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200章 来了一只狗
    齐浩从床上跳起来,这才想起把人家楚项花的家给搬空了.

    想的是给她惊喜,结果完全忘记这件事,惊喜成了惊吓。

    快速出门跑过两条街,只见楚项花正在门口着急徘徊。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小西服,看上去很职业,应该是工装,不过穿在她身上依然性感。

    “刚才电话里说什么?你知道我家的东西在哪?”

    “忘记跟你说,我给你换了房子,不是昨天答应的吗?”

    “你真的租了房……”

    楚项花很意外,心中倒是有些失落。

    原本以为齐浩是个特别的男人,终究也只是这样,自己只提了一句,他就用借的钱给她租了房,英雄无法过美人关,只能说不过如此罢了。

    等跟齐浩去了新房后,楚相花的心思又改变。

    这套房子简直太让她满意了,房间布局到里面的装饰全都是楚项花喜欢的,而且还有笔记本电脑可以用。

    楚项花有些得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大,让这小子如此上心。

    随便走走看,冰箱里食物都装满了,无论怎样,真的是好温暖。

    就算齐浩是想要她的身子,最少这小子很认真,似乎付出了一点点感情,这不足以让楚项花感动,却会增加她对齐浩的好感。

    “行了,以后你就住这里,我们两个也算是江湖相逢看对了眼,成不了知己,希望也不是敌人。记清你对我的承诺,把你的身体用在最有用的地方,不要随随便便就沦为残花,就这样……”

    楚相花本以为齐浩会趁机占点儿便宜,她看到两个房间全都铺上了床铺,觉得齐浩最少今晚是要在这里住的。

    所以当齐浩说完了一番话转身离开,楚项花就呆愣在房间里,甚至没来得及出去送下齐浩,他走的快而果断。

    怎么回事儿?

    难道自己想错了,他还真的只是一个烂好人,只是想帮自己?

    或者说他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跟自己玩儿爱情游戏?

    想不明白。

    咦?

    之前给齐浩打电话,他没几分钟就过来,难道说他住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远?

    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单独在这里给自己租房?

    忽然间楚项花又想起了第一次见齐浩时他身边的燕环和四女。

    真是怪了,这男人的交际圈子似乎有些乱啊?身边的女人还挺多。

    楚项花想到这里心情变得不平静,觉得她还是没看透齐浩,这男人绝对比自己想象的复杂许多。

    齐浩其实一点也不复杂,他今晚就是想要在楚项花身上占便宜的,都尼玛憋的出了鼻血,齐浩觉得可以找楚项花这种女人泄泄火,反正她不看重贞洁,不看重感情。

    可惜深渊的发现让齐浩改变注意,半个小时后,齐浩打车到了帝星大厦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花月夜。

    秦月今晚是住在这里的,而齐浩过来却不是要见秦月,只因深渊感知到了一只二品大灵的存在。

    深渊的感知能力具有局限性,目前就只能在近距离范围内感应到爆发期和影响期的低品灵噬者。

    齐浩走到一栋单元楼,进去后直接坐电梯到了二十层,按下了2001室的门铃。

    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

    “你……”

    “我是一名医生,你的老婆生病了,我来给她治病,不收钱。”

    “……你胡说什么?出去出去,你才有病!”

    那男人愣了下后一脸怒意,显然觉得齐浩病的不轻,自己老婆好好的,怎么会生病。

    说话间他把门关闭,齐浩被关在门外。

    “鸡腿……”

    齐浩觉得自己够笨,这样直接上门显然不行,看来下次要带着冰魄假面行动,这样他就可以硬闯,驱灵之后走人。

    现在已经暴露了长相,改用假面上门非法入室就是掩耳盗铃。

    郁闷的下了楼,在小区跑道上转圈。

    这里比燕环住的两个小区都要高档,商圈内的小高层住宅起价都要四五万一平,真是贵的丧良心,估计小区里住的都是有钱人。

    一边转圈儿闲逛一边让深渊在那一户窗外侦查。

    刚才的男主人正在骂骂咧咧的说:来了一个精神病。

    女主人看上去三十七八岁,长得漂亮,身体丰满性感,只穿了白色的吊带,下身是小的不能再小的短裤,正安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齐浩确认了深渊的感应,这女人身体中确实有一只大灵,然而不到近处诊断,齐浩不知道她体内的大灵是什么种类?

    只能等晚点了,他们入睡之后自己在进去弄晕男主人,搞定女主人。

    那么……

    秦月干嘛呢?

    让深渊飞过去落到秦月家阳台,这是深渊几日来跟踪的成果,已经基本掌握了秦月在汉东几座房子的位置。

    落地窗的窗帘拉着,窗门间却有一道缝隙,小乌鸦深渊贼头贼脑的钻进去看。

    这是一栋复式双层住宅,装修的有多么豪华不必形容,傻鸟刚刚进入落地窗内,房间中就响起了警报声和电子音。

    “探测到有生命体进入住宅,判定为鸟,保安部请示是否可以开启客厅阳台的监视器查看。”

    “看吧!”

    客厅浴室里秦月的声音传出,原来在洗澡。

    大鸡腿!

    齐浩有些抓心挠肝,好想看啊!

    可尼玛的这保卫系统真是厉害了点,飞进去一只鸟都被感应到了?

    或许经历了之前自己带着秦月逃跑的事件后她的安保级别又增加了?

    正想着,房间里忽然又响起一个女声。

    “小姐,是只鸟,好像是乌鸦,毛色上看着又不太像,要不要我过去查看一下?把它赶走,免得一会吓到您。”

    “嗯,好。”

    齐浩无语,这群保镖真是丧良心,一只鸟也不放过吗?

    不一会,秦月家的房门从外面被人打开,进来的是个短发穿着迷彩服的女人,很健美,行走间步履轻盈,应该是个高手。

    齐浩急忙控制深渊飞离秦月的房子。

    “女保镖?嘿嘿,这还差不多,总弄一群男的跟在身边多不方面......”

    齐浩虽然没偷窥成功,但也挺高兴,毕竟秦月的安全有保证,就能让他更加安心的去弄自己的事。

    他当然可以每天都尝试去与秦月约会,但这有什么用呢,自己没有一个登对的身份,现在就算得到了秦月的真心,那也是贫穷夫妻百事哀,人家秦月想住个大房子自己也是买不起,难道要吃软饭?

    所以慢慢来吧,只要照看好秦月,不让其他人有机可乘,那自己两个人的感情循序渐进就好,让各方面实力快速提升才是关键。

    齐浩就在楼底下开始跑步,一圈接着一圈,热了他就脱去外衣赤膊着上身继续跑。

    花月夜小区的跑道足足有差不多八百米,外圈是楼层,内圈是小区景观,假山嶙峋,湖水飘渺。

    齐浩跑完二十圈还呼吸平稳,跑了三十圈也就是二十四公里后终于是有了那么一小点疲惫感,于是他停下脚步,走到小区中心的一个凉亭休息。

    这里很隐蔽,四周都种植着各种花草树木,有各色的灯长明,将植物渲染的缤纷美丽。

    时间已经到了夜里十点,一条狗从远处跑来,到了齐浩脚边,一个劲的摇尾巴。

    “哈哈!小东西,爷爷口袋里可没狗粮,你摇什么尾巴?”

    “唉唉唉!怎么说话呢?你是谁爷爷?没素质!小雨过来!就知道乱跑,快到妈妈这来!”

    齐浩吓了一跳,一条狗还有妈妈?那自己自称爷爷却是不合适。

    不多时,从草丛后面的小路上转出了一个女人,齐浩放眼看去一下兴奋了,这女的不是旁人,正是那个身体里有大灵的灵噬者!

    影响期的灵噬者还是正常人,拥有属于她的意识,不知道自己的灵智正在慢慢被灵怨吞噬,只不过灵怨会让她有一些疾病的表现,然后灵魂思维被慢慢改变。

    看来这女的有半夜出来遛狗的习惯,而这只狗也是可爱,刚好乱跑到了这凉亭里,让自己省去了半夜再去潜入的麻烦。

    “大嫂大嫂,你先别走!”

    “大嫂?你管谁叫大嫂!”

    那女人很是气愤的驻足转身。

    三十七八岁的女人是最后的一批八零后。

    只是在几年前社会上还都是八零后的故事,因为那个时代八零后们正是社会上年富力强的一代。

    而如今这个天下已经是九零后,零零在引领潮流,意味着八零后已经将要老去,却只是将要,还踩着青春的尾巴。

    所以这个女人自然不愿意被称呼为大嫂,她穿上衣服,抹了化妆品还是一个看上去很诱惑的女人呢,虽然有了小肚子,但她的皮肤也还光滑,眼角没有多少皱纹,虽然消化系统已经不如以前,虽然只要不节食就立刻会发胖,但她看上去还好啊,怎么能被称呼为大嫂呢?

    因为生气,所以她对齐浩的口气一点也不好。

    “嘿嘿,你别不高兴啊,我的年龄比较小,这样叫你没毛病,难道还让我叫你妹妹?”

    齐浩说话间已经到了她的身前,毫不客气的抓起她的手腕,双指搭在她脉上的时候,已经用指尖夹着的紫火银针刺破了她的皮肤,将九阳真气诸入她体内。

    “啊!你......你干嘛!”

    女人太意外了,没想到这个看似帅气年轻的小子竟然直接过来耍流氓,看着只有二十出头,油腔滑调的管自己叫妹妹?还动手动脚?

    “你放开我!放开!”

    她叫喊着,声音已经很大。

    齐浩脸色还算淡定,九阳真气快速流转,终于找到了灵怨寄生的位置,在心房处!

    尴尬了,自己驱灵当然是直接在病灶部位最为有效,那么这只灵怨躲在心房处,他就必须要在这女人的胸上使用手段,虽然也不至于如何去触碰,但有些接触是不可避免的!

    哎,看来只能将她弄晕了,然后再来操作。

    想到此处齐浩四下看看无人,于是直接出手将女人打晕,之后使用困灵法阵,拿出十二根银针在女人左侧胸房处围城一圈,把手靠近释放出大量九阳真气,融合灵怨气息慢慢导出,开始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