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95章 小窝
    齐浩是一个心细时不放过任何小细节,心大时却能容下天地的男人。

    晚上的一场打斗并没有影响他太多的情绪。

    与灵噬者的战争已经打了20年,如今只是再继续下去罢了,没什么好去琢磨的。

    除此之外,他还要生活。

    他不是玄幻小说中的男主角,只是一个有些不平凡的智慧男人。

    所以他不可能无牵无挂一心全去想如何修炼提高实力,如何让自己得道成仙。

    灵医的最终结局也并不是成仙,而是拯救世人,用灵医的手段。

    给四个女人回了短信后齐浩翻个身就睡着了,放下所有事情,一身轻松。

    同一个城市里,同一片夜空下的秦月却睡不着。

    于齐浩分手后她就回到家中。

    洗好澡,穿着丝质的睡衣坐在沙发上,打开着电视却没心思看。

    秦月觉得自己的状态很不对。

    并不是说她的心里没有过其他男人,毕竟已经这么大了,身边的优秀男士又那么多,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两个让她印象深刻的?

    可这些人往往见到的时候会有一些感觉,分开了也就不会去想念。

    今天齐浩给她的感觉不同,分开了还是会想着他,还是会去琢磨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因为这种想念与纠结,让秦月很揪心。

    她拿出手机躺在沙发上随便的翻看,刚好就看到了关于假面侠与假面侠女视频的转播。

    这一下秦月更是心思复杂了。

    假面侠自然也是一个对她来说非常特别的男人,这个男人不但与她有过肌肤之亲,还救过她两次性命。

    而且秦月知道假面侠真的很特别,他似乎有某种超能力,否则他怎么可能如同那个韩剧男主角一般从天而降,阻止了即将掉下悬崖的车呢?

    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特别,让秦月不会不在乎。

    当然秦月更在乎的是假面侠给她的那种熟悉感,就仿佛他是一个熟悉的人。

    “老了……这算是思春吗?可悲的是还弄不明白思春的对象到底是谁!悲剧!”

    秦月懊恼的把手机扔到一边,自言自语之后脑海里依然在琢磨,一会儿是齐浩充满屌丝气质的身影,一会儿是假面侠那高大而神秘的面具。

    就这样一直躺在沙发上,时间慢慢的度过。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两点,她似乎是睡着了,可是睡梦中总有个男人,他坏坏的要脱了她的衣服……她开始很害怕,可这种害怕的心情忽然就会转变成期待,在这种复杂的情境中秦月惊醒,然后继续失眠,搞不清楚梦中的男人到底是假面侠,还是齐浩……

    能够确定的是,梦里的男人一定就是他们其中之一。

    ……

    早上起来,齐浩利用一点儿时间新教给四女一首歌。

    这首歌与《断剑残花》一样,非常好听,而且旋律特别,名为《无影的飘雪》。

    四女上了几天音乐课后本事大了不少,只学了三遍就学的差不多,之后惊喜的扑入齐浩怀里,让屌丝占了不少便宜。

    只能说这歌太好听了,齐浩理解她们的心情。

    其他几个女人弄好早饭,齐浩吃饭时轻点人数,才发现似乎少了一个。

    断剑四女,葛飞,山鸡董洁夫妇,付敏,谭晶,那么是……昨天中午喝醉酒后弄回来的乞丐刘汉东不见了?

    “他昨个晚上就走了,说在床上睡不着,当时还给我吓了一跳呢,后来他说是你的朋友我才没报警。”

    谭晶拍着胸脯说话,似乎有些后怕的模样。

    齐浩可以理解,家里忽然多出来一个乞丐,谁都会害怕。

    刘汉东的事也急不来,既然乞丐已经是自己的朋友,那么相处中还是应该有些真心,不能因为他玄武的身份自己就去强制让他认可,这是没用的。

    这也是因为玄武和朱雀不同,朱雀在对立面,如果不能很快被自己所用,那早晚要毁了她。

    一群人热热闹闹吃过早饭后就各忙各的。

    葛飞陪同四女去学习。

    山鸡带着董洁说要去做个车子,打算在街口卖凉皮,齐浩自然支持。

    付敏已经喜欢上了直播,饭后就跑去直播间化妆准备开工,说一定要实现礼物0的突破,要不然就不下播,博到死。

    齐浩今天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给楚项花找房子,他不想让这女人住在自己家,主要是她的运势不好,害怕把家中其他人的运势也破坏了。

    刚要出门却被谭晶拉住了衣角,齐浩回头看了看,这妞今天穿的很漂亮。

    脚上红色布鞋,腿上一条浅蓝色牛仔裤,上身穿着低胸的圆领t恤衫,白颈脖子下的沟渠很是诱惑人的心。

    在去看她的脸,浓妆艳抹还是掩盖不住脸上的红润。

    “浩哥儿,你对我有什么安排呀……”

    “安排?”

    “我是说,我也没什么特殊的才艺……主播只能作为一个副业,养活不了我自己的!我还是想快点嫁人……”

    齐浩一听明白了,这小妞是在琢磨那小餐店的老板马云生。

    这件事是齐浩挑起来的,自然不能不管,他哈哈一笑道:

    “怎么的,这么快就想爬上人家的床?”

    “浩哥儿别闹,人家的心思你知道。”

    谭晶还羞答答的,虽然是过来人,但这么主动的跟齐浩提起这件事也不好意思。

    “不用着急,你今天先去找马云生,告诉他以后我们这边的早餐就在他家订了,这样你就有机会跟他多接触。以后你中饭和晚饭也去他家吃,只要接触的机会多就好……其实晚饭也可以不在他店里吃,尝试让他送到我们公寓来,送到你的房间去。只要他主动给你送了一次,我敢保证以后他就会天天送,你半夜点夜宵,他也会亲自给你送来!嘿嘿,想想吧,半夜十点十一点,你和马老板独自在小房间内,多么浪漫的事儿?如果他来了你可以用那些空房子,反正我们地方多。”

    齐浩的这个主意有些坏,谭晶听后真的是待不下去了,红着脸跑开。

    不过齐浩隐约的好像看到她在跑开的时候点了点头,应该是同意了。

    齐浩笑着摇头,出门时在心中暗道:世界的规则真是变了,还有什么力量能阻止一个女人骚动的心呢?

    ……

    走在小巷子里,齐浩知道自己有些不务正业,可还能怎么办?心中想这样做,就只能随心所愿。

    同样是在河边,距离齐浩的公寓大概五十米远,这里的院落都是比较小的。

    齐浩看上的这家院墙比较高,一个院子里有那么一栋房,很新,没有拆分开来出租。

    “这是我姐的房子,他们一家人都出国定居了,人家不缺钱,所以不想卖,就合计着租出去涨涨人气。房子不大两室一厅一厨一卫,装修可是勾档次,当初花了四十几万呢,家电全都齐全,有空调有地暖,你要说是个单身的姑娘来住那最好,房间的东西都可以用,电脑笔记本都是配好的,只是如果弄坏了要赔偿,这么好的房子如果在市里出租一个月得八九千,咱们这地方不好,所以就三千,不过要付6押万,这一屋子的电气设备可是不止一万块。”

    齐浩有些不甘心,这一下又是两万八,他冤大头?又不是很想睡了楚项花……虽然他是真的有这种心思。

    哎,算了算了,就当是养只宠物了,毕竟与楚项花接触下来还挺有情趣的,无法描述……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男人嘛,如果没有在女人面前败家的气魄,那也是活的憋屈,没啥意思,钱没了去赚就好!

    就这样,齐浩直接拍板租了这间房,交钱拿了钥匙就去楚项花家搬东西。

    楚项花没在家,估计上班去了,于是齐浩就体验了一次小偷的生活,拿出几根紫火银针轻易的把那房锁撬开。

    其实齐浩没有这方面的技能,只不过这锁头真是太好撬了。

    就这样齐浩开始给楚项花搬家。

    院子里住的都是租客,大家彼此间都有戒心,虽然做了邻居却基本不说话,齐浩把楚项花出租屋里的东西搬空了也是没人理会。

    齐浩又是一翻感慨,觉得楚项花早就该从这种地方搬出来。

    回去新房后齐浩整理了房间和楚项花的东西,

    23双鞋子全放入鞋架;

    所有的书全都放在客厅的书架;

    衣服放入主卧衣柜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楚项花的被褥被齐浩直接扔掉,太单薄,而且质量不好。

    他自己去超市买了两套被褥放在主卧和次卧里铺好,暗道房费是自己付的,以后来住住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毕竟大公寓的人会越来越多,那么安排一个小窝也不错。

    想到以后也可能来住齐浩更细心了,开始往返于超市和这个新家之间,一上午时间过去后,齐浩已经买来了所有需要的东西。

    厨房的餐具,厨具,佐料;

    客厅茶几上摆放了鲜花,糖果和水果;

    放在厨房和客厅的两台冰箱全都放满了东西……

    忙到最后齐浩才意识道自己做的可能有些过,这个家太温馨了点,实在是便宜了楚项花这女人!

    这真的是一种挺复杂的情绪,齐浩从来就不是柳下惠,在异世界之所以和秦月平安度过二十年,一个是他真的爱秦月,再一个也是秦月看管的紧,她可是拿着火炮差点把齐浩和小骚牌诈死的彪悍女人。

    而如今这个世界里,秦月对齐浩虽然不算是不理不睬,但所谓看管就一点没有了。

    那么见到漂亮女人的时候齐浩难免松懈,何况楚项花不单单是漂亮,她的诱惑力在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味,齐浩看到他体内男性的急速总会加速的分泌出来。

    很是心虚的在新房坐了一会,齐浩才起身离开,并没有马上去告诉楚项花她的家已经被搬空,既然已经做了这样的事,那晚上就给她个惊喜吧,生活中总是需要些这种气氛。

    拿起电话给刘汉东打过去,老头子说他去火车站要饭了,让齐浩自己去想办法,假如有了六千万要做什么项目,想到之前不要烦他。

    齐浩有些懊恼,他心中是有许多事情可以操作,可现在丝毫没准备,六千万如果真砸到脑袋上还是不知道应该从哪做起。

    走在路上纠结琢磨着,崔宝山打来电话,告诉齐浩已经调查到齐耀阳和郭香玲之间的关系。

    齐浩一听当时就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