术高超不简单,就算他有些神秘感,可是在秦家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他终究不过是螳螂罢了,如何能挡车?

    李霸环因为各种心思最终没有动手,只是跟着他们跑,一直跑到了没人的地方。

    “你......你放开我,跑什么啊!”

    秦月幽怨的甩开了齐浩的手,一脸的不愿意。

    李霸环翻了个白眼,刚才明明是这位大小姐自己跟着人家跑的好不好?真是口不应心。

    “嘿嘿,我这是在发扬精神啊,做好事不留名......不过小月,刚才你可是冤枉了我,对我那么凶,伤害了人家幼小的心灵,你看怎么补偿吧?”

    “你......”

    齐浩说话的语气很是粘,弄得秦月鸡皮疙瘩的都起来了。

    侧头看看身边安静站立的李霸环,秦月更是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李霸环一脸的平静,发现秦月在看她,她立刻抬头去看附近的路灯,同时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道:“王侯那老男人跟我说了,一旦离开家门,就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小姐,哎......可如果小姐要约会,我倒是可以离的远一点。”

    “霸环,瞎说什么!”

    秦月完全的羞答答了,只觉得这种气氛好怪异。

    “霸环?这个名字好特殊啊。”

    齐浩只是随口一问,而秦月似乎找到了突破口,就顺着齐浩的话道:

    “刚才的事算我误会你了,对不起。那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新保镖,李霸环,原本她爹给她起名李霸王的,因为她出生的时候九斤三两,能握住奶瓶,从小就是个大力士,所以叫霸王。只不过她长大后并没有成为母猩猩一样的怪物,还成了现在的美女,所以她自己将名字改成了李霸环,这样霸气不失,也有了女性的柔美......霸环,这是爷爷的转职医生,齐浩。”

    李霸环站的笔直,微微低头向齐浩示意。

    果然是行如风,站如种。

    与这个女人相对,齐浩有一种感觉,似乎她随时都在做着防御,也能够随时出手杀敌,这种气质绝对是战场上培养出来的,或许她是个超级女兵王。

    哈哈一笑,齐浩也只是对着李霸环点点头。

    他可不打算在自己老婆面前跟其他女人过多的眉来眼去,那完全就是煞币。

    “喂,你怎么会出现在我住的小区?”

    秦月终于问出了正题。

    “不就是跑步吗,四处跑着,最后就跑入你们小区了。”

    秦月觉得自己的额头似乎有了黑线。

    “你不说你住在大学城吗?那是郊区,这是市区,距离好几十公里,你跑过来的?”

    “额......偶尔坐下公交,就当了解城市嘛,毕竟以后我是要来汉东混的。”

    “那我们小区是有门禁的,你怎么就跑了进来?”

    “......我看到一只狗,毛色很是靓丽,或许是那狗的主人有门禁卡吧?她开了门,我跟着狗,狗跟着她,于是我就跑入小区了......”

    李霸环终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斜着头看向齐浩。

    怪不得呢,秦月会对这个男人表现出异常的反应。

    试问这些年来,有哪个男人敢在秦月面前表现的如此傻愣愣?

    哼,他们都装作一副成功男士的样子,以为用他们的身价,他们的能力,他们的气质就能吸引秦月。

    却忘记了最根本的东西,男女之间女人看的也就是个男人,跟身家,跟能力,跟气质有什么关系呢,如果这男人看对眼了,就算他一无所有,那么跟他浪迹天涯又有何方?

    所以他们在秦月面前差的就是一个“真”字!

    李霸环是这种女人,她不知道秦月是不是这样,不过相信也不会相差许多吧?天下间哪个女人会不喜欢真诚的男人?

    这时的秦月已经无话可说了,而齐浩却是变成了话唠。

    “这竟然是你住的小区啊?真是太有缘分了!让我上去坐坐好不?你住在哪一栋几楼啊?我可是老头子的贴身御医,如果让他知道我到了你的家门口都没上去坐坐,他一定会说你不懂礼数的。”

    “哼,你还知道自己是爷爷的贴身御医?那你此刻跑到汉东来干嘛?”

    秦月觉得和齐浩没法沟通。

    真实的情况是李霸环在一边,秦月才觉得自己无法面对......自己。

    她是大总裁,平日里所有人对她说话都是恭恭敬敬的。

    可这个齐浩......如果是单独相处也就算了,他难道没发现还有李霸环这么大的一个灯泡在?怎么还能谈吐自若?他的情商这么低的吗?万一说出点过分的话自己要如何回答他?

    就这样,秦月只能选择走,而齐浩这个脸皮超级厚的混蛋果然是......跟了上来!

    于是,

    十分钟后齐浩如愿以偿,坐到了秦月客厅的沙发上。

    李霸环依然如同一个木偶一样,竖直了她笔直的大腿,合并的很紧站立在客厅门口,秦月则亲自去冰箱里拿水。

    在秦月离开的时候,齐浩快速把目光落在了李霸环的那双大腿上。

    这双腿,够玩三年的了!

    虽然与秦月的美腿相比还差了一些,但它们却有不同的味道,似乎更加丰硕,肌肉感更强烈,最重要的是依然修长!

    李霸环的个子估计也到一米七了,和秦月不相上下看不出高地,配自己这种一米八的身高刚好。

    李霸环当然发现齐浩在看自己的腿,她的嘴角扬起了诡异的弧度,竟然是将腿分开,做了一个下蹲的动作。

    齐浩立刻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