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90章 以男人的方式
    齐浩很是委屈,觉得秦月是故意如此高调的说出这句话,就为气自己。

    好吧,谁让你是哥的妞呢,让你任性。

    张云鹤一听秦月如此说,一脸的兴奋,立刻就要过去坐到秦月身边。

    “那太好了!哈哈,我可以公平的和任何男人一起追求你了美女!你叫什么呢,我们来留个联系方式吧。”

    秦月的眼睛一直盯着齐浩,原本觉得他一定会阻止张云鹤坐到自己身边来,没想到他竟然不声不响的低着头在桌面上数牙签玩!

    这......怎么会这样?齐浩总能做出让秦月意外的事情来。

    难道齐浩是怕了站在门口那几个小子?毕竟他们人多势众。

    不应该啊,齐浩不是这种人。

    咦?

    自己也不过是和齐浩见过几面而已,怎么心中会有这种感觉,都知道齐浩是什么样的人了?

    秦月对自己忽然的想法觉得诡异,她其实并不了解齐浩,齐浩对她来说还算是陌生的,那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张云鹤彻底成为一个话唠,说的话酸死了,那赤裸裸的表白是让秦月大开眼界,把齐浩都惊呆了。

    “我今年二十五岁,汉东本地人,五岁那年我就有一个崇高的理想,就是找个和我一样热爱生活的小姑娘,然后浪荡一辈子!

    所以我十三岁就有了第一个对象,纯纯的牵手关系,可是那时太小了,根本不懂什么叫爱情,所以最终以失败告终,其实原本我也不想离开她,可她妈妈找到了我妈妈,然后告了我一状,结果......哎,这段爱情无疾而终。

    之后我成熟起来,励精图治!

    十八岁接受爸爸的公司后努力工作。

    我可不是一般的富二代,只是用了七年时间已经将原本的一个手套小厂做成了如今的超级大厂,利用网络销售我们公司一年可以做出三千万产值!人家都叫我手套王子!

    所以在汉东市我买了六套房,当然请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在向你展示我的富有,只是在描述我的生活。

    有间房在海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有鸟飞来,一只海鸥!那种感觉多爽啊!

    有间房在山顶,早起出房,日出冉冉,有鸟飞来,一只小燕!那是多么的美妙啊!

    有间房在闹市,全市景观,一览无余,有鸟飞来,一只家雀!那气息真的很纯朴!

    有间房在乡野,乡民纯朴,田园秀丽,有鸟飞来,一只鹦鹉!会说人话的那种!

    有间房在大学,象牙塔边,学子气息,有鸟飞来,一只白鹭!啊,好浪漫!

    有间房在峡谷,小桥流水,风景嶙峋,有鸟飞来,一只苍鹰!峡谷飘雪的时候就能听到夜鹰啼鸣,真的是一种特别的人生。

    嘿嘿,所以我真的不是想要告诉你我有多富有,只是让你知道我的生活状态,我渴望有一个女人能跟我一起感受这一切!

    哦对了,我还有五辆车......”

    齐浩目瞪口呆,嘴巴张得能塞入一个保龄球!

    秦月捂着嘴想要笑,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时更在意齐浩的心情。

    这小子说的其实挺有意思,可如果自己笑了,会不会让齐浩觉得心情不好?

    见鬼!

    自己笑不笑跟他有什么关系?再说自己作为女人,这时候还能怎么样呢?齐浩作为自己的男伴,他都不能将这人赶走,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秦月有些心安理得,终于笑出了声,张云鹤看到秦月笑了得意起来,说的更加起劲。

    这时齐浩要的东西终于上来了,每一样都是两份。

    张云鹤拿起了两个羊肉串,递给秦月其中之一道:“来吧美女,这顿我请了,千万不要跟我客气!我认为有钱人不是罪,但如果吝啬钱那就不应该了,所以你可千万不要跟我客气......哎,外面的,你们先撤吧,我要陪着美女再吃一点。”

    外面的几个小子哈哈笑着说就在门口等,最好能把美女也一起带出来。

    这时他们眼中已经没了齐浩这个人,认为就是个草包,看他们人多已经不敢说话。

    秦月终于收敛笑容皱起眉头。

    这桌子上的东西都是双份,是她和齐浩来吃的,如果这时候和张云鹤一起吃了,那意义就不同了,性质也会发生改变,代表自己对张云鹤有了好感。

    可事实是她其实挺讨厌这男人。

    一看他就是情场高手,潜移默化的说出他多有钱,想要用钱砸自己?他以为她是普通的小女孩吗?

    所以秦月已经不想听下去,可她不知道应该如何推辞,更不能吃原本属于她和齐浩的东西。

    脸色渐渐冷下来,秦月看向齐浩,难道这男人真的就这样一直忍着?什么也不做吗?

    如果这样,那自己还真是高看了他!

    或者他是在想什么计谋?

    这时齐浩点燃了一根烟,靠在了椅子上,嘴角挂着有些邪魅的笑容看着张云鹤。

    秦月的眼睛一亮,这小子终于有办法了?

    “喂,大块头,你刚才问了她是不是单身,怎么却没问我?”

    张云鹤似乎觉得齐浩忽然说话有些意外,侧头看着齐浩楞了下,之后笑道:

    “兄弟,既然她是单身,那我就不需要问你了,就算你在追求她,我也有追求她的权力是不?我很讲道理,不会用我钱来砸你,大家公平竞争。”

    “哈哈!谁跟你公平竞争,真是白痴!她是单身,但也是我预定好的女人,我可以允许你在她面前扮演小丑逗她一笑,是因为我想让她笑,喜欢看她笑,不过现在一起结束了,没发现她不笑了吗?滚!”

    啊?

    齐浩这番话让秦月和张云鹤都愣住。

    秦月真觉得意外,她原本觉得齐浩一定会耍些小阴谋,毕竟对方人多,他一个人不见得敢动用武力。

    可这画风不对啊,分明就是挑衅,难道他还想打架?

    真是的......谁是他女人啊!自以为是。

    秦月撇了撇嘴,心里却没有不高兴,有男人要为自己打架啊,这辈子从来没经历过的事情,其实还有那么一点小兴奋。

    “喂,小子,你说这话太难听了!怎么?想要找打?”

    张云鹤似乎有了火气,起身指着齐浩说话。

    齐浩双指夹烟,冷笑看着张云鹤。

    他其实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这小子,但事关秦月,齐浩觉得可以简单粗鄙一点,这也是他向秦月表明的一种态度。

    你就是爷们的妞,谁靠近你,老子可不讲什么道理,就只有一句话:不是我死就是他们亡!无论任何男人都休想染指你丝毫!

    猛然间,齐浩双指弯曲,将抽了只有五分之一的烟弹出。

    秦月惊讶的张开了嘴巴,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这根烟竟然弹进了张云鹤的鼻孔里。

    “啊!!!艹!烫死了!艹!来人!”

    张云鹤喊叫的时候去捂鼻子,直接把烟头顶着烫在鼻孔里,这一下就更疼,叫喊间流出眼泪。

    他喊过之后,原本等在门口的几个小子全都跑回来,一看大哥的状况就以为他是被打了,于是一起冲向齐浩,不说话直接动手。

    齐浩脸上一直挂着笑,快速出手一拳一个打翻了靠近的三个人,之后对过来的服务员道:“快餐盒,我要打包!”

    “啊?”

    那服务员都傻了,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打架的时候竟然要快餐盒?

    愣了一下后这没什么经历的小妹子选择听从齐浩的话,慌张跑去拿来了一堆打包盒和塑料袋。

    齐浩又出手将另外两人打翻在地,每一次出手都留有余地,可他的力量多强悍,只是一拳就将这些人打的起不来。

    秦月还真没见过这种场面,躲在角落里用手捂着嘴巴,暗道这群人怎么这么不抗揍,齐浩只是一拳他们就起不来了?

    齐浩的动作非常快,冲到服务员身边拿来打包盒,一边将桌面上已经上来的烧烤全都放入盒子里,一边让服务员算账。

    东西还没上完,但也不少,服务员不去纠结还有东西正在火架上烤着,只希望这个看起来很凶悍的帅哥快点走,不要一会再打起来把店里的东西弄坏。

    消费了四百三十八,齐浩丢给服务员四百五,伸手拉起秦月跳过躺在地上咿咿呀呀的几人离开。

    从这里走齐浩也是选择了路线,他有这样的习惯,会自动去躲避有摄像头的路口,因此进来的时候就没被摄像头录到,出去也同样。

    并没有离开地下城,只是从这一边转到了几百米外的另一区,这边是有许多网咖,娱乐休闲场所,齐浩就带着秦月进入了一间网咖,开了个包房和秦月走进去。

    “哈哈!刺激吧?我估计这小子不能报警,毕竟只是打架斗殴,但咱们也要小心点。正所谓灯下黑,躲到这里不会有人发现的!只是咱们的晚餐也真够波折,从烧烤店如今跑到网咖里了!没办法......不过秦月,你人生里可有这样的体验,和一个这么帅气的男人,躲在网咖的小包间里吃烧烤?”

    秦月微微抬头看着齐浩的脸,与他目光对视了良久才道:“从未有过......你刚刚怎么那么冲动,其实没必要打架。”

    “我一点也不冲动,我只是在以男人的方式告诉你,你是我的,他人退避,如若不退......”

    齐浩说话间举起了拳头,仰头挺胸骄傲的笑道:“人挡杀人,佛当杀佛,天若拦着,爷们就捅破了这片天,目的只有一个,让你做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