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89章 遭遇极品男
    其实在雨中奔跑真的没那么浪漫,尤其是雨非常大......

    “齐浩!该死的!这是什么地方?我都湿了!你看怎么办?”

    “你湿了?”

    齐浩足足跑出去两公里,钻入地下城后才把秦月放下。

    而秦月吼出的一句话差点让齐浩流出鼻血。

    汉字是一种哲学,博大精深,一句话通常会有不同的意思。

    单纯的人永远阻止不了邪恶人的想法。

    齐浩当年到了异世界,原本对秦月也没有太多想法,因为当时宿舍的一个人正在追求秦月,已经追求许久,正所谓兄弟妻不可欺,所以齐浩的心思真挺老实,虽然秦月其实很附和他的审美,会让他偶尔想起,他也没准备去与她发生什么故事。

    思想的转变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齐浩那天去灵医学院食堂吃饭,去的晚了一些,只能到后面排队,没想到秦月在很前边的位置看到了他,于是就喊叫让他过去。

    齐浩看到秦月也很高兴,碰到熟人了,插个队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秦月也是这个意思,在齐浩走到身边时就开口道:“快快快!插.我前边!”

    齐浩当时就石化了,只觉得这句话好内涵,当晚,他就做了一个春梦,梦中他和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在床上翻滚了不知道几个回合,这女人自然就是秦月。

    当时的秦月与眼前的秦月不同,可类似的剧情却又一次重新上演,齐浩邪恶了,脸色微红。

    秦月不是傻的,智商可以,情商也不低。

    看到齐浩脸色略红,微微发愣的看着自己,一副呆萌的模样,而他的目光竟然看着自己下面......

    “怎么就湿了呢......”

    这句话当然是齐浩在胡思乱想之后又自言自语的,对于齐浩看着自己的状态,看着他的目光,秦月终于反应过来。

    这下脸真的红透了,秦月也搞不懂是气的还是害羞,闭紧嘴巴一句话不说上去就给齐浩一个勾拳,齐浩一脑子邪恶思想,没反应过来被秦月打中,发出一声惨叫。

    汉语就是这么复杂,一句话有着不同的含义。

    而这个世界很大,同一句话也可以用不同的想法理解。

    如果觉得齐浩的想法很低级,那秦月就会鄙视他;

    可如果觉得齐浩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那秦月也同样可以把他的想法当做是一种情趣。

    在羞愧难当打了齐浩之后,她的心倒是勃然而动了,因为她的想法属于后一种,觉得这件事……眼前的男人其实很有情趣。

    所以之后发生的事情秦月也没想到,她竟足足被齐浩牵着手走了一百多米,穿行在地下女装市场这样一个卖低端服饰的地方,如同一对小情侣。

    齐浩做主跳挑选了裤子,鞋子,衣服,甚至没有问秦月任何的意见,最终走到内衣店。

    当置身在琳琅满目的内衣中,秦月总算是反应过来,努力板起脸,声音却很柔弱的道:“你......到底要干嘛?”

    “衣服都湿透了,你难道要这样跟我去吃饭?”

    秦月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果然是透了,粉色胸衣都若隐若现的。

    这下她差点又疯狂的叫出来,齐浩急忙把她带到更衣室,然后把手中选好的衣物和秦月一起塞入里面。

    很细心,在这些东西中还有一条干净的毛巾,可以让秦月擦拭湿漉漉的身体。

    “换上吧,这一套下来不到一千块钱,你可能从来没穿过这么便宜的衣服,但相信我,其实有些时候合适就好,昂贵没那么重要。”

    秦月还能怎么办呢,不想被人看到如此狼狈的样子,就只能开始脱衣服,然后擦干身体,更换齐浩给她选择的一套衣物。

    这个过程持续了整整十分钟,等她终于有勇气走出去的时候,齐浩已经换上了一条休闲的牛仔裤,上身是白色的体恤衫,脚上穿了一套应该很便宜看上去却挺好看的蓝色布鞋。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慢,所以你换衣服的时候我自己也去买了一套,三百块钱不错吧?哎,原本为见你去买了几千块的衣服,现在却只能放到袋子里拎着了,果然是穷苦命,没办法太彰显。”

    秦月的脸色铁青,瞪着齐浩道:“我这辈子没穿过如此廉价的衣服!”

    说话间她转身,看向试衣镜中的自己,愣住了……

    这身衣服真没什么特别,粉红色细根皮鞋,米黄色紧身西裤,蓝色绒毛紧身短袖衫,真的好普通。

    可是穿在她身上,怎么就显得如此合身?而且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显得那么青春,那样温暖,那样美丽?

    就仿佛她天生就属于这套衣服,就好像这是为她量身打造!

    秦月一直自信是个美女,而她一项把这种想法放在心里,此刻却是忍不住吐出了轻轻的两个字:“好美……”

    齐浩对自己的眼光当然有信心,他有着长达二十年陪同秦月逛街的经历,以前都是一起跑进试衣间里看着秦月在他面前一套套换衣服的,当然懂得秦月的身材皮肤颜色适合什么样的衣物搭配。

    他甚至要比这个世界的秦月更懂,因为秦月在这世界里只学会了做总裁,却不善于去做一个精致的小女人。

    或许是美呆了,秦月没了脾气,又被齐浩牵着手拉去了地下城的一家东北烧烤店。

    当坐到了角落里的一个半敞开的空间后,秦月还是精神恍惚的,自己怎么能如此安逸的身处在这里呢,她算是被齐浩这不要脸的小子抢来的啊!

    电话响起打断思绪,秦月接起来,正是王侯。

    “小姐,你没事吧?这小子太狡猾了!他可不是胡乱跑,我手下不乏跟踪高手,却都被他甩开,不知道他的去处了,我已经定位了你的位置,现在就派人过来。”

    “算了,你也说他狡猾,跟着他在一起应该也没什么事,你要布置就布置远点吧,好不容易出来吃顿饭,我也不想弄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之所以把洪飞打发走,还不是因为他跟着我太紧了,你知道我不喜欢这样。”

    “哎,好吧,那报警器你看好,有事情立刻按下,我的人会在最快速度赶过来。”

    王侯撂下电话后有些忧心忡忡,他安排的人绝对都不简单,可却还是被齐浩给甩开了,这真的不寻常。

    于是王侯一边安排人布局在地下城附近远距离保护秦月,一边打出电话找人去摸齐浩的底,想着此人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只可惜他也是枉费心机了,得到的答案与当初秦月调查齐浩得到的答案相比不会更详细。

    在秦月的配合下,齐浩终于有了和秦月独处的机会,也算是来之不易,弄得齐浩精神亢奋,对服务员道:

    “这所有的东西全来双份,我们先看看哪种好吃,哈哈!”

    “我从不吃这种烧烤,不建康。”

    “我就是医生,健不健康我知道,不要小看人体的调节能力,吃这么一顿烧烤不会影响你的寿命,吃的爽了心情愉悦,弄不好还能让你多活几年。”

    “胡说八道。”

    秦月嘴上这个样说,屁股却是没挪动地方,在心中懊恼着。

    难道是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自己?

    齐浩多无理啊,大庭广众下把她抱走,她竟然没将他弄死,还这样任由他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怎么会这样呢?

    快点找人过来弄死他!

    秦月在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可最终还是没这么做,而是口不应心的提起了其他的事情。

    “也顺了你的意,到了这种地方……说说吧,爷爷的心脏你打算怎么弄?”

    “嘿嘿,我只是为了骗你跟着我而已,这件事不需要你操心,秦老头不是和那个汉东人民医院的前院长很熟悉吗?找匹配心脏的事情他是最好的人选,找到了直接移植就好,很简答。”

    秦月嘴巴终于翘了起来,没想到齐浩是骗她,原来根本不是想谈爷爷的病!

    于是在心里暗道:弄死他弄死他!

    这种心思就仿佛是身体里有一个小黑天使一般,在疯狂的呼叫。

    可秦月表面上看着还是那样宁静,只是一个落入凡尘的白天使,带着圣洁的光芒,任由这男人用目光盯着她的身体看。

    秦月可以感受到齐浩目光中的侵略性,从来没有男人敢这么赤裸裸的看着她。并不是说男人们都无法消受秦月的没,只是秦月的接触层面太高了,男人就算是色的,在她面前一般也会装作正人君子。

    猛然想到自己外衣下的内衣都是齐浩挑选的,那他这时会不会在想象自己穿内衣的模样?天啊,他一定能够想象到,因为那件内衣是他挑的啊!

    秦月的脸又红了,娇艳欲滴,心里的小黑天使更加疯狂,四处乱飞鼓励秦月立刻找人过来捏死齐浩,可秦月还只是坐着不动,低着头,那脖颈看上去纤细修长而性感,与脸一样,也升起了淡淡的红晕。

    “大哥你快看!”

    在敞开的小间过道上,有那么七八个喝的半醉的男人路过,其中一个小子大声呼喊,抬手指着秦月已经是呆住。

    美女这个世界有很多,但如同秦月这种脸蛋绝色身材完美又非常有气质的却并不多。

    那小子路过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立刻把秦月定位到女神之上的高度。

    几个男人在他的呼喊下全都向里面看来,然后都呆住,感受与最先发现秦月的小子一样,都觉得秦月美的有些盛气凌人,让他们都感受到了那种诱惑。

    秦月其实根本都没看他们,可就是她坐在那里的模样就是一种诱惑,一种能够引人犯罪的致命魅力!

    带头大哥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模样,长得不算帅气,但人高马大,很有男人味道,这种姿态估计也能吸引一些渴望壮男的女人青睐。

    他看着秦月发了会呆,之后脸上挂起有些痴迷的傻笑,敲了敲旁边的装饰木板,之后跨入小隔间。

    “两位......嘿嘿,你们是男女朋友吗?请原谅我的唐突,但这位美女真的太漂亮了!我叫张云鹤,此生最崇尚的就是爱情,虽然知道我这种行为不礼貌,但也是一定要进来冒死一问,如果这位漂亮的美女并不是这位小哥的女朋友,那么请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来追求美女!天啊,如果错过了这份爱情,我可能会遗憾到三生三世!是的!三生三世的爱情当然美妙,那么三生三世的遗憾就显得更加悲哀了!我不想让自己如此悲哀,所以一定要进来!小姐,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齐浩真是傻了眼,还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男人,简直比自己还厉害,这番情话说的,尼玛的一定是提前写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才能这样熟练!

    侧头看向秦月,秦月也正一脸惊讶的看向自己。

    两人对视后秦月的眼睛成了月牙,对着那叫做张云鹤的男人道:“我是单身!”