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01章 你的手在干嘛
    同为二品,齐浩要将大灵完全吸附出来需要一些时间。

    这是一只血猿,可以让寄主出现血缘排斥行为,齐浩之前在医科大学对面的商厦里对付的男人也是这种灵怨。只不过他体内的是三品,而这女人体内还是二品,没进化到更高品阶。

    灵怨的进化表现为不定性,二品血猿可以进化为三品血猿,也可以进化成三品其他的灵怨,非常随机。

    齐浩开始的时候蹲在女人侧面伸出手吸附灵怨,五分钟过后就觉得腿麻了。

    之前跑了许久,多少腿部肌肉还是累的,这副身体依旧太弱,齐浩怀疑自己的穿越过程可能有些复杂。

    从这个世界离开的应该是精神力,那么精神力到了另一世界吸收物质构造成身体,让他渡过了二十年。

    二十年后他死亡的一瞬间,身体散去,精神力携带着紫火银针穿越回本体,继续在这原本的世界上生存。

    所以他带回来的只有二十年记忆和紫火银针,身体却真的没穿越,因此才会这样羸弱,尽管大半年来他一直在修炼,却也只能到这种程度。

    比普通人强悍许多,可按照二品灵医的标准来说,他还达不到,看来日常的锻炼也要做起来了。

    女人的狗宝宝小雨看到女主人倒地,之前乱叫了一会,现在已经不叫了,就在边上围着转圈,发现齐浩过于靠近女主人,它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就用身体撞齐浩,似乎是想要让齐浩远离。

    “你这小东西,还挺户主。不过你是狗!别像猪一样的拱我好不好?啊啊啊......”

    这小狗还挺傲气,齐浩说它一句,它竟然来了一个冲刺撞,直接把腿麻的齐浩弄得身体倾倒。

    齐浩急忙跨出一条腿平稳身体,发现自己的脚马上要落在女人的肚子,于是用力伸长了一点,最终导致他骑坐在了女人的肚子上。

    “靠!这下你满意了?不过......这穿衣服看不出来,你妈妈肚子上的肉很挺多,坐着倒是舒服了!”

    齐浩自始至终手都没离开后女人的左侧胸房,当然没有直接捏上去,而是距离了不到一厘米那么远,吸收着被九阳真气带出的灵怨。

    这样一来,齐浩的动作一下就变得很暧昧。

    这个女人是和老公一起下来遛狗的,老公原本不想下来,可老婆说他的肚子越来越大了,晚上出来小区走走对身体好。

    他下来后没有跟老婆一路,而是在那边的小广场上和其他人家的媳妇扯淡闲聊。

    “哎,我看你媳妇刚才进了小树林,一直没出来过,你还有心思在这里跟我们瞎扯啊?快去看看你媳妇吧,弄不好跟谁家的帅小伙约会呢!”

    一个娘们笑哈哈的开他的玩笑,这位老公却上了心,于是到这边来寻找。

    当他走到小路转弯处,刚好看到的就是齐浩骑着他老婆,手握着老婆胸脯的画面。

    当然齐浩可以发誓,他是有职业道德的,虽然有些时候所谓的职业道德会出差,但大多还都能留在家里。

    因此他是真的没有碰自己不该碰的东西,然而这位老公却误会了,叫喊着冲上来就要跟齐浩拼命。

    齐浩无可奈何,现在正在驱灵,停下来虽然不能算是前功尽弃,但好不容易吸附的灵怨容易回流重新进入灵噬者体内,于是他只能用一只空闲的手把这位老公拉扯倒地,然后抬起一只脚压住他的肚子,让他无法起来。

    “是你!你是之前去我家的那个神经病!你要干嘛!你要强暴我老婆?来人!来人啊!”

    这位老公认出了齐浩的脸,于是大喊大叫。

    齐浩很是无语,急忙一边骑着人家的老婆,一边去捂那男人的嘴。

    距离不远处小广场上一群睡不着觉闲逛的人耳朵还挺好用,他们竟然听到了男人的喊叫,于是全都跑了过来。

    只是一分钟后,四下里已经围了十几个人。

    “喂喂!误会误会啊!那个拿电话的小子,你别拍照!还有你,别报警,误会!”

    齐浩真是糟心了,这个情景太过尴尬,他只能死撑,反正估计再有一小会就能彻底驱灵了,将灵怨气息完全收入自己体内。

    正在这个时刻,两道身影从人群中走出,齐浩看到后差点哭出来,这都tm十点多了,秦月不睡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月如今不过才二十三岁,虽然已经成为集团总裁,但也还是年轻人,十点多不睡觉很正常。

    而她也有夜跑的习惯,这位女总裁的业余生活就是健身,要不然身材怎么可能那么好,怎么可能有*臀,马甲线。

    齐浩就是这么倒霉,秦月和李霸环刚好跑到附近,刚好听到叫喊,也就刚好看到了他骑着人家女人,按照一个男人,手好像还压着那女人胸部的一个画面。

    秦月愣了一下,推开挡在身前的两个人上前吼叫。

    “齐浩!你干嘛呢!”

    秦月的情绪一下就炸了!

    昨天跟齐浩分手,一晚上没睡好,就在想着他......的烤肉,反正就是跟他有关的事。

    一天没见他竟然跑到了自己住的小区里?

    这是干嘛啊?

    妈呀,都袭胸了!还骑在人家身上?

    秦月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情绪,似乎震惊多一些,还有一种闹心?还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面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情绪,秦月根本不知道这算是吃醋,她从思维上也完全认为自己不可能没理由去吃醋,然而她的表现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小月月......我啥也没干!这女人有病了,我在给她治病呢,都怪那只狗拱我,我才坐到了她身上......”

    齐浩侧身去找那只狗,已经不见踪影,不知道跑哪里撒欢去了,弄不好是被其他的狗狗代跑了也说不定,这一下是解释不清了。

    “你的手!”

    秦月走到了齐浩身边,跺着脚指着齐浩的手。

    她观看的角度有些不对,是从正上方,所以就好像是齐浩的手完全握在了人家的胸上一般。

    “我啥也没干。”

    齐浩瞪大了眼睛向秦月表白着。

    “你......你都这样了还啥也没干?你的手!在干嘛?”

    “小姐姐,我的手真是啥也没干啊!”

    秦月要气晕过去了,觉得这样耍流氓的齐浩真是不可理喻。

    治病?

    治疗什么病需要握着人家胸?

    李霸环,

    就是齐浩之前用深渊视角看到的短发迷彩美女。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觉得秦月的表现有些异常。

    这还是那个冷静的女总裁吗?小的时候她们也算是闺蜜,只是这五年自己在中东战场,一直就没见过秦月。

    这次终于算是历练结束回返汉东,刚好秦月最近遭遇了数次危险,那么她这个秦氏李门最优秀的年轻女子弟就被安排过来做秦月的贴身保镖,她记得小的时候秦月就是波澜不惊的性子,这次见面接触了一下感觉也是很淡然的,怎么如今为了一个男人却激动成这样?

    李霸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跨步上前就去抓齐浩的衣领,她要把这小子抓着扔出去,试探下秦月是个什么反应。

    齐浩终于完成了最后的步骤,吸收了所有的灵怨气息,就看到那穿着紧身迷彩的短发美女上前,竟然要对自己动手。

    这个女人的体型一样很性感诱惑,但是她的肌肉却更踏实,在她伸出手臂的时候齐浩注意到了她肌肉曲动的节奏。

    这种肌肉可不是在健身房里练出来的,它看上去更暴虐,一定是在战场上经历了长期的生死搏杀才有练成的姿态。

    咦?

    这秦家果然是不简单啊,而秦月的这个女保镖绝对不是普通人。

    再去看她的手,虽然手型很美,但却青筋可见,充满了力量。

    那手指修长却不算纤细,手掌上有不知道被磨平了多少次的茧子。

    这一手抓过来,齐浩觉得很难搞,如果他不抵抗,估计会被她直接提起来吧?

    不想在秦月面前丢这个面子,齐浩急速起身,然后把昏迷女人的老公拉起来挡在了自己和李霸环之间。

    “兄弟!你听我说,我真的是医生,今天下午路过小区恰巧见到你的老婆,她有些精神失常的症状,所以我才上你家想要给她治病的,可被你拒绝。刚才我恰巧又遇到她,这才实现了我想要为她治病的目的!你先别着急,等一会她醒过来你一问就全都知道了,我已经治好了她的病!真的!”

    李霸环有些遗憾,原本还以为能制造出一场事端,却被齐浩给躲避了过去。

    这小子是运气好还是故意的呢?

    李霸环想起了王侯跟她说过的话,这个叫做齐浩的男人绝不简单,只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的神秘。

    其实李霸环在了解了情况之后已经相信王侯的话,一个山村小医,却能把命不久矣的秦老爷救活,这种医术就已经非常神秘,值得人去探寻。

    这时,那个男人正在拼命的喊叫。

    “胡说!你老婆才精神失常呢!”

    “我老婆?我老婆很正常的,而且聪明灵力,还是大公司的总裁!”

    齐浩说话间微笑,看向那边的秦月。

    秦月被他一看立刻脸红。

    谁是她老婆?

    虽然齐浩没点名道姓,但她就是知道齐浩口中说的“老婆”二字指的是她。

    这时候的秦月已经冷静下来,凭借齐浩强悍的医术,看出别人精神有问题也正常,之前他不就是在清河村诊所的门口看出人民医院的李主任精神异常吗?

    现在的问题关键是齐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他的治疗手段!

    秦月就不相信了,捏人家女的胸脯也他妈的能治病?

    “他妈的”这三个字确实出现在了秦月的心中,秦月大女神也不是天上的神女,如今觉得情绪崩溃,也是要骂娘的。

    周围的人们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这小子真无耻,一定是看人家老婆晕倒了想要占便宜!”

    “就是,我还没见过这种治病手段的呢!”

    “关键刚才他还骑着人家老婆,这难得绿帽子算是带上了,老婆被人骑啊!”

    “还是报警吧要不?”

    秦月听到人们的说话声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看来齐浩要有麻烦了。

    她当然不介意齐浩有没有这些麻烦,她介意的是齐浩到底有没有对自己说谎,他真的是只为治病,而不是在那里猥琐人家女人吗?

    就在乱哄哄的,地面上的昏倒的女人喘息忽然急促起来,之后睁开了双眼!

    齐浩常常的呼出了一口气,自己驱灵成功,那么这个灵噬者也就恢复了正常的性情,她在被灵噬期间一定做过一些不正常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